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9/1313844.html"}})();
尊宝娱乐 >上古强身术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61章:司徒乱的秘密
    “好了,我要走了,你好自为之吧,小男人。”说完带起一串轻灵的笑声,那笑声在青水耳边徘徊犹如魔音,久久不肯散去。

    “太美了,你是我的。”青水这一刻只有这个念头,而且特别强烈,一直淡然的心现在变得很波动,青水知道自己已经有了欲-望。

    欲-望包括很多,金钱、权势、女人……很多,适当的欲-望是上进的动力,但一旦人被欲-望所支配,那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总会落得个凄惨下场。

    “姐姐,没事可以来青家药行找我,我可以逗你开心的。”青水看着要走的师轻装,那不施粉黛的美颜让青水留恋不舍,认真的说了一句准备了好长时间的话。

    “也许是师轻装看到青水眼中的真诚,鬼使神差的点点娥首,翩翩而去,那美丽的背影如一只飞舞的花蝴蝶。

    青水向青家药行行去,不知不觉居然已经中午,等青水赶到青家药行时发现母亲、三舅以及三舅母、青山、青石都在,看到青水后更是眼神放光一般。

    “青水,你真的用《基础剑诀》将司徒不凡几人打倒了?”

    青衣开心有点惊讶的看着青水问道,毕竟青水打倒的那几个青衣相对还是了解一些,看到儿子能力还是感觉很骄傲,作为一个母亲看到儿子特别是儿子优秀时,心里是最欣慰的,也是最自豪的。

    “嗯,其实《基础剑诀》中有着可以用的的好东西的。”青水认真的说道,毕竟这也是实话。

    “青水,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打倒的人中那个师宗尧我还是知道的,在年轻人中也算是不错的实力了。”青湖皱着眉头疑惑的问道。

    “其实也没有什么秘诀,我就是将《基础剑诀》中的一个刺剑式练习了上百万次,更是琢磨了无数次,算是领略到这刺剑的一点真谛,如果别人能一样练习上百万次应该也会很容易做到。”青水感觉这个没有必要隐瞒任何人,因为能像他这样挥霍时间的不多。

    “青湖和青衣就连青山和青石在内都惊呆了,十年磨一剑几乎人人都知道,但一招最简单的剑式反反复复的练习上百万次,这事什么概念,这要有多大的毅力,还要承受多大的寂寞。”几人看向青水的眼光怪异和佩服。

    青衣微笑的摸摸青水的脑袋,心里却是复杂之极,儿子给她的惊喜和意外越来越多,她发现青水越来越有点神秘,同时也暗暗佩服曾经教导过青水的那个老人。

    儿子很聪明,又能吃苦还有着非凡的毅力,以后出人头地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每个成大事的人不但要能吃常人不能吃的苦还要能忍受寂寞。

    青家这几人开心的聊着天,不时的说说百里城的趣事,气氛融洽,或者前去帮着招呼下前来购药的人们。

    百里城某一豪华的房间内。

    男子沿着走廊,走下楼梯,这里是个独立的豪华院落,布置想当奢华,走廊大厅全部是红色地毯,宽敞明亮很是适合金屋藏娇。

    男子刚走到大厅,瞬间俊脸从阴霾痛苦变成自信满足的神色,大厅里的几个青年男子微笑的走到男子身前。

    “还是乱哥厉害。”一个相对要瘦弱一点青年笑笑向着男子伸出大拇指。

    被叫成乱哥的青年也是笑笑,是男人都理解的笑容。

    这个被称呼乱哥男子就是司徒家的司徒乱,司徒家的青年中实力最强的一个,他一遍游刃有余的和这帮朋友兄弟嘻嘻哈哈的说笑,但心中听到他们的奉承却是更加难受,但这一切只是埋在心底。

    “乱哥,那个青家庄打败弟弟的小子来了百里城,并且刚才已经将你弟弟还有师宗尧在内的好几人都摆平了。”一个虎背熊腰满是精明的青年声音响亮的说道。

    “项辰,你家项星好像也被打晕了吧。”司徒乱和众人坐下后,一个年轻的女子很快端上茶杯和茶壶熟练的沏茶倒好。

    紫砂壶杯,司徒家财大气粗,这些人又是有名的纨绔子弟,吃好的喝好的,玩好的,这是情调,不然对不起纨绔这个称呼。

    “嘿嘿。”项辰尴尬的笑笑。

    “项辰,你这样老是低调也不是办法,难道你真的要看着项浪继承项家不成,你不是长孙又如何,你可以制造点利于你的事情,让项浪不但名义扫地还要被家族赶出家门岂不更好。”司徒乱看着这个嘻嘻哈哈忠厚的项辰,但他可知道这小子肚里的坏水和心狠手辣。

    “时机还没成熟吗,再等等,到时乱哥可以助小弟一臂之力。”项辰憨厚的笑笑。

    司徒乱自从不小心修炼伤后找了许多医师都是无能为力,司徒乱有种万念俱灰,现在成了废物,一怒之下将医师杀死,只要知道自己这件事情的医师全部杀死,这个秘密只能自己知道。

    之后就把所有精力全部用在修来你上,但他以前朋友都知道他的喜好,所以他就用手段将刚才在房间的女孩抓来让她配合,不然就杀光她全家,如果谁知道这件事情也会杀她全家,女孩无奈只能这样配合司徒乱。

    “项浪知道这件事情吗?”司徒乱看向项辰问道。

    “知道,但他从不管我们的事情,他怎么会看起我们这帮人呢。”项辰有点复杂的说道。

    “哼,自已清高的家伙,到时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司徒乱心里想到。

    “外面的人已经欺负到我们百里城头上了,反正青年中他是我们百里城的代表,我们也不要出手,看看他能忍到何时。”

    这些人都是百里城的大户家族子弟,项辰是项家的,只是像依靠司徒乱能将项浪搬下去而结成的朋友。

    青水在青家药行忙自己的事情,他才不管那帮闲得发慌的二世祖干什么,只要不找他麻烦哪怕你们田田去大街上调戏良家妇女青水也懒得管,自己又不是什么好人、菩萨。

    晚上,青水进入紫玉仙境后,青水想到白天放进去的两个东西,终于在池水旁边找到,拿起那根充满灵气的黑树枝还是树根,仔细的看了半天,最后还是没有发现可能是稀世珍宝后就随手在池边靠着力量果树种下,并且浇了一点池中的水。

    看了几眼那黑色圆石头就放在池水旁湿润的土地上,然后就开始了一如既往的修炼,青水把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了修炼上古强身术上,只是在冲击壁障失败后修炼一会鬼步、灵寂拳、暗器和《基础剑诀》。

    青水希望早点能进入上古强身术的四重天。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