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247.html"}})();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639章 赌博的真正原因

第639章 赌博的真正原因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程元武指指床上的麻将:“逸哥,昨天我看我爹身上没钱,寻思万一我不在他有点什么事情需要花钱,于是把您给我的钱拿出一点点给了我爹,剩下的我想今天去给他找个房子,安顿下,其他书友正在看:。今天早上我想进来问问我爹吃什么早餐,这刚进来便看到我爹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买了一副麻将牌,自己跟自己打起来了,没有赌博用的砝码,他还用纸条代替。你说……你说我爹他麻将瘾怎么就这么大呢,让我以后怎么放心。”

    张枫逸总算明白了程元武这么恼火的原因。昨天刚刚把程老头给赎出来,老头对自己儿子口口声声的说以后不打麻将也不赌了,这刚刚一晚上有钱了,马上就忍不住去买麻将,怪不得程元武生气。

    张枫逸叹了口气,“行了,你下去找服务员送点早餐过来,然后你就别跟我一起吃了,我跟程叔一起吃,顺便也聊聊。你不是今天要去找房子嘛,就赶紧去吧。饿了想吃啥自己去吃。”

    “嗯,好的逸哥。”程元武想起昨天张枫逸答应的事情,看到自己父亲这么大的麻将瘾,绝的让他戒掉赌博这个毛病很难,但是自己也拿自己爹没什么办法,只能死马也当活马医。

    看着程元武下去了,张枫逸走到程老头身边:“程叔叔,咱都隔壁那个大房间去吃饭吧,想必你也饿了吧。”

    程老头看到自己儿子走了,单独张枫逸在这,更加不好意思了,但是想了想还是点点头:“哎,哎,谢谢。”跟着张枫逸去了隔壁张枫逸那个大房间内。

    两个人刚坐下,酒店服务员便送上早餐来了,早餐很简单,一些粥加小菜豆浆什么的。

    张枫逸给程老头盛好粥,还不等开口,程老头倒是先说话了,“那个,我听小武说你姓张,我这老头就依老下,叫你一声小张吧。”

    “哈哈,当然了。我都叫您程叔了,您就算叫我侄子都没关系。”张枫逸感觉这个老头是有话跟自己说。

    程老头也不抬头,只是看着自己碗里的粥:“小张啊,那个我上了年纪了,有些毛病确实不好戒掉,不过你千万别因为这个就不让小武工作了,小武这孩子我了解,他心里绝对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对人很忠厚,你用他上班保证不会给你掉了事。我向你保证,以后再也不打麻将了,再也不赌了,小张今天的事情你千万别牵连小武啊。”

    听到程老头这么一说,张枫逸还觉得这老头这不是蛮明白事理的,不过当程老头又跟自己许诺说以后再也不赌的时候,结合昨天的话今天的事,张枫逸只能暗自笑,但是毕竟对方是前辈,还是程元武的爹,张枫逸也不好意思这么没礼貌。

    于是先给了程老头一颗定心丸:“程叔您就放心吧,不会牵扯到小武的。不过我突然好奇,为什么您喜欢赌呢?”张枫逸开始了自己的计划,事实上喜欢打麻将没错,哪怕是非常的痴迷也可以忍受,但是赌博却就不行了,所以在这之前张枫逸得先问问为什么赌。

    老头见张枫逸说了不会牵连自己儿子,这才放下心,喝了一口粥慢慢的回答张枫逸:“小张啊,看你也是个好人,而且我们小武还欠了你那么多钱,你问这个事情我就告诉你吧,其实我赌并不是真的喜欢。”

    “哦?不喜欢?”张枫逸一愣,却没想到答案却是这个。

    老头点点头,叹气:“这事说起来要从很久之前说起,当年我跟小武他娘是在麻将桌上认识的,那时候我没赌,我们只是打着玩,后来我们因缘巧合走到了一起。小武他娘来历其实我不是很清楚,只是偶尔听她说好像什么赌神世家,她一直有个希望便是有一天能做到黄金大惯天,可惜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做到,死之前她告诉我她最遗憾的就是没有做到黄金大惯天,没有脸见她的家人。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我在他娘去世之后,全神贯注的去赌,我希望我能做到,我拼命的赌,可惜老天爷不开眼,我总输,从来没有做到过,反而还输了房子,输了一切。我没脸见他娘,可这是他娘的愿望,我希望能做到。”

