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244.html"}})();
    山鸡无奈:“好吧,谁让我跟你切磋输了呢,说吧。有什么事情需要我效劳,但说明白了,不能跟我的任务有冲突,否则我不能帮你,这其中的愿意你应该明白。”山鸡说的很正经。

    “这个当然没问题。”出身都差不多,张枫逸当然不会为难他,“至于有什么需要你帮的暂时我还没想到,这个得等以后,你先欠着吧。”

    对于张枫逸,山鸡彻底无语了,干脆坐在沙发上喝起红酒来:“你随便吧。”

    张枫逸拿起红酒瓶子看了一眼:“哎呦,这酒挺贵啊,看来你这生活比我可好多了。对了,你难道故意给程元武他爹放高利贷就是为了收拢程元武?”

    山鸡嘿嘿一笑:“你为什么这么说?”

    张枫逸自顾自的找了个酒杯,也倒了一杯红酒,慢悠悠的回答:“看你这个地方每天收入也不少,而且我相信你能收入的地方也不止这一个地方。所以钱应该是不缺的了,放高利贷这种事情似乎像你这种身份的只会放给那些商人、老板之流,程元武他爹没有钱,也没有什么房产,你还放给他贷款,那不是另有目的是什么?当然这只是起码的疑点,不过单纯这一点便说明了,你的目的根本不在钱。”

    山鸡点点头无奈的说:“还是被你看出来了,确实我现在缺少程元武这样的好手,所以想了个办法把他弄到我手下,不过正常的办法根本不可能,这个程元武脑袋拧得很。只能出馊主意了。嘿嘿,要不是你出现,我就成功了,你信么?”

    “我信。我看你手下好手也不少,虽然比你差了很多,但是跟程元武差不多实力的应该不少,怎么还非要程元武呢?”

    “这你就不知道了。”山鸡歪着头笑着:“我看中的并不是程元武的打斗实力,虽然他那铁拳威力还不错,但是弊端太大,一旦遇到高手针对起来,那肯定是有死无生。我看中的是程元武的侦查能力。”

    张枫逸恍然大悟:“原来你知道程元武以前是侦查兵啊,怪不得呢。”

    山鸡点头却没有说话,沉默了片刻突然神秘兮兮的说:“喂,你为什么不问我看中程元武侦查能力原因是什么?我要让程元武做什么?”

    张枫逸马上站起来:“哈哈,这个我可没兴趣。拜拜了,今天来的目的完成了,至于你那些兄弟的伤算是给你的见面礼,要不你指不定又出什么馊主意来害我。毕竟咱们算是同行,整天跟你比划来比划去也没意思。”张枫逸转身要往外走。

    “哎……别走啊。”山鸡急了:“我这刚说正事,你就走啊。太不仁义了吧。”

    张枫逸眨巴眨巴眼睛:“就是因为你要说正事我才赶紧走呢,要不我为什么这么着急,哈哈。”

    “为什么?”

    “因为你的事情我不想参与。”

    山鸡无语:“那算帮我行了吧?”

    张枫逸回头看到山鸡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得了吧,你别弄出这幅样子来,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啊,你给我一个帮你的理由,另外别拿程元武堵我,其他书友正在看:。我承认在侦查上程元武有独特的手段和专长,但是你我出身或许不一个系统,可受过的侦查训练可不比程元武差,实在不行你自己出手就是了。”

    山鸡笑着收起惨样,走到张枫逸跟前:“理由嘛,咱俩都是同行,都是为国家服务,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张枫逸二话不说,转身便走。

    “哎,别走,好吧。你赢了,算我在欠你个人情,以后你有需要来找我,我随叫随到。”山鸡如同斗败的公鸡垂头说道。

    张枫逸这才转过头:“这还差不多。你说说需要什么帮忙,但是我要说明白,太过的事情我不适合出手,你应该明白,除非必要提前申请。”张枫逸意思说的很明确,虽然因为任务原因,没有确定这个山鸡属于哪个特种部队,甚至到底是不是属于神剑张枫逸有点摸不透,但肯定的是系统绝对不同。不同的系统有不同的任务,这是组织的意思,所以要是张枫逸强行插手,除非提前申请。否则一旦有问题却不好说了。

    “明白,明白。你放心,这个事情简单的很,就是你当我的保镖。”山鸡说道:“具体事情现在还没定,但是与侦查有关,算是赌约吧。”

    “赌约。”张枫逸无奈,自己可是整天成了别人赌约的一部分,改天自己身上应该在加一块牌子,“专业赌约者”。

    “是啊,问题在于这个事情牵扯太大。我自己搞没把握。”

    “你直接说什么事情吧。”张枫逸被山鸡嗦的不行。

    山鸡一脸为难,寻思了半天,一拍大腿:“要不这样吧,三天到五天的时间,我给你打电话。因为现在很多事情还没定下来。我保证你我联手轻松应对。”

    “你直接说是公事还是私事吧?”张枫逸问出了最核心的问题。

    山鸡稍微一沉默,“公事。”随后又说:“你放心,如果我感觉事情有点大,我会申请上面同意的,不过申请的时间有点长,可能好几天。毕竟咱俩不一个系统。”

    张枫逸转身朝外走去:“不必了,如果需要你给我打电话,我会帮你,至于申请的事情你别管了。但你不要忘记你欠我人情,现在开始就欠了。”说完张枫逸便出门而去。

    出了冰火大世界,张枫逸走在回酒店的路上,这次来本来便是确定下山鸡是不是特种部队的人,如果是的话就没法说了,白天的袭击肯定是山鸡故意试探自己是不是特种部队的。现在既然确定了,那山鸡肯定不会在派人来试探什么的了,程元武他们也就没什么危险。

    不过山鸡到底是什么身份呢?张枫逸按照山鸡的招式来算似乎应该是属于神剑的,比如军体拳等等,但是还有更多的是不是神剑的东西。寻思寻思这些感觉没什么用,张枫逸暂时抛到了一旁,反正如果自己想知道只要利用国安部后援给查一下就行了,但现在还没必要。至于答应帮山鸡的原因除了山鸡是特种兵外,还有的便是自己现在除了程元武外孤身在台州市,很多事情都不方便,而看山鸡似乎有自己不小的势力,具体多大虽然不知道,但是能把一条街上的出租车都不允许出现,然后派手段不错的人拿枪袭击自己,可见其手下也有不少好手。

    自己答应帮助山鸡,无疑等于在台州得到了一个助力,一旦有什么事情,山鸡那边也不会袖手旁观。至于山鸡后来说出了是为公、为国。虽然私心上张枫逸可以以系统不同任务不同而拒绝,但无论山鸡是哪个系统的,哪个部门的,但自己跟他都是属于国家部门,做的事情都是为国,所以张枫逸也得帮。整件事情于公于私张枫逸帮都没有坏处,这也是张枫逸愿意答应帮助的最终原因,至于山鸡的具体身份,是特种兵绝对假不了的。

    回到酒店,程元武还没有睡。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