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721/13638742.html"}})();尊宝娱乐 >天灾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新书《术皇》已改名《至尊法神》

正文 新书《术皇》已改名《至尊法神》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新书《术皇》已改名《至尊法神》

    沐云回到一万五千年前的远古世界。[一秒记住:www.abc169.com]此时,人族刚摆脱奴役,新文明才萌芽!人族学会修炼还不久,炼药、炼丹、制符、阵法刚刚被发现。大陆动荡,异族强势,妖魔横行,魔兽四起,生存备受压迫,人族的地位风雨飘摇!这是一个古老而野蛮乱世,这也是一个热血而震撼的故事!第一章不死第二次

    夜色在苍茫的大地上弥漫,月光照亮了挥不散的死亡,这是一副尸山血河的惨烈景象。魔法留下残火未熄,跳动着绝望。染血的战场上,再无人类的身影,怪物却数以千计。

    张牧被半埋在尸堆里,全身湿漉的像刚从血池捞出,一道致命的伤从左肩蔓延到右腹,几乎把他劈成了两半。

    冷,好冷,生命在流逝,意识也渐渐模糊了。

    东方天空浮现一抹雪白,黎明就要来临,破晓也就意味着终结。

    只是七十多天,整个江城的人彻底灭绝!

    整整的四百万人类,全部死光了!

    曾经繁华的大都市,如今沦为怪物的乐园。

    大概是呼吸声吸引到怪物注意,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在逼近,不久小山般的身躯就立在了面前,遮住黎明的光。怪物有三米高,青黑皮肤,狰狞獠牙,铜铃大眼,手提一柄染满红白之物的狼牙棒。

    食人魔找到了苟延残喘的幸存者,不禁露出残忍的狞笑,抡起狼牙棒,重重地砸下去。

    张牧失去意识。

    …………

    2015年7月16日

    犹如短暂的一刹那,又像度过漫长世纪。沉寂的意识,突然从深渊中被拽回,一切知觉都回到躯体上,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是哪?

    张牧环顾四望,最后目光落在对面的镜子上,镜中映出一张年轻面孔,黑发浓密而凌乱,长相谈不上英俊,不过五官端正,眉目十分清秀,脸色有点苍白,满脸冷汗的样子像刚从噩梦中惊醒。

    “我的出租屋?”张牧摸摸完整的身体,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我不是已经战死了吗?”

    难道一切,只是场噩梦?

    深吸几口气,先平静下来。墙上的电子钟,时间显示为21点30分,记忆没有错的话,游戏开场的时间,只剩两个半小时了。当然,或许只是巧合而已。可这时候,耳边回荡起一阵熟悉铃声。

    张牧心头顿时一凉,本来模糊的往事,再度变得清晰起来……他发现,这与记忆中的情形完全相同。这个电话是孙琳打得,她是张牧的大学女友,至少现在还是。如果没有猜错,孙琳在电话接通以后,第一句话应该是问:你在哪里?

    从手机中传来一个女声:“你在哪里?”

    张牧心在下沉,“在家。”

    “我在楼下。”

    “为什么不上来?”

    “不了,你下来,有话想要跟你说,先挂了。”

    孙琳直接挂断电话,张牧听着盲第一章不死第二次

    夜色在苍茫的大地上弥漫,月光照亮了挥不散的死亡,这是一副尸山血河的惨烈景象。魔法留下残火未熄,跳动着绝望。染血的战场上,再无人类的身影,怪物却数以千计。

    张牧被半埋在尸堆里,全身湿漉的像刚从血池捞出,一道致命的伤从左肩蔓延到右腹,几乎把他劈成了两半。

    冷,好冷,生命在流逝,意识也渐渐模糊了。

    东方天空浮现一抹雪白,黎明就要来临,破晓也就意味着终结。

    只是七十多天,整个江城的人彻底灭绝!

    整整的四百万人类,全部死光了!

    曾经繁华的大都市,如今沦为怪物的乐园。

    大概是呼吸声吸引到怪物注意,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在逼近,不久小山般的身躯就立在了面前,遮住黎明的光。怪物有三米高,青黑皮肤,狰狞獠牙,铜铃大眼,手提一柄染满红白之物的狼牙棒。

    食人魔找到了苟延残喘的幸存者,不禁露出残忍的狞笑,抡起狼牙棒,重重地砸下去。

    张牧失去意识。

    …………

    2015年7月16日

    犹如短暂的一刹那,又像度过漫长世纪。沉寂的意识,突然从深渊中被拽回,一切知觉都回到躯体上,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是哪?

