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7707.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813章 动手吧
    病房内,张枫逸把被自己叠了一下,然后起身,拿起手机来看了看。。手机是在上次的时候,国安派人送来的新手机,当然是以张枫逸朋友的身份来探望时候给的。仔细盘算已经在医院里面待了一个半月多了,是该出院了。

    张枫逸拿起电话给杨逆打了个电话,“逆哥,我准备出院了。”

    “哦?这么快?反正没有事情你在多住一段时间,至少把身体彻底养好,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告诉我,我帮你去办。”杨逆电话那边非常希望张枫逸在多休息一下。

    张枫逸非常确定的说:“不用了,逆哥。我也住了一个半月了,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有数,确定没事了,我这就离开,不跟余院长打招呼了,你帮我跟他说一下。”

    杨逆听到张枫逸的语气这么坚决,没有继续在多说,而是直接说道:“那好吧,既然你有事情你就去忙你的,至于余院长那边我给他打电话吧。”

    “那好,多谢逆哥了。”

    张枫逸挂掉了杨逆的电话之后,突然又收到了一个短信,眉头一皱之下发现是一个后台短信,这是属于国安的信息。进入手机后台,然后打开短信箱,看到了一句话:“明日回神剑总指挥部。”

    “唉,上头掐的时间可真准,知道我到今天刚刚差不多,这就催我回去。”张枫逸一脸的无奈,不用多想了应该还是那个任务,因为这里信息说是回神剑总指挥部,那只有红桃九那算,而红桃九又是国安的最高掌权者,只有他能用这么高级别的信息通知自己。不过这个任务已经拖了这么久了,要不是自己出了意外,相信早就去了,繁杂早晚都要执行,还是赶紧回去。

    张枫逸决定之后再次拿起手机,依旧是拨通了杨逆的电话。

    电话接通,杨逆那边很意外,没想到刚刚放下电话,张枫逸又打过来了:“怎么了小张?有什么事情吗?”

    “逆哥,诸葛云那个事情准备动手吧,就今天晚上。。”毕竟明天自己就要回到神剑指挥部了,所以张枫逸决定今天晚上就解决掉诸葛云。

    杨逆似乎早就知道张枫逸回这么要求,很干脆的答应:“好,这没问题,不过不需要你动手,我的人都已经盯上了,就等你好了之后说话。今天晚上我让王永劳去接你,到时候你等点电话便可。”

    “行,这件事情多谢逆哥了。”

    “你就别说这话了,应该说感谢的是我。好啦,我这边还有事情不跟你多说了,晚上你等电话。”杨逆说完之后就跟张枫逸挂了电话。

    张枫逸听到既然不用自己动手,那更好,反正自己的主要目的是收拾诸葛云,不管怎么说诸葛云都是在对付自己,既然这样那就没必要留着了。

    张枫逸出了门,打车朝着京华烟云而去,回到京华烟云韩雪正好在家,于是跟韩雪又随便聊了几句,但是因为在医院住院时候,张枫逸多次跟韩雪通过电话了,所以也没什么多余的话,好看的小说:。

    只是张枫逸很好奇,自己回来几次都没有看到荣非和宋未等人,本来上次张枫逸想去那个赌场看看这几个人,但是因为多次事情都给耽误了,这次更是没时间了,所以干脆放弃这个想法。

    到了晚上,张枫逸又跟韩雪了吃一顿饭,便上了二楼回到自己的房间内休息。不过在房间里躺了半个小时,张枫逸感觉自己浑身不舒服。于是又一溜烟跑下来,到了外面的公园边上,开始踢腿打拳起来。

    一阵热拳过后,张枫逸浑身出汗,“还是这样舒服……”很久没有活动下筋骨,张枫逸都感觉浑身都锈住了。直到今天这才有点以往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张枫逸发现自己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王永劳的。

    电话接通,王永劳声音低沉:“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我在京华烟云,上次跟逆哥见面的那个桥边上。”张枫逸说道。

    王永劳没有说话,直接挂掉电话。。张枫逸知道王永劳已经朝着这边赶来了。

    半个小时之后,王永劳出现在张枫逸的面前,“上车。”

    一句简单的话,张枫逸直接上了车。显然今天晚上似乎有什么大事情要出,所以王永劳脸上显得格外凝重。

    在车上王永劳没有说话,张枫逸也没有说,车子从张枫逸所住的京华烟云一直开到郊外的一栋别墅外面。

    就在别墅外面的门口,车子停下来,王永劳说道:“小张你进去吧,你要的人在里面关着,风无问在那看守,我就不过去了,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理。”

    “那王哥尽管去忙吧。”张枫逸说完下了车。随后拿出电话直接拨通了风无问的电话,然后朝着别墅走去。

    ***

    别墅内,风无问看到张枫逸后一脸的激动和兴奋:“逸哥,原来逆哥说有人回来处理这混蛋的人是你啊。”

    “当然了。”张枫逸笑着回答。

    “逸哥,你最近失踪去哪里了?好久没见你了,我打过你电话也没打通。”风无问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从张枫逸进别墅之后就一直跟着张枫逸。

