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3772.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755章 山鸡和山羊
    第755章 山鸡和山羊

    “山鸡?山羊?你们俩名字到是挺有意思,关系很好?”

    山鸡继续点点头:“我们两个在神剑是拜把子兄弟,是偷偷拜的那种,山鸡和山羊这个名字,其实不是我们的真名,不过因为当时喜欢这个名字所以就取了。。”山鸡慢慢的说道。

    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话,但是张枫逸却从山鸡的话中听出其余山羊不凡的感情。事实上在神剑内部这种结拜兄弟的事情是不允许的,但是在严格的规章制度都有漏洞,很多生死与共的队员在执行了一次任务之后,双方感情深厚,于是便拜为兄弟,这种事情在神剑中很常见,神剑的高层也知道,但这是人类最起码的感情,就算在禁止也根本行不通,所以神剑高层有人就默认了。

    张枫逸微微沉默了一下,还是决定把海阔告诉自己的关于山羊的事情跟山鸡说了一下,之所以这么做,张枫逸是害怕山鸡禁不住与山羊的兄弟之情,做出一些对这次任务不利的事情来,而如果把整个事情跟山鸡说一下,张枫逸相信依照山鸡的在神剑的心性,会多少的理解这其中的事情,理解海阔,进而做什么事情不出格。否则只是依靠命令压迫,这并不长久。

    果然在张枫逸跟山鸡说完之后,山鸡低着头不说话了,最后这才抬起头跟张枫逸说:“逸哥,我能理解你的好意,不过这个事情我可以暂时不去报仇,但他必须放了山羊,否则我就是拼着一死也要把这一栋大楼给炸掉。。”山鸡说道这里时候双眼都已经发红。

    “唉……”张枫逸叹了一口气,他知道在多说什么也没有用,神剑队员的心情都坚毅的很,有时候一旦认定了一件事情就一定会做,而与普通人想必,神剑的队员更不怕死,一个不怕死的人要做一件事情那肯定能造成很大的后果。

    “首先你必须无条件执行我的命令,不准对海阔做任何事情,这军令。”

    山鸡点点头:“我会严格执行的。”

    “嗯,这样就行,剩下的交给我。记住我们这次是来执行任务,另外其实海阔也是我的朋友,所以你多少需要给我点面子不是?这些话是我私人意思说的。”张枫逸看着山鸡。

    山鸡目光复杂的看着张枫逸,最后还是点点头,其实他明白张枫逸夹杂在中间的尴尬,而以前张枫逸也对待他很好,现在无论如何都不能做的让张枫逸没法说。

    看着山鸡已经答应了,张枫逸走到床前看了看山羊,然后仔细查了一下其身上的伤势,大松一口气:“他没有生命危险,但只是现在,幸亏我们发现的早,要不的话如果在晚两天他可能就死了。”

    “嗯,”山鸡双眼有点红,似乎回忆起什么。

    张枫逸站起身子看了山鸡一眼:“走,咱们回去。”然后又问道:“他救过你的命?”

    山鸡默默地点点头:“嗯。”“逸哥你怎么看出来的?”

    张枫逸笑了笑没有回答,因为这句话不用回答,如果说没有一起经历过生死,山鸡不会表现出这种情绪,而山鸡甚至为了给山羊报仇,宁愿死,那肯定是山羊曾经救过山鸡的命,这种情况不难理解,也不难猜到。。

    出了房间,小周还在外面等着,张枫逸跟小周说道:“你送山鸡回房间休息,我去找你们阔哥。”

    “好的,张哥。”小周虽然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但是其察言观色的能力很强,看到山鸡那有点发红的眼圈,什么也没说,只是答应的很好,然后带着山鸡朝着刚才他住的房间而去。

    至于张枫逸则是自己坐着电梯到了顶楼,走到海阔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

    门内传来海阔的声音:“进来,好看的小说:。”

    张枫逸推门而入,看到海阔正坐在老板椅子上,面前放着两杯茶正冒着热气,看到张枫逸进来了,海阔笑了笑,把其中一杯茶推到桌子另一边,跟张枫逸说:“喏,别人给我的茶叶,据说还是外国茶,虽然我觉得很荒谬,但还是尝尝,别说还挺好喝。”

    说道这里又一指对面的椅子:“坐啊。”

    张枫逸并没有客气,一屁股坐下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赞叹道,“这茶确实是好茶,可是外国人不喝茶,怎么种茶?”

    “哈哈,我也是这么想的,茶叶是咱们华夏的国粹,竟然还有人告诉我这茶叶是外国产的,不过感觉这茶叶好喝,我就没管那些,反正我喝的是茶叶,至于产自哪里,没有太大的关系。”

    “这倒也是。”

    海阔笑着把面前的茶杯推到一旁,看着张枫逸:“找我有事情?”

    张枫逸点点头:“是啊,可是不太好说出口。”

    “咱们之间没什么不好说出口的,告诉我是不是我抓的那个人你认识?或者对你很重要?”海阔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些,直接开门见山的跟张枫逸说。

    张枫逸也没隐瞒,“确实如此,不过这件事情说起来要复杂的多,不过总起而言我需要你抓的那个人,你放掉他,把他交给我。至于要求你可以提。”

    海阔似乎早就料到张枫逸会提这个事情,想也没想便答应了:“这个没问题,我妹妹都给你了,更别说这么一个死活无所谓的人了,但是你要知道这个人杀了我手下不少兄弟,我这么白白的放掉,让手下的弟兄们看到了虽然表面不会说什么,但是怕他们暗中会伤心啊。所以人给你绝对没问题,但你得给我一个理由,一个让我可以把人给你的理由。”

    张枫逸皱了皱眉头,海阔这个要求说实在的真的不过分,设身处地的想想,海阔确实不容易,手下死了那么多人才抓住山鸡,要是这样就把其放掉,那手下的人肯定会觉得死去的那些兄弟不值得。可自己的理由却没有法说出来。“你所要的理由是给你那些兄弟的理由吗?”

    海阔摇摇头:“不是,是给我的。你需要说服我,虽然你也可以不用说服我,但如果那样以后我们怕是没有信任可言了。”海阔这言下之意就是把负一层那个华夏人给张枫逸没问题,但需要一个理由,这个理由要让海阔觉得心安理得。但是如果张枫逸不给理由那也可以,如果这样的话海阔依旧还是看在以前的关系上把那个人交给张枫逸,可如果这样以后他将与张枫逸不在来往。

    话里话外的意思海阔说的很明白,毕竟海阔也是一方霸主,做事想事情不是轻易就可以说服的。

    张枫逸低着头沉默,也不说话,不知道脑海中在想什么。

    海阔也不打扰他,端起旁边的茶杯喝了一口,打了一个哈欠,身子往后一靠,靠在老板椅上闭目养神,等着张枫逸的话。

    在足足过了五分钟之后,张枫逸才抬起头来:“我可以说,但这件事情你需要用你生命来保证不泄露。”张枫逸的脸色非常严肃。

    海阔看着张枫逸,竟然没有答应,而是沉吟了一下才说:“好,只要你说的事情确实如你所言,需要用生命来保密,那我海阔保证能做到,就算上刀山下火海,都绝对不会说出一个字。”

    “你屋子里没有监控和录音设备吧?”张枫逸其实已经暗中查看了一遍,知道这屋子里面没有监控和录音设备,但还是问问海阔毕竟自己或许没有查看到。

    海阔摇摇头:“没有,我不喜欢那东西。特别是在自己屋子里面安装,感觉被监视一样,所以就算一些必要的地方我也不会安装。只有在楼下那些大厅等等才会安装,但那也是为了安全。”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