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7800.html"}})();
    韩国盛这时候突然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纸和笔,递到张枫逸的面前:“小张,来……把这个签了,以后咱就是自己人了……”

    张枫逸现在被韩国盛搞的一愣一愣的,现在看到韩国盛又拿出一张纸来让自己签,低头一看纸上写的是“申请书”后面则是本人张枫逸自愿申请进入军部参谋作战信息军下属……张枫逸也没看完,就知道这是什么了。

    这是让自己离开神剑离开国安的申请书啊,跟自己先前想的一模一样,果然韩国盛想要自己进他的部下。只是没想到韩国盛直接来了个狠的,把申请书都打印好了,直接让自己签字。此时此刻张枫逸哪里还考虑不明白韩国盛的一系列手段,今天谈话先是用话语让自己感觉到愧疚,随后在给自己一个所谓的惊喜,然后趁着这个时候在让自己把字一签,要是正常人此时正处于兴奋状态,那肯定就脑袋一热签了。不过张枫逸可是激灵的很,早就有防备了,肯定就不会签署了。

    所以看了看那纸上的申请书,朝着韩国盛连连摇头:“伯父,这个事情还是算了,要不我帮您参谋个别的人?神剑内也有不比我差的队员,相信他们也很适合你的要求。”

    韩国盛不满道:“哼,我还不知道神剑有其他队员,我就是找你,要不我用得着跟你说吗?你赶紧签了,我等会还有事情。”

    张枫逸摇摇头:“我不签。”张枫逸坚定的回答。

    韩国盛一脸无奈,问道:“你小子给你脸不要脸了,我问你我军部有哪里不好?你不愿意来?你说说。”

    张枫逸再次摇头:“也没哪里不好,我就是不想去?”

    “你这是心口不一,要是哪里都好怎么不见你抢着去?你怕死?这也不可能啊,你小子能耐大的很,据我所知可是多次从死亡线上回来。嫌弃去军部累?要是没有特殊的事情,你应该比现在还清闲。你说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没不满意的,只是我曾经出身神剑,不想离开神剑,仅此而已。”

    “屁,你这是缪论,难道组织上让你换个部门你就不愿意了?”

    “愿意,只要组织上把我调过去,我就愿意。”张枫逸见缝插针直接说道。

    这一句话可算是把韩国盛给堵住了,确实是那边红桃九不放人,他才出此下策让张枫逸自己申请,这样就能让张枫逸到自己这边了,那要是组织能调,还用得着自己用这个办法吧。

    看着张枫逸那一脸坚定的样子,韩国盛想了想,声音缓和了一下:“我也算对你小子不薄了,让你申请到我这边怎么就这么难?我可是连闺女都搭上了,难不成你小子就不懂人情事故?”

    张枫逸心里对韩国盛直翻白眼,前面来硬的,现在又来人情,韩国盛可真是一块老姜啊,要是一般人怕是早就被其拿下了吧。“这是两码事。”张枫逸不紧不慢的回答。

    “什么叫两码事?你要是不签这个字,那你跟小雪的婚事我就不答应了。”韩国盛意味深长的说。

    张枫逸点点头:“行。等我想娶了在来找您,再说大不了娶的时候瞒着您,或者……反正办法多的是。”

    韩国盛顿时无语,确实啊。自己能耐再大挨不住闺女胳膊肘往外拐,这要是眼前这小子真的弄那些小手段自己还真没招。

    一时之间韩国盛也找不到话语,而张枫逸也不知道说什么,所以场面陷入了沉默。

    其实在张枫逸心中,之所以不愿意去韩国盛部下,其实除了因为出身神剑,神剑给自己太多的记忆之外,还有一个主要原因便是张枫逸有了退隐之心,所以退隐便是退役。张枫逸身上有一个任务,这个任务完成的时间未知,但是张枫逸却知道如果完成了这个任务,基本自己也就要退役了。这并不是神剑或者国安不需要了,而是张枫逸有点累了,而且自己父母现在身体也算不上好,也希望在他们有生之年让他们抱上孙子,可如果有了家庭,就不能在过这种生活了。因为自己要为家人负责。

    这些都是张枫逸心中的想法,张枫逸从来没跟任何人说,因为这是自私的,可是谁又不自私呢,而且张枫逸这只是为未来打算,或许是五年之后,或许十年之后,又或许十五年之后,谁知道呢。但张枫逸心中早有了定论。这个事情如果到时候在神剑和国安内,自己申请退役比较容易,但要是去了军部的话,如论做什么,要想退役很难,因为军队的传承性太强,一般特殊人员都是终生在军部的。所以这不是张枫逸想要的。除此之外,张枫逸也知道去军部待遇可能要比在国安和神剑强,但事实上自己也不缺什么待遇。而且军部可能因为一个任务数年都无法跟家人见面,对于这些张枫逸很难接受,虽然以前做到过,但是现在父母年龄越来越大,张枫逸更希望能多孝敬一下。而且依照现在虽然时常国安也有任务,但是这不妨碍自己经常见家人。

    张枫逸看到韩国盛的样子,知道这个台阶得自己下,毕竟怎么说韩国盛也算是自己首长,而且是韩雪的父亲,张枫逸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韩国盛:“伯父,我知道您的心意,也多谢您的爱才之心,但我觉得若是报效国家,在哪里都一样报效,或许在军部您认为最好,可那对我来说很难做到,我也有心中的想法,也有自己的执着,还请伯父成全。”

    韩国盛眼睛紧紧地盯着张枫逸,半晌之后长叹了一口气:“也罢,或许这样也算是好事,在哪里都是一颗钉子,有自己的位置。”韩国盛叹息道。

    半晌韩国盛又继续说:“如果你要跟小雪结婚,那你最好要考虑退役的事情,在国安太危险了,我不想小雪结婚之后没多久便没了丈夫。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毕竟大家是家,小家也是家。”

    张枫逸对韩国盛这话有点意外,怎么都没想到一心为国的韩国盛竟然能说出这番为私的话,不过也释然,毕竟韩国盛也是人。

    见韩国盛已经放弃了打算,张枫逸心中窃喜,心道总算过去了,要不自己怕得来硬的了,可那样就不太好了,毕竟韩国盛是爱才之心,而且现在来看竟然还存了几分私心,怕是让自己去军部危险时候就让自己远离了,应该这是一种爱护吧。当然这应该在韩国盛眼中自己跟韩雪结婚之后的事情。

    张枫逸原本想要让韩国盛连娶韩雪的话也收回,毕竟这本来就是假的,而且就算自己愿意,那韩雪愿意不愿意还是一回事。但是看韩国盛的样子,张枫逸又把话咽下去了。

    “行了,你走吧。我也要准备准备走了,司机马上就来接我了。”韩国盛一挥手让张枫逸离开。

    张枫逸如临大赦,赶紧夺门而逃。而韩国盛对于张枫逸的态度并没有计较,而是看到张枫逸离开之后,站起身子来把门关上,然后转身拿起了桌子上一部红色的电话,拨了一串号码,不一会儿电话接通,韩国盛淡淡的说道:“老九啊,张枫逸可堪大用,经过我考验,他并没有被社会上的气息腐朽,依旧有坚定的信念和忠诚,对组织上还是很认可,非常不错。”

    随后也不知道电话那边说了什么,韩国盛便挂掉了电话,转身朝着楼下走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