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313.html"}})();
    “张周集团。”

    “哦,那这位女士一定是周总吧?”服务员朝着周倩倩鞠了一躬,“周总您好。”

    张枫逸瞪大眼睛:“哎,你们怎么知道她是周总的?”

    那服务员笑道:“先生,为了确定身份以及更好的服务员,在订会场的时候,酒店会要求对主要领导进行描述,所以刚才我看了描述,在结合您面前这位女士,一眼就认出是会场的主要领导人员周总。”

    张枫逸这才搞清楚,原来还有这回事,“你带路吧。”

    “那好,两位请电梯口请,张周集团的会场布置在三楼,今天就已经完全准备好了,我这就带您去看。”说着服务员在前面引路。

    路上张枫逸有一搭没一搭的问道:“那个你刚才说订会场的时候都会要求对主要的宾客领导进行描述,我想问下,订我们这会场的人描述了几个人?”张枫逸之所以这么问,是想看看秦绯月对自己是什么描述的,毕竟说按照秦绯月的做事方式肯定会描述一下自己这个主场老板的形象,对这个也是张枫逸对好奇的地方。

    那服务员一边在前面走着带路,一边回头看了一眼张枫逸,歉意的说道:“这个……先生不好意思,我们不能泄露客户的信息。”

    张枫逸笑着说道:“什么客户信息,我就是这个集团的管事的,就问问你订会场的那人怎么描述的另外一个人?这样吧,你告诉我她描述的另外一个人是不是姓张啊?”张枫逸寻思如果秦绯月不是描述的自己也就无所谓了,虽然自己估计是自己,但也不排除秦绯月描述下雷厉什么的。

    不过对于这个问题,服务员倒是没有隐瞒,点点头:“先生,确实是姓张。不过……”

    张枫逸二话不说,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百元大钞塞到那服务员的手中:“来,这样你告诉我她怎么描述的那个姓张的?”张枫逸看到这个服务员到现在了还在支支吾吾的,越加的好奇。

    “不是不是,先生你误会了,我不能收您小费。”服务员赶紧把钱在还给张枫逸,不过张枫逸却巧妙的躲过了,“你看我都知道那个人姓张了,你就告诉我下他描述的形象不就行了,再说了订会场的时候还是我让人家订的呢。”

    服务员还是有点犹豫,但是一旁的周倩倩也开始帮着张枫逸搭腔:“你就告诉他吧,我是老总,有什么事情我负责,实在不行你让你们经理来找我。”

    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是人家集团老总,而且这次会场布置什么的,让酒店大赚一笔,要真的让这周总不高兴……服务员稍微想了想这才点点头:“那好吧,那位女士一共描述了两位,第一位是您周总。至于第二位是一位叫张枫逸的先生。对周总的描述是……”

    “哎哎,周总就在眼前你就不必重复了,我就想听听那位叫张枫逸的先生是被怎么描述的?”张枫逸心中嘟囔着,自己这么一个大活人在面前,服务员竟然没认出来,那肯定不会是服务员的问题,绝对是秦绯月描述的有问题。

    周倩倩也瞪着眼睛专心的听着,其实她也蛮好奇的,既然描述的是张枫逸,为什么服务员认不出来,至于别的确是没多想。

    服务员被张枫逸打断了,无奈的点头:“对于那位姓张的先生描述的是,鼻孔朝天,跟猪一样丑,身子肥胖远看像球,说起话来唾沫星子乱飞,鼻涕流到嘴里还舔舔,走起路来嘴里发出哼哧哼哧的声音……”说道这里服务员自己就有点忍不住想笑了,。

    张枫逸更是无语了,而周倩倩看了看张枫逸,直接捂着嘴开始笑。

    “她放屁,我长得有这么丑吗?”张枫逸不等服务员说完就打断了。

    服务员一愣,随后便明白过来,为什么眼前这个高瘦的年轻人一在的问对姓张的先生描述,原来眼前就是这个人,在加上看到那个记录的本子上,确实描述的不像话,就现实来讲,哪里会有人长得这么丑,肯定是恶作剧,对于这种事回请酒店的服务员遇到过,所以不陌生。

    但是当着当事人直接说出来,倒是第一次。看到张枫逸大动肝火的样子,服务员赶紧岔开话题,“先生,三楼便是张周集团的会场了,马上就到了。”

    刚说完电梯“叮~”一声,便到了三楼,电梯打开,看到一个非常宽阔豪华的地方。两边是席位座椅,中间是一个巨大的圆形桌子,应该是举行聚会的地方,而最中央的头上则是一个大台子,台子上一张主席桌,这里就是新闻发挥会的地方。

    大厅内各种豪华的装饰可以说让人眼花缭乱,里面还有几个工人正对装饰做一些收尾工作。

    虽然对于秦绯月对自己的描述让张枫逸有点无语,不过真生气是谈不上的,但是却有点尴尬,此时看到装饰的确实不错的会场,注意力也被吸引过去了。

    服务员带着张枫逸和周倩倩往前面走着,一边走着一边介绍:“这边是红酒摆放的地方……这边是记者所在的地方……”

    张枫逸看了看身旁的周倩倩问道:“怎么样?你觉得满意嘛?”

    周倩倩笑着点点头:“我觉得不错,您呢?”

    张枫逸无所谓的说:“只要你觉得可以就可以,反正这个我不负责。我就做甩手大掌柜。”

    “你别忘记找记者啊?”周倩倩嘱托道。

    张枫逸连连点头:“放心吧,怎么会忘记呢。”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走在前面的服务员跟周倩倩说道:“周总,您看看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如果都满意的话那就这样了,这几个收尾的工人还要去二楼收拾会场。要是不满意您就说,我在告诉他们,让他们修改一下。”服务员指了指已经干完活在收拾梯子的工人。

    “行,很满意。”周倩倩点点头,随后又诧异的问道:“你们这二楼也有人包了会场?不知道是哪一天?”周倩倩这么问主要原因是害怕到那一天跟张周集团的仪式重复了,那样或许会影响到张周集团。

    “是的周总,二楼似乎也是一个大公司组建的对外仪式,听说还很大呢,至于时间似乎还跟你们同一天。您也知道,好日子就那么几天,总会遇到一起举办的公司。”似乎是看出周倩倩的顾虑,服务员继续解释:“周总千万不要害怕受影响,他们在二楼你们在三楼,这种情况一般到那天会专门为你们两成楼开通专用电梯,到时候你们只要派一个人在电梯口迎接就不会出现差错了。我们以前承办了多次这种会场了,绝对不会有差错。”

    “竟然还是好日子?真不错。”张枫逸笑着点头,其实张周集团哪里故意选的好日子,而完全是凭着周倩倩的生日直接当做集团成立的日子,却没想到竟然还是黄道吉日。

    对于会场的参观,张枫逸心中感觉还是比较满意的,至于周倩倩似乎也没问题,但是参观完之后,在酒店走廊上,张枫逸看着有点心事的周倩倩问道:“怎么了?你不会真的担心人家二楼的公司成立会场对我们有影响吧?”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