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183.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083 狗皮膏药世子

083 狗皮膏药世子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青鸾用最快的速度换好了衣服,等到她出现在卫澈的面前的时候,卫澈嘴里的一口茶差点没喷出来。

    “怎么穿了这么一身?”卫澈的神色有些古怪,再看青鸾身后稍稍有些拘谨的夏至,不由得问道,“你这丫头,敢情是早打算偷溜出去了,要不然这身衣裳怎么会那么合适。”

    青鸾抵死不认,还很是自信的转了一个圈,道:“穿了这身衣裳之后便方便多了,哥哥,你可记住了,今天我是你的弟弟。”

    青鸾的身上穿着一件白色滚边的长袍,头上戴着一顶小帽子,唇红齿白的样子,活脱脱一个富贵人家的小公子。

    卫澈也拿她没有办法,不过想想这样确实方便许多,便也没有再说什么。

    只是简单的上街去逛逛,卫澈只带了一个随身伺候的近侍,外加青鸾的夏至,和一个赶车的。

    黑漆漆的桐油马车极为低调,只不过那车轴处却是标记着威远侯府的标志。

    “爷,去哪啊?”马车外头邓飞问道。他是卫澈的近侍,几乎是从小就跟在卫澈的身边的,就连卫澈去西北军营的时候也一直跟着,为人稳重,处理事情起来也很聪明。

    卫澈抬头瞧了一眼青鸾,想起这丫头急惶惶的,连早膳都没有吃,这么一折腾肯定是饿,便吩咐道:“先去聚福楼吧。”

    旁边的车夫一甩马鞭子,车便平稳的向前行驶了。

    青鸾一听到聚福楼,连眼睛都亮了,脸上挂着近乎谄媚的笑容道:“我就知道哥哥最好了,知道我饿了,夏至快给哥哥倒茶。”

    主子们心情好,夏至的心情自然也好,连忙抬手给卫澈倒了一盏茶,又将几碟子点心放在青鸾面前道:“姑娘,先吃些点心垫垫肚子吧。”

    青鸾看向夏至,挑着眉头问道:“你叫我什么啊?”

    夏至忙不迭的又补上了一句:“少爷,请吃点心。”

    “这才对嘛。”青鸾嘻嘻一笑,大概是第一次穿上男装,还心血来潮的拿起手中的折扇,勾起夏至的下巴,一副纨绔小公子的样子。还没来得及出口调戏,脑门上就挨了一记。

    “从哪里学来的?”卫澈没好气的瞪了自家妹妹一眼,虽是如此,却也不忍苛责太过。他从老太太那边得知,之前妹妹一个人的时候一言一行都很是谨慎,完全没有这个年纪的活泼。

    看到妹妹在自己面前放下小心,即便是调皮些,他也不忍心苛责。

    青鸾揉了揉脑门,吐了吐舌头。

    一路嬉闹,车子很快便到了聚福楼门口,聚福楼位于上京最为繁华的荣达街,说是里面的主厨是宫里退下来的御厨,菜品点心极为精致,当然价格也是摆在那里的,出入聚福楼的人通常都是非富即贵。

    马车才停下,便有穿戴整齐的伙计迎了上来。

    已近正午,聚福楼的大厅很是热闹,大厅的一处高台上还有一个以面纱覆着面容的歌女,一面抚琴,一面唱曲,那声音婉转低吟,如泣如诉,让步入了聚福楼的人不由得被她吸引。

    青鸾不由得望了过去,却见那女子穿着一粉色的纱衣,看上去如那弱柳扶风,令人心生怜惜。

    两世加起来,青鸾像这样走出威远侯府的机会都很少,因此在她的眼里对于什么都是很有兴趣的。

    “我们上二楼吧。”卫澈看自家妹妹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不由得摇了摇头。

    青鸾这才跟着上了二楼,却坚持不要雅间,要知道她出来就是瞧热闹的,在雅间里,门一关,安静是安静了,可是这样又有什么意思呢。

    卫澈倒也让着她,直接选了一个可以看到楼下大厅的位子,好让青鸾继续听她的曲。

    卫澈点了几样招牌菜,又让上了一壶上好的茶,青鸾兴致勃勃的看着楼下的人来人往,幸亏出门的时候换了一身的男装,要不然可不能这么自在的在这里观看。

    正在这个时候,门口又进来一帮人,个个都是锦衣玉冠的,而招待他们的也不是一般的伙计,而是一个年约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看样子像是聚福楼的掌柜。

