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181.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082 自取其辱

082 自取其辱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卫延嗣的疑惑也只是在心中转了转,一行人进到了正厅。

    李氏见到老太太,连忙下来扶着她上了席,这一次她也不想讨了卫澈的嫌,将青鸾的位子直接安排到了老太太的下首,而男人却是在另外一桌。

    李氏的这一顿接风洗尘宴到是花了很大的心思,每一道菜都极尽奢华。

    男人那一桌自是酒热正酣,李氏瞧着便道:“老太太,今天怎么高兴,咱们也喝点酒吧,我让人准备了果子酒也不醉人。”

    “好,你让人摆上来吧。”秦氏点了点头。

    丫鬟闻言便给每个人都斟上了一盅酒,淡淡的果香,到合了女子的口味。几杯下去,粉面染了红,倒像是沾了一层颜色极为艳丽的胭脂。

    李氏笑呵呵的说道:“青玉,你们几个去敬你们大哥哥一杯,祝贺他凯旋归来。”

    “姑母,我可以一起去吗?刚才哥哥出言莽撞,我这个做妹妹的自是应该替他赔罪。”李沁娇羞的问道,双颊微红,像是喝醉了一般。

    秦氏闻言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那边李氏已经说道:“都是一家子的亲戚,别说什么赔罪的话,只跟玉儿她们一道祝贺澈儿就行了。”

    卫青玉捧了酒杯,领着两个妹妹,李沁则跟在最后面。

    卫澈这一桌子,也就五个人,外加一个卫怀善却是在卫澈的怀里,不管是颜氏还是奶娘过来,卫怀善总不肯让她们抱,到是卫澈好脾气的抱了他,卫怀善在卫澈的膝盖上坐着格外的乖巧,他喂什么就吃什么。

    卫延怀到是怎么都想不明白,卫澈怎么对个傻子那么好,更何况还是三房的。

    卫青玉走到卫澈的身边,举了举酒杯说道:“大哥哥,玉儿敬你这一杯,祝你前程似锦,步步高升。”

    都是自己的堂妹,卫澈也不含糊,笑着应了便将杯中的酒一饮而进。等到李沁到他的面前的时候,卫澈才不着痕迹的皱眉。他到是不介意李氏将李沁和李宵安排到家宴里,毕竟他们是客人,总不好主人家开宴,将客人丢在一边的。

    可是这李氏兄妹俩也太不懂事了点,一个说话总是带着莫名其妙的高傲,另一个却如此轻浮的端着酒到他的跟前,说到底他们可没有任何亲戚关系。

    李沁微微垂着头,没有看到卫澈的神情,从今天第一眼见到卫澈开始,她便决定无论如何她都要留在威远侯府,即便是为妾,她也是愿意的。

    “卫大哥,我敬你。”李沁倒没想怎么样,她住在威远侯府,正所谓近水楼台,之求第一次便能在他的心中留下印象。

    卫澈没有多说话,一口就喝了杯中的酒。

    李沁心中暗喜,抬起头,一双眼睛里满是倾慕又掩不去的羞涩,“卫大哥,我哥哥性子鲁直,以后若是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还请多多见谅。”

    这一下轮到李宵不高兴了,他可不认为自己有哪里比不上卫澈的,不过卫澈运气好,投胎到了威远侯府,这样的二世祖能有什么好的,或许那个军功也是别人看在他的身份上分给他的而不是他自己得来的,偏自家亲妹妹如此说自己,这让李宵的心中很是恼火。

    重重的将那酒杯搁在了桌子上,正要说些什么,却听到一声“阿嚏”声。

    延的心转桌。打喷嚏的是卫怀善小朋友,李沁身上的香粉着实有些熏人,卫怀善小朋友一个没忍住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打喷嚏也不算什么,关键是卫怀善小朋友正站在卫澈坐的凳子上。

    卫澈本是抱着他的,后来卫青玉几个过来敬酒,便让卫怀善站在凳子,而自己则站在卫怀善的身后,这样一来,李沁便正对着卫怀善小朋友,受那些香粉的刺激,一个喷嚏正对着李沁的面。

    李沁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到一阵气流喷向了自己,伴随着气流的还有卫怀善小朋友嘴里还没来得及咽下却嚼了老半天的米粒。

