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105.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496章 不色叫什么男人?
    病房内一时无声。

    半晌,张枫逸才脸色古怪地道:“我真的不知道金龙武馆已经破落到这种地步了……要早知道,我就不来应聘了!”

    萧蒙渠怎么也没想到他突来这一句,愕然道:“什么破落?”

    张枫逸断然道:“我绝对不会去抢银行,也不会抢金店,更不会抢……”

    “等等,谁要你更新最快xt去抢东西了?!”萧蒙渠哭笑不得,“我说的赚大钱,要是是这种低劣手段,我萧某人也没脸去做,其他书友正在看:!”

    “那你说什么‘够胆量’,吓我一跳,我还以为……嘿!”张枫逸露出个有点尴尬的笑容,“究竟是什么买卖?”

    “呵呵,等你伤好后,我会跟你细说。”萧蒙渠露出一个神秘笑容,话题忽然一转,“你和伊伊的关系似乎不错。”

    提到萧采伊,张枫逸目光顿时炽热起来,却叹道:“最多只能算她还不讨厌我,但……唉,我不说了。”

    “不如我们说说另一个问题,你觉得傅兄弟和伊伊是一对吗?”萧蒙渠意有所指地道。

    张枫逸露出复杂神色,半晌终像豁出去般道:“馆主不正是想用萧小姐把傅指导绑住吗?像傅指导这样的人材,确实够人用丰厚的代价去讨好他。唉,可惜我不会武术,不然……”

    “你的确很聪明,”萧蒙渠莞尔道,“但仍然不够聪明。我之所以故意留傅清绝在武馆做特别指导,不是要用他的能力提升我们武馆水平那么简单。具体的原因,将来有必要我会告诉你,但现在我可以向你保证,最后伊伊绝对不会和他在一起。”

    张枫逸一震道:“馆主的意思是……”

    萧蒙渠微微一笑:“但我最多也就只能做到让伊伊来照顾你,其它的事,我帮不上忙,得靠你自己。”

    张枫逸就算是头猪也能听明白了,心知这家伙是要用美人计,表面上却呼吸急促起来,好一会儿才道:“我不明白,馆主为什么要帮我。”

    萧蒙渠哈哈一笑:“将来你是我自己人,但傅清绝永远都成不了我的‘自己人’,这理由够充分吗?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

    等萧蒙渠离开后,张枫逸才算松了口气,有点搞明白了对方来的用意,难压喜悦地笑了出来。

    不枉他豁命一搏,现在终于见了成效!

    当时萧蒙渠作势要取他性命时,他原本已经准备好拿出真实力来硬拼,但看到对方第一下就用了真实的水平,他心中顿时一震,察觉不妥。

    假如萧蒙渠真正的目的是取他性命,那绝对不该直接拿出全部实力,而是该继续隐藏,用平时表现”出的一般水平来迷惑他张枫逸,避免后者因为察觉危险而力搏。

    唯一的解释,就是对方是故意布下这局,要制造绝境之势,试探他是不是真的有问题。

    这中间肯定也有冷述之死的因素,张枫逸的体形身高都和傅清绝相似,萧蒙渠应该是也有怀疑这个庄帆是不是那个蒙面的杀人真凶,所以才会迫不及等地布下这局。

    假如张枫逸当时暴露,萧蒙渠不但会痛知道他有问题,而且肯定会认定他是杀冷述的凶手。

    不过这事也有另一重危险,萧蒙渠既然确定庄帆不是凶手,自然会把怀疑的重心挪到傅清绝身上,对后者的任务不利。

    一切缘由,都因傅清绝突然提前动手收拾冷述,这要是单说他是为了报复,不合其风格和原则,其中必然有其它人不知道的奥妙。

    萧蒙渠刚刚的一番表达,在向张枫逸透露一个讯息,就是他准备吸纳张枫逸进入他的“团体”,这再一次从侧面证明韩国盛的推测很可能是真,这个深藏不露的超级高手,确实是个间谍!

    尤其是他提到“够胆量”,要做的事绝非小可,那就只有触及国家利益的事了!

    开门声响起,萧索本书名+第五文学看最快更新采伊走了进来,蹙眉道:“我哥跟你说了什么?”

    张枫逸心情前所未有地好,嘻嘻笑道:“跟我讲你未来是不是要和你傅大哥结婚的事,。”

    萧采伊颊上顿时红了,嗔道:“胡说!你骗我!我大哥不可能跟你说这些!”

    张枫逸讶道:“我既然骗你,你是不是该转身就走,从此再不理我呢?”

    萧采伊一怔。

    的确,她向来最讨厌别人骗她,所以知道冷述骗了她时,她的反应非常剧烈。可是眼前这个庄帆平时嬉皮笑脸,偶尔一股蛮横无理,经常还惹她生气,同时又跟个色狼似的常常肆无忌惮地瞄她胸,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难对他生出恶感。

    或者,是因为他身上透出的那股令人放心的感觉。

    张枫逸眼珠子一转,低声道:“好吧我说实话,你哥好像有什么见不得光的生意,他跟我说,只要我帮他的忙,他就把你嫁给我,还能让我赚大钱。这叫财色兼收,你说我怎么拒绝?”

    “不可能!”萧采伊叫道,“我不可能嫁给你这臭流氓!”

    “我还以为你会比较惊讶他有见不得光的生意。”张枫逸愕然道。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但我可以肯定,绝对不会嫁给你这种一天到晚色眯眯的臭流氓!”萧采伊红着脸道,“傅大哥就比你好多了,从来不会占我便宜!”

    “不色叫什么男人?”张枫逸哂道,“男欢女爱,天经地义,不然为什么从古至今,男人和女人上床的事从没断过?因为这是天理,老天爷的道理你懂?就像你,将来还不是要被男人睡?不只是你,无论多漂亮的女人,无论她在多少人心中是凛然不可侵犯的女神,还不是迟早会被男人睡?”

    “你……你……你才被男人睡!”萧采伊又羞又恼,结结巴巴地道。

    这家伙为什么说起这些羞人的事时,总是自然得像说吃饭一样?太不害臊了!

    张枫逸咧嘴一笑:“我不会,因为我不搞基。”

    ***

    接着的几天时间,张枫逸一直在医院呆着。

    这次的伤比陆子琛给他造成的伤势严重多了,休息过了五天,他才能做点普通的运动,被允许到楼下花园去散步。但与之相应的是,绝对不能离开医院。

    照顾他的一直是萧采伊,张枫逸心中清楚,萧蒙渠是准备从“利”和“色”两方面诱他入伙,张枫逸自然会非常配合,在这两方面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中间萧松甫来看过他一次,只是叫他好好休息。小磊则是来得最多的人,为的当然是“帆哥”能给他好处。

    在医院呆够一周后,这天正好是冷述七天丧期最后一天,晚上张枫逸见萧采伊心不在焉,忍不住问道:“你要是挂心,怎么不回去给冷述守守灵?”

    萧采伊一震,垂首道:“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张枫逸知道她的复杂心情,温声道:“不回去也行,但你要有心理准备,以后你心里很可能会一直有他的存在,因为你会后悔没有看他最后一面。”

    萧采伊愕然道:“尸体都火化了还说什么最后一面?”

    张枫逸诧异道:“火化了?这么快?”

    萧采伊“嗯”了一声,似不愿再提这个话题,说道:“晚上你想吃什么?这几天吃医院的营养餐都吃腻了吧?”

    ↖(^w^)↗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