    青鸾微微皱了皱眉头,因为那群人当中最为显眼的那个便是上京第一纨绔上官绝,秦王世子,而他身后跟着的人青鸾虽不认识却也猜得出来这些人的身份都不低,而性子大抵也同上官绝一样混账,有句话不是说物以类聚吗。

    青鸾还真没猜错,因为这一帮人才进到门,就肆无忌惮的谈论起了那卖场的歌女来。

    “绝少,你看那女子比之你前两日收进府的那位霜月姑娘如何?”一穿着湖色锦衣的男子笑嘻嘻的问道,脸上尽是轻浮的表情。

    “这声音,这身段可不比霜月逊色,没想到聚福楼一小小的歌女就有不逊于宫廷歌姬的风姿,当真是不错,就不知道那纱巾下的容貌是什么样的。”上官绝微微一笑,那风华闪瞎了不少看客的眼睛,只那嘴里吐出来依旧是混账话。

    又有人听了他的话,为了讨好他,便冲着歌女喊道:“姑娘,不如掀开面纱让我们一堵芳容吧,若让绝少看中了,接进府中,姑娘以后可不用在这里抛头露面。”

    接着便是一大串的哄笑声。

    青鸾撇了撇嘴,丢了一个不屑的目光,方才转过头问卫澈:“哥哥,你在西北军营可见过秦亲王?”

    “只见过两次。”卫澈喝了一口茶,目光缓缓的在下头那帮人身上扫过,最后停留在了上官绝的身上。

    大抵是他的目光太具有侵略性了,上官绝有所觉的抬起了头,微微一怔,又重新投入到嬉笑玩闹当中。

    “那秦亲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青鸾对于这个闻名大夏的战神倒是生出了几分兴趣。

    “是一个令人佩服的英雄。”卫澈一句话便概括了上官淼,语气中却不掩饰对他的崇敬之情。

    一楼以上官绝为首的纨绔戏歌女的戏码还在继续,大概是嫌口头调戏不够过瘾,几个人都逼近了那个高台,更有那轻佻的人甚至已经跳上了那个才一尺来高的地。

    歌女受到了惊吓,手中的琴声和歌声都停了下来。

    只瑟瑟的望着那群人,求饶道:“几位爷,小女子不过是养家糊口,还请几位爷不要为难。”她的声音带着一丝丝的颤意,像是被吓住了。

    原本一片热闹的大厅也停了下来,不过这些人也是有眼色的,知道这群人的身份不简单,因此也没有人上来劝阻,就连那掌柜的也不曾开口为那歌女说上一句话。

    “爷,你们放过小女子吧。”歌女睁着一双大眼睛,却不想自己这副样子更能激起男人的兽/欲。

    青鸾有写不下去了,却紧握着拳头没有说话,底下的那些人可恶却身份尊贵,特别是那上官绝,只因为有秦亲王的庇护,在上京更是什么人都不怕,甚至听说皇上有的时候都拿他没有办法。

    她不可以冲动的,一旦她冲动,势必会将哥哥拉进去的,哥哥好不容易才在西北挣了军功,可不能因为那个混账而毁了。

    那几个纨绔将那歌女齐齐围住,推搡来推搡去的,歌女脸上的纱布早已经被他们给丢在了一边,果然是我见犹怜的美人,更是惹来一片啧啧声。

    上官绝脸上挂着笑,却没有上前。

    那个穿着湖色衣衫的男子一把握住歌女的手腕,笑道:“当真是肤若凝脂啊,绝少,接着,我可是将美人送到你的怀里了。”男子说着用力的推了一把歌女,那女子直直的往上官绝那边而去。

    卫澈在上头看地分明,那翩飞的薄纱下有一银光闪过,不对劲,卫澈忙大喊了一声:“小心!”

