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7747.html"}})();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853章 鹿死谁手

第853章 鹿死谁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此时台上的战况再次急转,熊田玩了一个虚招,然后猛地撞到了囚喉音一下,囚喉音虽然反应也很快,但左臂直接被撞断了,此时以一种反物理的角度折着。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在这种场面上,一旦受到一点点伤,基本就再也很难摆脱失败了。因为在公平而且相同的情况下,除非对方出现巨大失误,否则对方会用更多的手段来打击你的弱点。比如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熊田总是转着去打囚喉音的断臂,那囚喉音肯定只能躲闪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办法,更别说进攻了。

    但很快所有人都发现了一个与想法不对称的情况,那就是熊田并没有在去冲撞囚喉音的断臂,而且朝着囚喉音好的手臂方向攻击,这倒是让囚喉音有点喘气的机会。

    张枫逸看着场中的比赛,心中有了判断,之后就开始低头玩游戏上的俄罗斯方块游戏。至于其他人则是越来越紧张,今晚接下来很快就会出现结果,就算熊田没有攻击囚喉音断臂的依次,那他也比熊田少一根能用的胳膊,结果不也很明显呢。

    不过场中的比试要远比别人感觉到的长久,囚喉音很能抗,而熊田也总是追着囚喉音打,没有再次碰到囚喉音一次。就这样熊田追,囚喉音躲避,慢慢僵持着。

    张枫逸正低头玩着俄罗斯方块,突然被人碰了一下手臂,“你难道觉得这台上的比试没意思吗?”张枫逸自然知道跟自己说话的是喜欢睡觉的胖子,这个胖子的实力根据张枫逸的判断,应该在目见的心中排行第一,仅次于那个冰冷的女人。

    张枫逸对这个胖子没啥好感,但也没厌恶的感觉,所以不至于不搭理,于是头也没抬的说道:“没意思。”

    那胖子或许是不在乎张枫逸,又或许是根本不屑的张枫逸的态度,总是没有计较张枫逸这头也没抬的回答,反倒是继续饶有趣味的问道:“那你是知道结果了那?还是觉得你比他们更厉害?”

    张枫逸双手全神贯注的不断的操纵着手机上的方块,稍微等待了片刻才从嘴里挤出两个字:“赢不了。”

    “嗯?”那胖子倒是没有感觉意外,而是把身子往张枫逸这边挪了一下,“呦,你见解似乎还很高,说说你为什么觉得赢不了呢?”

    张枫逸还没回答呢,近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过来,虽然现在大厅内并不安静,但是张枫逸和胖子的声音也不小,当然离着张枫逸不远的目见以及山田等人也听到,更别说那两个瘦子和一身皮衣的女人了。目见倒是没有因为张枫逸这么看而恼怒,只是侧着头看着张枫逸,似乎跟胖子一样也在等待张枫逸的答案。只有那两个瘦子没有出声的奸笑,眼中虽笑却是如同看猎物一样。

    对于这些张枫逸依旧连抬头都没,好像这些人都没有他手中那俄罗斯方块的游戏重要。“不为什么。”张枫逸简单的说了四个字,之后就再也不说话了。

    那胖子本来还想问,张枫逸却只顾着玩自己手中的游戏,根本懒得回答。

    就在这个时候,台上突然异变突起,熊田一把抓住那个囚喉音的断臂,猛的一撕扯,顿时鲜血四处撒动,囚喉音一声惨叫身子直接蹲了下去,好看的小说:。众人以为这一场比试马上要结束了,因为只要熊田随便一招此时已经近乎丧失防御能力的囚喉音必然死掉或者失去再战能力。

