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7664.html"}})();
    第770章 激情

    张枫逸被海允这突如其来的主动吓了一跳,但也没太多反应,但当海允的手深到张枫逸的衣服里面时候,张枫逸知道海允这丫头意思了。

    “厄,你现在身体有点虚弱……”张枫逸这话刚说到一半,嘴又被海允的舌头给堵上了。海允声音嗡嗡的传来:“我想要。”

    海允身子不断的在张枫逸身上摩擦,而且双手在张枫逸的上衣里面摸来摸去,最后甚至顺着张枫逸的腰带摸到了裤裆部位。

    海允回来的时候,衣服很脏的,所以被女护士给擦拭了下身子,然后换了睡衣,整个人就穿了一套睡衣而已。此时他整个人在张枫逸的身上摩擦,胸前那两团紧紧的压在张枫逸的身上。

    感受着海允柔软的身躯,以及如丝如滑的舌尖,张枫逸好歹也是一个大男人,哪里会没有反应,胯下的二弟早已经一柱擎天了。就在这个时候海允的手已经摸到了张枫逸的二弟。

    张枫逸“嗡~”一下子直接把海阔翻身抱在床上,三下五除二把海阔的睡衣去掉。其实张枫逸刚才也看了海允的身体状况,只不过是因为数天的劫持稍微有点虚弱,并没有大碍,所以此时被海允这么一勾引,彻底不再忍耐了,直接要进行**。

    海允性格一向主动泼辣,在床上也是如此,二人因为不是第一次了,所以更没有顾忌了,海允嘴里不断的发出娇吟和喘息,声音显得格外诱人。至于张枫逸则卖力的耕耘海允这片田地。

    海允所住的这个房间,就是一个普通的木门,虽然装修不错,但毕竟没有经过特殊处理,在加上海允毫无顾忌的呻吟,所以房间外面的楼道内都能听到海允的娇吟。

    而海阔的办公室就在海允的隔壁,不过无论是墙壁还是门都做了隔音处理,甚至还做了防弹夹层,所以隔音效果非常好。

    但坏就坏在先前张枫逸离开屋子去海允房间的时候,因为着急没有顺手把门给关上,在好的隔音没有关上门,那也是没用的。

    于是正在喝酒干杯的海阔和山鸡小周等,突然听到了一阵有节奏的娇吟从楼道外传来。听到这娇吟众人皆是一愣,小周更是心中恼火和诧异,恼火的是哪个混蛋这么胆大包天,竟然敢在阔哥所在的顶楼玩女人,而且还这么大声。诧异的是似乎这顶楼上除了以下专门保护海阔的人之外,不允许女人上来,难道是照顾海允的那个女护士?但不可能啊。小周正准备站起来去找到声音来源,然后制止。

    但是小周一抬头看到海阔的脸色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什么,心中有一个猜想但是却不敢说出来。

    而山鸡也想到了这个可能,但是心中也不确定,毕竟自己这个猜测实在有点荒谬,要知道海阔现在可在这里呢。

    至于海阔本身就是属于那种豪爽的人,看到小周和山鸡的样子,干脆也不隐瞒,脸上带着几分无奈,嘴里叹息的说:“唉,果然是有男人就忘记了亲哥,我这天天担惊受怕的哥哥去看看,没有五分钟被她赶出来了,这小张刚进去就亲热起来了,唉……女生外向啊……”

    听到海阔的这话,小周和山鸡哪里会不平白这娇吟的来源啊,但是看到海阔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怒气,自然是早就知道海允和张枫逸的关系。

    小周心中是大大的赞叹啊,原来小姐还跟张哥是恋人关系,怪不得阔哥这么看重张哥呢。

    至于山鸡则是完全的对张枫逸佩服的五体投地,先前山鸡去张枫逸的住处看到了四个美丽娇艳的女子,那已经让让惊为天人了,一个人就有四个红颜相伴,这得多么大的吸引力啊。原本以为张枫逸这么大能耐已经算厉害了。

