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128.html"}})();
    司徒宏深吸一口气,沉声道:“眼力我算输给了你,但技术我绝对不服!我这一生,除了还不会动手的时候,其它时间都在练习手的感觉,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

    张枫逸奇道:“看样子真是不赢彻底你是不会心服口服了,来来来,这回我让你,你先来对了,怎么个比法?”

    司徒宏沉声道:“定时,一分钟时间,目标任选,看你能偷到多少钱包!”

    张枫逸挠头道:“这不是拼速度吗?跟技术有个蛋的关系?”

    司徒宏冷笑道:“这才是真正的技术比拼,既要快,又不能被发现,如何权衡之间的关系,才是真正的难题!”

    张枫逸莞尔一笑:“行,你说是就是。用什么计时?”

    司徒宏从自己裤兜里摸出一对黑色的计时器,递了一个给张枫逸,道:“这是子母计时器,无线互控,自动同步时间,当时间到时,两个计时器都会有反应。”

    张枫逸讶道:“想不到你还有这么先进的东西。”

    司徒宏冷哼道:“这是我们特别找人定制的,按下开关就说一……”

    张枫逸像没听到他说什么一样:“开始!”

    司徒宏差点想给他一耳光,这还没准备好他就叫开始!不过他好胜心强,也不废话,一转身,已进人群。

    张枫逸悠然自得地在水泥台上坐了下来,其他书友正在看:。

    司徒宏以非常快的速度在人群中穿越,转眼出去三十多米。

    张枫逸看看手上计时器的时间,才过了不到半分钟。

    等到一分钟结束时,司徒宏已经从人群中绕了回来,张枫逸赞道:“讲信用,时间到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会作弊,多偷两个呢。”

    司徒宏绷着脸道:“抓紧时间数钱包,我还要在他们发现前给送回去。”

    张枫逸摆摆手:“不用数了,直接放回去吧,一共二十一个。”

    司徒宏一怔。

    张枫逸奇怪地道:“怎么了?”

    司徒宏转身朝人群里走去:“没什么。”心里想的却是这家伙竟然看出了他偷了多少。

    张枫逸嚷道:“一分钟内放好,开始!”

    司徒宏吓了一跳,没想到他来这一招,但好胜心既强,就无论如何不想输,立刻加快速度,一个一个地还了回去。

    他从小开始练习偷术,其中最重要的基本能力之一就是记忆,所以尽管钱包如此之多,却仍能一个不差地还回原主,不会弄错。

    不多时,司徒宏回来,摸出了计时器:“准备好,轮到你了!”

    张枫逸耸耸肩,把自己那个计时器揣好,朝着人群走去。

    “开始!”司徒宏一声沉喝。

    张枫逸闪进人堆,游鱼一般,在人缝间不断穿梭游走,手起手落,钱包纷纷得手。

    那边司徒宏见他开始几个偷得迅速后,速度不减慢下来,心中冷笑。

    果然,如自己所料,这家伙技术的持久性根本不如自己!

    时间迅速过去,等到一分钟到时,张枫逸也退出了人群,脸上既有不忿,又有莫名,嘟囔道:“这是不可能的!为什么后面的难度增加这么多?”

    司徒宏不由心中得意,笑了出来:“因为偷技不仅是手上的工作,更是对你心理的考验。偷得个数一多,一来影响你的手感,二来也会影响你的判断,这在我们家族,称之为技术的‘持续性’,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判断标准。钱包拿出来,数一下吧。”

    张枫逸有点无奈地把钱包搜了出来:“一共十四个。”

    司徒宏一眼扫过,确实数量无误后,张枫逸才重新回到人堆中,一一把钱包还了回去。

    等他再次回来,司徒宏神色比之前好了很多,说道:“两局,一胜一负,就算个平局吧。”

    张枫逸心中暗笑,表面上却有点不满地道:“假如让我多练段时间的批量偷盗,绝对不会输给你!”

    司徒宏扳回一局,面子上大感有光,哼道:“等你那时再说吧!”

    就在这时,一个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司徒宏提醒道:“你手机响了。”

    张枫逸怔道:“这不是我铃声……咦?这手机哪来的?”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又老又旧的手机,不禁愕然。

    司徒宏一懔,沉声道:“看看。”

    张枫逸微微皱眉,将锁了屏的老手机给解了锁,才发觉是条短信,。

    “不想乡下地方,也有如此高手,鄙人技痒,特设一题为考,请将司徒宏口袋内的硬币还给李尚武此人。切记,小心。时间,十分钟。偷圣留。”

    看完后,张枫逸愕然抬道:“李尚武是谁?偷圣又是谁?”

    司徒宏也看完了短信,脸色发白地道:“还不明白吗?那家伙从这里一个叫李尚武的人身上偷了这枚硬币,让我们在十分钟内从这么多人里找出李尚武,然后把硬币塞回那家伙身上!”

    张枫逸听出不对来:“那家伙?你认识这个大言不惭、自己叫自己‘偷圣’的家伙?”

    司徒宏咬牙切齿地道:“聂形远,这世上最无耻的家伙之一,几年前挑战我叔叔司徒智失败,想不到竟然又来了,而且还在这里!”

    张枫逸挠头道:“那现在怎么办?”心里想的却是这个“偷圣”水平绝对不低,否则也不可能把东西放到自己兜里、自己却没察觉。

    司徒宏不假思索地道:“当然要做,不然我司徒家的面子都丢光了!”

    张枫逸一呆道:“怎么找到那个李尚武?”

    司徒宏沉声道:“我们两人动手,从这里找过去,偷身份证来看!”

    张枫逸一脸“服了”的神情,一本正经地道:“我给你稍稍计算一下,从这里到我们之前直得最远的距离,大约是在五十米外。这中间大概有五百人,除去女的先假设那家伙是个男的大概是二百人,再除去没钱包的人,算一半,剩下一百五十人你告诉我,怎么样才能在十分钟内看完这一百人的身份证?”

    司徒宏坚决地道:“也有可能看的第一张身份证就找到他!抓紧时间,我们两个人动手一定来得及!”

    张枫逸冷笑道:“要是根本就没有那个李尚武,这名字只是姓聂的故意耍你玩儿的呢?”

    司徒宏张了张嘴,说不出来了。

    的确,聂形远那家伙卑鄙之极,说不定真会搞出这种事。

    可是,假如对方是玩真的,自己却没接招,以姓聂的性格,以后肯定会到处宣扬这事,那就糟了!

    张枫逸咧嘴一笑:“算了,我教你个办法,保证比你一个个去找有效得多。”

    司徒宏皱眉道:“你能有什么办法?”

    张枫逸跳上水泥台,双手放在嘴边充作喇叭,猛地一声狂吼:“李尚武!我草尼玛勒个勒!”

    中气十足的声音远远传出去,瞬间传远。

    司徒宏瞬间石化。

    这尼玛是什么破主意!

    不只是他,几乎半条街上的人都被张枫逸这声吸引,无不愕然转头看去。

    片刻后,一个粗犷的男声响起:“你tm是谁!”

    张枫逸一呆。

    竟然还真的有李尚武这个人?!

    半条街上的人纷纷转头看去,只见离水泥台不到五十米的一个烧烤摊旁,其中一桌坐着四个身穿军装的壮汉,刚才说话的是一个刚刚站起来、至少一米八左右的兵哥,体壮如牛,正一脸怒气地瞪着另一头的张枫逸!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