    张枫逸没打断程老头,只是点头,听他继续说。

    “说到这里你肯定笑话我,其实你不懂,当年我一穷二白,人长得又差,可以说要什么没什么,但是就因为我对小武他娘好,他娘最后跟了我,。整整十八年时间里,她都过的很辛苦,最后他生病我甚至没钱给她看病,她去世出殡的钱还是我借的,唉……我对不起她啊。所以希望能完成她的愿望,到她坟前告诉他一声,以后见了,也算有点脸面了。”

    听了程老头说了这番话,张枫逸一直盯着老头的眼睛,发现老头眼泪都眼看掉下来,知道老头并没有欺骗自己,这些事情因为是家事,所以也没听小武说过,但是现在听来,也大体了解了。

    程老头的这些话其实还是让张枫逸很感触的,没想到眼前这个老头还有这么执着的一面,可惜……张枫逸看到程老头压根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根本不会什么弯弯绕,但是十赌九诈,在赌博这一行哪里是老实人能混的开的。

    突然张枫逸想到刚才程老头说的一个名词:“黄金大惯天是什么意思?”对于麻将张枫逸倒是会打,但是却没听说过这个名词,当然也可能这是一些麻将迷内部的名词,或者干脆是台州人专用的也说不定。

    程老头见张枫逸问这个,正好问到了他兴致上,于是开始讲起来:“这黄金大惯天啊,其实说起来不难,就是从坐下开始,一整天十二个小时,每一把都在赢,一次没输,而且赢钱不低于十二万,这一天便叫做黄金大惯天。在咱们赌博这一行内,只有那些很厉害的,很会打的才能做到。”说到这里程老头露出向往之色。

    “哦,竟然是这样,那要是一直赢十二个小时,还连续赢呢?”张枫逸问。

    程老头摇摇头:“那就不行了,在咱们麻将赌博这一行,只要得了黄金大惯天就必须不能赢了,而且回家要烧香磕头,感谢财神,这是规矩,而且如果你不按照这个规矩来,那财神就会惩罚你,让你赢得钱全输光,以后手气永远不好。”程老头说的很神秘。

    张枫逸暗笑不语,心中基本知道了这个说法来历了,肯定不会是赢钱的人真有这种事,而是有心人故意传播,用某些手段给那些输钱的一个理由吧。要不一些素质不好的人肯定不让赢钱的走。张枫逸微微想了想,问程老头:“程叔叔我听你意思是这辈子你如果拿不到黄金大惯天就会一直赌吗?”

    程老头稍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点点头:“小张你别笑话我。我要不这样实在没脸去见他娘啊,我相信只要的每天都打,总有一天能感动财神,让我得到黄金大惯天,到时候我有钱了,这些钱都留给小武,给他娶媳妇,然后我也能去见他娘了。”

    张枫逸心中无奈,总算明白了为什么程元武那么说他老爹也不管用,感情真正的原因在这,在加上这个程老头有点执着,甚至还稍微迷信点。在这种情况下程元武怎么劝也没用。

    张枫逸又问:“这样吧程叔叔,现在才七点不到,咱八点就到赌场去,我跟您一起去赌几把。”

    “这……这不好吧。”程老头有点难为情,他也知道张枫逸是程元武的领导,再加上刚才程元武生气了,在让他知道赌博。

    张枫逸摆摆手:“没事,这事情交给我。我来跟小武说,今天去赌,钱我出。”

    “这……”程老头还是有点犹豫,“咱赢不了的,还是不去了。”

    张枫逸一愣,“为什么?”

    程老头说:“打麻将之前得先拜拜财神,给财神磕几个头,财神才能知道今天打牌了,如果财神心情好就能让你赢,咱现在在酒店里,哪里有财神像啊,所以肯定不能赢。”

    看着程老头说的跟真事一样,张枫逸对这个迷信的老家伙无语了,但是这个事吧,你要是劝还真没用,因为他认知里面就感觉这样是对的,要想改变很难,只能说,“程叔叔这个你不用担心,其实我也有拜财神的习惯,我每天早上无论在哪里都拜财神,今天我住酒店这不是屋子里没财神,我去找经理,然后跟经理商量了一下,拜了拜酒店的财神。所以今天咱可以去赌,说不定啊,你还能赚个黄金大惯天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