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7734.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840章 我是窦娥他二舅
    “张枫逸,你这个混蛋……”苏玉瑶一下子听出了张枫逸的声音,就如同窦娥找到了冤主,劈头盖脸的就朝着张枫逸说起来:“你这个混蛋真不是人,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我以后跟你绝交……”

    张枫逸这边愣了一下,不禁有点无语:“我就算泡个妞你也不至于跟我绝交吧,再说了我跟你也没啥关系,你至于这么大反应了吗?”张枫逸有点搞不懂苏玉瑶这是咋了。

    “你……你,你真不要脸,竟然还装那不知道的。”苏玉瑶在那边似乎气得不行,使劲喘了口气,“你这个混蛋,你这个天杀的,应该吊起来点天灯,韩雪生病了,你竟然连看看都不看,还把手机关机了,电话也打不通,你现在打来干嘛,本小姐告诉你,别指望以后本小姐在接你电话。”

    “啊……韩雪生病了?”张枫逸马上就明白过来,这肯定是韩雪故意欺骗苏玉瑶回去的借口,不过似乎就算韩雪生病了与自己也没关系吧,“我说韩雪就算生病了,我身在国外也没法马上回去啊。”

    “你还找借口,我以前怎么就没看透你这种人呢?真是瞎了我眼。连我都马上直接回来了,甚至路上差点被坏人给打劫了。你竟然不回来,还说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韩雪怀疑不都是你搞的吗?现在流产了,你就拍拍屁股一干二净了?我再也不想听到你的声音,再见!”说完苏玉瑶直接挂掉了电话。

    张枫逸瞪着眼睛看着自己已经被挂掉的手机,怔了半天,自言自语:“这韩雪玩笑开的太大了吧,我的孩子?流产了?我可是连她的毛都没摸到啊……我可真是窦娥他二舅,冤死我了。”张枫逸本来想在拿起电话给苏玉瑶解释下,但想了想作罢了,这些事情本来就是假的,就是韩雪为了配合自己欺骗苏玉瑶而已,自己现在去解释反而有点没必要。

    张枫逸把电话收起来,然后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张枫逸还在朦胧中,便被敲门声给弄醒了,站起来走到门口,本来是以为松边花或者美田缨空,但没想到一开门看到的竟然是一个男服务生。

    看到张枫逸朦胧的双眼,那服务生说道:“一风君,这里有一份您的邀请。”

    张枫逸低头从服务生的手里接过一张帖子,打开一看竟然是一张宴会请帖,帖子的内容很简单,马虎天社长若日遭受到不明人士的袭击,手下有人死亡,今天请了人去晦气,然后邀请人吃饭,去去霉运。请一风君在中午到达。

    “谢谢。”张枫逸拿着帖子进了屋子。把帖子放到桌子上,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笑容:“这都可以?这个马虎天还真是奇葩。”张枫逸当然明白,马虎天直接把昨天晚上的事情搞了敞开天窗,什么也没隐瞒,只是说不知道来人的身份。而故意邀请自己,想必是要见自己,按照他的约定跟自己聊下。不过这种方式张枫逸倒是没想到。

    既然是中午,当然就不着急了,张枫逸准备躺在床上在睡一下,可刚刚躺下,手机就来了个短信。

    拿起来一看,发现并没有提示,张枫逸马上明白了,这是国安发来的信息。进入手机后台,张枫逸便看到了来自国安的消息,消息很简单。倭国时间,晚上八点到八点半卫星联系。

    张枫逸不知道为什么国安突然要跟自己联系,不过既然要联系应该是有事情,一般情况下像张枫逸这种任务一旦开始执行了就国安为了安全起见就不会在联系,现在又联系想必是有重要的事情。

    张枫逸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便觉得肚子有点饿,下去找了点吃的,然后就直接去了美田缨空的房间里面。

    房间内美田缨空还没有起床,正盖着被子睡觉,突然被张枫逸闯进来吓了一跳,但马上看到是张枫逸就没喊出来。

    看到张枫逸朝着自己走过来,美田缨空以为张枫逸要跟自己做那个,脸上带着乞求的说道:“昨天跟你做了之后,我很疼,到晚上可以吗?”

