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118.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509章 一偷还有一偷高
    张枫逸看他气质神态,都不像是在唱空城计,心念一转道:“今儿个你要是不还,我是绝对不会罢休。 小芽和我都没钱吃饭,你不还我们就跟死你!”

    司徒宏愕然道:“哪有这么赖皮的?你不如动手揍我一顿,然后因为打不过我只好离开,这才是应该出现的结局吧。”

    张枫逸哼道:“老子从来不喜欢打那种可能打不过的人,小芽,过去把他给我抱住,他不还东西就不松手!”

    哪知道一直乖乖听话的庄小芽脸蛋儿一红,摇头道:“我不要,我是女孩子,不能随便抱男孩子!”

    张枫逸奇道:“抱我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讲究过?别否认哦,昨天晚上睡觉你抱我的事我可没这么快忘!”

    庄小芽红着脸把手背到身后,拼命摇头:“不要,我不抱他!”

    旁边两个男的都看得目瞪口呆。

    张枫逸拿她没辙,无奈伸手:“好吧,她不抱那我自己来,不还东西,死也不松手!”

    司徒宏终于再不像刚才那么镇定,大骇退开:“你这人怎么这么赖皮!”

    张枫逸叫道:“还我东西!”猛地一扑,司徒宏躲闪慢了半步,登时被抱了个正着。

    扑!

    司徒宏应变迅速,竖手格开对方胸膛,同时下面一膝疾顶,正中对方小腹。

    张枫逸捂着小腹痛叫着退开,好看的小说:。

    司徒宏喝道:“再乱来我就不客气了!揍男的我可不会有心理障碍。”一转身,大步离开。

    张枫逸捂着小腹呲牙咧嘴地叫道:“你等着,我要去报警!”

    庄小芽和瘦子都上前扶着他,后者劝道:“我看算了,他要怕警察,刚才也不会承认了……”

    啪!

    张枫逸反手一巴掌拍在他摸进自己口袋的右手上,疼得瘦子缩手退开:“疼疼疼……”

    张枫逸直起了身体:“想偷我,你还早了八百年。”说着从自己口袋里摸出一个钱包,翻弄起来。

    瘦子愕然接过:“这钱包……咦?难道是你从他身上偷过来的?!”

    张枫逸看看钱包里只有两三张百元大钞,惋惜道:“这家伙怎么跟我一个德性,包里尽装卡。”不过好在看里面的身份证,正是司徒宏本人,也算拿到点好东西。

    瘦子至此再无疑惑,张大了嘴,合不上了。

    他根本没看到张枫逸是怎么偷到的!

    一旁的庄小芽也一脸疑惑:“叔叔,你什么时候偷的?”

    张枫逸哈哈一笑,看着从街道另一头大步走回来的司徒宏:“当然是刚才抱他的时候,来了!我倒要看看他想不想要回他的钱包!”

    瘦子和庄小芽同时看去,只见走近的司徒宏再没之前的从容淡定,脸色阴沉中带着三分惊奇,以及七分警觉。

    到近前后,司徒宏看着张枫逸手里的钱包喝道:“原来也是个高手!”

    张枫逸扬扬钱包:“知道该怎么做了?”刚才他摸钱包时,就发觉自己的钱包没在对方口袋里,看来应该是放起来了。

    司徒宏深吸一口气,恢复了冷静:“你如果以为只有你会偷东西,那就大错特错了。”左手摸向自己左边的裤兜。

    瘦子心里一念忽生。

    难道刚才两人一个刹那的接触,司徒宏不只是被偷,而且再偷了对方的东西?