    张牧环顾四望,最后目光落在对面的镜子上,镜中映出一张年轻面孔,黑发浓密而凌乱,长相谈不上英俊,不过五官端正,眉目十分清秀,脸色有点苍白,满脸冷汗的样子像刚从噩梦中惊醒。

    “我的出租屋?”张牧摸摸完整的身体,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我不是已经战死了吗?”

    难道一切,只是场噩梦?

    深吸几口气,先平静下来。墙上的电子钟,时间显示为21点30分,记忆没有错的话,游戏开场的时间,只剩两个半小时了。当然,或许只是巧合而已。可这时候,耳边回荡起一阵熟悉铃声。

    张牧心头顿时一凉,本来模糊的往事,再度变得清晰起来……他发现,这与记忆中的情形完全相同。这个电话是孙琳打得,她是张牧的大学女友,至少现在还是。如果没有猜错,孙琳在电话接通以后,第一句话应该是问:你在哪里?

    从手机中传来一个女声:“你在哪里?”

    张牧心在下沉,“在家。”

    “我在楼下。”

    “为什么不上来?”

    “不了,你下来,有话想要跟你说,先挂了。”

    孙琳直接挂断电话,张牧听着盲第一章不死第二次

    夜色在苍茫的大地上弥漫,月光照亮了挥不散的死亡,这是一副尸山血河的惨烈景象。魔法留下残火未熄,跳动着绝望。染血的战场上,再无人类的身影,怪物却数以千计。

    张牧被半埋在尸堆里,全身湿漉的像刚从血池捞出,一道致命的伤从左肩蔓延到右腹,几乎把他劈成了两半。

    冷,好冷,生命在流逝,意识也渐渐模糊了。

    东方天空浮现一抹雪白,黎明就要来临,破晓也就意味着终结。

    只是七十多天,整个江城的人彻底灭绝!

    整整的四百万人类,全部死光了!

    曾经繁华的大都市,如今沦为怪物的乐园。

    大概是呼吸声吸引到怪物注意,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在逼近,不久小山般的身躯就立在了面前,遮住黎明的光。怪物有三米高,青黑皮肤,狰狞獠牙,铜铃大眼,手提一柄染满红白之物的狼牙棒。

    食人魔找到了苟延残喘的幸存者,不禁露出残忍的狞笑,抡起狼牙棒,重重地砸下去。

    张牧失去意识。

    …………

    2015年7月16日

    犹如短暂的一刹那,又像度过漫长世纪。沉寂的意识,突然从深渊中被拽回,一切知觉都回到躯体上,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是哪?

    张牧环顾四望,最后目光落在对面的镜子上,镜中映出一张年轻面孔,黑发浓密而凌乱,长相谈不上英俊,不过五官端正,眉目十分清秀,脸色有点苍白,满脸冷汗的样子像刚从噩梦中惊醒。

    “我的出租屋?”张牧摸摸完整的身体,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我不是已经战死了吗?”

    难道一切,只是场噩梦?

    深吸几口气,先平静下来。墙上的电子钟,时间显示为21点30分,记忆没有错的话,游戏开场的时间,只剩两个半小时了。当然,或许只是巧合而已。可这时候,耳边回荡起一阵熟悉铃声。

    张牧心头顿时一凉,本来模糊的往事,再度变得清晰起来……他发现,这与记忆中的情形完全相同。这个电话是孙琳打得,她是张牧的大学女友,至少现在还是。如果没有猜错,孙琳在电话接通以后,第一句话应该是问:你在哪里?

    从手机中传来一个女声:“你在哪里?”

    张牧心在下沉,“在家。”

    “我在楼下。”

    “为什么不上来?”

