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242.html"}})();
    “为什么?”程元武不明白,明明是为了救自己爹惹出的事情,为什么逸哥又说是原因在他呢。但是无论如何程元武都不愿意让张枫逸自己去冒险,“逸哥,不管你怎么说,今天晚上我陪你去,我爹可能是累到了,现在已经睡了,首先这是我的事情引起的,其次就算不是我的事情,我也要跟逸哥共患难,其他书友正在看:。”程元武说的很坚决。

    张枫逸苦笑:“你怎么就这么犟呢,要真能带你去我就带了,这样跟你说吧,我大概跟那山鸡有点交集,但是却也说不清楚,所以得我自己去,肯定没危险。再者你呢在这里保护你爹,你想一下以我的身手就算有危险还能跑不掉呢?而你跟我去这里没人照顾你爹,假如那个山鸡真的要对我不利,那也会派人来抓你爹,到时候你爹岂不是危险了,所以你还是听我的,在这里。”

    程元武听了张枫逸的话,仔细想想觉得很有理,这才点点头,“好吧,如果逸哥有事情就赶紧打电话,我会马上赶到。”

    “行,你早点休息吧。”张枫逸关上,然后出了酒店。

    打了一个出租车,便来到了白天来过的那个冰火大世界。

    看到有人来,里面的老鸨子赶紧笑呵呵的迎过来,人还没出来,声音就到了:“哎呀,这位大哥……”

    可是当看到来人是张枫逸时候,那老鸨子笑脸马上变成了冰脸:“这里不欢迎你,赶紧滚。”

    张枫逸嘿嘿一笑:“老鸨子,你咋就不欢迎我呢?万一我是老找姑娘的呢?”

    “找姑娘?就你?我看你连钱都没有。能来找山鸡的没一个有钱的,都是欠了一屁股债,别以为老娘傻。”老鸨子说着便走到了一旁去。

    张枫逸感觉这个老鸨子倒是很有意思,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当然轻车熟路,直接朝着旁边的暗门打开便走进去了。

    身后的老鸨子也没阻拦,只是看了一眼张枫逸便继续转过头看旁边的led屏幕上的影像了。

    张枫逸顺着过道往里面走,走到大厅时候倒是吓了一跳,白天来的时候这里已经算是人多了,没想到现在人还多,无论是台球、老虎机、赌博的转盘等等上面都围满了人,无数黑衣大汉带着对讲机来回巡查。

    “倒是真热闹啊。”张枫逸赞叹。

    张枫逸的出现马上便没场子内巡视的那些黑衣大汉给注意上了,不过开始并没有过来,只是远远的盯着张枫逸。、

    一直看到张枫逸并没有朝着任何娱乐项目而去,倒是往另外的过道走,这才走过来阻拦。

    “你是做什么的?”一个黑衣大汉走到张枫逸身前,挡住了去路。

    张枫逸看了一眼这个大汉,可真算的上是大汉比自己还要高一个头怎么也得两米的身高,黝黑的皮肤、壮硕的肌肉。

    “我找山鸡,你要是识相就乖乖的滚到一旁去。”

    “哼,口气倒是不小,找我们大哥有什么事情,你要是不说出个子丑卯酉来,那就留在这吧。”大汉明显不把张枫逸的警告放在心上。

    “敬酒不吃吃罚酒。”张枫逸提起脚朝着大汉腿上一踢,同时侧身提膝。

    那大汉原本没把张枫逸动手放在眼中,就张枫逸这体格打在身上也不疼,所以直接伸过大手来抓张枫逸。

    可是等张枫逸脚踢上的时候,才一阵咬牙,可这已经落了下风,随后那一提膝盖更是直接顶在了壮汉心窝。

    然后张枫逸顺势朝着壮汉脑后一砍,壮汉直接昏过去了。

    这边一打斗,看场子的那些人自然就发现了。于是赶紧朝着这边走来。

    张枫逸在过道内看着七八个黑衣大汉都过来了,也不逃,直接活动了下手腕脚腕,。“山鸡,我先给你点见面礼。”