    却见那原本柔柔弱弱的女子一瞬间散发出凌厉的杀气,手腕一抖,却是一把闪着寒光的短刀,直直的朝着上官绝的胸膛刺了过去。

    现场的人被这一变故都吓住了,一秒过后,现场便是一片混乱,尖叫声,椅子倒地的声音,杯碗碟子落地的声音此起彼伏。青鸾也吓了一大跳,有谁会想到,这柔弱无助的歌女竟然会是一个杀手,而且还是冲着上官绝而去的。

    青鸾原本对上官绝很是厌恶,可是这一刻反倒是为他吊了心,那杀手来势汹汹,就凭上官绝的那个二世祖肯定是应付不了的。

    上官绝哪里会想到调戏美人反而引来了杀机,看着那把刀直直的往自己这边刺过来,变了脸色的大叫了一声,下意识的往后褪去,他本就站在那高台的边缘,这没头没脑的往后退,身子便重重的跌了下去,以一种极为狼狈的姿势躲过了这一刺。

    那杀手见一击不中,足下一点,跳下高台依旧往上官绝而去。

    原本台上的纨绔早吓地四处乱走,他们都是没有本事的,哪里能够对付杀手,也数那湖色衣衫的男子倒霉,他从高台上逃窜下来的时候正好挡在上官绝和女杀手之间。

    那女杀手毫不手软的一刀砍了上去,血花四溅,湖色衣衫男子顿时倒地不起。

    见那杀手砍人跟砍菜瓜似的,尖叫声达到了一波新的高/潮。

    卫澈却一把拉过青鸾,对邓飞吩咐道:“等一下保护好姑娘。”

    “是,”邓飞到是明白他爷为什么会这么吩咐,因为那倒霉的秦王世子正以最快的速度往二楼逃窜,而女杀手更是紧追不舍,遇到那些挡在她跟前的人也是毫不手软,一路血红,今日的聚福楼注定将成为那些人的魂断地。

    邓飞护着青鸾和夏至到了一处角落,青鸾沉默的配合,她知道自己如果还在那只会给哥哥惹麻烦。

    上官绝爬上最后一个阶梯的时候,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身子重重的摔了下去,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却听到身后凌厉的刀风“嗍嗍”做响,头皮一阵发麻,上官绝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却听到“叮”的一声,却是卫澈提剑拦下了那个女杀手。

    上官绝反应过来有人救他了,连忙一骨碌的爬起来,眼尖的看到青鸾她们的藏身处,连滚带爬的躲了过去。

    青鸾几乎是在他爬过来的那一刻便开口道:“秦王世子,往那边去。”手指的是一处廊柱的后面,她实在是不想跟这个上官绝躲在一处,要知道楼下倒下的那些人可都是受他连累的。

    上官绝喘着气,眼珠子一转,颇为无赖的说道:“本世子就要躲在这里,喂,你最好保护好本世子,要是本世子少一根头发就让你们赔命。”

    青鸾气的脸都红了,这人还真够不要脸的,偏她这个时候心里记挂着哥哥的安危,也没有空去同他费口舌。

    那边卫澈跟女杀手斗地如火如荼,青鸾看地心惊胆战,却越发的不爽上官绝,见他还不要脸的想要躲到她的身后,狠狠的一脚踢到了他的小肚腿。

    “哦”上官绝哀嚎了一声,这小丫头下脚可真够重的。

    卫澈听到这声音是从自家妹妹那边发给来的,分心的往后看了一眼,却差点被女杀手砍中,嗤啦一声,衣袖却是被削去了一截。

    青鸾惊地差点叫出来,却在最后一刻用手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又狠狠的瞪了上官绝一眼。要是这个无赖害地她哥哥受伤,她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那个女杀手的武功很强,且招招狠毒,卫澈的性子本就沉稳,武功招数也随了他的性子,一招一势稳稳的守住了女杀手的攻势。

