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771.html"}})();
    张枫逸知道海阔的心情,沉默了一下,“这个事情并不难,既然确定对方的交易地点是在这附近那也就好办了,有我在不需要什么地图。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嗯?”海阔一怔。

    张枫逸笑了笑:“我就是活地图。”

    见张枫逸说的这么肯定,海阔只能哈哈一笑:“反正只要你出手就行,我找人查了,对付那些催眠高手,最好的办法就是找意志坚定的人去,所以既然这样那就不能带的人太多,要人少而精。到时候你带头。”

    “这个没问题。”

    “那就这么定了,我等对方的消息。你先去处理你的事情。”海阔大方的拍拍张枫逸的肩膀,转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看到海阔进了办公室,张枫逸叹了一口气,也幸亏是海阔,当然也幸亏是自己,如果是别人今天对一个将海阔的兄弟杀了十几个人,竟然说情,怕是海阔马上就会翻脸。好在自己以前帮助过海阔并且还跟海允有关系,所以今天这么做,海阔只是疑惑,最终还是允许了,但张枫逸相信海阔的意思,他进了房间那是在等自己告诉他答案。

    张枫逸明白,海阔这个人非常的讲义气,对待自己手下的人可以说非常的好,所以自己的事情需要好好处理。

    想了想,张枫逸朝着海阔旁边那个屋子走去,找到了小周,然后问小周山鸡在哪个房间休息,最后在十二层找到了山鸡的房间。

    这个房间装修也是很豪华,看样子这个大楼在海阔买下之前曾经是做酒店生意的,要不不会有装修这么标准豪华的房间。

    山鸡原本正躺在床上看电视,见张枫逸敲门进来了,坐在床上,眼睛看着张枫逸的脸色似乎不太好:“逸哥,怎么了?”

    张枫逸沉默了一下,“我有个猜想,但是不确定,其他书友正在看:。刚才海阔带我去负一层看他关押的人,根据情报上说,我要救的人就在海阔手中,而我又在负一层见到了那个家伙,经过猜想,应该是这次任务的重点任务。但我还是不确定,所以想找你去看看。”

    山鸡点点头:“你怎么就确定那个人就一定是我们要找的人呢?”

    张枫逸毫不犹豫的说出几个字:“毅力、警觉、体质。”

    虽然是三个词,但是山鸡马上明白了张枫逸的话,是的神剑队员和普通的人最大的却别就是意志坚强,警觉性更高,体质更加强悍,这都是神剑队员独特之处。现在张枫逸这么一说,那应该是**不离十了。

    而且任务目标上已经说的很清楚了,那个人现在就是落在了海阔手中。

    不过山鸡从进了这大楼开始,也对海阔的实力有所了解,知道点海阔的个性,想了想说道:“其实逸哥,我感觉你应该直接问那个海阔比较好,在不透漏我们身份的前提下,跟海阔说一下,问问他这里还关押着什么人,我们去看看是不是。说不定能找到我们要找打人。”

    “我先前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在看负二层那人之后我基本确定了这个事情,所以没有在开口问,我觉得那个人就是我们要救的人,就是我们一号的队员,不过他并不认识我。但我可以从他眼神中看到神剑队员的那种强悍和执着。”

    山鸡一听张枫逸说的这么确定,一下子从床上蹦下来,“那还等什么,我们这就去救他。

    张枫逸一摆手:“先别冲动,现在这个事情有点复杂,你什么都别说,就跟着我。先确定是不是我们要救的人,然后我去找海阔说。只有这样才是最好的办法。”

    “嗯,逸哥,我听你的。”

    “那好,你现在跟着走,先去找海阔。”张枫逸带着山鸡从电梯回到了顶楼,找到海阔的办公室。

    海阔正在办公室内的椅子上闭着眼睛,张枫逸把山鸡留在门外,敲了敲门便走进来了。

    海阔看到是张枫逸进来,马上睁开眼睛,指了指桌子前面的椅子:“坐下说。”

    张枫逸摇摇头:“不用了,我就几句话。”

    “那好,你说我听。”海阔知道张枫逸是有话要说,所以没多说别的,直接说重点。

    张枫逸脸色严肃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想问一句阔哥,你相信我吗?”

