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7732.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838章 这是误会(中)
    第838章 这是误会(中)

    “呼~~”张枫逸吹了一下手中的枪管:“我很不喜欢别人在我背后做小动作。”

    此时坐在椅子上的马虎天额头上已经留下了汗水,“你今天杀了,你走不出这里。就算你走出这里了,也逃脱不了目见君的追杀,你要考虑清楚。”

    “这个不需要你关心,再说了我还真的不会走出去,哈哈。”张枫逸在手上耍了一个枪花,然后回头看了看门外:“你的手下可真是慢啊,都这么久了,都没有人来看看。看来你这个社长当的也不怎么样。”

    “你到底想做什么?”马虎天看到张枫逸根本没有马上杀他,猜到张枫逸还有其他的目的。

    “很简单,告诉我这个女人来历我就给你个痛快。”张枫逸指了指被机枪打死的那个吧女。

    “无可奉告。”马虎天很简单的回答了一句话。

    “那就再见吧。”张枫逸已经感觉到了有人在往楼上来,而且人数不多。虽然张枫逸不怕,但是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杀了马虎天,而且现在见过自己的人都已经杀了,如果在大意导致很多人见到自己,到时候万一让一个两个的逃脱,以后说不定会有麻烦。

    所以张枫逸也没心情在问那个女子,反正本来只是好奇,既然对方不告诉自己,那就不问了。张枫逸手枪指到了马虎天的额头上,“再见。”张枫逸手指开始扣动扳机。而与此同时,张枫逸突然用一句华夏语说道:“我这一辈子最讨厌的就是汉奸,特别是你这种出身华夏却为鬼子卖命的人,该死!我对你无冤无仇你招惹我,该死!告诉你这些,只是让你死个明白。”

    “258779。”就在张枫逸扣动扳机的最后半秒里,马虎天突然喊出了一串数字。

    “砰~~”在马虎天喊那串数字的时候,张枫逸的手枪已经扣动了扳机,但是在最后的0.1秒,硬生生的把手枪指向了其他方向。子弹擦着马虎天的额头飞过,打穿了其后面的一个装饰用的花瓶。

    张枫逸上下打量了一下马虎天,“你在说一遍。”

    “258779,我是258779。”马虎天重复了两遍,而此时他额头上已经全是冷汗,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张枫逸一脸无语,收起手枪,此时外面传来“蹬蹬蹬~”的声音,似是来了不少人。果然下一秒门口就挤满了手持砍刀和手枪的保安。

    “你们先走吧,我没事。这是误会。”马虎天挥挥手跟门外那些如临大敌的手下说道。那些人一愣,不过看着马虎天样子很坦然,但在看看地上死的人怎么都觉得不放心。

    马虎天站起来,走到门口跟外面为首的那个说了几句,然后轻轻把门关上了,此时屋子中只剩下张枫逸和马虎天了。

    “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张枫逸身子斜倚在桌子上,看着马虎天。刚才马虎天喊出的那一串数字是一个代码,这个代码只有华夏国安系统的人才知道。国安系统有很多做各种工作的,但无论是做什么,都有一串特定的代码。每个数字都有一个代表,而这串代码只有同样身为国安系统的人才能够知道真假。之所以这样的原因就是国安整个系统太过庞大,总会有做相同事情的,或者做的事情相互之间有冲突,如果这样的话很容易出现误杀或者误伤的事情。如果误杀误伤,那无疑给国安系统造成了不必要的伤亡和损失,其他书友正在看:。所以才搞了这么一个代码。

    这个代码有很高的技术性,其中每个数字都有特定的意思,而位数也各不相同。如果在同时国安的人相互辨认出了之后,只要喊出这串数字,确定下身份,这样就可以避免不必要的伤亡,甚至还能相互帮助。就比如刚才马虎天喊出的这一串六位数字,张枫逸从这串数字就能够知道马虎天的身份是国安涉外间谍。

    也正是知道了这个身份,张枫逸赶紧收枪,因为如果是那样,马虎天就不该杀,也不该死,首先同是为国家贡献,其次作为国安人员很多时候做的事情都不是心甘情愿的,都是为了一定目的。

    马虎天一阵苦笑,活动了一下被汗水湿透了的后背,走到沙发上看了看已经死去的两个手下,无奈的说道:“你最后那地道的华夏语,在加上你的身手,我怎么还能猜不出来。要知道猜这种事情,是我们的强项。”

    张枫逸点点头,马虎天说的对,最后的时候自己用华夏语说的,而且先前自己的身手也有所透漏,对于马虎天这种同样身处国安的人来说,肯定能多多少少从自己身手中看到军体招式的影子。在加上间谍最厉害的就是根据现有条件推理,说的白点就是猜测。

    对于马虎天的身份张枫逸没有丝毫怀疑,不过有一点却是好奇:“你那楼下吧台里的人都是华夏的,而且你本身也是华夏的,就不怕目见怀疑?”张枫逸倒是没直接问马虎天在这里做间谍的任务是什么,因为国安有保密协议,除非必要都不能说,也不能问。

    马虎天低下头从抽屉里不知道在找什么,一边找一边说:“我要是不这样做反而会遭受到怀疑,目见是一个多疑的人,我本身就出身华夏,如果太过融入倭国,目见定然多加防备,反而我这里大大咧咧只做自己喜欢的,找的酒吧员工也是自己习惯的华夏人,这样做目见才不会在意。”

    张枫逸明白了马虎天的意思,反正不管怎么样,至少马虎天在这里站住了脚。

    “给你~”马虎天用了几样东西,拼凑起了个小本本,朝着张枫逸递过来。

    张枫逸拿过来一看,原来是国安间谍组织的证件。张枫逸看了一眼之后又还回去了,“你不用给我看这个,我已经相信你了,否则最后那一枪绝对不会挪开。不过我的证件没带。”张枫逸淡淡的说道,在国安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如果对方要是给自己看了证件,那作为尊重自己也要给对方看一下证件。不过张枫逸为了以防万一,所以在离开华夏的时候把证件放在了银行的保险柜里面了。

    马虎天摆摆手:“无所谓,从你先前的动作和说话中我也确定了你的身份,对了还有眼神是。”

    张枫逸没有反驳,确实如此,神剑的人都有一种相同的眼神,特别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都会展现出近乎一模一样的神态和眼神,这种特点对于内部的间谍来说并不陌生。

    “你为什么对付我?”张枫逸没有问这里说话是不是安全,因为马虎天既然能跟自己在这里说话,必然就是安全的。所以直接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先不管怎么说,马虎天执行的任务应该与自己没冲突才对,那干嘛要对付自己,特别是在开社长大会的时候,马虎天对自己的阴狠,让张枫逸有点记忆犹新。

    马虎天苦笑了一下:“我开始没想到你的身份跟我一样。但后来观察出一点小东西,所以有所怀疑你的身份,就让人按照盯着你,在说了我在目见的眼中一向可是心狠手辣,很有嫉妒心,这次我总要表现下。所以我的目的一则是看看你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二则是展现一下自己的存在。”

    张枫逸点点头:“如此说来我这么差劲,竟然第一次见面就被你怀疑我国安的身份了。”张枫逸心中有点不可思议,究竟是自己装的太差了,还是眼前马虎天太厉害。

    “哪里可能。我是怀疑你是紫竹会其他分部派来的,要知道这种情况经常出现,而且特别是我还是目见手下唯一一个华夏人社长,所以经常有人故意找麻烦。”马虎天解释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