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125.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516章 冤家路窄
    刘以松冷笑道:“连我刘以松都不知道,还敢查我?”

    外面顿时一静。

    隔间内,张枫逸和庄小芽面面相觑。

    这家伙的名气竟然大到这种程度,可以一个名字就压住警察?!难怪敢这么大胆收留来历不明的人!

    哪知道外面一警察爆了一句:“我靠,这家伙脑子不是糊了吧?一个搞音乐的也敢叫我们局长过来?”

    刘以松差点没被咽死,张枫逸两人则是险些笑出声来,但同时又暗叫不好。

    原来这家伙的名气没那么厉害,这下糟了!

    啪!

    外面传来拍打声。

    之前说话那警察怒道:“队长,你打我干嘛!”

    那队长骂道:“不知道天高地厚,刘大师什么身份!给我滚一边儿去!大师,不好意思,我们不知道是您在里面,您慢慢上,我们先走了,抱歉抱歉,其他书友正在看:。”拉着两个同伴走了。

    张枫逸一时愕然,隐隐听到三人出了厕所后,那队长压低了声音说什么“中央部长”、“关系”、“侄女”、“公安部”等字样。

    刘以松终于没丢脸,冷哼道:“原来遇到个蠢货。”

    张枫逸不禁伸出大拇指:“厉害,原来大师这么厉害!”

    刘以松错愕道:“你不是因此才找我的吗?”

    张枫逸想起自己现在是“避难”身份,咧嘴一笑:“试试而已,万一镇不住,我还得另想办法。”

    刘以松哭笑不得,但又觉得这家伙说话直率,反而比那些口是心非的虚伪者来得好听。

    等警察走后,他们才离开厕所。回到大厅内若无其事地吃完了午饭,众人回到车上,继续前行。

    一路之上,又遇到了好几次检查,但都有惊无险,一听说是刘以松的车队,无不放行。

    到了晚上八点,车队才终于到了哈市。

    哈市是东北三省中最大的省会城市,此时气温还不到十度,到地方后,何燕临时给庄小芽找了件棉衣穿着,但成年人的衣服穿在这身高还不到一米五的丫头身上,顿时变成了加厚版的长衫,看着挺搞笑。

    张枫逸反而无所谓,其它人都纷纷加了衣服,就他一个镇定自若,毫无异色,丝毫不以气温的下降为异。

    车队并没有进入市区,而是进了哈市城市边上的一处叫“最荫居”的别墅小区内,刘以松的住处就在这里。

    小区内全是独栋的别墅,一栋栋比京华烟云的规模还要大,单栋都是复式的中式建筑,外观乍一看,还以为是回到了唐朝时候。单是每栋自带的私家停车场,就足够停下整个车队所有的车辆,其大小可见一斑。

    张枫逸和庄小芽下了车,也不禁咋舌。

    刘以松这个至少名气上全国第一的古琴大师,收入肯定非常高,这房子都几乎称得上“豪宅”了,要是按燕京的地价,这不得几千万一栋,但哈市地价远逊燕京,不过估计也不会便宜。

    刘以松下了车,对他们笑道:“来,进去暖和点,小芽你过来,师父有话跟你说。”

    庄小芽看了张枫逸一眼,见后者点头同意,这才拉紧身上的棉衣,小跑过去。

    刘以松牵着她小手走在前面,何燕和张枫逸、经济人等走在后面,一起进了别墅。张枫逸一边随口和对他产生好奇的经济人说话,一边留神听着刘以松说什么。

    “明天天亮后,让你燕姐陪你去买点衣服。以后你要长居哈市,这边现在气温低,得保重自己身体。”刘以松边走边说。

    “那我叔叔呢?”庄小芽忍不住问道。

    “当然是工作了,你是我徒弟,只管学琴,但他是大人,要工作挣钱。”刘以松理所当然地道,“对了,正好我车队有个司机要离职,后面我会安排你叔叔接替,以后我去哪,他就要去哪,不能一直陪着你,明白吗?”

    “不要!我要和我叔叔在一起!”庄小芽脱口道。

    她这反应倒没出刘以松意料,他耐心地道:“你要学会自立,不能太依赖别人。不过暂时他还不会离开,这段时间,你们先适应一下这边的生活再说。”

    到了装修古典的客厅内,刘以松正要安排张枫逸和庄小芽的住处,楼上忽然传来一声清朗话语:“刘叔叔,你总算回来了,!侄儿在这等你半天呢!”

    厅内众人顿时转头看向二楼,张枫逸和庄小芽瞬间石化,无法动作。

    楼上的不是别人,赫然竟是司徒宏!

    几乎在同时二楼上的司徒宏也看清了他们,登时一僵。

    刘以松却没察觉异常,笑道:“我说是谁,我不在家也敢进我房子,原来是小宏。怎么回事?你不是出去历练吗?怎么跑回来了?回来也算了,怎么不回家,跑我这来等我?”

    旁边何燕却察觉司徒宏目光不对,狐疑地来回看着他和张枫逸。

    司徒宏回过神来,苦笑道:“别提了,侄儿出去历练失败,回来被我妈气得拿棍子撵了出来,没地方住,只好来找刘叔。”

    张枫逸也回过了神,见对方没有明指出和自己认识,也不说话,把庄小芽拉到了身后。

    没想到竟然这么冤家路窄,更没想到北偷世家的人竟然和刘以松这种大名人熟识!

    刘以松诧异道:“这也会失败?我记得你是从二级升一级,达到出师标准而已,要求好像是完成一百单,虽说不能失败任何一单,但这该不是什么难事。”

    司徒宏苦笑道:“只怪侄儿有眼无珠,惹了个高手中的高手,输了。”

    刘以松更是诧异:“连你也输?看来对方水平很高啊。是谁?是南边的?”

    张枫逸有点奇怪。

    怎么说偷东西都该是见不得人的事才对,但两人竟然当这么多人的面讲,不怕被人知道?

    司徒宏凝视刘以松:“刘叔不知道?”

    刘以松奇道:“奇怪,我怎么会知道?难道你说的这个人我认识?”

    张枫逸不禁暗赞这家伙敏锐,猜得**不离十,因为自己确实是他认识的人。

    司徒宏神情一转,笑了起来:“我跟叔开玩笑呢,你当然不认识。对了,这两位是?”像是第一次见到一样指着张枫逸两人。

    “哦,这是我徒弟庄小芽,应该也是唯一的徒弟了。”刘以松说到庄小芽,顿时兴奋起来,“你也知道,你刘叔一直没收徒,就是没好苗子,但她不一样,资质极佳,回头让你听听她的水平。”

    “那他呢?”司徒宏问道。

    “庄帆啊,是小芽的亲叔叔。”刘以松叹道,“两人身世有点可怜,以后就跟我了。”

    司徒宏点头道:“恭喜刘叔终于找到好徒弟,你们累了吧?先休息吧,有事明天再说。”

    刘以松点点头,转头对何燕道:“他们住的地方暂时你来安排,等明天你姐放假回来,再跟她交待一下。”

    何燕答应了一声,向两人示意,带着他们上了楼。

    经过司徒宏身边时,张枫逸和这家伙对了一眼,察觉对方眼中笑意,也不说话,错身而过。

    “庄帆你住这间客房,小芽住隔壁。”到了其中一间卧室外,何燕推开很有古风的房门,向两人示意,“里面东西一应俱全,可以直接使用,每天都会有人来更换打扫。当然这是暂时的,等你们的事安排妥当,会给你们另外安排房间。”

    张枫逸忍不住问道:“你姐也在这?”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