    哪知道司徒宏左手一进裤兜,脸色却是一变,手出来时什么也没拿。

    张枫逸从自己口袋里摸出手机,扬了扬:“在找这个?不好意思,老子都警惕起来了还发现不了你的动作那才叫奇了。”

    司徒宏脸色难看之极,万万没想到会有这种事,连到手的手机也被对方不知道怎样偷走。

    一旁的庄小芽看得好奇之极,来回看着两人。

    张枫逸脸色一沉:“少废话!老子还有事要办,要拿回你的东西,赶紧拿我钱包来换!给你十分钟,否则我转身就走,保证你这辈子也没法再找到我!”这话绝对不只是恐吓,皆因办完金龙武馆的事后,他这个“庄帆”的身份就会永远消失,司徒宏又不知道庄帆是张枫逸,自然一辈子也没法找到。

    司徒宏二话不说,转身就朝小区内而去。

    瘦子松了口气:“这事看来解决了,那我的钱……”

    张枫逸打断他的话:“等我拿到我钱包,你的酬劳少不了一分。”

    不到十分钟,司徒宏就从小区内出来,直接把钱包扔了过去:“拿去,好看的小说:!”

    张枫逸随手接着,翻看了一遍,确实所有东西都不少,这才咧嘴一笑:“早这么爽快该多好!钱包回头找才哥拿,等我坐车离开后,就把钱包给他。”

    司徒宏一震道:“你不要太过份!”

    张枫逸一脸委屈地道:“哪有过份?你不是从小练武吗?我又打不过你,要是把钱包给了你,你却过来揍我一顿,又把我钱包抢走怎么办?”

    司徒宏再好的修养也不由气得笑了起来:“我要揍你,现在就可以动手!”

    张枫逸翻了翻白眼:“你要敢动手,我立刻把钱包扔墙那边去,掉水里还是掉什么里我可不管。”

    司徒宏拿他没辙,无奈道:“我司徒家的人从来只偷不抢,你可以放心。”

    张枫逸一本正经地道:“谁家没个例外?”

    “你!”司徒宏捏紧了拳头,半晌才松开,“阁下偷术惊人,不如报个名号,好让司徒宏知道自己是栽在了谁手上。”

    “当我白痴吗?等你以后来报复我?”张枫逸咧嘴大笑,“少在那侮辱我的智商,拜拜!别跟过来,否则我真扔哦。”

    司徒宏看着他们三人离开,气得脸都胀红了。

    原本他离家历练,经历出师前的最后一道检查,还以为轻松自在,哪知道竟然遇上这种事!

    看来临行前家里人说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还真没说错。

    ***

    二十分钟后,张枫逸坐上了去长白市的长途客车,车窗外的瘦子兴奋地朝他挥手:“一路走好!”上车前张枫逸履行承诺,取了三千块出来,连带瘦子自己的钱一起给了后者,这家伙不开心才怪了。

    车上,庄小芽忍不住问道:“叔叔,为什么我们不直接坐去天山市的车呢?这边有到那的长途车哦。”

    张枫逸在她鼻子上轻轻地刮了一下:“傻瓜,坐那车咱们就得两三天都在同一辆车上,太危险了。所以得把长途拆成短途,不时换车,别人很难锁定我们的位置,这样才安全点。”

    庄小芽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目光落向张枫逸的手,出神地看起来。

    张枫逸奇怪地道:“看什么?”

    庄小芽吞吞吐吐地道:“我想……想学偷东西,行吗?”

    张枫逸瞠目结舌地看她:“哈?”

    庄小芽眼睛亮了起来:“刚才叔叔偷到东西的样子好帅,我真的想学……”

    张枫逸回过神来:“你不是说偷东西不好吗?”

    庄小芽眨眨大眼睛:“偷东西是不好啊,我只学不偷的。就像我会弹钢琴,会画画,可是以后说不定一辈子都不会弹给别人听、画给别人看。”

    张枫逸失声道:“那你学来干嘛?吃饱了撑的?”

    庄小芽一脸天真:“因为我喜欢学东西嘛,尤其是学好之后,很有成就感的。”

    张枫逸哑口无言。

    这小妹妹果然是个奇葩!

    正要再说话,他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摸出来一看,赫然正是剑眉男的号码。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