    这边聚福楼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想必再坚持一会,便会有帮手到了,如此一来,卫澈越发的只守住去路,女杀手也明白自己的时间不多,本来以为杀掉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纨绔会很容易,哪里会想到半路杀出个硬茬子来。

    久攻不下,不免有些心浮气躁,卫澈到是会寻机会,趁着她招式凌乱之际,剑花一闪,却是伤到了女杀手的手腕,顿时血流如注,这个手本是她握短刀的手,卫澈的这一剑让她手上无力。

    如此一来,胜负便已分。而此时门外也涌进一大批带刀的侍卫,领头的便是那个上官绝的随身小厮小扇子。

    “快,快将那杀手拿下。”小扇子大手一挥,那批侍卫“咚咚”的涌上了二楼。

    女杀手见自己再没有希望,眼里不由得闪过一丝绝望,卫青鸾还没有反应过来什么怎么一回事,原本躲到她身后的上官绝一个闪身到了她的跟前,遮住了她的视野,正当她奇怪上官绝突然的勇敢时,却听到小扇子惊呼了一声:“不好,她服毒自杀了。”

    原来如此,青鸾暗暗的撇了撇嘴,正要越过邓飞往卫澈那边而去,就听到上官绝嫌弃的说道:“太恶心了,太恶心了,快拖下去。”

    “快,快,快。”小扇子连忙附和着。

    那几个侍卫动作迅速的将那具女杀手的尸体抬了下去,顺道将其他几具受牵连的尸体也给抬了下去。

    等到青鸾越过邓飞和上官绝的时候,也只看到地上的一滩血迹,是那种黑色的,服毒只是为了不被追问幕后主使,这女杀手还真狠的下心来。青鸾微微有些心寒,却是依旧走到了卫澈的身边,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

    卫澈已经收剑入鞘了,看到妹妹担忧的眼神,不由得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安抚道:“哥哥没事。”

    “世子爷,您没事吧?小扇子都担心死了。”一声夸张的哭声打断了兄妹俩的温馨。

    青鸾不由得抚了抚额头,这秦王世子是个无赖,就连他身边的小厮都是个奇葩,果然是什么样的锅配什么样的盖。

    小扇子痛哭流涕的抱着上官绝哭个不听,却被上官绝狠狠的敲了一记脑门:“你还可以来的更晚些,来替你爷收尸。”

    “怎么会呢,世子爷福星高照,神功盖世,那小小的杀手又能耐你何?”小扇子揉了揉晕乎乎的脑袋,一大串恭维的话不用思索便顺口而出。

    青鸾再一次刷新了不要脸的下限,这一对主仆还真是毁人三观。

    “哥哥,我们走吧,我都还没有吃饱,要不然我们换一家吃。”这菜都还没有上,便遇上了这么一场惊心动魄的刺杀,再看着聚福楼七零八落的样子,显然是不能经营了,青鸾暗道了一声可惜,不由得又将这一过错怪到了上官绝的头上。

    卫澈听到青鸾这样说,又知她没吃早膳,唯恐饿坏了她的胃,便直接扬声道:“邓飞,我们走。”

    上官绝眼看着他们要走,也终于反应过来,好歹是卫澈拦下了那女杀手,要不然他还真等不到小扇子搬救兵来,连忙一把推开还在他跟前哭泣感慨的小扇子,几步走到卫澈身边道:“两位还请留步。”

    “不知道这位英雄如何称呼?你在关键时刻救下本世子的命,本世子万分感谢。”上官绝说着便作了一揖,其实他早已经认出了青鸾,又听她口里喊着哥哥,便也知道这个武功不错的男人定是卫青鸾的哥哥,刚刚得了皇上青眼的威远侯卫澈。