    “不了,你下来,有话想要跟你说,先挂了。”

    孙琳直接挂断电话,张牧听着盲第一章不死第二次

    夜色在苍茫的大地上弥漫,月光照亮了挥不散的死亡,这是一副尸山血河的惨烈景象。魔法留下残火未熄,跳动着绝望。染血的战场上,再无人类的身影,怪物却数以千计。

    张牧被半埋在尸堆里,全身湿漉的像刚从血池捞出,一道致命的伤从左肩蔓延到右腹,几乎把他劈成了两半。

    冷,好冷,生命在流逝,意识也渐渐模糊了。

    东方天空浮现一抹雪白,黎明就要来临,破晓也就意味着终结。

    只是七十多天,整个江城的人彻底灭绝!

    整整的四百万人类,全部死光了!

    曾经繁华的大都市,如今沦为怪物的乐园。

    大概是呼吸声吸引到怪物注意,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在逼近,不久小山般的身躯就立在了面前,遮住黎明的光。怪物有三米高,青黑皮肤,狰狞獠牙,铜铃大眼,手提一柄染满红白之物的狼牙棒。

    食人魔找到了苟延残喘的幸存者,不禁露出残忍的狞笑,抡起狼牙棒,重重地砸下去。

    张牧失去意识。

    …………

    2015年7月16日

    犹如短暂的一刹那,又像度过漫长世纪。沉寂的意识,突然从深渊中被拽回,一切知觉都回到躯体上,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是哪?

    张牧环顾四望,最后目光落在对面的镜子上,镜中映出一张年轻面孔,黑发浓密而凌乱,长相谈不上英俊,不过五官端正,眉目十分清秀,脸色有点苍白,满脸冷汗的样子像刚从噩梦中惊醒。

    “我的出租屋?”张牧摸摸完整的身体,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我不是已经战死了吗?”

    难道一切,只是场噩梦?

    深吸几口气,先平静下来。墙上的电子钟,时间显示为21点30分,记忆没有错的话,游戏开场的时间,只剩两个半小时了。当然,或许只是巧合而已。可这时候,耳边回荡起一阵熟悉铃声。

    张牧心头顿时一凉,本来模糊的往事,再度变得清晰起来……他发现,这与记忆中的情形完全相同。这个电话是孙琳打得,她是张牧的大学女友,至少现在还是。如果没有猜错,孙琳在电话接通以后,第一句话应该是问:你在哪里?

    从手机中传来一个女声:“你在哪里?”

    张牧心在下沉,“在家。”

    “我在楼下。”

    “为什么不上来?”

    “不了,你下来,有话想要跟你说,先挂了。”

    孙琳直接挂断电话,张牧听着盲第一章不死第二次

    夜色在苍茫的大地上弥漫,月光照亮了挥不散的死亡,这是一副尸山血河的惨烈景象。魔法留下残火未熄,跳动着绝望。染血的战场上,再无人类的身影,怪物却数以千计。

    张牧被半埋在尸堆里,全身湿漉的像刚从血池捞出,一道致命的伤从左肩蔓延到右腹,几乎把他劈成了两半。

    冷,好冷,生命在流逝,意识也渐渐模糊了。

    东方天空浮现一抹雪白,黎明就要来临,破晓也就意味着终结。

    只是七十多天,整个江城的人彻底灭绝!

    整整的四百万人类,全部死光了!

    曾经繁华的大都市,如今沦为怪物的乐园。

    大概是呼吸声吸引到怪物注意,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在逼近,不久小山般的身躯就立在了面前,遮住黎明的光。怪物有三米高,青黑皮肤,狰狞獠牙,铜铃大眼,手提一柄染满红白之物的狼牙棒。

    食人魔找到了苟延残喘的幸存者,不禁露出残忍的狞笑,抡起狼牙棒,重重地砸下去。

    张牧失去意识。

    …………

    2015年7月16日

    犹如短暂的一刹那,又像度过漫长世纪。沉寂的意识,突然从深渊中被拽回,一切知觉都回到躯体上,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是哪?

    张牧环顾四望,最后目光落在对面的镜子上,镜中映出一张年轻面孔,黑发浓密而凌乱,长相谈不上英俊,不过五官端正,眉目十分清秀,脸色有点苍白,满脸冷汗的样子像刚从噩梦中惊醒。

    “我的出租屋?”张牧摸摸完整的身体,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我不是已经战死了吗?”

    难道一切,只是场噩梦?

