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9/1314947.html"}})();
尊宝娱乐 >上古强身术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522章:下场
    一刻钟后,座山雕脸色苍白,浑身都是汗水,他所过之处都是一道湿痕,这样下去即使打不死也会脱水而死。

    噗!

    青水的力道把握很准,一锤砸在座山雕的肩膀上,并没有让对方骨折,但也基本上在他的骨头留下一条微弱的裂纹。

    噗!

    座山雕咬牙苦撑,因为不撑住落在身上的锤子会更多,甚至可以直接死亡,人在这个时候的毅力是超级顽强。

    座山雕他后悔了,这一次算是踢到钢板了!

    “打死他!”

    “这东西还是别打死,让大家看看他那丑陋的嘴脸岂不更好!”有点滑稽的青年甚是积极的喊道。

    “对,打残他!”先前喊打死的人立刻大喊。

    噗噗!

    座山雕倒飞出去,嘴角溢血,青水站在远处并没有当场杀他,不是青水心软,因为这座山雕活不过三天。

    青水在先前几乎将他全身的骨骼、经脉、五脏六腑……伤到极致,“入微”境界青水在今天发现居然可以这么用,将他身体内的伤势控制到极致,在重一丝估计也会让他当场横死。

    此刻的座山雕也就勉强能动,不过已经没有人能让他起死回生,如果有生死人肉白骨的神药那就另当别论。

    起死回生、生死人肉白骨的药别说在青云州,就是在整个九州大陆都是只闻其名和一些久远的传说。

    “哈哈,你们看看那座山雕的傻样。”

    “先前的意气风发的样子去哪呢!”

    “你们看看风家少爷的脸色,不会是他让这座山雕来挑战青水的吧,如果是的话那就太卑鄙无耻了。”先前那个有点滑稽青年再次喊道。

    他这一喊让许多人都若有所思的看向如今星日殿的首席弟子,这么多人的目光直接让他怨毒的眼神躲开。

    许多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谁也没有说出来而已,都说脸皮厚吃个够,脸皮薄吃不着,其实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如果今天青水实力不济,被这个座山雕得逞,许多人不齿这般做,但他座山雕就能,许多人都会说他如何的不要脸,可这也算是他的过人之处。

    人越简单有时候得到的反而最多,有时候最直接的方法也是最好的方法,当然什么事也不是绝对的。

    就像座山雕怎么也不会想到今天的结果会这样!

    失败者永远是失落的退场,座山雕的出场和退场几乎是两个极端,伴随着无数的嘲讽走了下去。

    有因必有果,什么事情种下了因,必然会结出果,他今天这样并不奇怪,就算今天不碰上青水,以后还会碰上别人,发生类似于这样的事情。

    青水在座山雕退场后也向着斗台下面走去,但就在这个时候突兀的声音再次响起,而且这声音让青水停住了脚步。

    “你不是上次就想挑战我吗,现在就是个机会,我站在这里,我不想让别人说什么闲话,我们之间的恩怨你说今天完结的话我就上去,你说改日也行,不过我一向很忙没有多少闲工夫。”

    斗台下站着一个三十多岁丰神俊朗的男子,一身银彩流转的战甲,头盔、战靴,腰间更是手掌宽的金腰带,鼻子挺直,嘴唇微薄。

    谭洋!

    青水就算是和他是仇敌也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很英俊,谭洋属于那种有点邪异的英俊,感觉时那种介乎于正邪之间的感觉。

    看来海诗雅喜欢他并不是没有理由,金昌峥比起谭洋少了一点吸引年轻小女孩的感觉,金昌峥比起谭洋更能吸引一些成熟女人。

    “我靠,这年头什么时候流行这样不要脸的打法了。”星月殿的立刻有人骂道。

    “难道这星日殿的人和剑楼的人有勾结?”

    “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蔡兄,小点声!”一个文气很重的青年连忙劝道。

    “不是吗?奶奶的欺负我们星月殿没人吗。”

    青水的上半身几乎已经全部变成红色,看起来甚是恐怖,脸色苍白,但青水眼睛却是灼热的盯着微笑着的谭洋,盯着这个对一切事仿佛都握在手中的男人。

    这是个危险的人,青水上次和谭洋的见面还历历在目。

    “青水是吧,我今天就和你说吧,你身边的女人她是我谭洋明媒正娶的女人,你难道要抢我的女人。”

    “青水,我知道你是天宫的人,更是天宫最年轻的长老,但我也是剑楼的人,你难道想惹起天宫和剑楼之间的仇恨吗?”

    “放手,请你放开我的女人,不然别怪我我把你青家全部杀光。”

    “我向你挑战,谁输谁就离开明月。”青水向着谭洋大声的说道,眼中布满了血丝。

    “挑战?会有这一天的,但你今天的挑战我不接受,我的女人,我为什么要给你赌?”

    “你开出个条件,我都接着。”

    “没兴趣!”谭洋干脆的说道。

    青水感觉那是活到这般大最狼狈的一次,从那时青水就知道谭洋不是个简单的人,如果自己站在他的立场,不知道能不能容忍自己的女人这样,自己能不能有他那般做的好。

    他是个脑子清醒的人,也是个无情的人。

    “算了,看你今天也不行了,我收回我的话,等下次遇到了你要是还想挑战我再说吧。”谭洋的话一直都是从容不迫,最重要的是强调青水在挑战他。

    青水明知道他的算盘,但今天青水感觉机会不容错过,不然自己心中那块郁结无法消除。

    此时天色已经将近中午,中间金昌峥和狂狮下场后很长时间都是一些青水没有兴趣的人在比斗。

    知道后来那个女人上场,一直到现在,青水已经感觉现在的精神并不好,因为刚才那个女人。同时也吃惊这谭洋对于情愫的把握。

    他看出自己神情上要比身体上还要疲惫无力?

    “不用,既然今天赶上了,那就切磋一番!”青水微笑的看着下面的谭洋,看那装束早已是准备好了,但却是还要让自己挑战他。

    而且还是青水站在斗台上青水接受挑战一下子让周围的人如开了锅,因为别人对于这个谭洋的了解比起青水对谭洋的了解还要深。

    特别是青水离开天宫后那段时间,青水离开的年底,各殿大比,那一次剑楼再次来人,也是那一次谭洋风头出尽,但天宫青年一代中无人能和谭洋抗衡,他穿的就是今天的这一身装束。

    “你确定要挑战我?”谭洋皱眉问道。

    在外人看来是谭洋感觉这样对青水不公平一样,只是青水知道谭洋在打压自己,在想着激怒自己。

    “确定!”

    青水依然平静的说道!或者努力忍着让自己平静!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