    卫澈会主动帮上官绝,也是看在秦亲王的面子上,那位立下赫赫战功的大夏朝战神,几乎是所有军人心目中的偶像,他实在是不忍心他的最后一滴血脉都消失。

    “秦王世子客气了,在下卫澈。”卫澈回了一礼。

    上官绝发挥了他的无赖功夫,又道:“刚才听这位小弟说是肚子饿了,也怪本世子毁了二位的午餐,不如这一次让本世子作东,咱们换家酒楼,也算是报了威远侯这一次的救命之恩。”

    青鸾忙不迭的说道:“世子客气了,咱们兄弟二人的午餐实在是不想有外人打搅,世子若是想要报答救命之恩,还是另寻机会吧。”青鸾不想对着上官绝吃饭,当然也不会白白浪费了这么一个救命之恩。

    上官绝一脸无辜的说道:“外人,哪有外人,威远侯才从西北归来,说起来也算是祖父的部下,咱们都是一家人。”

    青鸾噎住,一双眼睛也瞪大了,明明是一个翩翩佳公子,就凭那张脸怕是都能迷死一上京的闺秀,偏那说出来的话也实在是无赖之极。

    卫澈见上官绝都拎出了秦亲王的名头,也着实不好拒绝,便拱了拱手道:“既是如此,世子先请。”

    青鸾无语,即便心里再不愿意她也不会拂了哥哥的面子,只得怏怏的跟在后头,偏那上官绝还趁着同卫澈说话的间隙,回过头来对她眨眼睛,十足十的讨厌,十足十的挑衅。

    几个人才下楼,那些见死不救四处奔散的纨绔又围了过来。13acv。

    “世子爷,这可怎么办,黄兄遇难,也不知道那黄尚书会不会怪罪。”

    死的那个纨绔是当今刑部尚书黄经国的庶子,虽是庶子却极为受宠,偏又不爱学好,平日里亦喜欢跟着上官绝这个上京第一纨绔。

    “什么怎么办,那杀手是来刺杀本世子的,是他自己运气不好,他老子不是刑部尚书吗,既然儿子死了,想必这追查凶手也会多出几分力。”上官绝的神色很是蛮横,随即又狠狠的拿手中的扇子敲了那些个凑上来的人,“你们都给本世子滚远点,平日里吃我的喝我的,关键时刻也不见你们出来为本世子挡刀。”

    那帮纨绔闻言不由得低下了头,挡刀,他们都还没有活够呢,再想想上官绝肯定生气了,便纷纷作鸟兽散了。

    小扇子在后面狐假虎威的“呸”了一声,骂道:“真不是东西。”随即又赶紧换上一张小脸,道,“爷,那飘香楼也不过隔了一条街,虽然这个时辰可能还没有营业,不过只要爷去了,那些姑娘们怕是个个都马上从床上爬起来。”

    卫澈的一张脸不由得黑了下来,飘香楼可不就是青楼,这上官绝可真是德行。

    青鸾就算不知道那飘香楼是何地,听得到小扇子的后半句也明白了,顿时一张脸涨地通红,心里不断的大骂渣男,渣男。

    上官绝见这二人都便了脸色,提起一脚便踹到了小扇子的屁股上,嘴里怒骂道:“胡说什么,爷是这样的人吗?卫侯爷,别听那狗奴才的,咱们去饕餮楼,那里的酒菜可不亚于这聚福楼。”说着便往前走了一步。

    小扇子哭丧着脸,爷这一下可还真没留情,他这是要做什么,难道想在卫侯爷面前留下好印象?

    小扇子来不及细想,赶紧一瘸一拐的跟了上去。

    饕餮楼离聚福楼并不远,几个人也没再上马车,而是步行过去的。

    虽然在聚福楼经历了这么惊险的一幕,但是青鸾实在是饿慌了,一到饕餮楼,便先让伙计上了几样点心,就着茶水吃了起来。

    她吃的虽然快,但是从小的教养让他的吃相看上去也没有太夸张。

    上官绝却是故作风雅的“唰”的打开了折扇,笑呵呵的说道:“这位小弟看样子是真的饿坏了,小二,再上两笼虾饺,要快。”

