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9/1314074.html"}})();
尊宝娱乐 >上古强身术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91章:就这么死了吗
    青水的手掌越来越透明,而青水的脸色已经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一缕鲜血顺着嘴角合着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

    沧海明月看到青水如此,再想想火云琉璃是为自己所受,思绪越来越乱,突然拔出剑向着脖子抹去。

    “明月!”

    嘶哑的声音有点虚弱很有力量,沧海明月仿若大梦初醒!

    “是我害了她,是我害了她……”

    “青水,我没用,是我害了她……”这一刻她泪流满面,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滴一滴不停的落下。

    “你这样岂不是让她白白为你受这么严重的伤。”青水说完第九根针插在火云琉璃的胸前,九根针如北斗七星般的分布,只是多了两根针而已。

    在第九根针刚扎好,青水终究还是没有忍住,一口血喷了出去。

    “青水……”

    “等我一下,我们立刻就回去!”青水站起身来颤颤巍巍向着那群仙剑宗的人走去,当场就有人裤裆湿了。

    更是有一个压抑的最后叫了一声晕了过去。

    “不管我们的事,不要杀我……”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虎入羊群,带起一蓬蓬的鲜血夹杂着恐慌的跑动和凄厉的叫声,可惜没有人能跑出三步的。

    喋血长街依然空荡荡,寂静的长街死一般的寂静,青水站在周围倒下去的人群中,一身衣服早已被鲜血染红。

    火云琉璃脸上已经被青水倒上了金创药份!

    “五龙丹,大还丹,你母亲的!”青水仰着头不甘心的叫了一句,让唯一一个还算好好的沧海明月不明所以。

    青水小心的将火云琉璃抱起,忍不住叹口气,青水只是用金针守住她心脉的最后一点气息和生气,能不能救活都是未知数。

    呼唤一下火鸟,向着旁边一直魂不守舍的沧海明月笑笑:“明月,我们走吧,再晚我们就走不了。”

    回到沧海家,当沧海夫妇看到这一切不可置信,特别是沧海,儒雅的俊脸已经铁青,庞大的气息狂暴的肆虐气息毫不掩饰的放出。

    “爹爹,娘亲!”沧海明月仿佛是一个迷路的孩子回到家一样。

    “琉璃丫头怎么样?”沧海的妻子哀伤的看着眼前心酸的一幕,晶莹的眼里都是泪水,任谁看到两个浑身浴血和那恐怖的伤口不震惊、不心痛。

    “看她能不能撑过三天,前辈,你和明月帮她换洗一下吧,然后交给我,别打动她胸前的那几根针。”青水看着自己一身如从鲜血走出来一把。

    沧海夫妇听到青水那疲惫和嘶哑的嗓音,同时也看到青水腹部那可怕的伤口,一时间怎么也不知道遇到什么情况,而自己的女儿虽然很狼狈却是最完好无损的一个。

    就连那只火鸟也是狼狈不堪!

    “好,好!”女人连忙答道并温柔的接过火云琉璃。

    “青水,你的伤……”

    “我没事,我去换洗一下。”青水点下头,苦笑一下然后向着自己住的小楼走去,那身影踉跄孤独,却是倔强不屈。

    沧海明月忍不住想到在燕城看到的那个女子的背影居然和青水的背影在她眼中重叠,一时间泪眼朦胧。

    “月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遇到了仙剑宗的两个长老和二十来个弟子。”

    “结果呢?”沧海看着沧海明月有点急促的问道。

    “他们都死了,一个没留。”

    沧海夫妇:“…………、”

    青水冲洗一下,将腰部的巨大的伤口撒上金创药粉,用绷带蹦上,换身清爽的衣服,只是脸色惨白无比。

    在一进后面的楼阁后青水就把火鸟收进紫玉仙境,青水很担心火云琉璃,她的伤势太严重了,如果不是靠自己的混沌神针强行将她一起固封并用圣之手激发她身体的潜能,现在估计应该香消玉损了吧。

    一闪走出紫玉仙境,听到敲门声,开门看到已经换洗过后的沧海明月,一身素衣的站在门口!