    海阔点点头:“当然相信,第一你是我妹夫,第二,你个性我比较喜欢,咱们还是好兄弟。如果不相信你,我就不会告诉那么多,更不会把妹妹都给你。你现在问这话,可是有点让我伤心啊。”

    张枫逸问这话的目的当然不是真的问问海阔相信自己不,海阔对自己的信任张枫逸心知肚明,现在之所以这么问,是想问后面的话做一个铺垫,现在海阔回答了,张枫逸直接说道,“那我想带山鸡到负一层看看你后来抓的那个人,想要确定一下他是不是我要找的人。然后我在回来告诉你原因行吗?”

    海阔皱着眉头似乎在想什么,但还是点点头:“这没问题。我可以带你去,也可以让小周带你去。”

    “让小周带我去吧,不过阔哥有句话我要说在前面。如果他不是我要找的人,那我就不能告诉你i这个事情的原因了,要是是的话,我会给你做出一个解释。”竟然不是的话张枫逸当然不会在跟海阔说这些事情,但如果是的话,要想在海阔手中把人带走,必须给海阔一个理由,正是这样张枫逸才现在把话提前说好。

    海阔只是点了一下头,没有在说什么,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之后说道:“小周你来我办公室一下,好看的小说:。”

    不到二分钟,小周敲门进来。

    海阔指着张枫逸和山鸡说道:“小周你带他们两个去一下负二层,看看关押着咱们抓到的那个人,就是那个咱们华夏的。不是倭国人。”

    “好的阔哥。”小周答应着,跟张枫逸说道:“张哥,您跟我走吧。”

    张枫逸嗯了一声,跟着小周出了房间。

    当顺着电梯在进入负二层的时候,这次进来就麻烦多了,因为不是海阔亲自来,所以出现了四五个荷枪实弹的家伙,目光死死的顶住小周和张枫逸山鸡三人。

    小周拿出身上的卡,递给那其中一个带头的人:“是阔哥让我带他们来的。”

    那三个拿枪的家伙把卡放在手中看了看,最后又上下打量了一圈山鸡和张枫逸,最后才点点头:“进去吧,不过我马上要跟阔哥确定下。”

    “行。”小周带着张枫逸朝着走廊最里面走去,而原本那个三个拿着冲锋枪的壮汉带头的那个则是进了房间,

    打开门之后,小周看着张枫逸说:“张哥,我就不进去了。”小周在帮里能混到海阔身边,自然有不俗的眼力劲,他刚才看到海阔叫自己带着张枫逸和山鸡来这里,就知道是有事情,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直接跟张枫逸说不进去了。

    本来这事情张枫逸就不想别人知道,打算找个借口让小周在外面,现在小周自己说不进去了,那也正好。于是顺着台阶说:“那你在这等一下,我们马上就出来。”

    “行,张哥你们进去就行。我反正也没事,我去旁边那个屋子里跟那帮家伙们聊聊天,张哥有什么吩咐就叫我。”

    看着小周走后,张枫逸跟山鸡进了那个房间,一走进来还是浓重的血腥味道,不过比起最开始张枫逸进来的时候要好多了,最起码那种烧焦的难闻味道是没有了。

    屋子内原本困在铁柱子上的男子早就放下来了,此时正在一张平板床上躺着,旁边还放着水和一点干巴巴的馒头。

    张枫逸朝着山鸡使了个眼色,意思当然是看看认识他不。山鸡点点头,走上前去。

    就在山鸡刚走到那人的面前,突然一直默不作声的男子从床上跃起,朝着山鸡脖子袭来。

    山鸡是神剑出身,这种突然袭击要是一般人肯定中招,但山鸡只是身子稍微一倾斜,然后用手一攥就拿出了那人的手臂。

    “山羊?”山鸡突然惊叫一声,“果然是你,刚才看着躺在床上我就感觉很熟悉……”

    那个被称作山羊的人一看是山鸡,原本已经刚抬起的另一只手,突然放下了,朝着山鸡微微笑了一下,然后整个人朝着旁边歪去。

    “哎……”山鸡一把抱住了那男子,然后轻轻将其放在床上,并没有呼喊名字,因为山鸡看得出眼前这人是昏过去了。

    张枫逸一直站在旁边,等山鸡把男子放在床上后,才问道:“是我们要找的人?”

    山鸡脸上带着一丝怒色:“是……我现在想知道到底是谁把山羊弄成这样的,我要去杀了他。”

    张枫逸叹了一口气:“作为神剑的队员,你现在应该忍耐,这个事情暂时先放一边,一切听我指挥。”

    看着山鸡没说话,张枫逸脸色一变,严肃的说:“你听明白了没?”

    山鸡这才点点头。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