    青鸾被他这么一嘲弄,顿时喉头被糕点给哽住了,一张脸顿时憋的通红,夏至见状,连忙给她空了的茶杯倒上了茶水,青鸾将那一杯茶都喝了下去,才将那糕点给弄了下去,本来还算优雅的吃相被这么一搞也显得狼狈了。

    青鸾当真是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的瞪了上官绝一眼,嘲弄道:“是啊,我的年纪还小,自然不及世子爷,风度翩翩,连上个楼梯也会摔个狗啃屎,还有世子爷的那一记平沙落雁,还当真不是谁都能学得来的。”

    青鸾毫不客气的拿刚才上官绝被追杀的落魄样回击了回去,果然狗啃屎和平沙落雁这两个词刚出,上官绝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青鸾心情大好,这个时候小二刚刚又上了两笼虾饺。

    青鸾捻了一个,轻轻的咬破了鲜嫩的汤汁顿时在口腔弥漫了开来,青鸾微微眯了眯眼睛,摇头晃脑的赞道:“这味道真是不错,多谢世子爷体恤。”

    小扇子见到自家爷吃瘪的样子,不由得暗暗佩服这威远侯家的宝贝妹妹,一张利嘴能说的他们家世子爷哑口无言,就这一份本事也足够让他小扇子佩服的了,不过自家爷也真是的,这卫家的姑娘扎手又不是第一次知道,偏偏还喜欢去招惹人家。

    “马上就要上菜了,这东西先放一放,以后若是想吃了,便让人出来买。”卫澈见青鸾是真的喜欢,便补了一句道。

    “谢谢哥哥。”青鸾对上卫澈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一双大眼睛弯成了新月型。

    上官绝气闷,这丫头跟卫澈的关系还真亲密?心里头顿时涌上一股淡淡的不爽。

    很快菜就上齐了,上官绝还真当的起纨绔之名,吃喝玩乐样样精通,就连点的菜品都跟比人不一样。洋洋得意的说道;“两位慢慢品尝,这些都是饕餮楼大厨的看家本领,轻易不出来卖弄的。”

    说着用一种你占了我大便宜的眼神看着青鸾,青鸾懒得跟这么个混账计较,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这饕餮楼也算是当得起这个名,青鸾吃的万分的满足,待放下筷子,才拉着卫澈的手说道:“哥哥,这里的菜真不错,你下次再带我来。”

    作为妹控的某人又怎么会不答应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呢。

    饭后,又上了消食的茶水,青鸾喝了半盏茶,又歇了半个时辰。

    那上官绝却是拉着卫澈说这说那,好像他们极为熟稔的样子。

    “哥哥,我还想去其他的地方看看。”休息够了,青鸾便开口打断了兴致盎然的上官绝。

    上官绝还未等卫澈说话,便连忙插嘴道:“小兄弟想去哪里,这上旧没有本世子不熟的地方,要不然我带你们去吧?”

    青鸾闻言秀眉不由的蹙了起来,这人怎么跟个狗皮膏药似的,黏上了就再也甩不脱了吗?

    卫澈到是很明白自家妹妹的心思,而他也不想同这个上官绝过多的接触,便淡淡的拒绝道:“多谢世子的美意,但是我们并不想有别人打扰。”

    上官绝察觉出来卫澈语气当中的疏离,他本是皇家人,这对兄妹逼他如蛇蝎,这还真让自尊心受挫。上官绝面上浮现了恼怒之色,挥了挥手道:“行了行了,你们走吧,我不跟还不行吗?”

    卫澈丝毫没有将他不善的语气放在心里,拱了拱手道:“世子,那么我告辞了。”

    上官绝有些郁闷的看着他们几个离开饕餮楼,心情不郁的踢了踢椅子。

    卫澈和青鸾出了饕餮楼,也没有上马车,荣达街本就极为繁华,两旁都是林立的铺子,可以说是应有尽有。

    卫澈带着青鸾去了一家卖首饰的店铺,谁知道才进店便又碰到了熟人,不过这一次,青鸾的心情是很好的,因为那个人正是她未来的大嫂柳纤纤,当然青鸾直接忽视了跟柳纤纤一道来的白双双。

    “柳姐姐。”青鸾笑嘻嘻的上前。

    柳纤纤看到青鸾这一身装扮,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才轻拍了一下她,嗔道:“你个小促狭鬼,这么穿上男装了。”

    青鸾笑嘻嘻的转了一圈,道:“我穿这一身可好看?”

