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179.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081 接风洗尘

081 接风洗尘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李氏在荣寿堂受了一肚子的气,气呼呼的回了自己的院子,卫青玉想了想便提步跟了进去。

    亲自捧了一盏茶,递给李氏道:“娘,您消消气。”

    李氏一口气灌下一盏凉茶,这才骂道:“那个老太婆也是个不知好歹的,要不是我和老爷遣人去将她接回来,恐怕她都要在那个鸟不拉屎的穷酸地方过完这一辈子了,她凭什么?”

    “她凭的就是大哥哥。”卫青玉的眸光微微闪了闪,卫澈提前回来也让她的心头升起了一股子浓浓的危机感,毕竟卫澈是威远侯爷,况且在西北历练过,不像卫青鸾那么容易糊弄。

    卫青玉的一句话提醒了李氏,她连连点头道:“对,你说的没错,以前那老太婆可是个会避害的,今天却是卯起劲来压制我,又几次三番的维护卫青鸾那小践人,定是看到卫澈步步高升,想着搭上大房那艘大船了。”

    “娘,你让爹爹去跟大哥哥说说吧,女儿看着大哥哥对爹爹还是很尊敬信任的,你让爹爹去告诉大哥哥我们才是跟他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卫青玉扯了扯李氏的袖子道,“老太太她始终是继室,但凡继室都没有几个好的。”

    “你放心,这个不用你说,你爹爹心里清楚的很。”李氏对自己的丈夫还是很了解的,卫延怀要拿捏住卫澈能依靠的也只有亲情,“这几天,你给我看好了鸢儿,再不许她像以前那样对卫青鸾那个小践人了,就是装也要给我装出和睦的样子,卫澈心里最重要的是那个小践人,知道我们对她好,他才会对我们好。”

    “娘,妹妹知道轻重的,今天不就没跟她吵起来吗。”卫青玉依着李氏坐下,“娘,我不想搬出威远侯府。”

    李氏安慰道:“不搬,咱们不提,卫澈也不好赶我们。”

    “可是大哥哥马上就要成亲了,等到那柳家的嫁进来后,娘的中馈势必要交出去,到时候咱们怎么办?”自搬进府里用的吃的穿的每一样都是极好的,若是再过回以前那种苦哈哈的日子,她会疯掉的。

    “我听说那柳家大姑娘也是厉害的,因为跟大哥哥定下了亲事,所以从十二岁开始便学习中馈打理内院,柳家被她打理的井井有条的,娘,您说她会不会查账册,要是看出问题里怎么办啊?”卫青玉很清楚这三年来,李氏利用掌家之便贪下了不少的银子,这事情若是被查个正着可不好。

    “所以,咱们不能让这件亲事成了。”李氏狠狠的说道。

    “可是这亲事是伯父伯母生前定下的,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毁了的。”

    “是啊,要毁婚事并不容易,不过让婚事横生波折到是可以,听闻那柳家是书香门第,柳大人后院只有柳夫人一位嫡妻,半个妾室都不见,想必那柳家姑娘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成长起来也最是讨厌妾室的,如果能在成亲前给卫澈塞一个妾室,恐怕这柳家也会咽不下这口气。”嫡妻未娶,先有妾室,这在勋贵世家都是极为忌讳的,要知道那嫡庶不分可是乱家之本。

    卫青玉眼珠子一转,道:“娘说的是,这样即便是那柳姑娘嫁进来了,对大哥哥也会寒心,只要他们夫妻不齐心,咱们就有机可趁。只是这妾室的人选该好好挑上一挑。”

    “这不是有现成的人选吗?”李氏朝着卫青玉院子的方向弩了努嘴。

    “娘说的是沁表姐。”卫青玉当真不愧是李氏肚子里爬出来的,只需她一个眼神便能明白她心中所想,“可是沁表姐会愿意吗?她又不是长地特别美,大哥哥会喜欢吗?”

    李氏的祖父也曾在上京做过官,不过李家大概是祖坟的位子不好,之后便没有再出一个人才,李氏的父亲算是李家不错的了,考了个举人,而她的几个兄弟更是连秀才都考不上,几个出嫁女,也只有李氏过的比较好,特别是在她掌管了威远侯府后,李家也得了不少的好处。因此自家那个势利眼的嫂子才会把一双儿女给她送过来,想让她帮着筹谋一份好亲事。

    这上京满地都是贵人,亲事也讲究的门当户对,以李沁的家势能说什么好亲事,李氏撇了撇嘴,暗暗想卫澈怎么说也是个侯爷,做他的妾室可比那些小官小吏的正妻体面多了。

    李氏满心的鄙视自家嫂子攀高枝的行为,却也不想想自己殚精竭虑的就想给卫和卫青玉兄妹二人说上一份好亲事,呃,也许在她的心中自己是威远侯府的“代理”主母,这身份地位要比她哥哥和嫂子高的多吧。