    她的脸色同样也是有点苍白,一身单薄的素衣让她身姿有着柔和的气息,峰峦起伏的娇躯散发这迷人的气息。

    “去她房间吧,已经换洗好了。”沧海明月轻轻的说道。

    青水点点头,勉强的笑笑,可是那笑容比哭还难看,太牵强了。

    闻着沧海明月身上淡淡的清香,很淡、如兰似麝,青水不知道是不是她的体香,此时青水连贼心都生不出来,眼下最重要的是把火云琉璃的一条命拉回来,还要迎接接下来仙剑宗的行动。

    一路上两人没说话,青水还是第一次进去沧海明月和火云琉璃的小楼,走到二楼是一个客厅,客厅不大四周有一套桌椅和沙发,还有一只茶几。

    墙壁和地板都是紫花木,客厅东面两道门应该是两个卧室,青水猜测这应该是两女的卧室。

    北面的那道门闭着,南面的半开着,青水感受房间中的气息,知道沧海明月的母亲在里面。

    一进去青水看到躺在铺上只穿着睡衣的火云琉璃,洗去血污的她露出那张闭着眼睛苍白的容颜,只是那道恐怖的刀伤让她失去往日的美丽。

    “青水,要不要先休息一会!”沧海明月母亲看着青水苍白的脸关心的问道。

    “没事的,前辈不用担心,明月你去好好睡一觉吧,前辈你陪陪明月,她今天情绪不太好。”青水想到白天沧海明月居然想到了死。

    沧海明月咬咬雪白贝齿就和她母亲离开,青水坐到铺边看着此时半只脚踏进鬼门关曾经风华绝代的女子。

    想到在百里城和她奇妙的相遇,第一次看到她时的惊艳,特别是被她散发的气质打动,想着想着青水感到异常的温馨。

    伸出手握住火云琉璃一只微凉的小手,“琉璃,你要醒过来,醒过来,只要你醒过来我什么都答应你。”

    青水轻轻的说道,他想唤醒沉睡中的她,唤醒她沉睡的意识,三天醒不过来再想醒过来就难了,毕竟她现在可是全靠青水插得的那九根金精针撑着。

    突然握着火云琉璃手的青水感觉到体内那奇怪的双修之法运行起来,毫无阻止的沿着经脉进入火云琉璃的身躯。

    天地万物皆分阴阳,孤阳不生独阴不长,青水缓缓催动用双修之法催动的上古神力在自己和火云琉璃之间循环。

    青水心中很激动,他不知道能不能用这套神奇的“双修之法”救醒她,但感觉还是有很大希望,至少不是坏事。

    渐渐的感受到火云琉璃心脉之间有了一丝微弱的反应,青水那一瞬间欣喜欲狂,门口的沧海明月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那里默默的站着。

    就这样青水默默的运转着神奇的功法温润火云琉璃的经脉,足足有两个时辰,天色都将近半下午了,看着铺上的火云琉璃比先前多了一点生气。

    回头的青水发现沧海明月,知道她很难受,毕竟是火云琉璃代她所受,如果火云琉璃有个什么事情估计她一辈子都不会开心。

    看到火云琉璃脸上那道恐怖的血痕,即使好了也会在那本来绝色的容颜上留下可怕的疤痕,这道疤是从左眼角到右唇角,算是把那张脸彻底破坏掉,如果不是有金环战裙让剑的深度变浅恐怕命也没了。

    “明月,别担心,琉璃会好起来的,好好休息,不要内疚,这是琉璃心甘情愿为你做的,如果你不好好的她岂不是更难过。”青水拍拍沧海明月那如刀削一般的肩膀强笑的说着,然后走到客厅。

    沧海夫妇都在,青水向着他们打个招呼。

    “咳!”

    叹了一口气的沧海什么也没说,只是那拳头握的紧紧的!

    青水坐在长沙发上,他的伤已经无大碍,变态的身体恢复力,沧海夫妇和沧海明月并不知道,看着青水苍白疲惫的面孔都不知道说什么。

    “前辈,明月,我休息一会,然后还要给琉璃扎一次针!”青水说完靠在长沙发的倾斜的靠背上。

    沧海夫妇点点头没说什么,毕竟那沙发相当于个单人铺,加上现在不是冷天,也不用担心他受凉,何况他是个武者,即使受伤也没有那么脆弱。

    青水闭上眼睛,沧海夫妇走时青水的呼吸声已经平和的响起,沧海明月送离开,回来走到青水面前。

    看着青水有点妖异的面孔,她不得不承认他那张脸很吸引人,很难惹气女人的反感,转身走到自己卧室的沧海明月拿着一张薄毯脸上微红的走了出来。

    俯下身帮青水盖上,看着那睡梦中还是皱着眉头苍白的俊脸,想到白天的一切她发现眼前这个男人无孔不入的钻入自己的心间和脑海,她知道自己可能永远都不能忘记他。

    她微微的俯身在青水上面,心乱成一团,突然感觉手背抓住,心中一慌,发现青水皱着眉头,双眼紧闭紧紧的拉住自己的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