    柳纤纤忍不住点了点头:“到是怪俊的,路上有没有姑娘向你投花啊。”

    青鸾听到柳纤纤的取笑,忍不住皱了皱鼻子道:“向我投花的姑娘没有,不过向我大哥投花的到是有好几个。”

    柳纤纤一怔,随即两抹红霞浮上了脸颊,就连说话也不怎么利索了:“卫……卫大哥也来了。”

    青鸾朝着门口的方向努了努嘴:“就在那呢。”

    卫澈和柳纤纤也算是青梅竹马,两家的关系很好,因而即便柳纤纤已经到了出嫁的年龄,可是卫澈要去西北军营,柳家的人也没有二话的支持了,如今柳纤纤已经是十九了,这个年龄在大夏朝也算是老姑娘了,不过她的年华是为卫澈所蹉跎的,因而青鸾对柳纤纤一直都很尊敬。

    “柳姐姐,哥哥不便进来,让我跟你说若是看中什么了,只管拿走,他会付钱的。”青鸾一把挽住了柳纤纤的手。

    白双双终于找到了机会插嘴,便顺着青鸾的话调侃柳纤纤:“柳姐姐得此佳婿真是太幸运了。”

    两个人的话果然让柳纤纤脸上的红晕又加深了。

    白双双的眼睛余光瞄到那被掌柜领进休息间的卫澈,只匆匆一眼便将那身影看地清清楚楚,没想到去了一趟西北军营,卫澈整个就不一样了,如果说以前的卫澈是镶了宝石的宝剑,那么经过军营磨练的他就好像是经过了千锤百炼一般,原本外露的风华全部收敛了,可是却更加的令人着迷。

    白双双又睨了一眼含羞带娇的柳纤纤,真没想到曾经被她暗地嘲笑过老姑娘的柳纤纤竟然这么幸运,能有卫澈这样的夫婿,大夏朝最年轻的侯爷,柳纤纤嫁过去便是一品诰命,这还真不是普通的幸运啊。白双双的心底不由得升起了一股子嫉妒。

    “柳姐姐,我们上二楼挑选吧。”青鸾挽着柳纤纤往二楼走去。

    她可以忽视白双双,但柳纤纤却不能,她们两个毕竟是结伴同来的,“双双,一起上去吧。”

    白双双这才露出笑容跟在二人的身后,她的心底亦闪过疑惑,卫青鸾究竟为何看她不爽,她可不记得自己曾经得罪过她。

    “柳姐姐,这支芙蓉花的簪子不错,雕工精细,玉质也算是上乘。”青鸾和柳纤纤已经挑了起来。

    柳纤纤轻轻的拍了拍青鸾,在她耳边问道:“你跟双双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你们以前不是很要好的吗?”青鸾从进门就没再理会白双双,这让柳纤纤的心里很是奇怪。

    青鸾暗暗一叹,她总不可能告诉柳纤纤这白双双就是个典型的白眼狼,自己上辈子救了她,却还被她反咬了一口。转念一想,也是自己太过浮躁了,表现的这么明显怕是瞎眼的都看出了她不喜白双双。

    青鸾微微一笑道:“怎么会呢,我那不是看到你太激动了吗。”说着便朝着白双双招了招手道,“双双姐,你过来看看这支簪子好不好看。”

    白双双见到青鸾似乎又恢复了以前,便有凑上前去了。

    三个人足足挑了大半个时辰,青鸾给自己挑了个蜜蜡手钏,给秦氏挑了一对玉镯,又将一开始挑中的那支准备送给柳纤纤的芙蓉花簪子一起交给了掌柜,让他去问卫澈要钱。

    那边白双双和柳纤纤也各挑了几样小东西。

    柳纤纤不太好意思让卫澈破费,便对青鸾说道:“还是将那簪子拿回来吧,我自己会付钱的。”