    “魏紫,去把表姑娘叫过来,就说我想跟她说说话。”李氏对着一旁立着的大丫鬟吩咐了一声。

    李沁来的很快,手里还拿着一盒胭脂,朝着李氏行礼后方才说道:“姑姑,这是哥哥从外头淘弄回来的胭脂,沁儿见这颜色极纯,又衬姑姑的肤色,若是用上了保证看上去年轻十来岁。”

    李沁确实会哄人,每每送给人一些不值钱的小东西,都会说的好像天上有地上无的,把人忽悠的晕乎乎的。

    李氏高兴的接了过去,又乐呵呵的说道:“还是沁儿会疼人。”

    卫青玉笑呵呵的在一旁看着,对于李氏跟李沁的亲热丝毫都不吃醋,反正李沁不管怎么讨好,都比不得她这个亲生女儿,而李沁围着他们一家子狗腿讨好的样子让她打从心底油然而生一种优越感。

    “娘,你这么喜欢沁儿表姐不如就把她留在身边吧。”青玉又道。

    “好啊,沁儿,你看着这威远侯府怎么样啊?”李氏一把拉过李沁的手问道。

    李沁心中微微一跳,她知道她这个姑母虚荣心极重,所以从他们一到上京,她便一直顺着李氏的毛,用尽一切办法讨好卫青玉和卫青鸢姐妹俩,不过是为了给自己搏一个未来。

    “威远侯府自然是极好的。”李沁道,李家在这些年是越发的落魄了,所以李沁自住进威远侯府后,整个人便像是进了蜜罐似的,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姑母这么厉害,将这么大的一个侯府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对比卫青玉姐妹俩奢华的生活,她以前的那些生活就跟个乞丐似的,这威远侯府她是舍不得离开了。

    “我们澈儿今年才二十二岁,年纪轻轻就已经建功立业了,可算得上是少年英雄啊。”李氏话锋一转有将话题拉扯到了卫澈身上。

    李沁只觉得心跳越来越剧烈,她已经隐隐猜出李氏要说什么了,虽然她没有见过卫澈,可是这两天威远侯府都是传的他的名字,那些擒获科舍尔老汉王的事迹更是编成了一个个的故事。

    少女谁人不怀春,更何况李沁已经十七岁了,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大都数已经嫁人了,可是她还没有着落,母亲让她陪着哥哥上京便是想着借助威远侯府的人脉,可是威远侯卫澈这个是她想都不敢想的,她真的可以吗?

    李沁微微垂下了头,心中蠢蠢欲动。

    “沁儿啊,你爹和娘说是让我给你寻一门好亲,可是姑妈也不瞒你,这好亲可不好找,李家好听点说是书香门第,可是现在却没有一个能撑起门第的人,别说是好亲了,就算是六、七品的小官小吏也未必看得上啊。”李氏盯着李沁,这个侄女她是知道的,小聪明有,大智慧却无,一心望着高门,却是极好拿捏的,这样的人毕竟容易控制。

    李沁听到李氏的话,双手下意识的绞紧,脸上带着一丝丝的难堪。

    “难道你来上京,就是为了那些柴米油盐酱醋茶,每一点花销都要斤斤计较的穷苦生活。你看你身上穿的这间织锦罗裙,怕是一辈子也穿不起了。”李氏问道。

    李沁脸色微白,起身朝着李氏福礼道:“姑母还请多多怜惜沁儿。”

    “快起来,我是你姑母还能不为你考虑吗?”李氏一把扶起李沁道,“只要你听我的,我一定为你找一个好归宿。”

    到了傍晚时分,凌霄阁便点起了灯,丫鬟们进进出出的准备着,李氏亲自在一旁指挥着,气氛很是热闹。

    青鸾换了一件粉色的对襟小夹袄,下面配了一条月华裙,看上去很是清新可爱。

    “去二门处问问哥哥回来没有?”

    俏儿忙应声去了,不一会便回来了,“侯爷已经回来,奴婢刚才回来的时候遇到了冬雪姐姐说是侯爷一个人去了祠堂。”

    青鸾心念微转,当初父母一夕间全忘,哥哥所遭受的这份痛远比她还深刻,心里有些担心,便站起来道:“我去看看他,你们都不用跟来。”

    青鸾急急的往祠堂去了,到了那里,却见到门是开着的,守门的婆子却没在,想必是被哥哥打发走了。青鸾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看,哥哥会一个人来祠堂,想必是不想让人看见他的软弱。

    青鸾还记得当初在爹娘的灵堂前,哥哥生生的一滴眼泪都没有流,他把所有的伤痛都积压在心头,发完丧后,却足足病了两个月,那个时候她很害怕,怕她唯一的亲人也要丢下她,也不管自己是不是能够照顾他,执意的留在他的床头。大抵是看出了她的害怕,哥哥便对她作出了保证,说他一定会好起来的,果然之后那缠绵的病势渐渐的好了起来。