    娇艳的脸上顿时沾上了不少的饭粒,还有黏糊糊湿哒哒的口水,一桌子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愣住了。13acv。

    李沁足足愣了好几秒钟,才尖叫了一声,下意识的伸手便要去推卫怀善。卫澈连忙一把抱住卫怀善,不悦的说道:“李姑娘,善儿年纪还小,又不是故意的,你又何必为难一个才四岁的孝子。”

    李沁便是不用照镜子也能猜到此时的自己是怎么样一副狼狈样,那黏糊糊的口水顺着她的脸颊滴落了下来,呕,真恶心,还是个小傻子的,她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在卫澈跟前露了脸,却得来这么一个结果,她都恨不得掐死那个小傻子。

    李沁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却也不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真打那小傻子,只得用手绢掩住了脸面,气呼呼的跺了跺脚,也顾不得在卫澈面前保持形象,连忙冲出了凌霄阁。

    两张桌子本就隔的不远,李氏本就一直关注着李沁,却不想是这么个结果,暗暗骂了一声蠢货,面上却要装着一副贤惠的样子:“魏紫,你快去看看表姑娘,姑娘家到了这个年纪最是注重自己的形象的。”

    魏紫应声去了,李氏才又看向颜氏道:“三弟妹,怀善这个样子,你就不应该带过来,好在是家宴,若是有别人在,未免也太过丢脸了。上一次还将青鸾给推进了池子里,好在有人经过,要不然青鸾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拿什么陪给澈儿啊。”

    颜氏闻言脸色一白,李氏这话也太过诛心了,嫌弃着她儿子,又挑拨着两房的关系。

    卫青鸾哪里会不明白李氏心中所想,还不是看着哥哥跟怀善亲近,就想着用自己落水的这一事让哥哥厌弃怀善,连带着疏远三叔一家子。

    果然卫澈一听到李氏说卫怀善将青鸾推下了池塘,便将目光转了过来。

    卫延嗣心头一跳,正要跟卫澈解释,却听到青鸾脆生生的说道:“二婶婶,上一次落水的事情究竟谁说是怀善推我的。”

    李氏一怔,随即说道:“当时只有你和怀善在那池塘边,那天婆子们把你救起来之后,你不是说有人在后面推了你一把吗,这不是怀善还会有谁,更合况他是个傻子,自然不知道轻重。”

    颜氏咬紧了嘴唇,虽然她的内心里几乎已经接受儿子是傻子这个事实了,可是被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来也太过伤人了。

    “二婶婶这话不要再说了,我那天呛了水又受了惊吓,脑子稀里糊涂的,连自己讲了什么都不记得了,这才冤枉了怀善,其实是我替怀善去摘那池子里的荷叶,脚滑才落的水,完全就不关怀善的事。”青鸾冷静的说道。

    那次到底是怎么落水的她着实有些记不清了,怀善本就懵懵懂懂的,就算是他推的想必也不是出自他的本意,更何况当初她面朝着池子,后面那只黑手究竟是谁伸的还当真说不清楚,还不如就此揭过,归咎到自己的不小心,也让免得李氏常常拿这件事情挤兑三婶婶。

    李氏僵笑着道:“是吗?”

    “是。”青鸾的脸色一正,随即又认真的说道,“还请二婶婶以后不要再说怀善是傻子这样的话了,怀善不过是开智慢,听闻前朝最著名的阁老袁祁山六岁才会说话,人家还不是照样连中三元,最后还入阁拜相了。更何况,你是怀善的长辈,哪有长辈这样说自己的子侄的。”

    李氏没想到自己的挑拨换来了卫青鸾的这番话,更甚至还被教训了一通,顿觉失了面子,一张脸微微的沉了下来。

    颜氏却是感激的红了眼眶,青鸾不但没有怪怀善,还帮着他说话,他的儿子不是傻子,他的儿子只是开智迟,青鸾的话像是一汪清泉流进了颜氏干枯的内心,是啊,她不该这么早放弃的,如果连她这个做母亲的都放弃了,怀善还能依靠谁。

    颜氏回头朝着卫怀善望去,却见他正冲着自己笑,心头微微有些激动。

    卫延怀见李氏不断的出昏招,心里恼恨,面上却依旧挂着笑,像是没有听见卫青鸾的话似的,动了动筷子道:“来,来,吃菜,吃菜。”