    “柳姐姐,你也真是的,跟哥哥有什么好见外的,差点忘了告诉你了,祖母已经将哥哥的婚事提上议程了,争取在过年之前能够正式的叫你一声嫂嫂。”青鸾笑嘻嘻的说道。

    柳纤纤的一张脸又红成了一片。

    白双双手里的帕子却是不由得绞紧,她是真的太羡慕柳纤纤了,羡慕到打从心底的升起一股子嫉妒了,这卫澈简直就是上京闺秀的理想的夫婿。先不说卫澈本身是一品侯爷,嫁给他就是侯爷夫人,便是那家庭情况也足以让别人羡慕半天了,上头没有公公婆婆压着,便是有个祖母在,那也不是亲的,只要面子上过得去就行了,一进门就能当家理事,这谁家的姑娘嫁人有这么幸运的。

    鸾最了服问。而她自诩不管家势容貌还是才情绝不逊色于柳纤纤,可是她却偏没有那样的福气。

    一行人到了楼下,青鸾又让掌柜的去请卫澈,正在这个时候,门口走进来一个穿着鸦青色书生服的年轻男子。

    青鸾原本并没有注意这个人,却在听到他的声音后,整个人如遭电击一般僵住了。

    那个声音,那个声音就算她烧成灰烬也不会忘掉的,林子轩,他竟然也提前进京了。

    “伙计,你看这块玉佩是上好的,你们店里收不收。”此时的林子轩还不过是一个秀才,进京准备参加明年的春闱,却不想才入京,身上的钱袋子就被人扒了去,就算写信回家让家人送钱过来也要一段时间,只能靠典当身上的贵重物品过活,他心知一般的当铺压价都压很凶,与其白给当铺赚了去,还不如将玉佩买给珠宝铺子,也许得到的钱还能比当铺给的多。

    那伙计在珠宝铺子里打了几年工,眼力也好,林子轩手头上的那块玉佩无论是水头上还是雕工上都数上乘,也许掌柜的会感兴趣也不一定。

    “公子稍等,这事得掌柜做主才行。”伙计到也不敢看轻林子轩,客客气气的说了一句。

    林子轩微微一笑道:“有劳这位大哥了。”

    林子轩是那种典型的读书人,眉清目秀,笑容温和,谦和有礼的样子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只有青鸾知道那张谦和有礼的皮下面隐藏着怎么样的一个肮脏灵魂。

    再次看到林子轩给青鸾的冲击很大,相较于白双双,她更加憎恨的是林子轩,当初借着威远侯府的势一步步往上爬,最后却是落井下石,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何其的无辜,却被他一脚踹掉了。

    那种血脉从她的身体剥离的感觉,那种被烈火焚身的蚀骨之痛。她永远都不会忘记,青鸾陷入了上一世的梦魇当中,一双眼睛迸发出蚀骨的仇恨,指甲掐进了柔嫩的掌心,鲜血一点点的滴落也不自知。

    “青鸾妹妹,妹妹,你怎么了?”柳纤纤和青鸾并肩而立,最先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一下子慌了神,青鸾的样子就好像是中了邪似的,那双眼死死的盯着前方的样子,让人心惊。

    青鸾并没有听到柳纤纤的话,犹自陷进了那永远都忘却不了的仇恨当中。

    这个时候掌柜正引着卫澈出来,卫澈一听到柳纤纤的话也顾不得避嫌,连忙奔至青鸾前,却见她一张小脸惨白,双目却是亮的惊人,不知道在忍受什么,她的压差紧紧的咬着嘴唇,沁出细细的血珠子来。

    “鸾儿,鸾儿……”卫澈急了,双手扣住她的肩膀,强迫着她与自己对视。

    一声声的疾呼飞进青鸾被云雾缭绕的思绪里,那没有焦距的双瞳渐渐的印上了卫澈焦急的脸庞。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