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739.html"}})();
    之后的事情倒也没有太复杂,原本欢乐的集团成立仪式,在杨逆突然离开之后,有点尴尬,但是紧随着张枫逸说周倩倩生日,并且让服务员把蛋糕推上来,整个会场又陷入了欢乐当中,。。

    一个小时之后,在酒店三楼大厅的后面走廊内,听着大厅里面欢呼的声音,和周倩倩的笑声,张枫逸脸上却没有什么笑容。手里拿着一根烟使劲吸了一口,突然感觉烟的味道不太对劲,低头一看原来烟已经烧到烟嘴了。这是张枫逸第一次这么走神。

    “张哥。”一个声音从张枫逸身后出现。

    张枫逸早就知道身后来了人了,虽然走神,但是以张枫逸的本事不至于来人还不知道,最起码的警觉意识还是有的。现在在张枫逸身后的就是风无问。

    “你应该叫逸哥。”张枫逸带着几分调侃的说,不过并没有回头,但是先前脸上那一丝走神却没有了,恢复了以前的样子。

    风无问从口袋里拿出烟,递给了张枫逸一根,随后自己也点了一根,然后便坐在了张枫逸的身旁,深吸一口烟看着张枫逸:“逸哥你在为今天的事情发愁?”

    张枫逸沉默了一下,抬起头看着风无问那眼睛,淡淡的说道:“说发愁倒是不至于,只是最近的事情有点乱,但是这些事情我又不想处理,所以我觉得头疼。”

    “逸哥是为了今天逆哥所说的话吧?”风无问说道。

    张枫逸摇摇头:“不完全是为了这个。。不过既然你提起来了,现在你说说杨逆打算干什么?”张枫逸说完之后看着风无问。

    风无问低着头,想了一下才抬起头来:“逸哥,说实话,今天逆哥所说的话,是我第一次听这么说,按照我对逆哥的了解,他属于那种不沾因果的人,不喜欢跟任何的东西有牵扯,但是你看今天他做的事情,明显就跟你的张周集团有了关系,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张枫逸微微一笑,“其实这个事情说起来棘手,但是也没什么,他想要的东西无非就那几样,但是似乎我本身就提供不了什么,所以现在这样可是他吃亏的。”

    “从我认识逆哥开始,我就没见他做过错误的决定。”风无问说道,“对了,逸哥我看你的意思,你似乎也不希望有别人搀和张周集团,那为什么刚才你故意的让逆哥上去讲话呢?”按照风无问的想法,本来这件事情就是张枫逸引起的,杨逆是什么人?其手中的势力和背后的关系网不可未不复杂,他现在说了这么一句话,几乎是决定了张周集团以后在燕京可以说畅通无阻。要说其没有目的那肯定是假的。

    “那是他自己要求上去讲话的。我说那些也不过是为了找逸哥台阶让他上去而已,但当时我只猜到了他要讲话,可是却猜不到他竟然直接大包大揽。”张枫逸对杨逆还是有点了解的,这种人关系复杂,又经历过大风大浪,可以说对很多东西已经淡然了,今天讲话最多是给自己个面子,但是直接承诺下什么那几乎不可能,可杨逆就真的承诺了,这可是让张枫逸感觉到相当的无语和失策。。

    “我看你今天晚上最好去找一下逆哥,毕竟有他今天的这句话,张周集团几乎等于有了一个保护神,先不管他什么目的,你先去看看为好。不过我相信逸哥。”风无问看着张枫逸。

    张枫逸哈哈一笑:“这些事情都不算事。”

    “逸哥来人了。”风无问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从大厅内朝着这边走廊走过来一个人。

    张枫逸看了一眼来人,叹了口气:“这才是事呢。”

    原来过的是苏玉瑶。

    苏玉瑶可没听到张枫逸的话,连蹦带跳的跑了过来,“喂,张枫逸你一个董事长躲在这里抽烟,真不像话,赶紧进去发表点讲话什么的,本大记者给你录下来,然后做个专题报道。”

    张枫逸连连摆手:“别了,别了。我现在有事情需要商量,你看风无问正跟我说正事呢,我哪里腾的开身,我看你就去找周倩倩吧,有什么就找她,他一定满足你的,其他书友正在看:。”张枫逸把风无问当了挡箭牌。

    苏玉瑶目光转向风无问,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你有事?”

    一旁的风无问赶紧站起来,看看苏玉瑶一脸嬉笑:“嘿嘿,你是苏玉瑶大记者吧?我见过你,哈哈。我现在没事了,那个我走了,你们聊。”说着还不忘记回头朝着张枫逸挤眉弄眼,然后直接开溜了。

    张枫逸大骂这家伙不靠谱。

    “他不靠谱,那你靠谱吗?”苏玉瑶好像是忘记前几天的事情直接坐在了张枫逸的身旁,意味深长的问道。

    张枫逸看了看苏玉瑶,说道:“我也不靠谱,所以大小姐你还是放过我吧。”

    苏玉瑶抬起头看着张枫逸,原本脸上那玩味的表情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本正经:“我长得就那么丑?”

    张枫逸看到苏玉瑶一本正经,也不再开玩笑,只是叹了一口气,嘴里吐出两个字:“不丑。”

    “既然不丑为什么不喜欢我?”

    “我没说不喜欢你。”

    “那你娶我吧。”

    “不行。”张枫逸一口便拒绝了。

    苏玉瑶不死心,瞪着张枫逸:“你给我一个理由,我以后绝对不纠缠你,而且他们的那些事情和对你的误会我去解释。”

    张枫逸沉默。

    苏玉瑶看着张枫逸沉默,并没有着急的催促,只是默默的看着张枫逸,等着张枫逸的回答。

    “我可以不回答这个问题吗?”

    苏玉瑶坚定的说道:“不可以。”

    张枫逸点点头,“那我告诉你,我有很多事情需要做,我不想这么早就结婚,因为那样会拖累别人,而且我现在本身就很多的不确定性,可能我一个错误的决定能影响很多事情。”说道这里,张枫逸转头看向苏玉瑶:“也就是说,我顾及太多。”

    “就这些?”苏玉瑶歪着头问。

    张枫逸点点头:“就这些。”

    苏玉瑶嘿嘿一笑:“那看来我还有机会,既然你现在这么说,也就是说你不光不会娶我,就连别人都不会娶,我心里平衡了,那等你想娶妻子的时候,我再来找你哈。”说完苏玉瑶站起来要离开。

    张枫逸一阵无语,不过看到苏玉瑶要离开了,也就没在说话,心想到这个家伙快离开吧。

    “对了,我还有一个问题。”苏玉瑶走到一半回过头来。

    张枫逸深吸一口气,无奈的点点头:“姑奶奶,你有话就直接说吧。”

    “那你不准欺骗我,否则你要是欺骗我,就得娶我,你先答应我我就问。”

    张枫逸头一扭:“那你别问了。我不一定做到,这是底限。”

    苏玉瑶嘟着嘴,一脸的不满意,但是看到张枫逸没有在开口,只能臣服,“好吧,先前韩雪告诉我说你们俩的婚事是欺骗她父母的,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张枫逸就知道苏玉瑶会问这个,但是对苏玉瑶这个脑袋也是很无语:“韩雪不是你的闺蜜吗?你不会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吧?”看着苏玉瑶的表情张枫逸干脆不说了,直接回答:“是假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