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109.html"}})();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500章 病房春色

第500章 病房春色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要不是他听力超卓,恐怕根本听不到外面那细微得几乎无声的动静。w w. v  m)

    难道是萧蒙渠这家伙这么谨慎,到这地步了还来观察自己?

    要是这样,再把贾灵推拒出去,恐怕会惹来对方的疑心。

    想到这里,张枫逸回身把窗帘拉上。

    贾灵口吃道:“你……你干嘛?”

    张枫逸理所当然地道:“你要脱衣服,我当然得拉上窗帘,被别人看到你的春光,我可舍不得。”

    贾灵张了张嘴,除了脸红,半个其它动作都做不出来。

    拉好窗帘,张枫逸摩拳擦掌,一脸兴奋:“睡觉当然不能穿太多,要我帮你脱,还是你自己脱?”

    “我自己来!”贾灵几乎是脱口而出,霍然转身。

    “我懂,害羞是吧?”张枫逸一脸色笑,转身去关了灯,翻身上床,“没光了你总该能脱了,我等你。”

    整个病房内一片黑暗,贾灵僵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有所动作。

    悉悉索索的脱衣声响起,片刻后,床上的张枫逸感到一具温软的身体钻进了自己怀里,不由心叫抱歉,表面上却做出色急模样,一把搂住了她的娇躯。

    门外,悄悄站着的那人仍没动作。

    张枫逸暗叫倒霉,看来那家伙是要听出活春宫了,心念一转间,手指在贾灵腰、背各处迅速活动起来。

    贾灵仍是黄花大闺女,抵抗力极弱,不到半分钟,已忍不住地发出荡人心魄的声音,其他书友正在看:。

    张枫逸尽量避开对方“要害”位置,指尖动作不断,自己也适时配合地发出点色急的低吼和满足的轻吟。

    好一会儿,门外脚步声才悄悄离去。

    张枫逸松了口气,动作停了下来。

    贾灵的反应也迅速减弱。

    张枫逸正苦思有没有理由让她下床时,这美女忽然道:“你怎么停……停啦?”

    张枫逸愕然道:“你想我继续吗?”

    “不!”贾灵脱口道,“只是你好像不像是……会停下来的人。”

    “哦?那我是怎样的人?”张枫逸有点好奇了,不知道自己在她心中造出了什么样的形象。

    “我以为……以为你会继续那样,然后趁机……趁机占我便宜来着……”贾灵不由说了出来。

    “哈?你意思是我现在这不算占你便宜?”张枫逸有点傻眼了。

    “不不不不!我是说,更深……更深的便宜……”贾灵羞得整个身体都有点发烫起来。

    换个时间和地点,她死也说不出这些话,但现在这情况下,又被对方魔手挑动了心底从未触碰过的绯念,一时间她也有点控制不了自己。

    张枫逸叹了口气,柔声道:“我从来都不喜欢逼迫别人,不是自愿,我会有心理障碍。算了,我会遵守承诺,没成功前最多只搂着你睡觉,不做其它,免得把自己挑逗得忍不住破坏自己的原则。不如这样,你跟我讲讲你和你教练的事,分散一下我的注意力。”

    提到“教练”,贾灵顿时醒过神来,轻声道:“他是个非常好的人,原本很有前途。他还告诉我说,等他的拳击水平再上一个台阶,他会去参与全球业余拳击大赛,赢回冠军奖杯……喂?喂?”

    张枫逸的呼噜声响了起来。

    贾灵没想到他竟然就这样睡着了,一时心潮起伏。

    想起他刚才的话,她不禁心中怦然一动。

    这个粗鲁又直接的男人,似乎也不是那么坏。

    ***

    次日一早,还不到七点张枫逸就醒来了。

    窗外天光已经开始亮起,透过窗帘映入,让他可以看清房内的情景。

    怀内,贾灵比他醒得还早,脸蛋红扑扑的,正看着他。

    张枫逸错愕道:“你醒这么早?”

    贾灵窘道:“我被惊醒的。”

    张枫逸更是愕然:“什么动静竟然能让你惊醒,可是却没惊醒我?”要知道他的警觉性之高,堪比最警觉的警犬,很难想象贾灵会比他更警觉。

    贾灵脸红如烧,不由动了动:“你有个东西不老……老实……”

    张枫逸一愕,突然醒悟过来,“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由于病床太小,整个晚上他都紧紧搂着贾灵,两人身体做着最亲密的接触。正常情况下这倒没什么问题,可是早晨这个时间点,正好是一个男人每天阳刚之气最充盈的时刻,几乎每个男人在这个时间点都会“一柱擎天”,!

    贾灵顿时毫无保留地感受到他强悍的男性标志,难怪会被“惊醒”了。

    还好贾灵是医大的,深谙人体生理知识,否则现在说不定都以为他是突然色念上脑,想要用强呢。

    张枫逸忙翻身下床,尴尬道:“抱歉抱歉,这个是自然反应。”

    贾灵仍躺在床上,拉着被子把自己身体遮了一大半,虽然脸蛋红得发光,但美眸仍看着他没移开,轻声道:“我真搞不懂你。”

    张枫逸把身上的病号服理了理:“怎么说?”

    “你跟我交易时像是恨不得立刻把我……把我吃了。”贾灵眼中微露迷惑神色,“可是整个晚上,你竟然忍得住不碰我,连我内衣都没解开过。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张枫逸耸耸肩:“我不是说了吗?不做更多的接触,是怕忍不住对你用强,坏了我自己的原则。等事情完了你看我会怎样,保证你那时会后悔今天说过的这些……”

    扑!

    病房门突然猝不及防地推开,“喀”地一声,来者按下了电灯开关,整个病房内顿时亮了起来。

    “庄帆!为什么你要脱离……咦?你是……”推门而入的那人一脸震惊地看着床上的贾灵。

    床上的贾灵一声尖叫,一把拉起被子把整个头都盖住了。

    “萧小姐,你怎么来了?”张枫逸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时间点萧采伊会来,脱口道。

    “我大哥跟我说你要脱离武馆,我想知道为什么……”萧采伊仍盯着床上,一边回答他的问题一边走近,“你们……昨晚……”

    张枫逸尴尬道:“没啥,天晚了她不好回家,在这寄宿一下。”

    萧采伊错愕道:“借宿?那你睡哪?”

    张枫逸硬撑道:“当然是打地铺了,刚刚起床。”

    萧采伊走近他,在他身上闻了好几下,怀疑地道:“那你身上的香味哪来的?跟那个野蛮女一样的气味哦。”

    张枫逸仍在强撑:“她刚才不小心摔下床,我英雄救美,把她给抱住了不行?”

    萧采伊像没捉到他说什么一般,目光突然直勾勾地看着下面。

    张枫逸低头一看,登时掩裤不迭,尴尬道:“这个是自然现象,和她无关!”

    萧采伊两颊“腾”地一下瞬间红透,一转身,叫道:“臭流氓!”竟然就那么跑了。

    张枫逸挠挠脑袋。

    这美女不是有问题想问吗?

    脚步声忽然又转了回来,只见萧采伊又跑回他面前,红着脸道:“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要脱离武馆!”昨晚她被叫走后,一直不知道是因为张枫逸被开除的缘故,今早她原本早起,准备回医院照顾他,哪知道被告知了这事,才跑来问的。

    张枫逸愣愣地道:“因为……我有私事?”

    萧采伊一怔,想了想,突道:“好吧,但你事办完了一定要回来!臭流氓!”一个转身,竟然又跑了。

    张枫逸苦笑不语。

    这真的太冤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