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198.html"}})();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590章 家主的意思

第590章 家主的意思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走出秦昆的别墅,大门还没迈出来,七八个黑衣壮汉便围了上来,为首的一个谨慎的看着张枫逸,不过在看到最前面的福伯时候,脸色才微微淡了点。不过还是上前询问:“福叔,这是?”

    福伯看了一眼面前的大汉,简洁的说了一句:“家主的意思,让我来抓秦昆去见他。这是秦家家事,你们暂时不用管。”说完便继续往前走。

    张枫逸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抓着秦昆两人跟在福伯身后。

    那几个壮汉听到福伯这么一说,都是一愣。看看被张枫逸抓着的秦昆那悲惨的样子,一时也摸不透,不过福伯是秦家的老人了,既然他这么说,身为秦家护卫的这些人也不好说什么于是便让开了道路。

    张枫逸跟着福伯刚走了没一百米,又有十个身穿黑衣的暗哨出来询问,而福伯还是老答案,说完之后继续走。

    不过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张枫逸却发现身后暗中跟着两拨人,想想肯定是先前盘查自己跟福伯的暗哨,目的当然是看看自己跟福伯抓着秦昆是不是去秦为民的别墅,如果不是的话他们自然就会有所行动,要真是去了秦为民的住处,那就不是他们管的,肯定就是秦家家事了。

    秦为民的别墅二楼有一个非常大的就餐厅,这厅是专门秦家人聚餐所用,今天正好是秦绯月回来,在加上秦绯月跟秦为民的赌约,还涉及到不少利益,所以秦家人悉数到齐。整整一个晚上秦家众人用完餐,饭也吃饱了,自然就开始说正事了。

    坐在秦为民旁边的秦枫,在场除了秦为民外就属他年龄最大,也最有说话的权力,只见秦枫看了一下圆桌上的所有人,,最后目光落在秦绯月的身上:“月儿,我们吃饭时候不到十九点。你那位男朋友说的非常肯定,能让你赢,可现在已经接近二十三点半了。他还没出现,你作何打算现在直接说吧。或者你干脆说你愿不愿意按照你与家主的赌约来做?”

    秦绯月目光看了一下楼梯,肯定的说:“他一定会来,他能做到。”话说的是非常的肯定,可口气一点也没底气。

    秦绯月如此作态让在场的人心中也明白,那个叫张枫逸的家伙怕是做不到。否则此时秦绯月说话就不会这么没底气。

    当然了,如果此时秦绯月无比坚信的表示自己会赢,张枫逸能做到,其他书友正在看:。那大家会又是另一种想法了。

    “哈哈,姐姐,你这话说的怎么这么没底气。我看啊,你那个小白脸怕是跑咯。”秦如捂嘴咯咯地笑,“要我看啊,那小白脸玩玩还行的,要真到事实上也白搭。”

    “月姐,几个小时弄到几亿就算咱们也不好做到,我看您要不就答应嫁给腾龙集团的公子吧,虽然现在离着零点还有半个多小时,可这是煎熬啊。相信你也不愿意这样煎熬吧。”旁边的秦木说道。

    众人你一句我一言的说了半天,总之所有的话都是让秦绯月答应嫁给腾飞集团的公子,没有一个看好张枫逸的。所谓三人成虎,如果秦绯月心中原本对张枫逸还抱着很大的希望,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越来越觉得希望渺茫,现在众人又一齐说,秦绯月心乱如麻,若不是一直来的坚强,现在怕是早就呜呜大哭了。就算是这样,秦绯月也是坐在饭桌旁边,低着头。神情有点失落。

    “月儿,现在快零点了。你要的时间给了,现在是不是该给我个答案了?”一直没说话的秦为民终于开口了,所谓家事是家事,事业是事业,秦为民分的很清楚,虽然秦绯月的婚事属于家事,但跟腾龙集团的联姻却是让整个秦氏集团再进一步的垫脚石,否则依照现在秦氏集团的发展,要想在前进一步,都是难上加难,必须有一个更加强力的集团来帮忙才行,而腾龙集团便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秦绯月的婚事,也是事业上的事。“我最后在说一遍,秦氏集团是以信为本,就算这整个秦家的建立也是以诚信立足。当初你愿意跟我赌约便已经说好了。现在若是反悔害的不光是你自己,还有整个秦家。当然,你也会受到很重的惩罚。你是我的孙女,在我心中很疼爱你,所以那些惩罚我不希望用在你身上。”

    秦绯月听着秦为民的话,一直低着头,也不说话,也不动弹。但是一滴泪水却滴在手臂上。

    “哭,不能解决问题。腾龙集团的公子哥现在还在我们秦家南边的别墅内休息,今天我们宴会没有邀请他,已经是不对了。但为了给你所谓的机会。整个秦家都在为你保密,可现在时间到了,我需要一个准确的回答。”秦为民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已经站了起来,脸上再也没有那种慈祥的神情,取而代之的是一身的肃穆,那种在商场征伐多年的气势再次迸发出来。

    秦家人都知道,当老爷子出现这种状态的时候,那可都是说一不二,几次秦家危机都在老爷子如此气势之下挽回,并且得到更足多的发展。甚至包括秦枫在内都有一个信念,只要家主严肃的对待一件事情,那就没有解决不了的,同样此时的老爷子也是最危险的,因为他随时会做出很多决断。

    别人懂,秦绯月更懂。她清楚如果自己不回答,甚至不说不愿意,今天晚上怕连这个别墅门都出不去。想到自己死去的父亲,自己死去的母亲,现在连自己都要被逼婚,秦绯月眼泪便止不住的往下流,此时的她很希望张枫逸能在身边,只要能让自己靠靠便舒服很多。可在此回望楼梯,依旧没有看到张枫逸。

    “现在已经二十三点四十五了,在给你五分钟。五分钟之后我帮你决定。”秦为民就这样站在那,目光看着秦绯月。整个宴会厅在秦老爷子的威势下,落针可闻。谁都不敢说一句话。

    秦家确实够大,暗哨也非常多,从秦昆的别墅出来之后到秦为民的别墅这一段距离,张枫逸与福伯与到了十二波的暗哨查问,而且就算查问之后,还在后面跟着张枫逸,所在在张枫逸与福伯到秦为民的别墅门口时候,身后已经暗中跟了上百人的暗哨。

    “你们不能进去。”一个高鼻子、蓝眼睛的老外突然出现在秦为民别墅的门口挡住了福伯和张枫逸的去路。

    枪手?张枫逸眉头一皱,当然了枪手并非是眼前这个老外,而是张枫逸清楚的感觉到就在自己抓着秦枫到这别墅的附近时候,突然出现数个持枪的人,此时这些枪全都对这自己和福伯。看来秦家家主的住处防卫还不是一般的严格啊。现在这些人可比先前那些暗哨强了不是一星半点。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