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127.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518章 一决高下
    张枫逸嘿嘿一笑:“不如说点正事,你既然没当刘大师的面说出这事,当然是另有目的,来吧,告诉哥你想要干嘛。”

    司徒宏深吸一口气,压下情绪,沉声道:“我要和你一决高下!”

    张枫逸一呆:“啥?”

    司徒宏缓缓道:“你赢我,是因为我当时根本不知道你也擅于偷术,就像我偷你时,你照样被我偷成功,因为你根本没注意到我在偷你的东西。之前在天泉的事算是平手,现在,我要正大光明地打败你!”

    张枫逸失声道:“你在车站那种复杂环境下偷我的东西,而我和你是一对一的时候偷的,周围几乎没有环境影响,你竟然当平手?”

    司徒宏一僵:“你知道我什么时候偷的?”

    张枫逸嘿嘿一笑:“当时不知道,但后来嘛,我一回想,也只有我下车的那个时间点有人能从我身上偷走东西,所以呢,你该是在我从车上下来、要顾着我侄女的时候,趁着人多偷的!你真是没人性,我们可怜兮兮的俩人你也偷,知不知道要是被你偷走了钱包,我们俩就会饿死街头?”

    “胡说!”司徒宏怒道,“你身强力壮,怎么可能饿死!”

    “万一我只是长得比较壮,其实身怀绝症呢?”张枫逸翻了翻白眼,“当然,你运气好,我什么事都没有,好看的小说:。但被你偷过的人之中,就为了你什么破历练,说不定有人因此惨死呢!”

    “你!”司徒宏明知道他在胡说八道,但仍气得说不出话来,心中更隐隐闪过一丝异样。

    万一他说的是真的呢?

    张枫逸哂道:“行了,不是你偷我东西,我也不会偷你,这没什么高低之别。老子不爱偷东西,你要想赢,我现在就可以认输,你赢了,滚吧。”

    司徒宏再次深呼吸,勉强压下情绪,沉声道:“你如果不和我比,我现在就去告诉刘叔,说你是个小偷!”

    张枫逸最不想落到这个局面,却大感无奈,苦恼地道:“这是何必呢?大家和平相处不是更……”

    “我等你十秒,不答应,我立刻走!”司徒宏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

    “答应了!”张枫逸无奈道。对方的决心非常强,不答应也没辙。至少,明早之前必须把这事拖着,刘以松那边或者还有机会应付过去,但司徒宏这家伙要是一怒之下跑去把事情闹大,惹来傅清绝的注意,那就糟糕了!

    “好!午夜,我带你离开!”司徒宏大喜道,“今晚,我要和你决出高低!”

    ***

    快到十二点时,张枫逸跟着司徒宏悄悄出了别墅。

    司徒宏显然对别墅的监控系统非常了解,带着张枫逸专走角落,完全没有惊动别墅的保镖。

    离开小区后,张枫逸见司徒宏带着自己沿着小区外的大道只管走,却不解释,忍不住道:“到底怎么个比法?”

    司徒宏指着远处道:“从这过去走五里,是个城乡结合部小镇,那里晚上有个一条街夜市,多的是周围打工和当地的居民,还有附近学校的学生,咱们就在那比。”

    张枫逸心中计议已定,再不说话。

    这家伙只想和他比,但没规定输赢,到时候他就干脆输一局,免得这家伙再拿这个来威胁他。

    他正想到这里,司徒宏忽然道:“有一点我要说清楚,我这个人最恨骗子,一会儿要是我发觉你故意输给我,又或者用卑鄙手段取胜,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张枫逸一呆道:“啥?”

    司徒宏冷冷道:“你耳朵聋的吗?”

    张枫逸回过神来,苦笑道:“相反,正因为我耳朵好得很,才会奇怪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你说我用卑鄙手段赢你,这还好理解点,但我庄帆什么人,故意输给你?给我个理由先!”

    司徒宏面无表情地道:“只是预防万一而已,我怕你会因为有把柄在我手上,不敢尽全力。我告诉你,我要用真实的实力赢你!”

    张枫逸哼了一声,没再说话,心里却在叫糟。

    这家伙竟然把话说在了前头,难道自己真的只能拿出实力和他明斗一场?万一这家伙输了恼羞成怒怎么办?看样子这货也不是个心胸宽广的。

    我靠!突然间事情复杂起来了!

    很快,前方灯光明亮起来,人声渐沸。

    两人一路前行,融入街面上热闹的人群中。尽管已近午夜,但一眼望去,只是这条街上,数以百计的摊位间有近万人在逛夜市,或吃或喝,或游或逛,热闹之极。

    司徒宏带着张枫逸从街口走到街尾,站定转身,看着满街人群道:“这就是咱们较量的场地,好看的小说:。”

    张枫逸也有点好奇起来:“怎么个比法?”

    司徒宏早有计划,成竹在胸地道:“第一项,比眼力,你先偷一次,十个钱包为限,我会在那边的台子上站着,看清你偷了谁的东西。偷完后,我会向你指出你偷了谁的钱包。如果有错,算我输。如果没错,换过来我偷一次,你在旁边看,等我偷完指出我偷过的人。”

    张枫逸转头一看,只见他指的台子是个米许高的水泥台,耸耸肩道:“行,你决定。”

    司徒宏沉声道:“一分钟为限,开始!”回身跳上了水泥台。

    张枫逸一抬步,走进人群中。

    司徒宏目光死死盯着他,眨也不眨。

    张枫逸在人群中走了十多米,就退了回来,朝他扬扬手里大大小小的钱包:“十个,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来,指给哥看一下。”

    司徒宏唇角露出一丝冷笑:“你的动作非常快,但要瞒过全神注意的我,太难了!左边那红衣女孩,她旁边隔了两人的那个中年男子……”一个一个地说了下去,直到十人才停下来,挑衅式地看向张枫逸。

    后者讶道:“想不到你竟然……”

    司徒宏嘴角扬了起来。

    哪知道张枫逸后半句接的竟是:“……眼力这么差!”

    司徒宏差点没咽死,怒道:“什么意思!”

    张枫逸笑了笑:“你输了,就这么简单。不信,自己去摸那女孩的包看看。”

    司徒宏疑心大起,跳下水泥台,走进了人群,迅速走到那女孩旁边。

    片刻后,他脸色一变,把手从女孩手提包里收了回去。

    里面赫然还有一个钱包!

    既然有,那就说明他看错了!

    怎么会这样?明明看清了那家伙在女孩边的动作,为什么会看错?

    张枫逸看着皱眉回来的司徒宏,嘿嘿一笑:“如何?”

    司徒宏忽然停步:“不对,那女孩说不定有两个钱包,我要检查了其它人再说!”一转身,又回人群去了。

    张枫逸不禁莞尔。

    这家伙还真是不死心。

    半分钟后,司徒宏脸色铁青地走了回来:“不可能的!这十个人的钱包竟然都还在!”单是一人,还有可能带了两个钱包,这么多人都带两个就不可能了。

    张枫逸叹道:“看清楚,我偷的是谁的。”再次走进人群。

    司徒宏看着他把钱包一个又一个地还回被偷者身上,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竟然没一个是他留意过的!

    片刻后,张枫逸回到他旁边,斜着眼瞥他:“如何?愿赌服输,下面不用比了吧?我随随便便用点障眼法,来个声东击西你就看走了眼,还怎么比?”

    刚才他动手时,确实把手伸进了司徒宏看到的那十人包里或者口袋里,但那只是障眼法,引对方注意而已,另一只手却不动声色地从另外的人包里偷得了钱包。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