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134.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526章 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的快乐
    张枫逸深有同感地点头。(尽在)

    他没想到竟在这种情形下见到翠楼的头牌,初见面的震撼感立刻让他明白司徒宏为什么为她那么付出那么多。

    那已经不只是长得美丑、身材好坏又或者谈吐水平的问题,见到她的刹那,张枫逸只觉一股从未见过的清灵气息迎面扑来,令他心神震撼,难以自抑。

    就像他从不相信会存在的仙女,突然变为现实,降临到了凡间。

    单论美丽,无论是秦绯月又或者韩雪、苏玉瑶等女,均不会逊色于她,甚至还能稍胜一线,但她那种出尘脱俗的气韵,却是世所罕见,独一无二。

    尤其是想到她竟然是在翠楼这种风尘场所培养出来的,更是难以想象她为何能有这种气质,那该是天生的,难以后天培养。

    蔺无双,人如其名,绝世无双!

    何燕看看他,又看看庄小芽,忽然嘟起了小嘴,发动车子,重重地踏下油门。

    可恶!又是两个被蔺无双迷倒的!

    ***

    下午张枫逸和庄小芽跟着何燕回到刘宅,才知道刘以松已经答应了蔺无双,参加今晚翠楼隆重举办的“翠宴”。

    翠宴是每年的头牌初夜那晚,由翠楼宴请往年来往豪商大贾高官权”贵的盛大宴会,刘以松是以特别嘉宾的形式被邀。

    不过像翠楼这种风尘场所,竟然可以邀到刘以松这种名流,可见其地位绝不只是普通欢场那么简单。

    张枫逸想到司徒宏原本邀他今晚去两人悄悄去翠楼,不禁苦笑。

    现在时间越来越少,从这到天山市至少要走上十二个小时的车程,而且还是在沿途毫无阻碍的情况下,如果今晚找不到离开的机会,就会很难在期限前到达天山市,其他书友正在看:。

    今晚翠宴上,必须找到离开的机会!

    正在自己房间苦思策,张枫逸忽然听到急促脚步声从外传来。片刻后,密集的敲门声响起。

    “请进。(尽在)”张枫逸皱眉道。谁这个时候来打扰他?

    门开,司徒宏风一般冲了进来,急切地道:“无双来过?”

    张枫逸看了他两眼:“你干嘛去了?”

    司徒宏苦笑道:“我一早就去市里安排去了,没想到她竟然会来这。唉,可惜……怎么样?我的心上人没错吧?”

    张枫逸心情不佳,又被他打断思路,心里不爽,立时心思活动起来,暗忖老子不爽你也休想爽!立刻摆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司徒宏错愕道:“别告诉我你觉得她不漂亮……”

    张枫逸摇头道:“一场朋友,我就直说吧。她非常动人,但可惜的是,她不适合你。”

    司徒宏脸色一变:“什么意思?”

    张枫逸翻翻白眼:“听过美女配英雄吗?她这种水准的美女,得配一个足够档次的人才行。照我看,能拍下她初夜权的那富商比你适合她。”

    司徒宏色变道:“你这是看扁我!”

    “不是我看扁你,是你本来就很扁。”张枫逸哂道,“那种美女,只能过平静、富足、悠闲的生活,你得找人侍候她,还得对她百依百顺,并且保证没人会伤害她,任何一个条件不满足,她都无法再保持现在那种不食人间烟火似的气质。说难听点,就算上床,你也得小心行事,动作大点都会伤害到她,明白吗?你们家族或者比较厉害,但你嘛,差得远。”

    “你!”司徒宏没想到一来被这家伙说得如此不行,怒不可遏,却又回应不上,皆因他也知道张枫逸说的是真的。

    张枫逸看着他怒气满脸,刚刚都还因困境而有点不爽的心情顿时变好,似笑非笑地道:“说白了,她那种美女是得‘供着’,不是给你玩儿或者当老婆的。一旦她沾了烟尘,动人度会立刻大减。换句话说,你今晚上了她,明天她在你眼里的魅力就会减弱。这种美女,送给我玩儿我也不要,还不如何燕来得爽……”话没说完,已然僵住,呆看着出现在门口的何燕。

    司徒宏也是听力相当好,听到何燕脚步声,转头看了一眼,皱眉道:“你站那偷听干嘛?”