    张枫逸笑了笑,知道美田缨空是误会自己了,不过懒得解释,只是暗中查了一下屋子里面没有监控设备,这才慢慢的坐到床前,看着有点紧张的美田缨空,“如果你想活下去,就老老实实的,不要乱跑,如果我不在你就在这房间里面,更不要尝试与你家里人联系,其他书友正在看:。这都会让你死的很惨,记住我的话。”

    美田缨空仔细的看着张枫逸,使劲点点头。

    “很好。”张枫逸说完之后站起来转身就走了,只留下有点错愕的美田缨空,本来美田缨空以为张枫逸进来要跟那个自己,却没想到竟然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便走了。所以有点错愕,不明白张枫逸到底在做什么。

    张枫逸没有多解释什么,走到门口小心的把门给关上了,然后朝着自己房间走去。其实张枫逸内心中还是一个传统的人,本来如果这个美田缨空是一个风尘女子张枫逸也就不把她当盘菜,可是美田缨空是无辜受害者,而且第一次还被自己给搞了,这就让张枫逸有点愧疚感了。所以张枫逸才刚才进来嘱咐他一下,多的不说,说了反而是害了美田缨空。只不过张枫逸会找个合适的时候把美田缨空给放了。但不是现在,因为如果现在这样做,就算自己放掉了,美田缨空也会被目见找人给暗杀了。

    张枫逸在自己房间内躺着,期间松边花来了一次,话语无非就是关心一下,而后张枫逸一晚上怎么没去等等。

    张枫逸哪里有心情跟她好言好语,以自己生病难受为借口,让松边花滚回去。

    对于张枫逸时好时坏的脾气,特别是昨天还对自己好好的,今天就暴怒,松边花被吓了一跳,但还是老老实实的离开了张枫逸的屋子。

    殊不知张枫逸这是故意的如此做,只有这样做了,当其回去跟目见报告的时候,才能保证自己是真的没有识破松边花的身份,否则自己一味的对松边花好,或者对其不好,都会让目见怀疑,所以用变化多端的脾气,反倒是让人以为真性情。

    时间很快就到了十点半,张枫逸出了门打了车就直接朝着马虎天所在的社区而去。至于松边花要跟着,张枫逸直接拒绝了。

    这个拒绝可以很容易,因为目见肯定知道今天马虎天的邀请,自己去了不需要松边花这个绊脚石。当然了作为张枫逸而言不带松边花是因为到时候马虎天肯定找机会跟自己接触,如果到时候带着这个女人反而会有点小麻烦。所以还是不带的好,按照这个请帖来说,去的人肯定很多,目见不会在意有没有人监视自己。

    菊芋料理,这在马虎天社区的一个很大的料理,也是酒店。张枫逸下了车的时候,菊芋料理门口已经停满了豪车,很多身穿西服带着墨镜的男子站在门口,一看就是黑社会聚会。不过在倭国这种情况法律是允许出现的,所以没有人大惊小怪。

    张枫逸下了车,然后就进了菊芋料理,随后按照请帖上的地点上了三楼。一出三楼的楼梯,便有两个身穿西服的人朝着张枫逸鞠躬,随后说道:“您好,请问有请帖吗?”

    张枫逸把手中的请帖递上去,其中一个身穿西服的人看了一下,随后躬身把请帖递给张枫逸:“一风先生,欢迎来到马虎天社长的宴会,您这边请。”说着引导张枫逸朝着边缘的一个座位而去。

    此时屋子里面已经坐了上百人,张枫逸仔细打量了一下,看到大部分都是其他区的社长,也有带着手下来的,反正不少人。索性这个大厅格外大,而且桌子也够多,所以不会坐不开。

    张枫逸的位置在最北边的一个小圆桌上,桌子一共四个椅子,其他椅子上没有人,张枫逸独自坐下。

    因为大厅里面人多,所以众人也没有注意到张枫逸的到来。而张枫逸也毫不在乎自己的位子在最边上。

    本来嘛,自己被邀请来就不是为了面子,更不是为了来吃这点东西。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