    深吸几口气,先平静下来。墙上的电子钟,时间显示为21点30分,记忆没有错的话,游戏开场的时间,只剩两个半小时了。当然,或许只是巧合而已。可这时候,耳边回荡起一阵熟悉铃声。

    张牧心头顿时一凉,本来模糊的往事,再度变得清晰起来……他发现,这与记忆中的情形完全相同。这个电话是孙琳打得,她是张牧的大学女友,至少现在还是。如果没有猜错,孙琳在电话接通以后,第一句话应该是问:你在哪里?

    从手机中传来一个女声:“你在哪里?”

    张牧心在下沉,“在家。”

    “我在楼下。”

    “为什么不上来?”

    “不了,你下来,有话想要跟你说,先挂了。”

    孙琳直接挂断电话,张牧听着盲第一章不死第二次

    夜色在苍茫的大地上弥漫,月光照亮了挥不散的死亡,这是一副尸山血河的惨烈景象。魔法留下残火未熄,跳动着绝望。染血的战场上,再无人类的身影,怪物却数以千计。

    张牧被半埋在尸堆里,全身湿漉的像刚从血池捞出,一道致命的伤从左肩蔓延到右腹,几乎把他劈成了两半。

    冷,好冷,生命在流逝,意识也渐渐模糊了。

    东方天空浮现一抹雪白,黎明就要来临,破晓也就意味着终结。

    只是七十多天,整个江城的人彻底灭绝!

    整整的四百万人类,全部死光了!

    曾经繁华的大都市,如今沦为怪物的乐园。

    大概是呼吸声吸引到怪物注意,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在逼近,不久小山般的身躯就立在了面前,遮住黎明的光。怪物有三米高,青黑皮肤,狰狞獠牙,铜铃大眼,手提一柄染满红白之物的狼牙棒。

    食人魔找到了苟延残喘的幸存者,不禁露出残忍的狞笑,抡起狼牙棒,重重地砸下去。

    张牧失去意识。

    …………

    2015年7月16日

    犹如短暂的一刹那,又像度过漫长世纪。沉寂的意识,突然从深渊中被拽回,一切知觉都回到躯体上,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是哪?

    张牧环顾四望,最后目光落在对面的镜子上,镜中映出一张年轻面孔,黑发浓密而凌乱,长相谈不上英俊,不过五官端正,眉目十分清秀,脸色有点苍白,满脸冷汗的样子像刚从噩梦中惊醒。

    “我的出租屋?”张牧摸摸完整的身体,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我不是已经战死了吗?”

    难道一切,只是场噩梦?

    深吸几口气,先平静下来。墙上的电子钟,时间显示为21点30分,记忆没有错的话,游戏开场的时间,只剩两个半小时了。当然,或许只是巧合而已。可这时候,耳边回荡起一阵熟悉铃声。

    张牧心头顿时一凉,本来模糊的往事,再度变得清晰起来……他发现,这与记忆中的情形完全相同。这个电话是孙琳打得,她是张牧的大学女友,至少现在还是。如果没有猜错,孙琳在电话接通以后,第一句话应该是问:你在哪里?

    从手机中传来一个女声:“你在哪里?”

    张牧心在下沉,“在家。”

    “我在楼下。”

    “为什么不上来?”

    “不了,你下来,有话想要跟你说,先挂了。”

    孙琳直接挂断电话,张牧听着盲第一章不死第二次

    夜色在苍茫的大地上弥漫,月光照亮了挥不散的死亡,这是一副尸山血河的惨烈景象。魔法留下残火未熄,跳动着绝望。染血的战场上,再无人类的身影,怪物却数以千计。

    张牧被半埋在尸堆里,全身湿漉的像刚从血池捞出,一道致命的伤从左肩蔓延到右腹,几乎把他劈成了两半。

    冷,好冷,生命在流逝,意识也渐渐模糊了。

    东方天空浮现一抹雪白,黎明就要来临,破晓也就意味着终结。

    只是七十多天,整个江城的人彻底灭绝!

    整整的四百万人类,全部死光了!

