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120.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511章 古琴神童
    “老板,两间房,要挨着的。”

    长途旅馆内,张枫逸拍拍接待台。

    台后正翘着二郎腿看小说的中年人抬抬眼:“身份证。”

    张枫逸把身份证掏了出来,放在台上。

    中年人终于放下书,站了起来,看看旁边的庄小芽:“她是?”

    张枫逸镇定地道:“我侄女,亲的。”

    中年人这才拿起身份证,用桌上的电脑开始登记:“两间房是吧?301,303……”

    “等等!”庄小芽忽然叫道,“叔叔,能不能只要一间房?我怕老鼠和坏人……”

    张枫逸一怔,想到头晚在小镇上的经历,暗忖她毕竟只是个小孩,遂点头道:“行,就要301吧。”

    哪知道那中年人却板着脸道:“不行,两个人同居,一定要都有身份证。”

    张枫逸一呆:“小孩哪有身份证?”

    中年人冷冷道:“谁告诉你小孩没身份证?我儿子刚出生就办好了身份证。你要没有,那就开两间房。”

    张枫逸微微皱眉。

    现在可以从小办理身份证,这事他当然知道,但现在这丫头的名字是“庄小芽”,乃是假名,哪来的身份证?

    他心念一转,正要说那就开两间,反正也可以让小芽睡自己房间去,哪知道庄小芽却道:“我有身份证的,其他书友正在看:。”说着摸出一张卡片来,赫然正是身份证。

    中年人脸色微变,不悦道:“小妹妹,你已经十多岁了,虽然他是你叔叔,但你也不该和成年男人睡一屋,你可要想清楚,不然传到别人耳朵里不好听。”

    张枫逸看他眼神,恍然大悟,把小芽的身份证递回她手里:“老板说得对,两间房。”

    中年人这才脸色转缓,递了两把钥匙过来:“这是301的,这是303。先交五百押金,明天晚上这个时间前退房。”

    张枫逸给了钱,接过钥匙,带着庄小芽上楼。

    后者忍不住道:“叔叔,你不想和小芽住一起么?”

    张枫逸笑笑:“小孩子真不懂事,那个老板是想让咱们多开间房好多赚钱,没必要跟他纠结,少惹麻烦。放心吧,晚上我们睡一间。”

    庄小芽这才明白过来,甜甜一笑,紧紧握住他的手。

    到了房间后,两人稍作整理和休息,就离开了旅馆,到外面吃晚饭。

    这几天一直没有好好吃过饭,张枫逸东瞅西看,看准了一家装修不错的中餐厅,欣然道:“今晚叔带你吃顿好的!”拉着庄小芽进去。

    餐厅的装修非常有古典感觉,让两人意外的是,在大厅正中竟然还设了个台子,上面有一男一女正用古琴古箫合奏,更是倍增餐厅优雅气氛。

    张枫逸知道庄小芽学过这些玩意儿,直接要了台边邻近的雅座。

    坐下后点好了菜,张枫逸笑道:“咋样?这地方环境不错吧。”

    庄小芽凝神听着上面的演奏,没有说话。

    张枫逸也不打扰她,目光四扫,把周围环境尽收眼内,反而没怎么听演奏。

    “是很少听到的‘萧山聆风曲’呢。”庄小芽忽然转头道,神态略有点兴奋。

    台上两人均听到了她的话,几乎同时朝她看了一眼。

    张枫逸对这些东西完全没有研究,随口道:“你学过?”

    庄小芽点点头:“嗯,我看到时很喜欢这首古曲,练了好多遍。不过这两个大哥哥大姐姐好像还没怎么学到家,变化很少,无法表现出聆风曲的全貌。”

    台上两人顿时脸色微变,差点搞错调子。

    这小丫头!

    张枫逸奇道:“听这意思,你比他们弹得好?”

    庄小芽点点头,想了想又摇摇头。

    张枫逸纳闷道:“点头又摇头,什么个意思?”

    “这个曲子是琴箫合奏,我一个人只能弹琴或者吹箫,”庄小芽一脸老实,“也没办法表现出这曲子的全貌。不过只是其中一项的话,我应该比他们要好一些,至少聆风曲的一百四十七个曲调变化,我可以演奏出至少一百二十种。”

    她的声音不小,不只是张枫逸和台上,旁边几桌也听了个清楚,无不转头看去,均感好奇。

    张枫逸心思一动,转头看看,扬手道:“经理!经理来一下!”

    庄小芽茫然道:“叔叔你这是……”

    张枫逸嘿嘿一笑:“反正今晚没事,你给叔弹一个,其他书友正在看:。”

    ***

    几分钟后,庄小芽上了台子,坐到了古琴面前,轻抚琴弦,在做准备工作。

    那两个演奏的年轻男女本来是附近音乐学院的学生,在学校里也是屡被好评的高才生,这时退到了台下休息,脸上均有不愉之色。

    餐厅经理走到他们旁边,低声道:“别介意,客人要弹,咱们也不能拦着,小孩子嘛,让她弹一会儿玩玩,你们正好歇歇。”

    旁边的女孩不忿地道:“她要弹就弹吧,那么大声说什么我们水平不行,她有多厉害,太过份啦!一个小孩子家家就知道吹牛,聆风曲一百四十七种变化?我怎么没听说过?”

    男孩也道:“是啊,老师明明说这曲子有九十九种变化,我倒要看看她怎么弹出一百二十种来!芸芸你数好,她要是没弹出那么多变化,一会儿看哥怎么训这黄毛丫头!”

    经理见惯场面,知道两人只是心里一时不愉快,笑笑不语。

    不远处,张枫逸把他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皱了皱眉,喝道:“喂!你们俩给老子注意点!自己没水平就少在那胡说八道!有能耐跟老子打个赌,要是她弹出来了,你们俩跪下来给她磕仨头,拜她为师!敢吗?”

    两人都是年轻气盛,男孩霍然起身,怫然道:“要是她弹不出来呢?”

    张枫逸悠悠地道:“俩换俩,弹不出来,我和我侄女儿给你们磕三个响头,拜你们为师!”

    周围顿时一静,不少人都把他们的话听了进去。

    “好!”男孩怒道,“一言为定!”

    张枫逸朝着台上听得发呆的庄小芽叫道:“小芽给叔长个脸!”

    庄小芽怔怔地道:“你不怕我是胡说么?”

    张枫逸咧嘴一笑:“叔信你!”

    庄小芽微微一颤,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双手轻轻放到琴弦上。

    从没有人这么信任她过。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静听这原本不引人注意的一曲。

    庄小芽指尖微拨,一声轻响,划开聆风曲第一调。

    随即,第二、第三、第四,以及更多的琴声不断从她指尖下发出,一声声穿过空间,进入全餐厅的人耳内。

    张枫逸这不谙古琴的人也不禁动容。

    就算是外行,也能感觉到她的琴声和之前那男孩有显著的不同,每一声都似能穿透人的胸腔,让人产生共鸣,有种让人极其享受的乐感。

    这丫头原来真的这么厉害!

    原本他还以为她只是学学而已,现在才知道,自己完全是小看她了。

    再想想她说过的其它东西,什么钢琴、画画、厨艺那些玩意儿,水平肯定不差,难怪她会以学习为乐,完全是因为她能学到很高的水准,这丫头就是个神童!

    周围的人也都听呆了,纷纷置筷,聆听台上的演奏。

    台下,两个音乐学院的学生均脸色微变,但仍不断数着曲中的变化。

    十、二十、三十……六十、八十、九十……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