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765.html"}})();
    第748章 意外

    一上出租车,司机便问:“两位去哪里?”

    山鸡目光看向张枫逸,意思当然是张枫逸说地点了。可张枫逸突然发现自己忘记询问海阔在万化市哪里了。

    “师傅您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问问。”张枫逸说着拿起电话拨通了海阔的电话。

    司机似乎是有别的事情还要,催着张枫逸:“你快点问。”

    电话接通了,那头是海阔有点模糊的声音,这个模糊是刚刚睡醒的样子。“喂,有什么问题吗?”海阔直接了当的问张枫逸,原因当然就是先前他跟张枫逸说让其一定第二天之内赶到万化市。如果张枫逸打电话那肯定是有事情,或者这个事情出了问题。

    “没什么问题,你告诉我你在万化市哪里?”

    “哦,我给忘记了。在恒基大厦,你到了万化市给我打电话,我派人去接你。”

    张枫逸都在出租车上了,哪里还用接,但是听到海阔这么没睡醒的样子,也就没跟海阔多聊,就直接说:“那你先睡吧,我挂了。”

    挂掉电话之后,张枫逸跟司机说道:“师傅,去恒基大厦。”

    “好的。”司机爽快的点下头,然后发动了车子,张枫逸则是在车子上看着窗外的风景,心中知道这件事情恐怕很复杂,刚才打电话海阔是迷迷糊糊的样子,好像正在睡觉,也就是说最近海阔根本没有休息好,要不依照海阔的性格怎么会在大白天就睡觉,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张枫逸没有跟海阔说自己到了万化市,就先让他多休息几分钟吧,接下来肯定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人嘛,就是要互相理解。

    张枫逸虽然不认识路,但是最起码的判断还是知道的,这个司机也算不错,虽然是个黑车,但是没有带着张枫逸和山鸡到处转哟,而是直接朝着恒基大厦而去。

    因为城市小,所以到的也快,十来分钟,便在一栋高楼下面停下了,司机跟张枫逸说道:“恒基大厦到了。”

    张枫逸给司机付了钱,然后跟山鸡说了一声下车,便下来了。

    站在大厦下面,张枫逸抬起头来看着上面山东搞的几个打字,“东阳集团”心中有点古怪,这个集团应该是海阔手下的,最多在东扬有,怎么现在跑了万化市来了,难不成海阔把这大厦买下来了不成?

    想归想,但已经到了楼下了,就得给海阔打电话了,要不找不到他人。不过电话倒是打通了,但是海阔却没有接。张枫逸暗道奇怪了,难不成睡着了?可就算睡着了,那也该有秘书才对。于是继续拨过去打。

    可是一连打了三次都是暂时无人接听。

    山鸡站在一旁看着张枫逸电话一直打不通,开口询问,“逸哥,怎么回事?联系不上那个海阔?”

    张枫逸摇摇头:“可能有什么事情,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接电话,走……我们进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他。”

    张枫逸带着山鸡朝着里面走去。从外表一看这个大楼似乎是一个非常繁忙的大楼,但是张枫逸走进去次啊发现,整个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人打听空荡荡的,不像有什么公司,好看的小说:。

    看着四周的情况,张枫逸有点哭笑不得,难不成自己找错了地方?可是联想到大楼上面的集团名字确实是海阔旗下的,可这里面怎么连一个人也木有,也太不靠谱了吧。本来还想找个人来问问的,现在倒好,不用问了。

    就在张枫逸感觉到无奈的时候,突然从旁边出来七八个人,个个手持长刀朝着张枫逸走过来。带头的是一个少了半边眉毛的壮硕男子。

    张枫逸看着走过一队人来,与山鸡对视一眼,这个对视当然也是有一定的意思的,意思就是不要动手,张枫逸怀疑这是海阔的人,不过张枫逸扫视了一眼来的人中没有自己认识的。

    张枫逸还没有开口的,带头的那个少了半边眉毛的家伙先说话了:“小子,干什么的?谁让你进这里的?不知道这里是大爷的地盘吗?”

    虽然对方说话很嚣张,但是张枫逸看在海阔的面子上当然不能跟这种小头头一般见识,只是笑笑说道:“我找海阔。”虽然只说了四个字,但是张枫逸却仔细的看着对方的眼神,只要对方眼神不对,马上就干掉。因为如果对方是海阔的仇人,那肯定会对自己动手,而如果是海阔的手下当然是另一番表现,对于这两种表现,张枫逸肯定给予不同的反应。

    很显然,张枫逸的猜测是正确的,那却了半边眉毛的家伙上下打量一眼张枫逸,不屑的冷哼一声:“你?你是谁?你算个屁?你还有资格见我阔哥?”

    既然确定是海阔的手下,张枫逸也就放心了,因为刚才张枫逸给海阔打电话的时候对方一直没接,现在进了这个大楼却又出现了一对人,张枫逸还怀疑是海阔遇到了麻烦,现在看到对方是海阔的人马,也就表明海阔没什么事情。

    其实也是,依照海阔的实力和本身的能力,不可能出现太大的错误,要不他也不能雄霸整个东扬这些年。

    “你先别问我是谁,你去跟海阔说,一个姓张的来找他。或者你现在带我去,他见到我之后保证夸奖你。”张枫逸实在不愿意跟这种小头头动手,所以还算好声好气。

    旁边的山鸡确实早就跃跃欲试了,要不是张枫逸再三的使眼色,恐怕早就上去把这一帮人放到了。

    可惜张枫逸的想法总是太美好了,这个世界上有一句话叫做给脸不要脸,敬酒不吃吃罚酒。眼前这个没了半边眉毛的家伙便是如此。

    只见他把刀背朝着张枫逸面前一晃荡,笑哈哈的说道:“姓张的?老子还姓张呢,姓张的就能随便见阔哥了?给我滚出去。老子说三声,三声之内你们要是在不滚出去,老子可就把你们剁成肉馅了。到时候老子也尝尝人肉包子什么滋味,哈哈哈哈……”

    张枫逸叹了一口气:“你可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说完看向山鸡:“山鸡,十秒之内让他们全部躺下,差不多就行了。”

    “好嘞,逸哥你看好吧。”山鸡挽挽袖子,终于要大展身手了。

    “噎呵,你们口气还挺大,真是找死……”这个眉毛少了半边的家伙,最后一句话还没u说完,山鸡上来一个大拳头便把他打歪了,随后便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动手。

    张枫逸往后退了两步,看着山鸡的动作,不得不说山鸡在近身搏击上已经有很高的成就,当然比起自己来说还要差很多。但对于一些高手已经足够了。就算在国际上特种兵行列也不会低。

    “砰~”

    “噗通~”最后一个人影倒飞出去,然后捂着肚子在地上爬不起来。

    山鸡拍打下双手,走到张枫逸身边,嘿嘿的笑答:“逸哥,怎么样?我刚才数着呢,一共用了八秒,哈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