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238.html"}})();
    “嗯嗯。”程元武使劲点点头,他自己学的这铁拳他知道,如果对方能毫发无伤的把自己打飞,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对方比自己实力高很多。

    张枫逸稍微沉吟了一下,说道:“程元武,我给你两个选择不知道你愿意听不?”

    “啊?”程元武不太懂,不过看了看张枫逸,还是有点明白了:“哥你说,其他书友正在看:。”

    “第一个选择,我们做一笔交易。交易的内容当然是跟双方有利的,我帮你救出你爹,你爹欠的钱也可以帮你还清。而你需要帮我一个月或者两个月,这段时间内我会包你吃住等等一切花销,但是你需要随时听我的安排,帮助我完成我想做的事情。第二个便是你跟随我,我以后帮你安排工作,当然了也会帮你救出你爹。我的话相信你听的懂。”张枫逸坐在沙发上看着程元武。

    程元武虽然忠厚点,但是人并不笨,稍微一想便明白了,低头想了想说道:“哥,只要救出我爹,我就跟着你,但是……但是……”

    “但是什么,说来听听。”张枫逸看其吞吞吐吐的样子感觉很有意思。

    “只要哥你不让我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就行。”程元武说的有点小声。

    张枫逸听后嫣然一笑:“伤天害理的事情只适合对方伤天害理的人,对正常的人是不行的。你觉得我这句话说的对吗?”

    程元武点点头:“对,以前我们教官说过,对待恶人就要不计一切手段来对付他们。”

    张枫逸满意的赞叹:“还不错,你很聪明。对了,你以前在什么部队当兵的?怎么练了这么一套铁拳?”

    “我是侦察兵,这个也不是什么保密的事。”

    “哦。我知道了。”张枫逸恍然大悟,怪不得学铁拳呢,确实对于侦察兵来说对付敌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逃跑很难,因为侦察兵都是深入地方阵地的,被发现唯一做的便是杀掉对手。不过侦察兵在华夏虽然不是特种兵,但是这个兵种的实力却跟特种兵相差无几,唯一的便是侦察兵的保密性比较低,退伍后不需要保密,这也是为什么程元武可以无所谓的说出来自己兵种。“你选择现在选好了吗?”

    “嗯,我愿意跟着哥你。”程元武说道。

    张枫逸笑着问:“你也没问我是干嘛的,也不问我是好人还是坏人,就愿意跟着我,不怕后悔吗?”

    程元武一本正经道:“不怕。”

    “哦?为什么?”

    “哥你帮我救我爹就行了,光这个恩情就已经是很大的情了,无论怎么样我都要报答你,哪怕你是坏人,只要不要我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也不会后悔,当然刚才哥你也说了,对待坏人无所谓。我一切都听你的。”

    “好,既然有你这句话,我也实话告诉你,或许我不是好人,但我绝对不是坏人。至少我做的任何事情对得起良心。怎么样,这句话你听了放心吗?”张枫逸笑容满面。

    “嗯。”程元武点头,“哥以后我听你的。”

    “我叫张枫逸,这次来台州市是办事的,以后你可以叫我张哥或者逸哥。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每一件事情都有一个双面性,你愿意跟随我,但是我还要经过这次来台州办事考验你下,看你的办事能力。关于这个我提前给你知会一声。”

    “嗯,在部队都有考核,哥考核下也是应该的。”程元武没有觉得丝毫的不妥。

    “很好。”张枫逸目光在程元武身上转悠了一圈,从钱包里拿出一叠钱递过去:“这些钱你先拿着,等会去买一身衣服,看你身上这穿的实在跟乞丐没什么两样。”

    “逸哥,不用,不用……”程元武赶紧推脱。

    “不需要这么拘谨,我不在乎这点钱,拿着吧,好看的小说:。”张枫逸直接把钱塞到程元武手中。

    程元武拿着钱,不好意思的说:“逸哥,您还没考验我就给我钱,这……”

    “哈哈哈……你想多了。”张枫逸对这个程元武无语了:“我所说的考验是办事的能力,不是别的。你别瞎想,拿着吧,拿着吧。去买一身衣服还有鞋子什么的,要不你跟个乞丐一样怎么去救你爹,既然去就要穿的像样点。”

    一听救自己爹,程元武来了精神,不过马上也想起了什么:“逸哥,救我爹需要好多钱的。”

    张枫逸哭笑不得:“我说你快去买衣服去吧,救你爹那万八块钱我还是出的起的,真是的!”

    听了张枫逸这么说,程元武这才点点头,起身出门去买衣服了。

    看着程元武出门,张枫逸笑了笑,这个程元武很是不错,至少心地很善良,既然他选择了自己,以后好好训练训练能有很大的用处。

    程元武去买衣服,还不知道多久回来,张枫逸观察了一下酒店房间内没有什么监控设施,这才走到门口,把门锁上。

    卧室内,张枫逸暗中打算了一下,虽然这次来主要目的是为了神龙帮,为了秦绯月被绑架的问题。但是青洪帮的事情一直绕在脑子里,关于这个青洪帮是上面下的任务,张枫逸不能不重视。

    想找风无问要青洪帮的资料,这查到现在都没消息,可见其中的费劲程度,虽然风无问说一周内能搞定,但是想想到时候也怕难。只能靠国安部后援了。

    张枫逸从身上将一个小雷达拿出来,依次输入各种代码、口令后,终于接通了。

    “我要查青洪帮的资料。”张枫逸沉声说道。

    “请问您要查青洪帮哪方面的资料,该帮会因为资料比较多,所以请具体说明。”那边仍然是冰冷毫无情绪的声音。

    “我查一下青洪帮有多少下属分支,有多少帮会是属于他们。”

    “抱歉,您所查的资料属于特级加密,如果您没有特殊身份口令或者任务口令,则不能查看。”

    张枫逸眉毛挑了挑,这个资料竟然这么保密?连自己身份都不能查?想了想张枫逸直接报上了自己这次任务口令,毕竟任务是国安部下达的,当然会随着口令一起。

    “口令正确,请稍等。”

    片刻后,那边再次传来声音:“您要查的青洪帮总部设在澳大利亚,在国内有一千六百分支,其中包括……”

    张枫逸听着那边不断的念出名字,从开始的无所谓,到后来的目瞪口呆,之所以目瞪口呆倒不是意外这青洪帮的实力多强大,有多少下属帮会,而是很多让张枫逸熟悉的帮会名字都在,甚至包括东扬海阔帮。自己曾经在东扬待了那么久,跟海阔至少也算是相当有情分了,都不知道连海阔帮的都是青洪帮下属,而这个从来没有听海阔谈过,甚至海允也没说过,看来这事情在海阔那里也是高度机密。

    “青洪帮与神龙帮关系怎么样?”张枫逸已经从风无问那知道了神龙帮是青洪帮的一个下属分支,但是同样是分支,关系就不同,毕竟亲兄弟还有亲疏之分,更何况是分支帮会。当然了问这些的原因是看看能不能影响自己这次来神龙帮的事情。别在自己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牵扯出青洪帮就大条了。

    “神龙帮只是青洪帮的一个小分支,与青洪帮没有更大的利益关系,除帮会覆灭外,青洪帮不会给神龙帮任何资源的帮助。”

    “如果神龙帮被灭掉了,青洪帮是否会帮忙?”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