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7696.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802章 没事找死型(二)
    “这么严重,那你还在这里?”杨逆显然很相信张枫逸的话,毕竟张枫逸那么重的伤他可是很清楚的,赶紧招收示意王永劳上去扶着张枫逸。。请使用访问本站。

    张枫逸笑着摆摆手:“这个不用,我都能站着只要不出现其他的变故,就不会有意外。”

    “我,我给你做个全身检查等会。”到现在为止那个有点上年纪的人还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张枫逸。

    张枫逸不认识这个人,但既然他说给自己做过手术,那肯定是这个医院的医生了,因为不认识,所以只能朝着他笑了笑,也算是打了招呼。

    杨逆这才想起来介绍,一指那个人说道:“这是医院的院长。”只是一个简单的介绍,张枫逸马上就知道,在杨逆心中这个国家特级医院的院长地位不高,要不杨逆肯定会仔细的介绍。当然了,按照杨逆曾经为了给杨雨治病,几乎找遍了全球的名医,所以对这个院长不怎感冒也能理解。

    就在张枫逸要问杨逆怎么在这里的时候,杨逆倒是先开口了:“你来这里是做什么?”杨逆问话很有技巧,并没有问张枫逸前面的事情,也没有问张枫逸后面的事情,甚至没有问具体的事情,这是故意给张枫逸留下说话的余地,比如杨逆突然问张枫逸你去哪里治疗的?张枫逸守着他人,万一这是秘密呢?到底是说还是不说,所以杨逆只是大概问来一句,意思是问问张枫逸怎么在这。。

    张枫逸当然实话实说:“我来这里缴费住院啊,我这一不小心就挂到了,浑身都是伤,肯定要治疗,要不身上可一时半会好不了。”

    “住院?嗨,你哪里用的着缴费,直接住就是了,想住多久住多久,什么药也是最好的。”那个银发院长非常热情的跟张枫逸说道,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来似乎要拨打号码:“你等着,我马上找人给你安排最好的特护病房。”

    既然有人帮自己安排,而且看样子杨逆也没有阻拦,张枫逸何乐而不为,所以也就没有拒绝,但是眼下还有事情没处理完,还不能走,张枫逸看了一眼此时站在收款窗口内的那个李泉,还有正要离去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李东生,跟杨逆和王永劳说道:“逆哥、王哥,你们先忙你们的,我有点事情要处理。”

    “有什么事情比看病更重要?”杨逆对张枫逸此时可是上心的很啊,毕竟张枫逸救了自己女儿,而且还有很多其他的原因,所以对张枫逸格外看重。

    “就是啊,有什么事情你跟我说,我帮你处理。”王永劳也附和着说,“还是身子重要,其他事情先放一旁。”

    张枫逸看看站在旁边一直不说话的山鸡,带着几分叹息,缓缓的说道:“哈哈,事情倒是不难办,只不过啊我今天跟别人怄气。。”

    张枫逸这么一说,无论是王永劳还是杨逆,就连身旁的那个院长也好奇起来。杨逆的脸上表情最古怪,因为他可是曾经查过张枫逸在江安的事情,知道张枫逸完全就是一个狠手段的人,要是有人真的得罪了他,或者让其不好过了,张枫逸的反击一般人很难承受,可是刚才竟然说跟别人怄气,这就有点意思了,难不成有人还能为难他?

    “怎么回事?跟人怄气?”杨逆有点哭笑不得的问,一旁王永劳也看着张枫逸,等待着张枫逸的回答,好看的小说:。

    张枫逸回头分别指了指正在收款窗口内的那个李泉,又指了指已经走出一段距离,但现在正呆在旁边的李东生。“他,还有他,一起欺负我。嗯……说是要要我一只手,外加一嘴牙,我觉得这个事情挺大的,而且他也挺牛的,所以站在这等等,看看他怎么要我一嘴牙,一只手。”张枫逸说的很淡然。

    在场的人中无论是杨逆还是王永劳又或者是那个院长,哪个人都是老油条了,目光顺着张枫逸指的方向看了看,也就都明白什么事情了。感情是遇到了斗狠的了。

    最先开口的是那个院长,他哪里不知道李泉的作为,只是因为一些原因,导致一直没对这个李泉开除,没想到他今天搞竟然搞这么一出。

    “那个……这个小兄弟,这件事情我来帮你处理吧。”那院长看着张枫逸。

    张枫逸跟这个院长没什么关系,但是这个时候还是给杨逆点面子,于是把目光看向了杨逆,而杨逆只是淡淡的一笑,点点头随后说道:“这件事情我来处理吧,如何?”

    杨逆这话看看张枫逸,意思是征求张枫逸的意思,张枫逸当然愿意了,这样自己不但不得罪人,而且现在自己一身的伤,也不适合动弹,于是笑着说:“行,逆哥帮我解决吧。”

    张枫逸这么一说,旁边那个院长可就紧张起来了,看着杨逆说道:“逆哥,一些不懂事的小孩,你就放他们一马吧,至于这个小兄弟的一切损失我们医院来承担。”

    杨逆看着院长这么说,干笑了一声:“老余啊,我怎么看你似乎对收款处里面那个小家伙有点顾忌?怎么他有什么来路?”

    那个被称作老余的自然就是院长,脸上带着几丝难为的神情:“不瞒逆哥,我这个院长完全是靠技术上来的,但是在实权上还不如副院长,而这个李泉就是副院长的外甥,他们家里在医院有不少的人支持。另外跟市里一些领导关系也很好,我……”

    杨逆明白了,“那你不用管了。”说完把目光转向张枫逸:“小张你打算怎么办?”

    张枫逸看看站在收款出口依旧神气的那个李泉,不紧不慢的说:“我要把这个叫李泉的家伙要他一条腿,在要他满嘴牙,对了还要他一只手,这是刚才他说的。”说道这里张枫逸又问旁边的山鸡:“山鸡,你刚才说是把这收款处砸了对吧?”

    “对。”山鸡知道旁边是杨逆,张枫逸先前嘱咐过,所以现在山鸡很少说话,张枫逸问了才开口,但也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个字。

    “逆哥,我要做的就是这些。”张枫逸回头告诉杨逆。

    杨逆点点头:“这不过分。既然如此那你开始做吧。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要是你觉得伤还没好,我帮你也行。”

    张枫逸摇摇头:“不用。”张枫逸知道看来是杨逆改变主意了,本来杨逆想亲自处理这个事情,但是先前听那个余院长的话,竟然直接让张枫逸随便做。

    杨逆的意思在明显不过了,那就是让张枫逸随便折腾,张枫逸微微一笑,看向山鸡:“山鸡,我现在腿脚不方便,我记得你刚才想收拾他们来着吧?那就麻烦你帮我去收拾收拾,让你解解气,也给我报报仇。”

    “好嘞。”山鸡彻底兴奋了,打老早要不是张枫逸不让,山鸡早就动手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