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129.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520章 赌注是初夜权
    张枫逸转头对下面的司徒宏低喝道:“还不去把硬币塞回他身上?”

    司徒宏如梦初醒,会意过来,立刻走进了人群。

    的确,要求的是把硬币塞回给李尚武,对于偷者来说,只要“塞回”这个过程没有被发觉,那他就是成功了。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想出这么简单粗暴的办法,但却是非常有效的办法。

    那头的李尚武已经离开了桌子,大步朝着张枫逸那边挤去,沿途的人看他手里还拿着瓶啤酒,无不纷纷让路。

    兵哥儿出了名的不能惹,何况是出来喝了酒的兵哥?那家伙死定了!

    张枫逸气定神闲地看着李尚武过来,以及和他擦身而过的司徒宏则悄无声息地把硬币放回了他身上。

    手中的老手机忽然再次响了起来,这次却是电话,张枫逸立刻接通,那头一个尖细的声音道:“我靠,其他书友正在看:!这招老子服了!但输赢才刚开始,有胆子从你左手边那恭子进去,顺城按摩店,在那见!”

    张枫逸哭笑不得地挂断了手机,见李尚武离这边不到十米,正要跳下水泥台逃跑,街道另一头蓦地传来司徒宏的狂吼声:“李尚武!你tm就是个窝囊废!”

    张枫逸瞠目结舌地看着那边。

    李尚武霍然停步,转头看到另一头骂自己的人,大怒道:“你tm找死!弟兄们给我抓住他!”

    随着他这句话声,那边他几个同伴纷纷起身,朝着司徒宏那边追去。

    司徒宏早撒腿就跑了。

    张枫逸突然醒悟过来,知道那家伙是故意引开李尚武的注意力,为自己争取逃跑的时间,哪还不识相?登时跳下水泥台,转身就溜了。

    ***

    五分钟后,张枫逸和司徒宏在和夜市并行的另一条街上会合,前者笑道:“你跑得还真快!”

    后者哼道:“我从小练武,就算揍他们都没问题,逃跑当然更不在话下。先说正事,为什么叫我到这来?”刚才分别逃离,脱身后他见张枫逸没出来,就悄悄又溜回来,才发觉后者站在街口角落里朝他招手。

    张枫逸打了个手势:“跟我来,带你去见个人。”

    经历了刚才的事,司徒宏现在对他好感大增,疑惑道:“谁?”跟了上去。

    张枫逸把手里的手机朝天上一扔,司徒宏轻松接住,恍然道:“那家伙又联系你?”

    张枫逸没回答,却眼睛一亮:“那边。”

    司徒宏立刻看到了不远处的灯光,以及招牌上的“顺城按摩店”等字。

    两人走了过去,张枫逸打头,轻轻拉开半掩的玻璃门。

    这周围不少这种小按摩店,打着按摩的名义,但里面坐着的全是各种穿着暴露的小妞,做的当然是另一种生意。

    门内,一张长沙发上坐着两个年轻女孩,看年纪不比庄小芽大多少,略有姿色的脸上还带着稚气。

    见有人进来,两女顿时同时站了起来:“老板,要按摩吗?”

    张枫逸摆摆手:“找人。”

    两女一愣,随即左边一个短发齐耳的妹子指指里面:“他在里面等。”

    张枫逸早看到了通向后面的走道,直接走了进去。

    只有三米许长的通道另一端,是个二十来平的房间,里面摆了三张按摩床。此时最左边的一张床上,一个干瘦的中年人只用浴布盖着腰腿,趴在床上。

    而在他身上,一个丰腴的年轻女孩面朝他的头那边、坐在他的大腿上,俯身用力地替他按着腰、背。女孩穿着件宽松的衣服,领口开得挺低,俯身时一对**几乎完全暴露在张枫逸两人眼内,顿时香艳感十足。

    再往下看,她的衣服长到大腿位置,下面竟像是什么都没穿似的。

    “果然是你!”司徒宏脱口道,“姓聂的,你到底耍什么花样!”