    何燕脸色无比古怪,盯着张枫逸半晌没作声。

    张枫逸心里想到的却是另一件事,暗叫糟糕。

    &p;索本书名+小说领域看最快更新nbsp;刚刚他还跟刘以松说不愿和小偷为伍,结果现在两人竟然在这聊女人!现在怎么跟何燕交待?

    司徒宏不悦道:“我跟你说话呢!”

    何燕回过神来,冷冷道:“刘大师还没来得及通知,这次你进刘宅是最后一次,以后不要再来了!”

    司徒宏瞬间呆住:“什么?”

    何燕粉脸绷得紧紧的:“有任何疑问,请回去向司徒家主询问,请吧!”

    司徒宏大怒道:“你不过是个保镖,竟然敢对我这么说话!”

    何燕缓缓捋起袖子,一派要动手的架势。

    司徒宏脸色大变,强撑道:“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别胡来,!”

    何燕神色自若地道:“我是君子吗?”缓步朝他走来。

    司徒宏吓了一大跳,慌忙绕过她,朝房门溜去,一边叫道:“我要找刘叔问清楚!”消失在门外。

    他来本来是找张枫逸去翠楼,但现在当然没那个心情了。

    张枫逸奇道:“他竟然这么怕你?”在他印象中,司徒宏身手还是不错的。

    何燕把袖子放下:“被我打过,不怕才怪。”

    张枫逸一时瞠目。

    何燕看向他,不由抿嘴一笑:“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当时还不知道他和刘大师的关系,他偷偷溜进刘家,我就揍了他一顿,打断了他一条腿。旧事不提了,刚才你好像说过,什么不如我来得爽?”

    张枫逸尴尬道:“我只是随口说说,不是想说你坏话……”

    何燕却灿烂一笑:“不,我很开心,你是那些臭男人里最有眼光的一个。”竟然走了过去,踮起脚尖在他脸颊上亲了一记。

    张枫逸顿时石化。

    尼玛!

    这也能行?!

    何燕嫣然笑道:“等大师对我厌倦了,我会第一个给你机会,让你泡我。”转身走了。

    张枫逸见她没追究自己和司徒宏走那么近的事,心里松了口气,又感觉奇异。

    女人真是种莫名其妙的动物,这美女竟然突然对自己态度这么好,难道就因为自己说了蔺无双几句坏话?

    ***

    不到六点,刘以松便坐车离开。

    作为他的贴身保镖,何燕自然跟行。

    张枫逸在二楼房间内看到他们离开,立刻转身朝房门走去。

    不趁着何燕这难惹的女人不在逃离,等他们回来机会就没了!

    哪知道刚刚推开房门,他顿时一呆,看着站在门外正要敲门的中年女子。

    赫然竟是何燕的姐姐何莺!

    “你去哪?”何莺看着他,目光像是要把他看透般。

    张枫逸这还是第一次和她说话,强撑道:“闷,出去走走,透透气。”

    何莺淡淡地道:“也好,你去吧。”说着让开了半边身子。

    张枫逸有点拿不定她什么意思,出门关上门,朝庄小芽的房间走去。

    何莺轻描淡写地道:“你不是要去透气吗?”

    张枫逸镇定地道:“我带我侄女一起去。”

    何莺若无其事地道:“小芽她不去。”

    张枫逸停步看她:“为什么?”

    “我来就是告诉你一声。”何莺眼中微露一丝嘲讽,“刚刚大师给我打了电话,说临时决定,想带小芽去见见世面,我现在要带她去翠楼。”

    ↖(^w^)↗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