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743.html"}})();
    而且这件事情先前张枫逸就有坏意,为什么周倩倩邀请的人都没有来,而且口吻出奇的一致,这里面的猫腻绝对小不了。。只不过当时张枫逸没有仔细去想,再者获得的信息也不多,无从去考量,现在杨逆这么说,张枫逸心里彻底明白了。

    “秦昆,别落到我手里。”张枫逸心中暗暗想着,虽然杨逆嘴上说的“那几个小女友”话有点偏颇,但张枫逸不用想也知道杨逆说的是谁,反正除了韩雪、秦菲月便是苏玉瑶和连芳。这里面每一个女人,就连芳付出少点,其他的哪个都对自己做了无数次帮助,不用说因为自己的公司而受到伤害,就算不是因为自己,那也绝对不允许,这直接是自己的底线,希望秦昆以后不在做这种蠢事。

    杨逆看着张枫逸脸色的变化,并没有打断张枫逸的思绪,而是拿起筷子吃了几口菜。

    张枫逸从思绪中转出来,朝着杨逆说道:“谢谢逆哥。”张枫逸这个谢谢包涵了很多。

    杨逆倒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张枫逸,慢腾腾的说道:“你知道要谢我什么?”

    “当然知道,刚才你说的我就不重复了,今天集体成立,那些我不认识的明星,商界大鳄也是您通过关系找去的吧?在者今天周倩倩邀请的那些合作伙伴又一起去了集团的宴会,这里面肯定也有您的帮忙……其他的我就不说了,总之感谢。。”

    杨逆点点头:“嗯,你还不算糊涂,不过就不要跟我这么客气了,我做事虽然向来是利益交换,但是有时候也做点好事,做点不图回报的事情,哈哈。”

    张枫逸拿起旁边的水杯,说道:“我以水代酒,敬逆哥一杯。”

    “不实在,竟然用水。”杨逆佯怒,随后朝着楼梯处大喊:“来个人,给我拿一瓶酒上来。”

    整个晚上,张枫逸与杨逆几乎喝了个通宵,虽然时间很长,但是两个人都没喝醉,这倒不是俩人酒量多么高的离谱,而是俩人根本没喝多少酒,一直在聊天。

    聊天也是很有意思,几乎整个晚上,都是杨逆在说,张枫逸在听。一整个晚上,张枫逸也不知道杨逆到底说了些什么,几乎没记住东西,总之杨逆乱七八糟的说,也没什么头绪,从以前混帮会,到现在做的事情,似乎直接把张枫逸当成一个知心好友。

    一晚上就这么过去了,张枫逸依旧坐在椅子上,看着刚刚停下嘴的杨逆。

    而杨逆目光看看外头已经蒙蒙发亮的天,拍拍自己脑袋,叹了一口气:“唉,我这人老了就嗦,一不小心就天亮了,罢了、罢了,你回去吧,至于张周集团其他地方我不敢保证,在眼睛要是开分公司什么的肯定没问题,而那个万福来公司,现在有我说了话,那个秦昆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打击你们,最多在其他生意方面排挤你们。。”

    “恩,这个我心里有准备。”

    “那就好,你走吧,其他书友正在看:。我不送了。”杨逆说着站起身子便朝着厅堂旁边的一个房间走去,看样子那边有一个卧室。

    张枫逸也没有在多说话,只是说了一句“走了。”然后就站起身子来下了楼。

    酒楼明显经过交代了,并没关门,而是由保安给张枫逸留着门,张枫逸出了酒楼,站在大街上,一边找出租车,一边想着今天晚上杨逆所说的那些没有丝毫逻辑的话。

    这些话看似好像是杨逆喝醉了,但是谁都知道杨逆根本没醉,可是从情绪和眼神中张枫逸看出,杨逆心醉了,他心里似乎有什么事情很痛苦。

    “唉……”张枫逸此时对杨逆的看法越感复杂,像杨逆这种人,你要说的每做一件事情没有目的性,那肯定不可能的。可是昨天晚上他说那些又好像是出自真情。

    张枫逸摇摇头,暂时不管这些,反正就现在而言,这个杨逆对自己没有坏心,相反甚至有点好感。虽然这个好感来的莫名其妙,要知道以前张枫逸虽然见到杨逆时候,对方也会回答自己一些问题,但是那完全是一个长辈回答小辈的话,没有一点点的个人感情,可是最近两次见其竟然有众平等交流的样子。

    并不是张枫逸不敢跟杨逆深交,相反张枫逸如果跟杨逆深交,受益的绝对是张枫逸,杨逆的关系网可不是那么简单的,据说这个人曾经在中央数次扫黑中稳如泰山,而且在某次大变革中还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单单这些就知道杨逆除非做了什么逆天的大事,否则这一辈子都不会跌落。而以杨逆的谨慎和做事法则,又怎么可能做出什么让国家必须铲除那种逆天大事。

    虽然情况是这样,但在没弄明白杨逆善意的来因时候,张枫逸还是不敢深交。这并不是张枫逸胆小,只是一种本能,一种本能的防护而已,毕竟自己不是普通人,自己身上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所以任何事情还是小心点好,张枫逸依旧记得杨逆第一次见自己时候说的那句:告诉我你从哪里来。这一句话便让张枫逸对杨逆感觉到棘手,可见其看人的厉害程度。虽然后来杨逆再也没问,但是张枫逸却记着这个事情,有些秘密永远不能说。

    回到酒店,张枫逸特地路过周倩倩的房间,原本只是路过看看周倩倩休息了没,但是看到房间内已经关了灯,张枫逸打算回自己房间的,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看看周倩倩,于是顺手捏着门把手,然后手指轻轻用力,最后把门给拧开了。

    张枫逸的指法开这些门已经越来越熟练了,就算在厉害的防盗门,在张枫逸的手中现在也算不得什么了,当然那种特殊的门另算。

    门轻轻的推开,张枫逸正要往里面走,突然感觉到一道寒光闪过,一把匕首朝着自己脖子插来。

    张枫逸正要动手制敌,但是马上从味道知道了对方是谁,只能身子轻轻的一躲,然后攥住匕首说道:“是我,张枫逸。”

    张枫逸这话说完之后, 灯一下子便亮了,流苏穿着睡意站在张枫逸面前,“被你吓了一跳,你怎么这么早来呢?我还以为是杀手呢。”流苏被张枫逸搞的一惊一乍的,本来很精神,现在知道是张枫逸就继续一副睡不醒的样子。

    张枫逸朝着流苏点头:“你现在反应挺快,不错。倩倩昨天晚上几天睡的?”

    流苏轻声说道:“刚睡下,眼看天亮了才睡。”说着流苏指指周倩倩的房间:“要不你过去看看。”流苏知道张枫逸跟周倩倩的关系,所以也不避讳。

    张枫逸嘿嘿一笑:“我就不了,男女授受不亲的。我回去睡觉了。”说着转头便走。

    流苏白了张枫逸一眼,嘴里嘀咕着:“假正经,男女授受不亲还大早上的偷偷溜进来……”说道这里又打了个哈欠,“我得在去睡个回笼觉……”

    张枫逸一脸幸幸的从房间里跑出来,有点小尴尬,本来确实是想看看周倩倩,却忘记了流苏这个保镖了,搞的挺不好意思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