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741.html"}})();
    这个话在外人看来似乎有点绕口,但是张枫逸却知道这到底是哪里,所谓一号当然是神剑,而一号地区是说的神剑指挥部。。不知道国安部让自己回神剑指挥部干嘛?想了想,张枫逸本来想要联系自己的顶头上司问问,后来一想还是不要问了,反正现在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在问也改变不了什么。

    不过今天得先把事情处理完了才能回一号。现在集团成立了,一些必要的事情也有周倩倩来处理,根本不用自己,就算自己想要帮忙,也插不上手。

    低头沉思了一下,张枫逸拿起电话拨通了杨逆的号码,直接了当的说道:“逆哥,我想跟你见一面。”

    那边杨逆似乎早就知道张枫逸会打电话,缓缓的说道:“西敏楼,晚上八点我们正好吃个便饭。”

    挂掉电话,看看时间才下午四点多,张枫逸干脆打电话给程元武,询问了一下最近在台州的血影搞的怎么样。答案非常让张枫逸满意,程元武把现在血影的具体情况说了一下,然后又大概的说了一些现在存在的问题,无非就是一些侦查设备不到位,在国内又购买不到的问题。

    张枫逸想了想,最后给程元武说让其联系设备,然后自己想办法给弄回来,至于资金问题,张枫逸决定晚上找个时间在给打几百万。

    与程元武大概通了一个消失的电话,张枫逸才满意的挂了,之后想想没有什么事情,干脆躺在床上迷糊起来。。

    说是迷糊,也不过是张枫逸想要理顺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这是张枫逸的习惯。

    时间过的倒是很快,转眼就下午五点半了,因为今天是集团成立,周倩倩很忙,但是还是打过电话来问张枫逸吃了饭没有。

    当听到张枫逸说跟别人有饭局之后便在也没管,不过周倩倩却说今天原本跟她打电话说不来的那些人,竟然晚上一起到了瑞美国际,而且个个都带了礼物,还道歉,甚至有的干脆带了订单来。

    挂掉周倩倩的电话,张枫逸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最后干笑一声,摇摇头。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出了瑞美国际,打了一个车便朝着西敏楼而去。

    西敏楼是一个装修比较高雅的中餐厅,所处的位置倒是不怎么繁华,属于燕京的郊外,但是这里因为幻境特别好,在加上菜做的别具一格,生意做的倒是红红火火,经常是爆满。

    不过就算生意在爆满,西敏楼招待客人的地方从来都是一二层楼,三楼虽然也装修的很好,但从来没有招待客人,关于这一点曾经也有人质疑过,甚至还有那比较有势力的人牛气轰轰的要求上三楼,但是每次都是西敏楼的经理过来说一句话,最后那人气焰一下子没了,反而客客气气的离开。

    当然了,也有那不知天高地厚的,但最后结果都是莫名奇妙的消失。。

    张枫逸打车来到西敏楼,刚一下车就看到西敏楼门口听着一排排的豪华车辆,一楼大厅坐满了人。

    既然是杨逆约的这个地方,张枫逸当然不会害怕没地方吃饭,径直朝着里面走去。

    刚刚走到门口,一个身穿西服,打着领带的男子便笑着跟张枫逸说道:“请问是张枫逸老板吗?”

    张枫逸一怔,要说自己名字倒也无所谓,不过这个张老板倒是差点让张枫逸没寻思过来,但一想到这八成是杨逆吩咐的,也就没在意,点点头:“我是张枫逸。”

    “呵呵,没错就好。我是这家酒楼的经理,您叫我王亮就行。杨先生让我 在这里等您,说是您来了之后直接去三楼。”

    张枫逸说道:“从哪里上楼?”

    “张老板请跟我这边请,好看的小说:。”那叫王亮的经理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让张枫逸朝着那边走。

    张枫逸跟着酒楼经理朝着里面走去,顺着楼梯就上了楼。

    一楼是散座,所以比较热闹,而二楼则是包厢,明显要比一楼清静了很多,至于三楼张枫逸不清楚,不过看样子上面应该更清静。

    果然酒楼经理在走到三楼楼梯口时候说道:“张老板从这里上去就行了,杨先生在楼上等您,我就不上去了。”

    “嗯,辛苦你了。”张枫逸说了一声,然后朝着三楼走去。

    三楼与其他楼层的楼梯不同,其他楼梯都是木地板,所以走起路来会出现“格格~~”的声音,但是三楼的楼梯却铺了地毯,走起路来没什么声音。

    楼梯有一个转折,张枫逸从楼梯攥着处一出来,看到了三楼的景象,别说三楼可以说是别具一格,装戏的非常有古代的韵味,中央一把折扇,上面还有题字,旁边是一些装饰画。

    在三楼的中央有一个桌子,桌子旁边摆放着很多椅子,其中一把椅子上杨逆便坐在哪里,面前的桌子上有四五个小菜的样子。

    张枫逸看着桌子上摆放的碗筷,正好两付,笑着说道:“逆哥这是在等我吃饭啊。不过菜上早了也不怕凉啊。”

    杨逆笑眯眯的说道:“要是凉的话那就让厨师在做一份,这个问题并不难解决。”

    张枫逸并没有在继续说这个话题,而是走到椅子旁边,直接坐下了,“我看楼下那么忙,客人多得很,上楼的时候我还顺便看了一眼那个菜单,简直贵的离谱啊。能在这种地方有一个专门的楼层,恐怕只有这酒楼的老板能有这本事吧?”

    杨逆瞅了张枫逸一眼,笑呵呵的说:“你这小子太滑头,有什么话就直说,不久想问我是不是这酒楼的老板,我就告诉你,这酒楼我还真不是老板。只不过有人啊,非要让我来,所以我就在这选了三楼。在这整个燕京,我没有任何产业,最多有几处宅子,生意也没有的。”

    张枫逸虽然不知道真假,但是以杨逆这身份这么说,自然不会欺骗自己,再者也没有欺骗的必要。

    张枫逸没有在说话,杨逆也没有说,只是拿起筷子轻轻夹了一下眼前菜,然后吃了一口。

    沉默大概有一分钟,张枫逸打破了现在的沉默,“我有几个疑问,想问下逆哥。”

    杨逆又吃了一口菜,嘿嘿一声:“我还以为你不会说呢,有话就直接问吧,虽然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但是我还是要听听你的话。”

    都是聪明人,张枫逸也不想绕弯子,直接说道:“不知道逆哥今天为什么上去说那一番话?”张枫逸的话当然是为什么杨逆要说的那么明白,甚至几乎明白跟别人说了,张周集团会在其保护之下。

    杨逆抬起头看着张枫逸,脸上那笑容消失,语气缓慢的说:“先说说你想说的,对这些你肯定有话要说。”

    张枫逸想了想:“既然逆哥已经摊开了说,那我也就不绕弯子了。”说到这里,张枫逸竖起一个手指头:“第一,我不会受任何人控制。”

    杨逆低着头吃东西:“继续。”

    “第二,张周集团不会受除我之外的人控制。”

    “第三,我不会因为你这么一个大人情,便帮你做任何事情,我可以帮助,但也只是帮助,绝对不会部分青红皂白的去做一些违背良心的事情。”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