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196.html"}})();
    一把漆黑的手枪从尖嘴猴腮的男子怀中掏出,可手枪刚刚掏出三分之一,这男子手臂就被张枫逸给擒住了,随后手臂一麻,松开了手枪,而张枫逸则顺手接住手枪,与此同时另一只手则掐住了尖嘴猴腮的喉咙。

    从开始动,到制服尖嘴猴腮的男子,在到夺到手枪,张枫逸用了不足两秒时间。两秒大部分人还没反应过来。而张枫逸已经做完了这些。

    “你……你……”尖嘴猴腮的男子想要说话,却发现喉咙每动一下,都被张枫逸锁的生疼。

    而旁边的秦昆早已经吓得不敢说话了。

    张枫逸拿着手枪,甩了一个枪花,然后用枪指着尖嘴猴腮的男子:“给我安静点,我问什么回答什么。不要想做什么小动作。既然你查过我的资料,肯定知道我绝对敢开枪。”

    “嗯嗯。”尖嘴猴腮的男子喉咙中发出声音,使劲点点头。

    “嗯,这才乖嘛。”张枫逸用枪敲敲尖嘴猴腮的男子脑袋。

    随后又把枪口转向秦昆:“你呢?是想死呢?还是想死呢?还是想死呢?”

    “不不不不……你你,别别别……”秦昆被手枪指着吓得快哭了,说话都不成遛,“我我听你的。别杀我。”

    张枫逸收回手枪,撇撇嘴:“我还以为你的人跟你的嘴一样硬,没想到连个娘们都不如。不过落在我手中,你们这样选择还是比较明智的,否则只会白白的受苦,最后还是要把知道的吐出来。”

    张枫逸做到旁边的椅子上,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也没用什么禁锢措施,反正就眼前两个人的本事是跑不出自己手掌心的。

    低头看着手中的手枪,张枫逸说道:“你们两个呢,现在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交代。不过我的耐性一向不怎么好,所以当我问出一个问题时候,你们要抢着回答,如果回答晚了,不要紧。但是如果回答的问题数是最少的那个,我会……”说道这里,张枫逸用手枪做了个枪毙的动作。

    然后问道:“懂了吗?”看到二人都点头之后,张枫逸这才发问:“第一个问题,你们对秦绯月做了哪些事情?”

    “我知道,我说。”那尖嘴猴腮的男子先开口:“刺杀过他次,打过他公司员工,烧过他公司的运货车,发过威胁信。”

    张枫逸笑了笑:“很好,继续听问题。”

    整个审问过程不足二十分钟,但是张枫逸从眼前这二人嘴里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一切,当然了其中也有点挫折,毕竟当张枫逸问道关键问题的时候,总会有人不开口的,不过张枫逸稍微用了点小手段,这俩人便扛不住了。

    听完两个人的招认之后,张枫逸不得不感叹,这秦昆之黑心。为了不让秦绯月赢了赌约,他多次暗中下绊子,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秦昆多次让人烧毁秦绯月公司的货车,怕是此时秦绯月早不会有两亿订单的缺口。更不会有那些危险。至于秦昆做的其他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好事,不过这些事情都是秦家的家事,张枫逸没什么兴趣。

    本来最让张枫逸感兴趣的是秦昆口中的那个洪老,也就是这尖嘴猴腮口中的老大到底是谁,竟然还能查自己底细,不简单啊。可惜问来问去,问到最后才知道,这尖嘴猴腮的家伙根本没见过那个洪老,就连秦昆也没见过,这两人都是通过其他人来传话的。不过两人都认同洪老很牛。

    “这个洪老到底是谁呢?”张枫逸摸摸下巴,将手中一张纸条塞进衣服口袋里,这纸条上记了尖嘴猴腮的家伙是如何联系洪老传话人的方式,张枫逸打算有时间去查查,好看的小说:。这样做的原因除了因为那个洪老曾经对付过秦绯月外,还有便是洪老竟然查过自己,先不论到底查到多少,但是自己现在抓了他的人,无疑便埋下了一个隐形的仇家,与其让这个洪老以后找自己麻烦,不如自己主动去找他。张枫逸并不喜欢被动。

    扫视了一下屋子内,最后张枫逸将窗户上的窗帘给扯下来了,然后撕成一条一条的,做成小绳子,把那尖嘴猴腮的家伙和秦昆给反绑起来。“别想着跑,后果不严重,但肯定会死。”

    说完之后张枫逸便拿出电话,坐到椅子上开始打电话,能遇到秦昆和这个尖嘴猴腮的家伙本来就是意外,而张枫逸要解决正事。虽然现在自己抓住了秦昆,或许有机会将秦绯月的输了赌约这事扳回。可不论怎么样,依照秦为民这种人的想法,自然是只看结果不看过程的。所以这并不能保证让秦绯月赢了赌约。真正能让秦绯月赢得赌约的办法就是补上两亿的订单缺口。

    稍微考虑一下,张枫逸决定给司徒旬打电话,司徒家虽然是神偷家族,但在商界也是有头有脸的,家族实力在整个华夏虽然排不到前十,可前二十总能排到。就直接关系而言,应该司徒家族是最有能力帮的。

    随着电话拨通,电话的那边并没有传来司徒旬的声音,而是另一个让张枫逸熟悉的人,“喂,不是司徒老爷子吗?”

    “我是司徒智,你是?”电话那边传来司徒智的声音。

    “原来是司徒老哥啊,我是张枫逸我想找一下司徒老爷子,有点事情找他帮忙。”

    “哈哈,原来是张老弟啊,哎呀。帮忙干嘛非要找我爹啊,你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我也能帮。只要我能做到保证能帮你。”司徒智倒是爽快。

    张枫逸看了一下表现在快八点了,时间不等人,没办法直接跟司徒智说了整个事情来龙去脉,希望能得到司徒家两亿的订单,算是帮忙,实在不行可以张枫逸可以在补偿给司徒家。

    听完张枫逸的话之后,司徒智沉默了片刻,不太好意思的说:“张老弟,两亿实在不是个小数目,而且还要今天晚上十二点之前,时间上太紧了,虽然以老弟的信誉放在这,我们就算先跟秦家付定金在签合约都没问题,可资金的归拢需要时间啊,要不这样吧,等我爹回来我跟他说一下,看看他怎么处理。到时候给你打电话。”

    张枫逸也能明白司徒智其中的苦衷,毕竟数额确实太大,“好吧,时间太着急,如果老爷子能帮上我,就直接给秦绯月打电话,说下订单。谢谢了!”

    “客气了张老爹,先这样。我爹出门了,不多会应该就回来了,到时候我一定及时转告。”

    ……

    挂完电话之后,张枫逸有点无奈,没想到司徒旬老爷子竟然不在。想了想觉得万一司徒家这边有问题怎么办,总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再次拿起电话,张枫逸拨通了一个没有存的号码。

    “逆哥,我需要在三个小时内得到一笔两亿的订单。钱先到,后签合同。能帮我吗?”

    电话那头先是沉默了良久。然后回道:“多急?”

    “很急!”

    电话那边再次沉默,然后什么也没说便挂掉了。

    看着挂掉的电话张枫逸知道杨逆答应帮自己了。现在能做的便是等待。

    张枫逸打电话并没有出书房的屋子,也就是说没有避开秦昆和那尖嘴猴腮的家伙。这两个人被张枫逸的打的电话听的一愣一愣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