    一想到这个,青鸾便提步走了进去。

    院子里的大树遮挡住了最后的一丝霞光,祠堂里头却是点起了蜡烛。

    祠堂的门并没有大开,留下了一道可容一人通过的缝隙,青鸾下意识的放轻了脚步,她看到哥哥跪在牌位前,他的肩膀很是宽厚,可是在清冷的祠堂里却显得孤寂。

    青鸾正想进去陪伴哥哥,却听到他开口说道:“爹、娘,我会好好保护鸾儿的,你们不用担心。”

    青鸾的心中一暖,脚下的步子一顿,听到卫澈的话锋一转,语气陡然间变地凌厉,“爹,娘,你们放心,我不会让那些人害死你们的人好过的,我一定会找出他们,为你们报仇的。”

    青鸾的脑袋轰的一声,她听到了什么,她的爹娘不是死于意外而是死于?是有人特异想要了他们的命?会是谁?是二叔吗?卫延怀的名字刚涌进青鸾的脑袋了,她便摇了摇头,不可能是他的,他要是有这个本事的话,就不会一生碌碌无为,只会也只敢算计他们这些小辈。

    青鸾猛然间想起了上一世卫家大房的最后结果,家破人亡,这到底是谁那么的狠毒,要至他们于死地。

    背脊不由地沁出了一层冷汗,被风一吹,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青鸾的身子微微晃了晃,为了防止摔倒,手搭上了厚重的大门,发出了细微的声响。

    里面的卫澈很是惊醒,几乎是同一时刻便转过了身来,厉声喝道:“谁?”

    凌厉的目光在对上青鸾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放柔了声音问道:“鸾儿,你怎么过来了?”

    “哥哥。”青鸾的声音微颤,一张小脸泛着白。

    卫澈连忙从地上跃起,奔至青鸾跟前,握住了她的手,才发现她的手心冰冷,回想到自己刚才在牌位之前说的话,不由得暗恼自己的冲动,这邪怎么能让妹妹听见,妹妹一定会害怕的。

    “鸾儿,你别怕,哥哥会保护你的。”卫澈伸手揽住青鸾。

    “哥哥,你说的是真的吗?爹娘都是被人害死的,是谁害死他们的。”青鸾此时已经回过了神来,扯着卫澈的衣襟问道。

    “鸾儿,这些事情你不用管,哥哥会处理好的。”卫澈并不想让妹妹背负这么多,只得说道。

    “怎么能不管,那是爹娘啊。”青鸾的声音陡然间拔高,眼里迸发出晶亮的光芒,上一世,她便是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管,结果当卫澈下了诏狱的时候,她却被林子轩那个人渣一脚踢掉了肚子里的孩子,关进了柴房,最后也只能拉上一个白双双做陪葬,这一世她不想在做那个被卫澈护在身后,什么都不懂的威远侯大小姐了,她要知道所有的一切,即便她的力量有限,她也要同哥哥一起分担。

    “哥哥,我长大了,我也是姓卫的。”青鸾固执的说道,眼里透着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执着。

    卫澈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拉着青鸾的手说道:“我们出去说吧,这里太冷了,小心着了凉。”

    青鸾这才乖顺的点了点头。

    兄妹俩步出了祠堂,卫澈才缓缓的开口道:“我知道的也不多,当初爹和娘从乡下回来说是遇上了流寇,财物也被洗劫一空,可是京兆伊查了这么些年也没有查出个结果了,说是那些流寇并不好找。”

    青鸾握着卫澈的手不由的一紧,卫延怀夫妇的身份可不是一般的百姓,当初连先帝都惊动了,并且勒令京兆伊全力调查,务必给卫家一个交代。这都那么多年却依旧一点线索都没有,也确实令人怀疑。

    “这一次我从西北回来,在路上抓到了一批正在抢劫过路商人的劫匪,其中有一个就是当年的流寇。”卫澈一说到这里不由得带上了几分恨意,可是他很清楚,那批所谓的流寇也不过是受人指使的,真正要他父母命的人是那个主使。

    “那个人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的小卒子,但他说他们行动的前一晚,有一个身着锦衣的男人曾经找上过他们的头,之后他们便对爹娘动了手,而且那个人说当初他们的头吩咐过连一张纸都不能放过,所以我想他们应该是在找某样东西。”卫澈道。

    青鸾的心中微微一颤,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让爹娘失了性命。

    “哥哥,虽然那些人不是主谋,可是他们是真正动手的人,我们也不能放过他们,特别是那个头目,他是真正跟幕后主使交涉过的人,我们也只有通过她他才能找到真正的仇人”青鸾冷冷的说道。