    卫澈看了看青鸾,又低头看了看怀里乖巧的卫怀善,原来在看不到地方妹妹还曾遭遇过这样的危险,难道这府里头并不是他想象当中的那么和谐,想到妹妹隐隐对二婶婶的针对,难道二婶婶对妹妹并不好,卫澈的心里也埋下了一颗怀疑的种子。

    青鸾回到自己的院子的时候已经微醺了,自李沁遭了怀善的那一喷,而她又拿话堵回了李氏后,她的心情就非常的好,连带着也多喝了几杯果酒。

    夏至忙伺候着她洗漱,又拿了一颗醒酒石让她含着,嘴里嗔怪道:“姑娘也真是的,果酒就算再好喝那也是酒,喝醉了那难受的可是自己。”

    青鸾望着唠叨的丫鬟,不由得笑道:“这才几杯啊,我都还能喝上一大壶呢。”

    “听听,这可是醉了。您啊,快上床休息吧。”说罢,夏至便扶着青鸾上床歇了。

    一夜无梦,待到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青鸾到是没有不适,只是觉得口干,便唤了夏至。

    几个丫鬟捧着东西进来伺候洗漱,青鸾又喝了两盏茶,方才坐到梳妆台前梳头。

    “姑娘,谷雨今儿一早打发人来问,说是她娘的病已经好了,她是不是可以回院子当差了?”夏至替青鸾梳着发髻,一面轻声说道。

    青鸾微微抬头:“让她回来吧,不过该怎么安排,你心里要有数,这种生过异心的人再不能相信。”

    “是,奴婢省的。”夏至刚刚盘好发髻,那边俏儿便笑嘻嘻的走进来,“姑娘,侯爷来了。”

    青鸾心中一喜,连声说道:“快让哥哥进来,夏至,你去沏茶,哥哥喜欢喝毛尖,别弄错了。”

    作为青鸾的贴身丫鬟又怎么会不清楚卫澈的喜好呢,夏至有些无奈的退下去沏茶,那边俏儿已经领着卫澈走了进来。今日的卫澈身上穿了一件蓝色袖口领口绣着祥云图案的对襟窄袖长袍,乌黑的发用一定青玉小冠束着,脚上是一双鹿皮短靴,这一身上京富家公子的打扮衬的卫澈俊美无铸,他的身上有一种磨砺过的气质,因而整个人看上去极为出众,却丝毫没有那纨绔之气。

    “哥哥,你用过早膳没有?”青鸾忙将卫澈让到罗汉床上。

    “早用过了,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辰了,等一下都可以用中膳了。”卫澈语带调侃的说道。

    青鸾一看沙漏已经到了辰时末了,不由得吐了吐舌头道:“我睡过头了,都错过了给祖母请安。”

    卫澈轻轻拍了拍青鸾的头道:“祖母看你昨晚喝了那么多的果酒,便猜到你今早起不来,她叫你晚上的时候再过去。”

    “那就好,哥哥,你今天要干什么啊?”夏至捧了茶来,青鸾又亲手端给了卫澈。

    卫澈呷了一口,方才吩咐道:“我今天要上街。”

    青鸾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她早就盼着哥哥回来的时候就让他带着她上街玩,又恐卫澈是去见他的朋友,她跟着不合适,一张小脸格外的纠结。

    卫澈逗了一会青鸾,心情大好,“还不快去换衣服,我可只等你一炷香的时间。”

    青鸾欢呼了一声,便从床上跳了下来,拉着夏至闪进了更衣间,里头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又有夏至劝道:“姑娘,你别急,侯爷一定会等你的。”

    卫澈笑了笑,不由得扬高了声音道:“谁说的,我可只等一炷香的时间,过时不候。”

    惹得青鸾在里头又是一阵乱,嘴里只骂:“臭哥哥,坏哥哥。”

    卫澈有十天的假期,他打算这段时间要好好陪陪青鸾,他知道青鸾已经在府里头闷了很久了,定是很想出去玩一玩,因而一大早就禀过了老太太,打算带着青鸾上街玩。

    剩下的时间,他还打算带着青鸾去京郊的温泉庄子住上一段时间,天气渐渐的冷了,多泡温泉对身体有好处,而他更打算让青鸾学会凫水,免得落水的时候不能自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