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132.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523章 翠楼的邀约
    张枫逸微一皱眉,走了过去,只见这女孩正睡得熟。

    再细看时,小芽身上竟然穿着一件真丝睡裙,不过看款式,原本应该是成年人的,下摆齐膝左右,穿在她身上顿时变成了长款,遮到了小腿。

    但要命的是,这睡裙隐带透明效果,一眼看去,这小女孩内中情景若隐若现,令人尴尬。

    张枫逸沉吟片刻,终放弃了把她叫醒的想法,关了灯,翻身在大床一角躺下。

    或许是这几天相处时久的缘故,胆子不大的她现在对他有相当的依赖,结果每到晚上就跑他这边蹭觉。但两人毕竟男女有别,老睡一床易被人误会,他自己当然无所谓,反正这身份很快就不用,但是庄小芽不同。

    不知不觉间,张枫逸沉沉睡去。

    过了不知道多久,他忽有所觉,睁开了眼睛,登时愕然。

    这小丫头一条腿搭到他身上来了!

    ***

    第二天一早,张枫逸睁着眼睛看着怀里的庄小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

    这丫头昨晚从一条腿搭到他身上开始,像是感觉到了他的存在,挪啊挪的,不知不觉间,滚到了他怀里,像前两天一样搂得紧紧的,睡了个死沉。

    蓦地,庄小芽动了一下,打了个呵欠,张枫逸还以为她要醒时,她却咿唔一声,又睡着了。

    敲门声蓦地响起。

    张枫逸一惊,扬声道:“谁?”

    外面传来何燕的声音:“是我!小芽失踪了!”

    张枫逸一愣,下意识地道:“不用担心……”

    “不担心?”何燕一把推开了门,“你这做叔叔的怎么回……咦?小芽怎么……”

    张枫逸看着她的一脸惊愕,窘道:“进来前好歹等我说声‘请进’,这是基本礼貌懂不懂?”

    何燕一身清爽的运动装,指着床上的庄小芽:“怎么回事?她怎么睡在你怀里?”

    就在这时,庄小芽翻了个身,揉着眼睛打着呵欠坐了起来,。

    张枫逸轻咳一声:“小芽,快跟你燕姐解释一下你为什么在我房间里。”

    庄小芽愣了好一会儿,看看他又看看何燕。

    过了至少十多秒,她才一声“啊”地轻呼,红着脸道:“小芽和叔叔相依为命习惯了……昨晚一个人害怕,就过来……”

    何燕神色缓和下来,和声道:“快回去穿好衣服,大师请你们下去一起吃早饭。对了,这件睡衣还给我,一会儿我和你出去买衣服。”

    有她一旁,张、庄两人什么话都不好说,庄小芽只好跳下床,跟着何燕出了房间。

    砰!

    张枫逸看着关上的房门。

    听这意思,何燕今天似乎要和小芽一起行动,得想个办法才行。

    几分钟后,张枫逸洗漱完下楼,还没走下楼梯,下面传来一个温婉的女声:“……事情就是这样,请刘大师务必答应这小小的请求,当然,演出的一切费用,翠楼会按规矩奉上。”

    张枫逸微微一讶。

    翠楼?

    这地方怎么会和刘以松这种名人扯上关系?

    刘以松的声音传:“容我考虑一下,最晚中午之前,我会通知简老板。”

    温婉女声说道:“谢谢刘大师,那我先回去了。”

    张枫逸走下楼,正好看到刘以松亲自送一个背影婀娜的女子出了门,不禁暗讶。

    能让刘以松亲自送行,这女的来历不同凡响。

    “你起了?”过了一会儿,刘以松回到厅内,上下打量张枫逸,“你这身衣服也该换了,这样吧,一会儿你和小燕一起去,让她也给你买两套合适的衣服。跟着我,不能穿得太离谱,至少要合身。”

    张枫逸看看自己身上穿了很久的运动服。

    有什么不合身的?这不挺好的吗?