    “干什么的……敢在这里动手,不想活了。”说着最前面的四五个壮汉都冲了过来。

    张枫逸二话不说直接动手。

    一时之间这边过道直接开打了,三分钟时间只见一个个壮汉如同沙包一样飞出来,或者倒在地上。远处还没赶过去的看场子的人,一看张枫逸如此厉害,直接对讲机里喊:“有硬茬,叫人来。”

    张枫逸原地掐腰站着看哪个壮汉爬起来就在一脚踢昏,一副不饶人的样子。

    别看张枫逸在这过道边上一顿打,可是大厅内的人最多只是朝着这边看一眼,然后该怎么玩怎么玩,没有一点慌张。

    这让张枫逸感觉大大的奇怪,这要是在其他地方,张枫逸这么一打,场子得马上就乱了,到处跑的跑,打的打,喊的叫的乱成一锅粥。但是这里却没有这样,看来这个山鸡还真的有点手段。

    “轰隆隆~~”一阵繁杂的脚步声音。

    张枫逸转头一看,原来从自己所在的这个过道内的另一头上有一个小门,门一打开二十多个手持砍刀的人跑了过来。不过这些人并没有直接上来砍张枫逸,而是站在过道旁边。随后分成两排,两个胖子从后面走了过来。

    这两个人一看到张枫逸后直接从腰上掏出一把手枪,对这张枫逸:“小子,蹲在地上,老实点。如果你想动一下,我可以告诉你,马上你会成为筛子。”

    “嘿嘿,很久没人敢在这里捣乱了,小子你是这半年来第一个。”另外一个胖子调侃道。

    张枫逸点点头,“好,好。我蹲下。”说着便要做出要双手抱头蹲下的样子,就在刚刚举起手的时候,张枫逸突然身子往上一跳,同时朝离着自己最近的那个拿刀壮汉踢去,随后使劲把壮汉往前一推。

    看到壮汉挡在自己身前的机会,张枫逸趁着那两个胖子不敢无法开枪的瞬间,一把夺过被自己推的这壮汉的砍刀,直接当飞镖打了出去,“啊……”一个胖子手腕被张枫逸的刀齐齐削了去,手中的枪也掉在了地上,张枫逸趁机抓住枪,然后直接指向了另一个胖子,“别动,动我打死你。”

    “嘿嘿,兄弟好身手。不过别忘记了,手里有枪的不光你自己。”胖子看了下另一个正捂着手腕哆嗦的同伴,咬咬牙狠狠的看着张枫逸。

    张枫逸笑眯眯的抬起另只手,“原来是这样啊,可是有枪有什么用。”原来张枫逸手里拿着的是一个弹夹。

    “嗯?”胖子一看自己手枪的弹夹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了,一见这样胖子傻眼了。

    张枫逸刚才扔出刀的同时还顺手解了胖子手中枪的弹夹,所以此时只有张枫逸手中的枪才有威力。

    突然感觉到身后那些拿刀的壮汉蠢蠢欲动,张枫逸使劲把枪指在胖子的额头上,同时捡起地上的一把砍刀,架在另一个胖子的脖子上:“你们别动哦,要不我会让这两个胖子直接去见阎王。动手之前你们先想一想有什么结果。”

    见到张枫逸非常认真的样子,后面那些原本想暗中动手的大汉们都老实了。

    “兄弟有什么目的直接说吧,今天我兄弟俩栽在你手里算是认了。不过今天我们不死,以后还会找你报仇,这话提前放这,除非你现在就打死我俩。”那个被枪指着的胖子没有一点惧色。

    而地上那个捂着手腕的胖子也算是真男人,虽然手腕都断了,但是愣是没哼出声,但是持续的流血让他脸色发白。

    “我要见山鸡……”张枫逸说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