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7777.html"}})();
    刘宏伟当然知道张枫逸为什么这么问自己,自己是最后一个见张枫逸,并没有真正的表示出对张枫逸的敬重和忠心,就算叫一声逸哥也完全是因为程元武的关系。而到现在为止,这事情算是告一段路了,张枫逸现在这么问自己,那是在问自己的态度。

    平心而论,此时的刘宏伟对张枫逸态度完全没了先前的那种随着程元武叫的心态,而是对张枫逸心服口服,他跟随狼尾到达八度寨子的时候,看到已经死去的八度已经两个重要的手下,当时便推断出是张枫逸做的来了。能够在别人的保护下进入对方的重要地方,然后暗杀掉当事人,这一份身手和胆识便让人佩服,试问那八度也不是傻瓜,并不会什么都不防备便让人杀,而且狼尾也感叹过,他们隐麟派出过很多杀手,可惜都没有杀掉八度,可见八度也不是那么好杀的。如果先前救出自己是依靠了关系,那现在杀掉八度就是完全依靠实力。

    能有这么强的实力,这对刘宏伟而言已经达到了完全佩服的状态,而且在人品上来说,张枫逸这也是为了朋友做事,没有推脱,率真而为。

    刘宏伟朝着张枫逸低头鞠躬:“逸哥,以后我刘宏伟听你的。”刘宏伟认真的说道。

    张枫逸满意的点点头,呵呵一笑:“好。不过你们暂时都听程元武的便可以。”说完之后张枫逸目光转向钟刚:“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来吧说说听听,都是自己人不必担心什么。”

    钟刚原本还以为自己的一些心理小想法张枫逸看不出来,却没想到张枫逸眼神这么犀利,连自己心理想的都能知道,“逸哥,我没对你有意见。”

    张枫逸仰头哈哈一笑:“行啦,大家都在,有意见可以谈,对我不服气可以说。如果觉得我年纪太年轻,不配让你们叫我一声哥那你就说,我让你们服气。如果你不喜欢我,也可以直接说。这些我都不会阻拦。”

    钟刚低着头,想起先前自己刚刚见到张枫逸的时候,看到其这么年轻还被程元武叫哥确实有很多不服气,但是张枫逸到了之后先是救出了刘宏伟,之后又帮助朋友干掉八度,而自己这边也算完成了这次的主要目的。其中张枫逸在其中有着决定性的作用。如果没有张枫逸这一次结果够呛,这些钟刚都清楚,想起刚刚见到张枫逸自己心中所想,钟刚也觉得自己有点目光短浅了。

    看着钟刚低着头,张枫逸也猜到了钟刚的想法,叹了一口气:“你其实很不错,不得不说程元武看人的眼力劲很棒,不过钟刚你太意气用事了。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其实你对先前我给狼尾说让他刘宏伟继续做诱饵的事情不满意吧?”

    一听张枫逸这话,钟刚抬起头来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说:“逸哥连这个也看得出来了?”不过随后又低头小声的说:“其实先前确实我目光短浅了,而且太自以为是,至于这个事情我只是觉得逸哥做的不妥当。”

    张枫逸看着钟刚:“哦?那你说说我哪里做的不妥当,仔细说来听听。”看到钟刚似乎有点愧疚的样子,张枫逸微笑着说:“不用太在意,我说了咱们是兄弟,兄弟之间有不同的意见可以提,况且我们是第一次接触,难免对我不了解。”

    钟刚能被程元武找来做血影的管理者自然也是有几分脑子的,看到张枫逸如此好的态度,也知道张枫逸这是给自己了解的机会,也就没有在隐瞒,抬起头看对视着张枫逸说道:“既然逸哥这么问了,那我就直接说了。其实我觉得逸哥让刘宏伟做诱饵也没问题,毕竟就实际来说完全是为了需求,但是我认为逸哥应该征求一下刘宏伟的意见,要知道做诱饵是有危险的。”

    “哦。”张枫逸点点头,先前张枫逸知道这一点上钟刚对自己有点小情绪,虽然隐藏的很好,但还是被张枫逸发现了,此时钟刚说出来了,张枫逸自然也就明白,不过这种事情张枫逸不适合解释,而是把目光看向了刘宏伟,让当事人来解释。

    刘宏伟看到张枫逸的目光,脸上露出一阵苦笑,他知道张枫逸这是让自己解释,转过头望着钟刚,无奈的说:“刚子,事情真不是你想的那样,你顾忌我的感受这是好事,我感谢你。但事实上咱们在屋子里面跟狼尾哥谈论计划的时候,说道关于我做诱饵的事情,逸哥就把目光看着我,询问我的意见,当时我看到逸哥目光之后明白逸哥的意思是问我愿意不愿意。随后沉吟之后我就点点头。虽然当中我跟逸哥没说话,但是我们两个就确定了这个事情,逸哥也是征求了我的意见。我相信如果当时我摇头了,逸哥肯定跟狼尾哥提出来否则这个计划,正是因为我点头了,那逸哥才没有多说什么,所以这个事情是你误会逸哥了。”

    “啊?”钟刚一怔,感情自己错的很彻底,抬起头看着刘宏伟那无奈的眼神,知道自己是真的误会了,前后在联想一下自己刚才所言竟然没有一样是对的。当即一咬牙单腿往前一步就要跪下:“逸哥~~”

    “哎~~~”张枫逸一下子扶住了钟刚的身子,不让其跪下:“第一在这里跪下可不好看。其次都是小事没必要。更重要的是咱们是兄弟,而你在不了解我的情况下这些都不是错误。”

    钟刚知道自己先前对张枫逸的误会要是一般人早就恼怒了,而人家还好声好气的给自己解释,就算知道自己的想法也没有给自己脸色看,佩服张枫逸的心胸,没跪下但是钟刚却双手抱拳,一副相互人礼貌:“逸哥,从今以后我唯你的命令是从。你让我上刀山,我觉对眼睛都不眨一下。让我下火海我眉头都不会动弹。”

    “哈哈哈……”张枫逸被钟刚乐得不行,“好的好的。不过我不会让你下火海上刀山,就算真的去我也会冲在最前面。”张枫逸说道。其实在张枫逸眼中钟刚这个人的能力要比刘宏伟略强,但是同样缺点也有就是有点先入为主的想法,所以在不了解的时候很难接受一个人。但这种人也很有意思,只要彻底接受了一个人,那忠心绝对没的说。至于他先前对自己的误会,张枫逸完全不在意。

    而且先前的话里面自己也说的很清楚,不了解的时候这些错误都无所谓,甚至于不服从都可以,但是在了解了之后在犯错那就不行了,虽然后半句张枫逸并没有说出来,不过相信在场的大家都听得出来。

    “逸哥还有什么指示没?”程元武一直站在旁边没有答话,因为他是最了解张枫逸的,至少在这些人里面是最了解的,而且是最先跟张枫逸接触的,刚才没有帮着张枫逸说话主要就是生怕钟刚和刘宏伟会因为自己的影响而敷衍张枫逸,那样的话张枫逸肯定不会高兴,而钟刚和刘宏伟心情也不会咋地。那不是结果,所以程元武没说话,他相信就算自己不说话张枫逸也能让刘宏伟和钟刚信服,果然程元武看的没错。

    “没指示了,我只是趁着现在这个空闲跟他们聊聊,现在聊完了我很高兴,相信他们也很高兴。”张枫逸笑着说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