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9/1314095.html"}})();
尊宝娱乐 >上古强身术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11章:加入天宫遗世独立!
    这帮老妖怪可是不动如山的存在,任何一个都是震慑一方的人物,可惜人越活看的越开,却越活越觉得孤独。

    不过这帮老家伙都在一块,一大帮子有着几百年的交情,不是兄弟胜似兄弟,天宫是他们的家,这里有他们的后代子孙。

    青水听到费长老的那句太上长老后很自然的想到这些,看似这些老人已经都不在过问天宫的事情,但天宫的今日地位青水知道还是靠这帮老人撑着。

    整个青云州中宗派世家林立,但却是没有听到有至尊武者出现,但出现的武皇巅峰的人绝对不会少,而且青水感觉宗派世家的实力更是以武皇巅峰数量来衡量的。

    后起之秀的许多宗派也许很锋芒毕露,但和天宫这样的有着几万年的底蕴宗派相比差得太远了。

    那些超级宗派累积下来的武皇巅峰的实力和其它后期起来的宗派以及世家中的武皇巅峰相比,一个战胜他们两个也不是没有可能。

    天宫本身就是以攻击和淬炼**闻名,更是有着防御中最强大的天神护体,攻击中的破防,加压、加攻的天雷斩,这些算不算传说级别以上的功法不清楚,但绝对是令人疯狂的功法,而且天宫这样的宗派的镇宫绝技至少也应该在传说级别。

    青水看到费长老走到这栋不起眼的楼阁门口,轻轻的喊道:“师父!”

    青水一怔,费长老的师父,那至少也是太上长老了,青水一声不吭的站在费长老的身边,进入到天宫青水才知道气氛可以如此庄重,这里的人都是站在最高峰的人。

    “吱!”

    门开了,青水抬头看到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发丝胡须雪白,面色却是如婴儿般的红润,一双沧桑的眸子充满慈祥,脸上始终挂着温和的笑容。

    “师父!”费无极恭敬的向老人弯腰施礼后叫道。

    “无极,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这个老头了。”老人清朗的声音慈祥却不老迈,这是一种和美不沾边却是极其好听的声音,是令人听后轻松镇定的声音。

    老人说完看向青水,费无极还没有说什么老人突然眼睛猛然看向青水怀中,身子一闪,出现在青水面前。

    青水在老人一动的瞬间就知道对方使用的是天宫的云霄步,虽然青水见过沧海用过几次,在老人动的瞬间青水迅速躲避。

    躲是躲开了,可感觉怀里被碰到了,青水看向老人手里拿着的居然是沧海给自己的那个天宫令牌。

    老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天宫令牌,一会就眼睛湿润了,一滴浑浊的老泪滴下,接着又是一滴。

    “我沧海今天和天宫再无任何缘由,我沧海一人做事一人承担!”

    “我沧海今天再次立誓,我不再是天宫的人!”

    “师父,沧海给您老丢脸了……”

    “沧海,你是我苍无涯的弟子,不管你做下什么为师我都会替你担当下来。”

    “沧海,为师尽力了,可还是不能把你留在天宫,我为人师者不能为弟子担当他的过错,我枉为人师……”

    老人怔怔的流着眼泪看着令牌思索着沧海离去的情景,费无极也是惊异的看着,而青水此时后悔为什么没有把那令牌放进紫玉仙境。

    “沧海,出去后好好生活,放心,没有人动你,师父我孤家寡人,拼掉这条老命也要让他们不得安静。”

    “沧海,这块令牌送给你留个纪念吧,你我师徒再相见不知何时。”

    老人握着令牌的手都在微微颤抖,脸上的老泪也顾不上擦!

    “师父,徒儿希望您老答应我一个请求!”

    “如果将来有人持这个令牌来天宫,还希望您老能照看一下,持这令牌的是我的后人,如果他们来找您,那一定是我没有能力了。”

    “师父,徒儿走了……”

    老人抬起老泪纵横的脸,看着青水有点哆嗦的说道:“沧海他怎么样了?”老人还抱着那么一点希望。

    “他已经不在了!”青水已经看出眼前的老人和沧海绝对有关系。而且还是很亲的那种,所以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

    “师父,师兄……”费无极同样眼睛含泪的看着老人又看看青水。

    “他是怎么死的?”老人看着青水的眼睛。

    “和仙剑宗的那个老瞎子同归于尽了。”

    “三十年前被他弄瞎的老瞎子?”老人有点失落的问道。

    “应该是!”

    “孩子,你是沧海的儿子。”老人叹口气突然说道。

    “不是。”青水苦笑地说道。

    老人锐利的目光看着青水,过了一会儿才轻轻说说道:“沧海有没有留下子女?”

    青水犹豫的看着老人,害怕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老人看到青水神色后,以他老到的经验很容易猜出他的心思。

    “我是沧海的师父,三十年前沧海做了一件事情没法收场,我拼尽全力保他一命但却是被逐出天宫,我送他这块令牌做纪念,他让我答应他一个条件,就是他的后代走投无路的时候会拿着这令牌前来找我。”

    原来如此,青水和沧海相处时间虽然不长,但也知道以沧海的性格是不到万不得已甚至沧海只要还活着绝对不会来天宫相求。

    更何况是他师父,所以老人一看到令牌就知道自己这个徒弟已经不在了,忍不住老泪纵横。

    “沧海前辈他们有一个女儿。”青水决定还是说了,事情到这一步没必要瞒了。

    “有个女儿,好啊,他有传人就好!”老人稍微开怀的说道。

    “她不会一点天宫武技,刚刚前往飘渺殿了。”

    “我就说刚才看到那个女子怎么感觉有点熟悉的感觉,原来是大师兄的女儿,师兄你可以放心了,你女儿来了,见到师父了。”费无极仰着头向着空中说道。

    “你是沧海为他女儿找的夫君。”老人此时却是眼睛明亮的看着青水,脸上的表情也是惊讶无比。

    青水尴尬的笑笑,此时再也不怀疑老人是不是沧海的师父,老人对沧海实在太了解了,简直是了若指掌。

    “好好,走,带我老头子去看看沧海的那个丫头去。”老人此时好像很开心一般。

    “老人家,我把明月叫来见您老吧!”青水提议道。

    “这有什么,就当散散步,我已经几年没有离开这百米方圆了,明月,沧海明月好名字。”费无极的师父呵呵笑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