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9/1314954.html"}})();
尊宝娱乐 >上古强身术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529章:“老祖宗”的过去
    那是一个老人,一身月白素衫,雪白的头发垂到脚腕,一尘不染,相当震撼,老人的身体笔直,没有想想中的高大威武,就是一个看起来清韵的老者,整体身体看起来修长一些。

    青水看向老人的脸,青水不知道怎么形容,苍老,青水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这个词,还有青水看到了老者那一双眼睛,青水也终于知道什么才是沧桑,以前看到那些老人和他比起来都仿佛是小孩一般。

    虽然沧桑无比,但其中充满着智慧和平静,他的眼神仿佛是平静的大海,无论如何都感觉激不起一点涟漪。

    “青水,很好!”苍凉平和的声音响起。

    青水感觉很沉重,那是一种看到迟暮老人的感觉,青水没有感受到老人的一点实力,青水当然知道老人的实力深不可测,感觉不出是因为自己的实力,青水并没有用神识去感觉。

    一句简单的青水很好,如果让熟知的人知道老祖宗夸奖他人,一定会让许多人跌掉眼珠子的,不过现在的青水却是没有这个感觉。

    “小子见过老祖宗!”青水恭敬的行了个晚辈礼。

    “不用客气,来,我们去那边聊聊吧!”老祖宗轻缓的说着,听不出也看不到是什么情绪。

    “还记得上次你和剑楼九人战斗吗?”老祖宗边走边缓缓说道,轻柔的语气很轻很清晰,有种奇怪的感觉。

    没有威压和威压却是让人忍不住的感觉有着很大的压力。这种威压仿佛来自于灵魂一般。

    “记得,老祖宗有什么话要说吗?”

    “上次无极他为了你让人带话想让我前去救你,我却没有答应他。”老者淡淡说道。

    青水有点迷茫,他不知道老者这句话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忍不住想到先前费无极和他说的他的父母就是死在了这个老人手中。

    老祖宗看了青水一眼,看到青水的表情再次轻轻的问道:“他是不是把我的事情和你说了。”

    青水心中一跳,看着老人摇摇头:“没有!”

    “说不说没有关系,不过既然你来了,我老头子就给你说个故事吧,这还是我第一次给人讲故事。”

    “小子洗耳恭听!”

    这个时候已经走到了这个石殿的最里面,发现有着几件石屋,石屋外面不远有着石几石凳还有上面的紫砂茶壶和紫砂茶杯。

    “走,我们坐那喝着茶说吧。”

    青水倒也没有客气,老祖宗倒了两杯茶,这是老人这百年来第一次和人一起坐着喝茶,更是多少年来第一次为别人倒茶。

    茶是很普通的“山青莲叶花”,不过泡出的味道倒是很不错,清香、圆润,口感极佳。

    “我是一个喜欢修炼的人,别人以前都叫我疯子,因为我一旦修练起来如走火入魔一般,不过我进步倒是很快的,就这样我痴迷疯狂的修炼了好多年,和我同龄人最晚的也都做了爷爷,而我还是孤身一人,父母长辈早已离去,那时我已经成为武皇巅峰两百多年了,已经算是站在了青云州武者的最高峰行列,但就在那时我也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老祖宗喝口茶,然后继续缓缓说道:“孤身一人,感觉很寂寞,甚至连一个比试武技的人都没有,看着许多和自己一样的年龄的人都已经是一大家子人了,有的更是都是一个大家族了,那一刻开始感觉自己也该组建个家庭了,实力达到那个程度女人是很容易找的,所以很快找了个普通女人成婚了,也许自己是个修炼狂,所以找了个不会任何武技的大家小姐。”

    这中情况不特殊,大陆有这种想法的人很多,特别是修炼疯狂的人都不愿意自己的另一半也是这样的一个人。

    这也算是一种自我讨厌,每个人都了解自己习惯和特点,可惜因为习惯或者其他的缘故无法改掉,就像吸毒,知道不对,可还是阻止不了自己。

    三百多岁的武皇巅峰看起来也就是半老之人,有的甚至肌肤细如婴儿,但须发还是要白的,不过并不耽误娶妻生子,大陆这样的人并不是很少,凡是在修炼上有所成就的几乎都是成婚很晚。

    “婚后的一段日子倒也很快乐,也知道了原来这样的日子并不比以前那种差,也知道有人牵挂,担心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没有过多久,妻子就怀孕,我们对这个小生命有着很大的期盼,都说贵人来迟,我感觉特备的珍贵。”

    说道这里,老祖宗将紫砂茶杯里的茶喝干静,青水连忙拿起紫砂壶帮他倒上!

    “就在他出生时却是出了意外,她和孩子只能保住一个,最后孩子安全了,她却是死了。是个男孩,虽然他的母亲是因为他才死的,但这并没有让我恨他,我把所有的爱都给了他,我没有找别的女人,是我自己把他带大的,随着渐渐长大,恶习也是越来也多,几番管教都没有效果,真打他我也下不了手。”

    说道这里的老祖宗有着欣慰,有着恨铁不成钢,更多的还是深深的怀念!

    “在他成年后更是无法无天,不过他倒是天资聪慧,就是不学好,不过即使不肯刻苦修炼还是勉强可以,只是他就是太好女色,为此热了许多事情,但都是看在我的面子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为了束缚住他给他定了门亲事,很快就完婚,但好景不长,又开始重蹈覆辙。”

    青水在老祖宗停下来时也没有多问,只是帮着倒茶然后就是聆听,因为青水知道老祖宗还会说下去。

    “后来孙子出世了,一家人都很开心,我以为儿子会把心收回来,刚开始倒也变化不小,他很喜欢自己那个刚出世不久的孩子,就这样在孩子周岁后以前的那个败家子又回来了,继续像以前那样胡作非为。”

    “就这样四年后,她招惹了一个惹不起的女人,对方逼着我亲手把自己的儿子打死,不然就要灭掉整个天宫,逼不得已,我亲手打死了我儿子,儿妻也是当场自刎,这一切全部落在了无极的面前,他那时就把这个印入到他的骨子里,这也是他恨我,更是一直都不娶妻的原因。”老祖宗说完这个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青水也是惊讶无比,老祖宗居然是费师叔的爷爷?而且也感觉到这也是老祖宗唯一的心结吧。

    老祖宗并没有说他儿子招惹了那家的女人,但青水知道绝对很强大,能出口把天宫灭掉的人一定很强大,他们之所以让老祖宗亲手杀掉自己的孩子,这算是示威,是一种霸气的手段,更是做给其他人看的。

    青水没有问老祖宗是那家或者是那个宗派,因为青水知道老祖宗想说先前就说了,不想说自己问也是没有用。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