    “那是自然,只是自从那以后,他们这一帮人便四处逃散了,不过即便是天涯海角,哥哥也会找到他们的。”卫澈说了这一句后,才转过青鸾的身子,“鸾儿,你还小,哥哥只希望你能够开开心心的,其他什么事都不要管,可是你似乎长大了,脾气又倔强,哥哥还真是拿你没有办法。”

    青鸾的心回了温,朝着卫澈笑了笑:“哥哥,鸾儿会好好的,你也要好好的。”

    离的祠堂远了,路上便有了人,兄妹俩默契的没再提仇人的事,手挽着手往凌霄阁而去。

    二房的人已经都在了,看着兄妹两人进来,卫青玉不由的撇了撇嘴低声道:“跟屁虫。”

    李沁是第一次见到卫澈,看到卫澈眼睛都亮了,一颗心更是嘭嘭的乱跳。

    李氏笑吟吟的上前道:“澈儿,来,二婶婶给你介绍两个人,这是我娘家的侄子和侄女,李宵和李沁,宵哥儿是为明年的春闱而来的,沁儿是来照顾宵哥儿的。”

    青鸾抬眼看去,看得出来李沁在今天的穿着上花了很大的功夫,嫩黄色的衣衫衬的她的皮肤极为白希,她的年岁比卫青玉还大两岁,即便相貌没有卫青玉那样的艳丽无双,却有着一股子成熟的韵味,正是一个女子最美好的年华,头上的红色雕玉兰花发簪在灯光下散发着柔和的光光华。

    而李沁的身边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少年,湖色的长衫,只眉眼带着一股子清高,李氏的话音刚落,李宵便朝着卫澈作了一揖,朗声道:“卫侯爷,最近可是名冠上京啊。”

    青鸾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这个李宵凭什么用这种语气跟她哥哥说话啊。

    李沁亦被自己哥哥的表现给吓了一跳,可是她也知道自家哥哥,素来便是书生意气,颇有几分看不起那种蒙祖荫的勋贵,而这个卫澈在他眼里就是这种人,若不是来之前自家父母一再的嘱咐,他还不肯住进威远侯府来。

    李沁连忙上前描补道:“哥哥的意思是,侯爷您少年英雄,可以说是一鸣惊人啊,姑母跟沁儿说起来的时候也是满口夸赞呢。”

    李氏笑道:“大家也别围在这里,先进去吧。”说罢狠狠的瞪了李宵一眼,这目中无人的性格若不改改,就是有幸能考中进入官场也是个祸根子。

    卫澈虽不满李宵自负,可看在李氏的面子没有发作,一行人入了席,须臾,三房一家子也赶了过来。

    卫澈听到丫鬟的禀报,亲自起身去了门口,卫延怀倒是端着长辈的身份没起身。

    氏荣子气我。卫延嗣一看到卫澈便笑呵呵的用力拍着他的肩膀,“好小子,果然不愧是我们卫家出来的。”13acv。

    这样熟稔的打招呼的方式是军中最为常见的,卫澈的面上也不由得露出了笑容,“三叔,三婶。”

    颜氏柔柔的笑了笑,她怀中的卫怀善却突然对着卫澈张开了双手。

    “善儿,这是大哥哥。”颜氏瞧着爱子动作,便小声的跟他介绍。

    卫澈这才将目光放到了卫怀善的身上,对于这个弟弟他是知道的,听说是个傻子,到了四岁也不曾开口说话,平日里傻愣愣的,并不像一般孩子那样的活泼,

    “唔。”卫怀善整个人朝着卫澈扑过去,颜氏的个子本就娇小,抱着卫怀善都有性力,却不想他突然大力的挣扎,一个抱不住眼看着卫怀善就要掉到地上了,颜氏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却见到眼前一花,手上顿时一轻,却是卫澈将她的傻儿子给接了过去。

    “咯……”卫怀善似乎很喜欢卫澈的样子,一到了他的怀里便咯的笑了起来。

    颜氏微微有些惊讶,卫怀善可从没有对哪个人表现过这样强烈的感情,即便是她这个做娘的也只能偶尔得到他的一个笑容。

    “三叔,三婶,我们进去吧。”卫澈将卫怀善高高的举了起来,果然那笑声也更加的大了。

    就在这个时候,老太太也在丫鬟的陪同下到了凌霄阁,见到这温馨的一幕,不由得说道:“没想到这澈儿跟善儿到是有缘的。”

    “祖母。”卫澈停下了脚步,恭恭敬敬的迎接秦氏。

    卫延嗣倒是有些奇怪,他没想到卫澈会对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秦氏如此的尊敬,要知道在之前家里的孙辈都是称呼她老太太的,不过都是面上的尊敬,没有一丝亲昵。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