    张枫逸一脸的无奈,转头看看屋子内至少有十几个壮汉,笑着给风无问说:“你这个老大怎么当的,守着这么多人就跟个孩子一样,不怕别人笑话啊。”

    风无问眼珠子一瞪:“谁笑话啊?”然后环绕一周:“我是老大不假,但是逸哥你在的时候,你就是老大啊,嘿嘿……”

    “唉,对你算是彻底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那个诸葛云关在哪里?”张枫逸来就是找诸葛云的,但是从今别墅之后,只看到了别墅的客厅内站着十几个壮汉,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看到其他人。

    “在地下室,逸哥我带你去。”风无问指了指方向,然后在前面带路。

    地下室的入口在这栋别墅的北门边上,张枫逸跟着风无问顺着楼梯便往下走去。一边走风无问一边嘿嘿着跟张枫逸说道:“逸哥……”

    还不等风无问说出口的,张枫逸直接问:“你说吧,有什么事情,从我进门时候我就知道你肯定有事情。”张枫逸笑着说。

    “哈哈,还是逸哥了解我。”风无问被看破了想法也不尴尬,直接大大咧咧的说:“那个我现在不是在天翔武馆学武嘛,但是学到现在连那里的武师都不是我对手了,我在寻思是逸哥你该教我几招啊,。”

    “这么厉害?”张枫逸转头上下打量了一下风无问。

    风无问见张枫逸满眼的不相信,赶紧比划了几个动作,“逸哥,你看我出拳速度怎么样?我现在在天翔武馆可是少有敌手,要不你教我几招吧?”

    “行。不过先忙完这事的,过几个月吧,下次我有时间了我一定教你,如何?”张枫逸因为也不确定具体的时间,所以只能说个大概的时间段。

    风无问其实也是闲的,但他找张枫逸学几招倒是真心实意的,此时看到张枫逸答应教他几招,高兴的咧着嘴直笑。

    两个人说着就到了地下室,地下室只有一盏灯,光线有点阴暗,中央是一个小门,门口凳子上坐着两个壮汉,两人手中都带着枪。这两个人原本正在抽烟,看到风无问过来了,赶紧把烟扔掉,站起来朝着风无问问号:“风哥……”

    风无问指指旁边的张枫逸:“这个叫逸哥。”

    “逸哥……”

    张枫逸点点头,指指那个小门:“人就在里面?”

    风无问点点头,走到门口使劲一扭门把手,然后推门而入,张枫逸紧跟在后面。

    这是一个只有十平方米的小屋子,里面什么都没有,甚至连地面都没有铺,中间地上诸葛云被五花大绑,嘴里塞着抹布,外边贴着胶带。此时正以一种怪异的姿势躺在地上。

    “逸哥,这就是那个诸葛云,今晚费了好一顿功夫抓的。”风无问说道。

    张枫逸侧目:“你去抓的?”

    风无问点点头:“是啊,逆哥让我去抓的,不过折损了不少兄弟,而且最后还是逆哥派来的人才抓住他,要不是逆哥交代不能让他受伤,我早弄残他了。”

    “嗯,等会我会让你出气。我就跟他说几句话,最后你来收拾。”张枫逸跟风无问说道。

    风无问一听让自己收拾眼前这混账,马上来了精神,拍着胸脯:“逸哥放心,你说让我怎么弄他,我就怎么弄他。”

    张枫逸摆摆手,示意风无问先出去。等着风无问出去之后,张枫逸走到诸葛云的身旁,用脚踢了一下。然后蹲下身子,把诸葛云嘴边的封条和嘴里的抹布给拿出来了。

    “在我面前别装了,我知道你现在能听到我说话,不过我耐心不多。如果耗尽了,我转头就走。”张枫逸站在诸葛云的面前不紧不慢的说。

    张枫逸话音刚落,诸葛云马上睁开眼睛:“张枫逸,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只要你放掉我。我一切都答应。”诸葛云没有痛哭,没有哀求,而是给张枫逸说出了这么一个可以无限高的条件。他是个聪明人,知道无论怎么哀求,张枫逸都不会放了他,所以唯一的便是提出足够的条件。

    张枫逸蹲下来,仔细看着诸葛云那有点肥胖的圆脸,以及那双眯起来快看不到的小眼睛,带着几分恨意的说:“以前你帮助秦昆对付秦绯月,如果算是忠于主子,你还情有可原,但是现在你为了对付我,先是让人冒充假保健品,其后又蓄谋杀我和杨雨……这一切你做的时候可曾想过后果?”

    “我承认这些都是我做的,我也不狡辩,你只是说说你的条件吧,怎么就愿意放了我。”诸葛云很干脆的继续重复先前的话。

    “呵呵。”张枫逸冷笑一声,“你太把你自己当一盘菜了,我本想放你一马,却不想你变本加厉,给你留几分余地,你还蹬鼻子上脸,既然你要杀我。我便不再留你了,我只想问你一句,当初你可想过你会有今天?”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