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133.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525章 翠楼头牌
    庄小芽下意识地抓住了张枫逸的大手,只觉温暖厚实,心中稍安。

    张枫逸心念电转。

    刘以松这话威胁意味十足,一个回答不当,搞不好结果就是恶战,不但会迫他暴露身手,更会影响他的任务。

    噌!

    另一声弦响升空,刘以松淡淡地道:“我在等待你的回答。”

    张枫逸一横心,断然道:“既然刘大师把话说到了这份儿上,那也别怪我坦率。堂堂大师,竟然和小偷为伍,这让我们怎么相信?不能相信,又怎么去安心依靠?”

    这回答一出,何燕和刘以松同时一呆,后者转头看向他,神色古怪地道:“你说小偷,是指司徒家?”

    张枫逸愤然道:“再怎么出名的小偷,也是小偷。我们庄家虽然不是什么名门大户,但是也是好人出身,不能和坏人交往!”

    刘以松转头看何燕:“司徒家是坏人?”

    何燕若无其事地道:“至少不算好人。”

    刘以松哈哈大笑:“好一个‘不算好人’!的确,这世上又有多少人能称得上好人?我刘某人也不过是在一行之内享有盛名,但那和我个人的品行无关,坦白说,我也不算好人。但这要是成为你们逃走的原因,我只能说,你们该擦亮眼睛,看清这世界是什么样的世界!”

    张枫逸昂首道:“无论什么样的世界都一样,我们庄家家训,掠、盗、杀、奸,大绝不可为之恶行,其他书友正在看:!大师,你和一个偷盗为生的家族为友,小芽要是拜你为师,将来会学成什么样?一个人如果连家训都不能遵从,那她还怎么做一个好人?”

    刘以松笑容一敛,沉声道:“没人会要你们做那种坏事!”

    张枫逸一脸激动:“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你!”刘以松火了,“你怎么这么顽固!”

    他虽然发火,但张枫逸却心中松了口气,这种发火的刘以松,显然比面无表情的刘以松要“安全”多了。张枫逸轻推庄小芽:“小芽,告诉大师,我哥你爸是怎么说的!”

    庄小芽睁大了水灵灵的眼睛:“我爸说,绝对不能做坏事,做坏事是要遭天谴的……”

    刘以松霎时哑口。

    话由张枫逸说出来,他还能驳,由庄小芽这孩子说出来,那就是另一种感觉了。

    尤其看她那种天真无邪的眼神,任何人都会生出对着她说那些已经走样的“做人道理”比犯罪还可恶。

    张枫逸适时道:“刘大师,其实我也知道,在这社会上,谁都难免做错点事,但我大哥把小芽托付给我,我死也不能违背他的遗愿。谢谢你帮过我们,但要我们留在这里,真的不行!”

    刘以松看看他,又看看庄小牙,眼神犹豫起来。

    张枫逸心中大喜,这家伙看来是动摇了,表面上却仍是那么决然:“假如你非要我们留在这不可,我和小芽力弱,也没办法,但人在心不在,想要把小芽培养成你心目中的人才,绝不可能!”

    刘以松深吸一口气,断然道:“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了,行!”

    张枫逸登时笑了出来。

    哪知道刘以松下句竟然接的是:“从今天起,我和司徒家断绝往来!”

    张枫逸笑容瞬间僵住。

    何燕剧震道:“大师,你这……”

    刘以松摆摆手:“我跟司徒家老交情,说说我的苦衷,他们会谅解。就算不谅解,和司徒家交恶也算不得什么大事。这么多年以来,我早明白了,关系易结,良徒难求。我唯一要求,小芽你在我这一定要全心学习琴艺,让我的绝技不至于断代!”

    庄小芽看看张枫逸。

    张枫逸心中叫苦。

    原本以为可以藉这机会摆脱,尼玛竟然这老家伙这么舍得!

    这样一来,他要是再坚持,不仅于情不合,而且更会彻底惹怒刘以松!

    “大师竟然为小芽做到这种程度!”张枫逸万般无奈,表面上却动容道,“我庄帆再要不识相更新最快xt,那就真的太那啥了!小芽,还不快给师父磕头道歉!”

    庄小芽慌忙跪下。

    刘以松正色道:“不但如此,而且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从今以后,绝对不会再和那些三九之流的人物交往。如有违背,你们任何时候都可以从我这离开,我绝对不会再拦着!”

    张枫逸顿时眼睛一亮。

    真要这样,要是求司徒宏帮忙,说不定今天就能造出正大光明离开的机会,其他书友正在看:!

    ***

    离开书房后,何燕对张枫逸道:“看来你说有亲戚在哈市,这也是在骗人了。老实说,你们到底有没有亲戚?”

    张枫逸叹道:“我们叔侄俩一没人二没钱三没权,在外行事当然要小心点。不过现在应该不用再那么担心了,我和小芽其实是相依为命,已经没了其它亲戚。”

    何燕奇道:“那你们还去天山市?”

    张枫逸早有准备:“没亲戚,但有朋友,我有个老同学在天山市开店,到那说不定能稳定下来。”

    何燕若有所思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这么说,你们确实很可怜。算了,跟我出去吧。”

    张枫逸愕然道:“去哪?”

    何燕淡淡地道:“当然是去给你们俩买衣服,跟着刘大师,服装上一定不能寒碜。”

    张枫逸和庄小芽对视一眼。

    看来暂时只好听她的了。

    三人下了楼,正要离开别墅,忽然外面传来车子刹车的声音。朝外看去时,只见一辆豪车停在了门口。

    张枫逸和庄小芽朝那边看去,原本只是随意的一瞥,却同时一震,完全看呆了。

    何燕也看到了车后座的人,一呆道:“无双小姐竟然亲自来了?”

    司机下了车,立刻绕到另一边替车上的女子开门,后者微一弯腰,轻提裙摆,踏下了车子。

    一个稳重的女声在旁边响起:“无双小姐这么突然来到,不知道是要见大师,还是另有他事?”

    张枫逸一惊回神,才发觉一个身穿复杂古旗袍装的中年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在车边,模样和何燕有五六分相似,神态自然端庄,自有一股过人的气韵。

    &p;nb(索“六夜言情+”sp;车上下来的女子歉然道:“贸然来访,是蔺无双唐突。但今晚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大师若真的不参加,无双会遗憾终生。”

    中年女子淡淡地道:“简单说,你是来请大师去翠楼的?好吧,请进,我去请大师下来。”

    车上下来的女子柔声道:“有劳莺姐了。”

    何燕立刻拉着张枫逸和庄小芽两人避到了一边。

    那中年女子叫何莺,正是何燕的亲姐,也是刘宅的管家,当先带着来客进了客厅,看都没看避到一旁的三人一眼。

    反而来客主动向何燕打了个招呼,主动叫她“燕姐”,何燕礼貌相应。

    &p;nb”sp;至于张枫逸和庄小芽两人,则是直接被对方扫了一眼就忽略掉,再没多看半眼。

    何燕带着张枫逸和庄小芽离开了房子,上了她抓张枫逸时找回的车子后,见这家伙还一脸震惊的模样,嗤之以鼻地道:“真没见过世面,一个漂亮点的女人就能让你这德性!哼!”

    张枫逸失声道:“什么!漂亮点?那你算什么?丑八怪?”

    何燕气道:“你!”

    坐在后面的庄小芽忍不住道:“那个大姐姐真的好美!小芽从来没见过那么美的姐姐!”

    ↖(^w^)↗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