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296.html"}})();
    张枫逸一边看吴大志一边点头:“娄总司令放心,我一定会拿出证据。”

    山鸡知道张枫逸在找什么他一样在吴大志身上看,看了半天走到张枫逸身边悄悄说道:“是不是他把东西交给他了。”山鸡指指旁边被卸了下巴的千叶小郎。

    张枫逸摇摇头,否定了山鸡的这个想法,继续在吴大志身上看。

    突然张枫逸回头问娄元国:“娄总司令,部队里有没有理发的那种推子?”

    “有,但是这是野战基地,却不在这里,在军部服务区,你要这个干嘛?”娄元国好奇的问道,好看的小说:。

    “那算了,既然没在这里,那帮我找一把剪刀便好。”

    “警卫员,去找一把剪刀过来。”娄元国虽然好奇,但没有问张枫逸,直接下令要了一把剪刀。

    剪刀很快拿过来了,张枫逸把剪刀放在手中“咔嚓~咔嚓~”剪了两下很满意的跟吴大志说:“嗯,很不错的剪刀。”说着拿着剪刀便朝着吴大志而来。

    “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你们就是土匪……你们还没有王法……”一边说着一边后退,不过其身后两个士兵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让他动弹不得。

    张枫逸嘿嘿笑着:“我又不杀你,你这么害怕干嘛,来来……我看你头发这么长,我给你剪剪头发。”

    “你……你混账……”吴大志怒骂道。

    张枫逸毫不动摇,“给我抓紧他,别让他动弹。”说着便开始给吴大志剪头发。

    娄元国皱着眉头看着张枫逸做的这些事情,不知道到底张枫逸究竟在干什么,如果说脱衣服检查还能理解为看看吴大志身上藏着什么东西,可这个剪头发又是干嘛。

    韩国盛倒是明白,在一旁笑而不语。

    吴大志的头发被张枫逸一绺一绺的剪下来,不过张枫逸这业余水平可真不怎么样。他只剪了吴大志左边耳朵部分的头发,其他地方根本没动弹,很快吴大志左边耳朵上的头发都被张枫逸给捡了个精光。

    张枫逸还挺有服务精神,剪光后吹了一下头发渣滓。

    就是张枫逸这么一吹,在场众人眼睛全瞪起来了,全部盯着吴大志那被剪掉头发的头皮。

    张枫逸回头看着依旧闭目养神的方仁通:“方副司令,然而言之我对你很失望,我给了很长时间,如果你承认了我会看在你从一个普通士兵到如今地位的份上给你两个人情,可现在你没承认,那我收回人情了。希望你能警告好你的儿子,否则他的结果会很悲惨。”

    “你废话真多。”方仁通眼睛没有睁开,只是淡淡的说了这么几个字,便继续闭口不言了。

    既然对方这么说,张枫逸也不在说什么,拿着剪刀尖,在吴大志头皮上轻轻一划。

    “啊……”吴大志喊了一声疼。

    而张枫逸在划了这一下之后,食指和拇指在吴大志头皮上捏了一下,一个非常薄大概有指甲大小的芯片出现在手中。

    拿着这个芯片张枫逸左右翻看了一下,“娄总司令,麻烦你找一台电脑过来。”

    “照做。”娄元国朝着旁边士兵一挥手,示意其去做。

    不一会儿,电脑搬来了,几个士兵又扯来电源,帮张枫逸插好。

    张枫逸手中拿着那个芯片,打开电脑的机箱,用手摆弄了半天,最后把那个芯片放到了电脑上。

    “吱~”一声系统预读声音响起。

    “好了,娄总司令,您一看便知。”张枫逸指着正在跳动数字的电脑。

    娄元国站起来走到电脑旁,“这没什么啊,你让我看什么?”这话刚说完娄元国眼睛就呆住了,因为电脑画面突然一变。

    一串名单在电脑屏幕上。

    没有人比娄元国更熟悉这串名单,因为这是明年西南军区准备调换的陆军装备详单,这份详单属于高度机密,就算西南军区也只有自己知道,好看的小说:。

    “这些东西怎么出现在这的?”娄元国看着张枫逸,一脸又惊又怒的样子。

    “娄总司令您别这样看着我,先说下这个芯片吧。”张枫逸指指主机箱上那个正被一根小铜线连着的那个小薄芯片,“这东西是一种储存设备,相当于咱们现在比较流行的内存卡,只是他更加薄,更加小巧而已。但他存蓄的东西可多的很啊。这玩意造价和高的吓人,娄总司令您虽然是军区司令,但对这个东西不熟悉不懂也没事,因为这是特工专用的。而这个东西,刚才您也看到了,正是我从这位吴大志身上弄下来的。他把它缝进了头皮内。”

    娄元国亲自经受的机密被泄露,哪里能不怒,要知道这一份资料除了军委之外便是自己知道了,这甚至牵扯到整个军区的后勤和国家的军备实力秘密。

    “告诉我,哪里来的。”娄元国眼睛盯着吴大志,一字一顿的问。

    吴大志脸色有点白,同样淡定的看着娄元国:“要杀就杀,别这么多废话,我活了六十多年,能得到的都得到了,也没什么需求了,死也不后悔。”话是这么说,但是他那有点哆嗦的手,却告诉别人,其实他内心很不平静。

    “看来你对军队的印象有错误,你真以为想死就能死?”娄元国指着吴大志冷声说道。

    “哎,这事交给小张便可以。你要注意身份。”韩国盛站起来拉了下娄元国,毕竟现在守着这么多士兵,一直以来都是宣扬爱国、帮助、善良为人民奉献的军队,如果现在娄元国守着这么多士兵,如恶人一般的警告吴大志,有点影响不好,虽然也没多大问题,毕竟韩国盛也在这,所以得注意下。

    “小张,交给你了。我要知道他怎么得到的这些东西,允许你用任何手段,我只想知道答案。”娄元国重新做回椅子,但是手却攥着椅子的副手,捏的那椅子吱吱响。

    “方副总司令,你觉得是您现在开口呢?还是我问?最后一次机会哦?”张枫逸看着闭目养神的方仁通。

    回答张枫逸的是一片沉默。

    “看来我是自作多情了。”张枫逸叹了一口气,随后对着旁边的士兵下令:“你们把这三个分别抓紧三个帐篷内,另外要把他们绑起来,剩下这两个也要扒光。”

    “哦,对了,看你呜呜半天想说话,那就如你所愿。”张枫逸自下而上一巴掌把那千叶小郎的下巴给打上了。

    “八嘎~”千叶小郎下巴好了之后第一句话便是这个。

    “扑隆……”在坐着的娄元国突然站起来,一脚把这千叶小郎给踹出去。

    娄元国岁数也不小了,六十来岁的样子,但是无论是行动还是力度都不比年轻人差,就这么一脚,那千叶小郎倒飞出去两米多,趴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踹完人之后,娄元国这才气呼呼的重新坐下。

    韩国盛无奈的摇摇头,却没有说什么。

    旁边士兵抓起千叶小郎和另外那个壮汉朝着旁边其他几个帐篷走去。

    张枫逸看着山鸡:“怎么样?我把吴大志交给你,有没有把握?”

    山鸡使劲点点头:“没问题。”说着跟着抓着吴大志的士兵而去。

    张枫逸笑了笑,也跟着另外一队士兵去了千叶小郎所在的帐篷。

    帐篷内,韩国盛看看娄元国:“平常心对待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