    曾经繁华的大都市,如今沦为怪物的乐园。

    大概是呼吸声吸引到怪物注意,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在逼近,不久小山般的身躯就立在了面前,遮住黎明的光。怪物有三米高,青黑皮肤,狰狞獠牙,铜铃大眼,手提一柄染满红白之物的狼牙棒。

    食人魔找到了苟延残喘的幸存者,不禁露出残忍的狞笑,抡起狼牙棒,重重地砸下去。

    张牧失去意识。

    …………

    2015年7月16日

    犹如短暂的一刹那,又像度过漫长世纪。沉寂的意识,突然从深渊中被拽回,一切知觉都回到躯体上,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是哪?

    张牧环顾四望,最后目光落在对面的镜子上,镜中映出一张年轻面孔,黑发浓密而凌乱,长相谈不上英俊,不过五官端正,眉目十分清秀,脸色有点苍白,满脸冷汗的样子像刚从噩梦中惊醒。

    “我的出租屋?”张牧摸摸完整的身体,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我不是已经战死了吗?”

    难道一切,只是场噩梦?

    深吸几口气,先平静下来。墙上的电子钟,时间显示为21点30分,记忆没有错的话,游戏开场的时间,只剩两个半小时了。当然,或许只是巧合而已。可这时候,耳边回荡起一阵熟悉铃声。

    张牧心头顿时一凉,本来模糊的往事,再度变得清晰起来……他发现,这与记忆中的情形完全相同。这个电话是孙琳打得,她是张牧的大学女友,至少现在还是。如果没有猜错,孙琳在电话接通以后,第一句话应该是问:你在哪里?

    从手机中传来一个女声:“你在哪里?”

    张牧心在下沉,“在家。”

    “我在楼下。”

    “为什么不上来?”

    “不了,你下来,有话想要跟你说,先挂了。”

    孙琳直接挂断电话,张牧听着盲第一章不死第二次

    夜色在苍茫的大地上弥漫,月光照亮了挥不散的死亡,这是一副尸山血河的惨烈景象。魔法留下残火未熄,跳动着绝望。染血的战场上,再无人类的身影,怪物却数以千计。

    张牧被半埋在尸堆里,全身湿漉的像刚从血池捞出,一道致命的伤从左肩蔓延到右腹,几乎把他劈成了两半。

    冷,好冷,生命在流逝,意识也渐渐模糊了。

    东方天空浮现一抹雪白,黎明就要来临,破晓也就意味着终结。

    只是七十多天,整个江城的人彻底灭绝!

    整整的四百万人类,全部死光了!

    曾经繁华的大都市,如今沦为怪物的乐园。

    大概是呼吸声吸引到怪物注意,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在逼近,不久小山般的身躯就立在了面前,遮住黎明的光。怪物有三米高,青黑皮肤,狰狞獠牙,铜铃大眼,手提一柄染满红白之物的狼牙棒。

    食人魔找到了苟延残喘的幸存者,不禁露出残忍的狞笑,抡起狼牙棒,重重地砸下去。

    张牧失去意识。

    …………

    2015年7月16日

    犹如短暂的一刹那,又像度过漫长世纪。沉寂的意识,突然从深渊中被拽回,一切知觉都回到躯体上,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是哪?

    张牧环顾四望,最后目光落在对面的镜子上,镜中映出一张年轻面孔,黑发浓密而凌乱,长相谈不上英俊,不过五官端正,眉目十分清秀,脸色有点苍白,满脸冷汗的样子像刚从噩梦中惊醒。

    “我的出租屋?”张牧摸摸完整的身体,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我不是已经战死了吗?”

    难道一切,只是场噩梦?

    深吸几口气,先平静下来。墙上的电子钟,时间显示为21点30分,记忆没有错的话,游戏开场的时间,只剩两个半小时了。当然,或许只是巧合而已。可这时候,耳边回荡起一阵熟悉铃声。

    张牧心头顿时一凉,本来模糊的往事,再度变得清晰起来……他发现,这与记忆中的情形完全相同。这个电话是孙琳打得,她是张牧的大学女友,至少现在还是。如果没有猜错,孙琳在电话接通以后,第一句话应该是问:你在哪里?

    从手机中传来一个女声:“你在哪里?”

    张牧心在下沉,“在家。”

    “我在楼下。”

    “为什么不上来?”

    “不了,你下来,有话想要跟你说,先挂了。”

    孙琳直接挂断电话,张牧听着盲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