    “对了,今天开始你要适应和小芽分开生活的情况。”刘以松忽然回身道,“这三天内,我会安排人对你进行一些基本的培训,关于在我的团队里该保持如何的礼仪。你的一些言行举止,需要进行约束和修正。当然,最重要的是你的脾气。”

    张枫逸想了至少两秒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自己那晚表现出的粗鲁,忍不住道:“那小芽去干嘛?”

    刘以松理所当然地道:“当然是开始进行基础的训练,不过我会先检验她的基本功如何,看需要从哪个阶段开始训练。”

    张枫逸吓了一跳,这意思是从现在起就要把他和庄小芽分开,那绝对不行!他忙道:“刘大师,能不能先给我们“六夜言情”点适应时间,至少让我带小芽先到城里去见见我们的亲戚。”

    刘以松皱眉道:“等稳定下来后再去见他们不是更好?”

    &p;nb看最快更新sp;张枫逸苦笑道:“那不知道得等到何年何月,我来这前就跟亲戚联系过,至少也得去跟他们打声招呼,。”

    刘以松释然道:“原来是这样,那好,我让小燕开车送你们去。”

    张枫逸一震:“不用麻烦了吧?我们自己坐车去就行了。”

    刘以松忽然凝目看他。

    张枫逸心中升起不妥的感觉,故作镇定地道:“大师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刘以松收回目光,沉吟片刻,露出决断神情:“算了,我跟你直接说吧。我会帮你,但不代表我完全信任你。你的来历不明,假如只是想藉我避过警察,事后就想开溜,等于让我什么都没得到,这情况我绝对不允许。”

    张枫逸越听越是心叫不妙,表面上一脸愕然:“刘大师的意思是?”

    刘以松肃容道:“在短时间内无论小芽去哪,都要有我的人陪着,否则她不能离开。我知道这有点不近人情,但是你该能理解我的想法。我不想得到的好徒弟,就这么凭空消失,明白吗?”

    张枫逸颓然道:“明白了。好吧,那就麻烦刘大师了。”

    刘以松把话都说了个直接,让他反而没法反驳。现在只好等到了哈市的市区后,找个机会溜走,真到迫不得已的时候,动粗也是没办法的事。

    ***

    早上八点半,张枫逸和庄小芽坐着何燕自己的银色凯迪拉克xts,直奔哈市市区。

    车上,张枫逸没话找话地道:“这车挺不错,小燕看来你薪水不错嘛。”

    何燕若无其事地道:“你如果是想搭讪泡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因为现在我是刘大师的女人,至少在他换新的女人前,你不能泡我。”

    张枫逸差点没被她这一句咽死,苦笑道:“我不是想泡你……”

    何燕打断他的话:“那就是要借钱?可以,但是上限五百,因为来前大师已经叮嘱过我,不能给你太大的经济援助。”

    张枫逸哑口无言,转头看向后面的庄小芽。

    他是没辙了,看这丫头有没有办法能弄出点机会来。

    庄小芽心领神会,张口道:“燕姐姐,一会儿到城里能停会儿车吗?我有东西想买。”

    何燕看看后视镜里的她:“买什么?”

    庄小芽一脸天真地道:“我想买点礼物。”

    张枫逸立刻接话:“对对对,我都差点忘了,这么久没去我大舅家,得买点礼物。”

    对庄小芽的要求,何燕显然容易接受多了,点头道:“行。”

    张枫逸心中松了口气。

    机会来了!

    几分钟后,在哈市市区的一家沃尔玛外,张枫逸牵着庄小芽的手,看着跟下车的何燕:“你不用去,在车上等就行了。”

    何燕看着他,轻描淡写地道:“不要让我认为你是故意想甩开我,大师已经给了我充分的自由行动权力。”

    张枫逸愣愣地道:“啥权力?”

    ↖(^w^)↗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