    干瘦男子聂形远微一抬头,看见两人,脸上露出一缕笑容:“来得真慢,好看的小说:。要不要先来个按摩?”

    张枫逸一脸邪笑地看着他背上那女孩:“这丫头比外面俩有味道多了,多少钱?”

    干瘦男子赞道:“有眼光,别看小桃年纪大点儿,但不是越嫩越好。包夜八百,怎么?兄弟有兴趣?看在同行兼高手的份上,哥可以让你。”

    那女孩小桃轻轻在他背上拍了一记:“没良心的家伙,这就把我让别人啦?”

    聂形远嘿嘿一笑:“这为你好,你看他们俩,一个比一个年轻,保管比我强多了。”

    司徒宏出身望族,对这种事份外不感冒,不耐烦地道:“有什么话快说,少在那乱七八糟!”

    聂形远看了他一眼:“呵,年轻人耐心太差,不成气候。司徒宏不是我说你,别说跟你叔司徒智比,就算跟这个大兄弟比,你也差了一大截!刚才你们比速度是吧?最后是不是你赢了?还以为真是你实力?呵呵……这大兄弟的出手稳得出奇,你还以为他真的技术不行?人家那是故意让着你来着!”

    司徒宏一震,看向张枫逸。

    张枫逸差点想上去揍这瘦子一顿。

    他费了半天功夫,才搞出一个平局的结果出来,这家伙倒好,一上来就坏事,这下麻烦了,人的疑心一起,要再抹平几乎不可能。

    “你真的让我?”司徒宏一字一字地道。

    “那啥,注意重点,这家伙是想挑拨离间来着,千万不要中计!”张枫逸忙道。

    “呵呵,有这必要吗?”聂形远笑了出来,“算了,这话题当我没提过,说正题。小桃你下来。”

    那边司徒宏深吸一口气,压下了情绪,转头看去,只见小桃从聂形远身上爬了下来,朝两人分别飞了个媚眼。

    聂形远翻身坐了起来,顺手把浴贴给拴在了腰上:“刚才那局,算是我老聂回来报仇的见面礼,不过你们破得有点取巧,我有点不服。咱们再斗一局,三人参与,谁要是赢了,这东西就是谁的。”说着从搭在旁边椅子上的衣服里摸出一个圆圆的金属牌子出来。

    张枫逸好奇道:“啥玩意儿?”

    司徒宏却是脸色倏然一变,失声道:“蔺无双的初夜权!你怎么会有……”

    聂形远似笑非笑地道:“还是本地人识货,怎么来的别管,你们只需要知道,拿着它,明晚七点开始到后天早上七点之间的时间,蔺无双都归有这图章的人所有!”

    张枫逸终于忍不住了:“谁tm给我解释下这到底啥玩意儿!这个蔺啥又是什么东西?”

    司徒宏眼中亮起前所未有的光芒:“哈市顶级娱乐场所‘翠楼’今年的头牌,哈市关于‘全哈市最美的女人’官方调查中,纸面三十万余票、网络一百七十万票的投票结果中,以70(百分号)的被投率成功夺取‘最美市花’桂冠,称得上全哈市这两年最火的嫩模,甚至比很多明星还要火!”

    张枫逸动容道:“这么拽?”

    司徒宏缓缓再道:“虽说整个投票都是翠楼为了给她造势而炒起来的,但她的照片和视频一发布,立刻火爆,完全是因为她实在是每个正常男人梦中最想要的那种女人。她的初夜权刚好一个月前在翠楼被秘密拍卖,由一个神秘富豪以二百万的价格拍下,想不到竟然落到了这家伙手里!”

    “啥?二百万?!”张枫逸这下是真的张口结舌了。

    这尼玛得多无聊,才会拿二百万买这玩意儿?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