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9/1315173.html"}})();
尊宝娱乐 >上古强身术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748章:逼迫
    本来这个男人还想在西门家露露脸,让西门家人知道他是个忠勇的人,只可惜他用错了地方,也看错了人。

    蹦!

    巨大爆破声,连一声惨叫都没有传出,男人直接化成了灰烬,炸掉后的黑焰四溅,很快就将附近的一处房屋燃烧,火焰很快将房屋化成灰烬。

    看到这般情景,下面的再也没有人敢吭声,很快陆续走出了不少人,怎么说先前青水的声音他们要听不到那才是见鬼了。

    一行人有老有少的走了出来,一直走到前院,他们看着空中的青水和巨大的火鸟,当看到那只火鸟时,本来愤怒的脸一下子苦了下来。

    “老朽西门坚,不知先生为何……”

    “让西门阆苑出来,你们西门家的人是什么人你应高清楚,如果今天带回来的女子有一点损伤,不要怪我心狠手辣。”青水平静的打断老者的话。

    “快去把你那混账儿子找出来去,不成器的东西。”老者向着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吼道,老者可是直到青水的强大,这可是青云州最顶尖的存在。

    “是是!”男人一边答道,然后快速的离开。

    女人眯着眼睛:“西门大少爷,讨债的来了。”

    “这里是我西门家,谁会来这里讨债,看着吧,那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很快就会死无全尸。”青年邪魅的笑道,对于外面的事没有丝毫在意。

    “你没听到外面有人喊着要你西门家把你交出去吗?”

    “想让西门家把我交出去的人多了,我还不是一样好好的呆在这里。”

    房间的门直接被人粗暴的踹开,中年男人进门看到此时情景气愤的吼道:“混账东西,死到临头还不知道悔改。”

    “啪!”

    “不想死的话就给我住嘴!”男人直接回头一个大大的耳光摔在青年脸上,这一个耳光实实在在的打在青年脸上,嘴角都溢出一道血迹。

    “小姐,拜托了,以后他再也不敢招惹你了,还请小姐放他一条活路。”男人低声下气的恳求道。

    沈朝阳不知道怎么回事,甚至都已经做好自杀的准备,只要他来动自己,就自杀,可现在突然出现这种事情,一时间让她有种置身梦中。

    她第一个感觉就是有人来救自己,而且来头应该很大,能让西门家怕到这种程度的人绝对强大无比。不过在这一带西门家不是自己家族能招惹起的,如果帮助她家的人离开,西门家一定会报复沉默的点点头,沈朝阳也是无奈,这样的转机已经让她很开心了!

    她当头走了出去,男人伸手抓起西门阆苑跟着走了出去,沈朝阳远远的看到半空中的青釉、朝云还有一个让人看起来很舒服的青年。

    “姐姐……”朝云看到照样后开心的喊道。

    青水让火鸟落了下去,沈朝云快速的跑过去抱住沈朝阳哭了起来。

    “傻小子,还不去安慰安慰她。”青水推了一下青釉笑道。

    青釉回头向着青水呵呵笑答,然后才走向抱在一起的姐妹,半路上却是愤怒的盯着西门阆苑。

    “先生,您看沈家小姐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我们赔礼道歉,赔偿一些其他的,你看如何?”老人厌恶的看看西门阆苑然后向着空中的青水笑道。

    西门阆苑此时也许看出事情闹大了,此时倒也慌张的不敢吭声,甚至不看抬头!

    “你们西门家的好子孙啊,连我青家人定下的媳妇也敢抢,你说你是我会怎么做?”青水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这一次青水决定借这件事把青家推上青云州的台面,再一次立威,让他们知道青家不是好惹的。

    老者脸上冷汗流了下来,如果对方今天借此事要灭他们西门一家也是没花说,目前只能堵住他们的嘴。

    “混账东西,为西门家惹下如此麻烦,死有余辜。”

    老人突然扭头大喝一声,一掌拍在西门阆苑胸口!

    咔嚓瞬间死亡!

    “先生,我西门家教子无方,惹怒了先生,是我们该死,是我这个老头子的罪过。”老者缓缓说道,他先下手,因为这样才有可能堵住青水的嘴。

    先前的男人,也就是西门阆苑的父亲西门锵,虽然儿子死了,但西门家的存亡却是在那个年轻人的一念之间。

    西门锵乞求的把目光看向沈朝阳,希望在这个时候她能出面帮西门家说上一些好话。

    沈朝阳也看到了西门锵的目光,再看看已经死去的西门阆苑,然后才看向身边的青釉:“原来你是青家的人,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我想靠我自己争取你……”青釉挠挠头憨厚的说道。

    “你真傻……”

    “没事了,一会看我怎么给你出气。”青釉想起这件事情就气愤。

    “青釉,他已经死了,我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你让兄长放过他们吧。”沈朝阳开心的看着青釉轻轻说道。

    “这个……”青釉也没有想到她会为西门家求情,看到她那同情的目光,青釉无奈的叹了口气点点头。

    “青水哥,这一次就算了吧,西门阆苑已经死了。”青釉和两女走向青水然后有点不自然的说道。

    青水看了看沈朝阳,然后看着满是笑意的老人,这种人挥手之间除掉自己的孙子而没有丝毫犹豫,不管出于什么目的青水都不愿意让这种人活在世上。

    “既然你承认是你的错,没有教育好后辈,承认是你的责任,既然如此那就由你来承担后果吧。”青水同样也是微笑的看着老人说道。

    “先生请讲,老头子我都照着做。”老者心中一跳迎着头皮说道。

    “你自己死还是我来动手!”

    青水平静的话却是让老人一颤,顿了一下才缓缓说道:“我自己来!”

    他知道西门家必须有一个重要的人出来为这件事情负责,西门阆苑还不够格,哪怕他是罪魁祸首,不过他是必须得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