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255.html"}})();
    那个燕姐本来还指着张枫逸大骂其不知好歹,可听到这个穿黑衣服工作服的女子的话后脸色大变,马上连连点头:“原来是老板的朋友啊,呵呵……李经理不好意思……”

    李姓的经理没在搭理这个小燕,而是转过头去看向张枫逸,“走吧,老板要见你。。”

    “你们老板是谁?为什么要见我?”张枫逸心中有猜测,但是却还是问一遍。

    李姓经理回头看了一眼张枫逸,“我们老板就是你想见的人。”说完往前走去。

    张枫逸微微一蹙眉紧跟着而去。

    李姓经理带着张枫逸走到吧台边上,张枫逸看到吧台上并没有消息上所说的那个俄罗斯老外。“这边请……”李姓经理指向吧台的一个侧门,这地方应该是员工通道,通向后门的地方,张枫逸什么也没问,按照李姓经理的指引走进了侧门。

    一进了侧门后,那李姓经理并没有跟进来,张枫逸进侧门一看,发现这是一个酒吧后台,应该属于做果盘等的地方。倒是因为一些阻隔这里显得很情景,没有外面那嘈杂的声音。

    张枫逸扫视了一眼,看到在这屋子中央最边缘的一个长条吧台边上有一个身材魁梧的老外,这老外坐在一个吧凳上,此时正微笑着看着张枫逸。看到张枫逸看向自己,于是朝着张枫逸挥挥手:“这边请。”一口流利的中国话。

    张枫逸绕过屋内的小吧台,走到那个老外的旁边,上下打量一眼,“你是罗伯特斯夫?”

    老外身穿一件短袖,露出显眼的纹身和壮的如牛一般的胳膊,一脸的胡茬子下白嫩的皮肤显得有点格格不入,不过张枫逸倒是习惯了,毕竟眼前这个是白人,一般都这样。。

    老外同样用趣味十足的眼神打量着张枫逸,在张枫逸问出话将近一分钟后,才慢慢的回答:“我以为你昨天就会来,没想到比我预计的晚了一天。”

    虽然眼前这人没有准确的回答自己的问题,但是直接说了这一番话就足以说明确实是罗伯特斯夫没错,不过张枫逸却同时感觉奇怪,对方竟然早就知道自己来了,张枫逸没想通,唯一的可能就是自己下了火车站时候对方便查到了,“你在查我?”

    罗伯特斯夫摇摇头:“不需要查。你都派人来侦查了,我当然知道你会来了。我只是在等待你罢了。”

    张枫逸听完后大感意外,难不成程元武来侦查的时候对方知道了?可这有点不可能,先不论程元武能力,就算这酒吧每天都这么多人,程元武进来后,对方也不可能确定程元武的目的,。但是现在纠结这些没意思,张枫逸直接开门见山问道:“秦绯月在哪里?”反正现在离着这个罗伯特斯夫这么近,也不怕对方耍什么花招。而且张枫逸也发现这个酒吧后台并没有其他人,也就是说这个罗伯特斯夫是真的跟自己单独见面。。

    对于张枫逸的问题罗伯特斯夫显然早就准备,只见他伸出一个手指头轻轻摇了摇:“关于你那位秦小姐的事情可以先放一边,我能告诉你她现在很安全,没有受到一点伤害。所以你不用着急,咱们来谈谈别的。”

    这是张枫逸从秦绯月被绑架后第一次听到关于秦绯月的确切消息,知道秦绯月现在很好之后,张枫逸心中总算松了一口气,否则他是绝对没有心情跟这个什么罗伯特斯夫谈别的,“你要谈什么?”

    罗伯特斯夫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拳头大小的杯子,将杯子放在手中,又从旁边拿起四种颜色的洋酒倒入杯子中,做完这些后罗伯特斯夫拿起杯子来轻轻开始摇晃,一边摇晃一边说:“我很喜欢调酒,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有这个爱好,总之我很喜欢,这是很没道理的。所以我觉得有些事情发生和不发生都是没有缘由可以追寻。这也是为什么我做事喜欢随心来做,用你们中国一些古老学派的话说是无为而治。”说到这里罗伯特斯夫将手中的酒杯放下。

    原本杯子中混杂的四种颜色的酒竟然非常好看的分成了四种颜色分明没有丝毫杂质的酒花,透过透明的杯体看去,四种颜色的洋酒在杯子中呈螺旋状自上而下,非常有序,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用奶油蛋糕做成的,只有在调酒这一行拥有非常深的造诣的人才会知道,看似罗伯特斯夫这种轻松写意的随手摇出如此酒花得有常年的练习和对调酒有很深的了解才行。

    张枫逸看着杯子中的洋酒,抬起头来说道:“说真的我没什么耐心,你要说什么就直接说。但是我想告诉你我来台州的打算就是救秦绯月的。”张枫逸知道对方能明白自己来找他,那肯定对自己调查的很清楚,所以没有丝毫必要掩盖,提前说明白了更好。整件事情张枫逸想的很清楚,神龙帮的帮主吴大志与秦老爷子有仇,不管是什么样的恩怨,相信还暂时牵扯不到秦绯月这个小辈身上,哪怕上次自己把那个神龙帮的传话人跟秦德的事情给抓出来,神龙帮也没有马上反应,那件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神龙帮要动手早就动了。

    按照张枫逸的估计神龙帮抓秦绯月无非是想报复秦为民,但是直接把秦绯月杀了那效果是最差劲的,所以秦绯月的安全张枫逸心中还是有点底的。

    罗伯特斯夫微笑着说:“你果然没有什么耐性,既然这样我就跟你直接说吧,我很喜欢调酒,所以也也喜欢调酒厉害的人。对于调酒的高手,我总是给予非正常的宽容,记得曾经有一个调酒师辱骂了我,但是本着自己对调酒的热爱,我只要了他一条胳膊。你今天来的目的你已经说了,就事实而言我对你的任何计划和目的都没有兴趣。因为这件事情虽然我经手了,可是并不是我来负责,我完全可以不管。可我们已经见面了,那便说明有缘分,这样的话你不妨来调杯酒,若是你调的酒让我感觉非常的不错,那我会给你点优厚条件,怎么样?”

    罗伯特斯夫说道这里看着张枫逸的目光,继续说:“我对你的身手非常的有信心,同样我对自己的身手也很有信心,我相信如果你做了不理智的事情,这将会让你后悔一辈子,要是不相信你可以试试。现在摆在你面前的两条路,请选择。”罗伯特斯夫说着将另一个空酒杯推向张枫逸。

    张枫逸当然知道眼前这个罗伯特斯夫不简单,在知道自己的事迹之后还敢不安排人的情况下跟自己见面,这本身就需要勇气和自信,而这个罗伯特斯夫很自信,也很有勇气,如果现在面对的不是敌人,张枫逸肯定会赞赏对方,要知道以神龙帮的实力通过某些渠道打听下张枫逸在江安的事迹,那可以是容易的很,张枫逸相信对方绝对这样做过。

    沉了一下气,张枫逸看着罗伯特斯夫:“不管你了解我多少,用什么把柄威胁我,我都想告诉你,我不害怕,如果真那一天,我相信你们神龙帮所经受的打击会让你们后悔终生。不过现在你的威胁我接受了,因为我很在乎秦绯月,当然这并不能成为下次你继续拿来威胁的借口,相信我!”张枫逸说着拿起酒杯,然后从旁边的洋酒瓶子里分别倒入酒,不过并不是倒入四种,而是一口气倒入了八种颜色的洋酒。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