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148.html"}})();
    张枫逸有点艰难地道:“我需要升……升点温。”

    阿依米顿时醒悟过来,毫不犹豫地一把搂住了他。

    张枫逸身上仍是之前买的那身西装,保暖效果相当有限,被她搂住后,顿觉暖和不少。

    但过了片刻,冷感再次攀升,阿依米急了,转头叫道:“你也过来!”

    庄小芽愣了一下,随即立刻凑了过去。

    张枫逸却一把推开她:“她不行,她亲戚来了,现在身体扛不住,就这样吧。”

    庄小芽这下是彻底愣住了。

    阿依米在天山市已经呆了不少年头,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心生异觉顿生。

    这家伙似乎人还挺好。

    怀中,张枫逸的哆嗦越来越剧烈。

    阿依米一咬牙,下定了决心,转头对庄小芽道:“你到隔壁那个山洞里去,不要过来。”

    庄小芽愣道:“为什么?”

    阿依米板着脸道:“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快去!你要敢过来,我就把你扒光了扔到外面去!”

    庄小芽不敢再说,只好一步一回头地出了洞。

    张枫逸辛苦地道:“你……你想干嘛?”

    阿依米忽然一抬头,香唇吻上了他的大嘴。

    张枫逸顿时精神一振。

    这美女是亲出感觉来了,所以现在这么主动吗?

    哪知道这念头还没过去,阿依米右手忽然摸到了他小腹下方,张枫逸登时眼睛都瞪圆了。

    我草!

    她的手在干嘛!

    阿依米的亲吻热烈而充满了激情,手上动作更是狂野,不到半分钟,因病而自制力下降的张枫逸已被她挑逗得荷尔蒙分泌加速,整个人都有点兴奋起来,。

    就在这时,阿依米左手忽然一把抓着他右手,直接按到了自己胸上!

    张枫逸刹那间如被电击,反而呆住了。

    阿依米松开了小嘴,红着脸道:“就当是你刚才奋不顾身替我拖着狼群的回报,但你要记着,只是回报,事后咱们还是以前的关系,这事也不能告诉别人!”

    张枫逸脑中轰然一响,突然意识到她在干嘛,大手霎时动作起来。

    她是想用这事刺激他自身的身体活性,让他热起来!

    阿依米再次亲了过去,整个身体毫无保留地挤压到他的怀里和大手中,充满活力的身体扭动令他最后一丝理智都崩溃掉。

    一时之间,张枫逸脑中再无他念,一个翻身,把她压倒在地。

    想到这美女一天之前还是他的敌人,他心中刺激感更是大幅提升,欲焰高涨,俯身下去,发动迅猛的攻势。

    洞口外,正偷看的庄小芽已是两颊绯红,赶紧缩开了脑袋。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外面大雪已经停了下来。

    洞内已经恢复了平静。

    张枫逸搂着阿依米睡了个酣实,后者却没睡着,睁着眼睛看他,双颊的红潮仍在持续,还没完全消退。

    刚才一番“激战”,他的身体完全恢复过来,不再是冰入骨的寒冷,而是正常的体温,显然“治疗”有了效果。

    不过这家伙的身体素质确实强得令人发指,她原本预期的只是帮他保持一下体温,等到风雪停后再回山谷拿药治疗,哪知道他竟然直接好了。

    张枫逸忽然一动,抬头低声道:“有动静!”

    阿依米一愣,看向洞口。

    张枫逸跳起身,朝她打了个噤声的手势,自己则小心翼翼地朝洞口迅速潜去。

    阿依米翻身坐起,把衣服穿好,想要爬起来时,忽觉腰腿微有无力感,竟一时爬不起来,不由双颊红晕又加深了。

    刚才持续了至少两个小时的“激战”,对她的体力和身体都是个巨大的考验。在这之前,她还没想过一个亚洲人竟然有如此强悍的持续力!

    一声闷哼从洞外传来,张枫逸的喝声同时响起:“你是谁!”

    阿依米忙扶着洞壁站了起来,几步出了洞,看清被张枫逸按在地上的异国人,失声道:“韦特斯!你怎么受伤了?!”这句下意识用的是英文。

    张枫逸转头愕然道:“你说什么?”

    阿依米回过神来,忙道:“他是我的同伴,我问他怎么会受了伤,快放开他。”

    张枫逸伸手把那家伙的枪夺了,这才退开。

    那叫韦特斯的是个身穿厚实雪地服的高壮白发异国男子,此时浑身上下都有血迹,身上还有多处撕破,显然是曾经激烈搏斗过。

    他抬头看清阿依米,顿时脸色大变,翻身爬了起来,怒道:“阿依米,好看的小说:!是不是你出卖了我们!”

    阿依米再次失声道:“什么!我没有!”

    两人这一问一答用的又是英文,张枫逸皱眉道:“喂!说中文!”

    不远处的另一个山洞中,庄小芽小心翼翼地探头出来。

    那个韦特斯却指着他怒道:“他是谁?”

    阿依米这回没回应他使用英文,改用中文道:“他是我们可能的合作对象,会带给我们关于萧的一些奇怪的情况。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韦特斯愤怒的目光渐渐平静下来,改口用有点别扭的中文道:“昨晚,突然有人袭击我们,结果,引来了狼群!”

    阿依米震惊道:“那卢尔呢?”

    韦特斯惨然道:“他为了掩护我们逃生,被狼群……被狼群……”

    阿依米一时呆若木鸡。

    张枫逸忍不住了:“等等,卢尔又是什么东西?”

    “他是我的上司,也是我们在这里的总负责人。”阿依米嘴唇微颤,脸上血色早没了,“这么说……基地全……全毁了?”

    张枫逸浑身一震,差点没叫出来。

    照阿依米的说法,解除炸弹的密码只有她上司知道,现在那家伙死了,那庄小芽的炸弹岂不是再没办法解除?!

    韦特斯痛心道:“我和几个同伴逃出来,结果又被狼群追袭,他们……他们都死了!”

    张枫逸探头看向崖下,又有狼群在那徘徊,看样子是这家伙引回来的。

    韦特斯忽然身体一偏,萎倒下去。

    张枫逸一把扶住他,才发觉他左膝处有撕咬破的口子,鲜血不断涌出。

    “带他进洞,做点包扎。”阿依米急道。

    张枫逸大感无奈,但也只能把韦特斯扶进洞内去。

    旁边庄小芽小跑过来,跟着他们进洞。

    韦特斯在洞内靠着山壁坐下,任阿依米为他处理伤口,忽然道:“她就是这次的货?”目光落在庄小芽身上。

    阿依米答应了一声,仍专心为他处理伤口。她手边没有医疗工具,只能做点简单的止血。

    韦特斯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她事关重大,卢尔临死前告诉我,要把她送到边境外的接应点,从那送回国。”

    阿依米愕然抬头:“怎么送?”

    韦特斯缓缓道:“基地的直升机已经毁了,咱们只能徒步送她过去。”

    阿依米失声道:“那可是上百公里的山路!”

    韦特斯颓然道:“你还能有其它办法?可恨昨晚的袭击者水平非常高,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否则怎么会这么狼狈!”

    阿依米蹙眉道:“难道没半点痕迹?”

    韦特斯恨恨地道:“当然有,那伙人身上有特殊的龙纹标记,我敢肯定,一定是华夏的蛟龙特种部队的人!”

    这话一出,阿依米和张枫逸同时一震。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