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186.html"}})();
    一怒之下,愤然离席的秦绯月独自一人走在昏暗的街道上,却遇上了几个街头小混混的调戏。若在平时,秦绯月决然不会多理会什么。

    只是今天发生的种种事情,让秦绯月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所以才说出去了那番话。

    然而秦绯月也很明白,这话说出去会带来什么后果。

    要是毫不理会的就那么走了,最多被那几个小混混给调戏几句。但是秦绯月反击了,结果就会变得不同了。

    世界上有那么一种人,你越是激他,他就越是来劲。这种人咱们统称傻逼。也就是那几个小混混的写照。

    “美女,和哥哥玩玩怎么样啊?”一个小混混上前抓住了秦绯月的手腕,眼里毫不掩饰的透露着淫秽的意思。

    “放开我!”秦绯月的手腕被抓的很痛,她开始挣扎了。

    “你叫我放开我就放开,那岂不是爷很没面子?”那小混混说道:“你们说对不对,兄弟们?”

    “没错,老大,抓住了就千万别放手,其他书友正在看:!”

    “|嗷嗷~”

    其他的几个小混混开始起哄了。

    “走吧!咱们去开房,爷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真正的男人!”那小混混嘿嘿的笑了起来,笑的特别的淫荡,只要是人,见着了就想揍他丫的一顿。

    秦绯月厌恶的看着这群人,猛的对着抓着自己手腕的那个小混混一脚踢了过去。断子绝孙脚在这一刻的到了完美的演绎。

    “嗷嗷~”那小混混触不及防之下中了招,立刻捂着下体开始嚎叫了起来。

    张枫逸在不远处看了也替那家伙蛋疼!

    “**,臭娘们,竟然敢踢老子!”那小混混怒道:“兄弟们,把这婊子给我拖走,咱们轮了她!”

    秦绯月使劲的在挣扎,只是由于女人天生的原因,在力量上明显不是男人的对手,她的挣扎在这一刻显得不足为虑。

    秦绯月很不甘心,她那么拼命,为了摆脱家族的控制,她努力的一个人在商场上打拼,就是想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可是…

    现在,秦绯月想摆脱那群小混混的控制,她的挣扎,也显得微不足道。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就要和我作对?我只想掌控自己的命运,不想受任何人得摆布,为什么老天连我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都满足不了我啊?

    秦绯月哭了,她默默的流着泪,她也不再挣扎。就连那群小混混淫荡的笑声,再秦绯月的耳朵里,也成了浮云。

    或许,只有死去,才能真正的掌握自己的命运?

    我草!当张枫逸看见秦绯月流泪的样子,她那瞳孔散开的焦距,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心中一酸,一阵阵刺痛的感觉传来。

    张枫逸怒了。

    他没有掩盖身上的杀气,一步一步的向着那群小混混走去。

    为首的小混混突然感觉后背一凉,下意识的往后方看去,看见一人。

    那人表情冰冷,和收割生命的死神一般,让人感到恐惧。小混混的眼神与张枫逸的眼神对视了一下,突然小混混的腿软了。

    他感觉自己就好像被一头洪水猛兽盯上了一般。心中充满了恐惧。

    “妈的,这小子道。转过头去,对其他的小混混吩咐道:“***,速度快一点。”

    只是话一说完,那种不安的感觉越发的强烈了,那小混混再次回头,发现那人已经站在了背后。

    “妈呀!”小混混一惊,顿时连滚带爬的与张枫逸保持了一段自认为安全的距离。

    “你、你是谁!”小混混吞了一口口水,问道。

    “放开她!”张枫逸的喉咙里发出一阵沙哑的声音。

    这声音传进小混混的耳朵里,让他心里直发毛!

    “你特么以为你谁啊?叫我放就放?老子……”

    小混混话还没说完,张枫逸忽然动身,在那么一瞬间就来到小混混的面前,伸出手,掐着他的脖子,把那小混混举了起来。

    小混混没办法呼吸,在片刻间,脸与脖子就红了起来,好看的小说:。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张枫逸冷冷的说道,手上的力道加大了几分。

    小混混心中一凝,立刻向着自己的其他的混混打着手势。

    其他的小混混见到张枫逸这么彪悍,立刻放弃了对秦绯月的包围,纷纷散开了,畏惧的看着张枫逸。

    见到秦绯月被放开了,张枫逸直接把那小混混往旁边一扔,快步走到秦绯月的身边,轻轻的搂住了正在因为哭泣而颤抖的身体。

    秦绯月感到那熟悉的提问,味道。立刻把这张枫逸嚎啕大哭了起来。她哭得很伤心,那么多年坚强的拼搏,掩盖的懦弱,那么多年拼命的拜托,难以违背的命运,那么多年难以抗拒的大家族的光环,联姻的苦楚。

    那所有的一切,在这一刻都化作了伤心的泪水,一涌而出。

    泪水打湿了张枫逸的衣衫,也沁透了张枫逸的心,在这一刻,张枫逸才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早在很久以前,就爱上了那个外表坚强,内心柔弱的女孩。

    而秦绯月也再时间的流逝下,渐渐的抛却了假装加强的外表,养成了对张枫逸的依赖。

    至于那个小混混,此刻瘫坐在地上,贪婪的呼吸这空气,这一刻对他而言,空气,成为了最美妙的东西。

    当那个小混混有所好转的时候,他发现张枫逸正在和秦绯月亲亲我我,一时之间,因为愤怒,战胜了恐惧,他拿出随身贴袋的跳刀,目光凶狠的看向了张枫逸。

    “***,兄弟们,给老子上,整死那个小子,有什么事儿我顶着!”随着这个混混的怒吼,那群小混混纷纷展示出了何谓义气,何谓兄弟!

    只是那所谓的兄弟之情,在张枫逸面前,却显得如蚂蚁一般,随手可灭之!

    “啊!”那小混混大声的叫了起来,好似在为自己壮胆一般。

    身后的动静,张枫逸自然是早有所察觉。不过张枫逸并没有丝毫的担心,若张枫逸愿意,他站起来,绝对能分分钟解决这帮小混混。

    但是怀里的佳人,此刻正在哭泣,张枫逸不愿意让她离开自己的胸怀。

    所以就连刀子正在往自己身后袭来,他任然部位所动。

    看见刀子就要插进张枫逸的后背,那小混混残忍的笑了起来,心道:快了,快乐,老子马上就能解决这个装逼货了,敢打老子,老子就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他那**的大脑有些不够用。

    张枫逸微微动了一下身子,轻而易举的就躲过了这次攻击,紧接着,他的拳头,以一种怪异的角度打向了那小混混的脑袋上。

    当拳头打在小混混的脑袋上,那小混混当场就失去了直觉,下一刻,小混混的身体飞了起来,在空中旋转了几圈,才落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吐着白沫。

    这一下,立刻震惊了在场的小混混。

    我草,要是老子来这么一下,肯定活不成了把?不行,我还不想死,我还想多活几年,我还有更美好的生活在等着老子呢……

    有了这个想法,那小混混立刻丢下手里的武器就跑了。

    有了第一人,就会有第二人,第三人。没一会儿功夫,人就跑完了,只剩下那个小混混不知死活的倒在地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