    谁知道现在海阔的亲妹妹,东扬的霸主也在的情况下,在隔壁与人家亲妹妹上床,而且还搞的声音这么大,简直是男人崇拜的偶像啊,其他书友正在看:。

    海允那娇喘和呻吟声音更大了,海阔喝了一口酒,跟小周说道:“你去把门关上,别让那俩混蛋扰了咱们的雅兴,整天就知道男女之事,简直俗透了……”

    小周连连点头,转身的时候偷笑,他是看出来了,海阔这是吃醋,当然不是吃自己亲妹妹的醋,只是心里不得劲,毕竟自己养了二十年的亲妹妹,在旁边房间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这种情况谁也有点不得劲的。

    门一关上,那声音戛然而止,毕竟海阔这门可是专门的隔音,外加防弹。

    “阔哥,我敬你一杯吧。”小周为了缓解海阔的尴尬,赶紧举起酒杯来要敬海阔,可是刚举起酒杯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就被还是空的,于是赶紧拿起酒瓶倒酒,可是又看到酒瓶内的酒已经喝光了。小周这个尴尬啊,“阔哥我去拿酒。”

    海阔当然看出了小周的想法,摆摆手:“行了你吃吧,刚才我打电话要了,等会就把酒送过来了,这点小事没什么尴尬的,等你以后养了女儿也一样,哈哈哈哈……”似乎想到什么事情,海阔笑的格外开心。

    海阔这么一笑,倒是把小周和山鸡给搞的明奇妙。

    张枫逸跟海阔一番**之后,海允便累的睡着了,而等到张枫逸在回去海阔的办公室时候,人家饭菜早就吃完并且撤下去了,一进屋子看到海阔三人看着自己的目光,张枫逸就像心里有鬼一样不好意思。

    “哈哈哈……”看到张枫逸的糗样,海阔大笑。就连山鸡也捂着嘴笑个不停。

    当然了尴尬也只是尴尬而已,其实这个事情大家心知肚明。海阔没有故意在提这个事情,而是问张枫逸:“我明天就要回东扬了,你跟我一起回去?”

    张枫逸摇摇头:“不了,既然这边事情已经搞定了我也该回江安了,我集团刚刚成立,还很多事情要做。”张枫逸这话当然是托词,因为他要回基地汇报任务,而且要把山羊给带回去。虽然说海阔知道自己的身份,但是有些事情还是不能让海阔知道,所以就随便找了一个托词。

    海阔不知道张枫逸的托词,但也早就猜到张枫逸不会跟自己回东扬,虽然不清楚张枫逸具体有什么任务,但是从山羊的事情,就知道张枫逸还有事情处理,但表面话还是要说的:“哦,我听说了你那个张周集团成立的事情,当时海允的事情搞得我焦头烂额,也没有时间去参加,你可别怪我啊。”

    “哪里哪里……咱们这关系,阔哥还这么说那就是见外了。在说了当时那个集团的成立仪式想走走过场来着,也没打算怎么隆重的搞。”张枫逸解释的说。

    “算了吧,你忽悠别人可别忽悠我,我虽然那时候在这里,但可是知道当时你那集团成立可是明星群集,富豪到处有是,甚至还有当地很有名的人物,对了还有杨逆听说也去了,你小子可不简单啊。”海阔突然想到杨逆这个名字,朝着张枫逸竖起了大拇指。

    本来都是随便说的,但看到海阔单独提到杨逆这个名字,张枫逸倒是好奇了,反问道:“阔哥你知道杨逆?”

    海阔点点头:“何止知道,而且我还打过交道,多少了解这个人的一些事迹。这样说吧,这个人很厉害,相当厉害,而且还懂得进退。他背后的关系可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所以我说你小子很不简单啊,这个都是后话,等有时间了我跟你单独聊聊。”因为旁边有小周和山鸡,所以海阔也没多说。

    张枫逸知道海阔的意思,毕竟有些话肯定要牵扯海阔手下帮里的事情,甚至一些私事不能让别人知道,要知道跟杨逆打交道大多数都是一些没法说出来的黑事。

    “那就以后在说吧。要是阔哥没什么事情我跟山鸡先回去休息了,明儿早起就走,到时候在跟阔哥道别。”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