    但事情总是比想象的更加离奇,因为断臂而本能蹲下的囚喉音突然一下子钻过熊田的裤裆,随后躺在地上狠狠的一脚踢在熊田面门。

    熊田手中还拿着囚喉音的断臂,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囚喉音一脚打的有点蒙,当然主要是这一脚踢在面门上,眼睛受到暂时的失明,这种失明熊田以前遇到过,知道最多一秒就会恢复。不过囚喉音显然不一会在给他这个机会,只见囚喉音双腿一蹬,用仅剩的一条胳膊撑地,就从熊田的裤裆下钻了过去,然后站在了熊田背后,囚喉音在用他的肘部狠狠的打在了熊田的脖颈上,连续击打了数次。熊田因为身高马大,如果论转身比起囚喉音要慢,所以被囚喉音连续的击打,在加上面部被踢了一脚,一时之间只能原地不动。但囚喉音的手段并非这些,只见他一下子蹦起来,不顾肩膀上依旧到处漫撒的鲜血,双腿夹住熊田的脖子,双手抱腰,直接来了个剪刀脚,将熊田喉咙锁住。

    熊田此时已经略有恢复,睁开眼睛挣扎,但为时已晚,脖子的力气永远不如腿脚,胳膊不可能拧得过大腿。只见熊田只能拼命的拍打囚喉音的后背,拍的囚喉音直吐血。可熊田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手上的力气也变得轻巧起来。

    终于在二分钟之后,熊田刚刚扬起的手,自然落下了,整个人身子松开,嘴里吐着吐沫,眼睛瞪大如同牛眼一般,就这样死去了。

    囚喉音脸色也不怎么好看,只见他缓缓站起来,捂着断臂处,台下有一声快速上来,给囚喉音包扎。

    这一场比试十分血腥,而且还仅仅是第一场,但在场人没有因为血腥而说什么,甚至连皱眉有没有。因为这就是地下黑拳,生死有命富贵在你自己的实力。

    最高的台子上,紫竹会的当家人山河中天目光看向目见:“第一场,第一个回合山田一屋胜利。目见君,是否要继续派人挑战囚喉音,如果你派的人击败了囚喉音,那胜利便属于你,如果你不派人,这一场便是山田一屋君胜利。”

    目见看了看那已经被一声包扎好断臂的囚喉音,而囚喉音也看到了目见,虽然脸色苍白但依旧攥起仅剩的一只拳头,狠狠的朝着目见示威。

    目见只是瞅了一眼,然后目光转向山河中天:“放弃。”

    “既然这样那我就宣布这第一场的胜利。”山河中天高声道:“第一场胜利由山田一屋一方取得胜利。此时目见一方与山田一屋的比分是零比一。山田一屋胜出。接下来休整五分钟,五分钟之后鸣钟进行第二场。”

    随着山河中天的宣布,先前那一群表演倭国曲艺的女人再次上台,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张枫逸对结果早就知道,所以也不惊讶。只是依旧低头看自己手机玩。至于目见直接认输的行为张枫逸非常清楚目见为啥这么想,虽然表面上看来如果目见现在派人上去,直接干掉那个囚喉音,必然是山田一屋那一方败,但这么明显的破绽目见却没有做,主要原因就是为了保存实力。因为囚喉音知道如果山田派上的人上来,他要是不反击必死,既然这样肯定是不要命的反击。一个就算健全实力非常强的人,面对一个知道自己必死的人,哪怕杀了这个人,那结果也肯定会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如果那样的话接下来的比试这个人再次上场,就处于与别人不公平的地步,失败的可能性很大,所以目见不愿意冒险。毕竟这一场比试一共五场,第一场的输赢不是那么重要。

    五分钟很快过去了,随着“铛~~”一声钟响,第二场就开始了。

    “你们两个上吧。”目见侧目对这那两个一直奸笑的瘦子说道。

    “好嘞,目见阁下这一次我们必胜。”那两个瘦子一齐从椅子上蹦了出去。不过在走到张枫逸身边的时候那个叫九眉毛的瘦子突然把脸凑到张枫逸面前:“小子,你刚才说熊田输了。你说这一把你九爷兄弟俩上台,是输还是赢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