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187.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085 世子来访

085 世子来访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当青鸾扶着老太太走出来的时候,上官绝的眼睛蓦的一亮,随即站起身来,朝着老太太秦氏行礼。

    老太太连忙侧过身去,避开这一礼,嘴里道:“世子爷,这是要折煞老身了。”

    老太太虽是一品诰命,可是上官绝可是秦王世子,身份尊贵,这若是生生的受了上官绝的礼,指不定有人在皇上面前告她一个不敬之罪呢。13acv。

    上官绝笑道:“老太太是长辈,且卫蓄爷是本世子的救命恩人,这个礼当的起。”话虽是这么说,上官绝也不是没有眼色的人,没有再上前施礼。

    卫澈招待着上官绝坐下了,才问道:“世子爷,上一次不过是巧合,况且世子已经请过吃饭了,这点小事就不要摆在心头了。”不要说是卫澈了,就算普通人遭遇那样的情况,他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别人丧命的,更何况秦亲王对他有恩。

    上官绝微微一笑道:“卫蓄爷侠义心肠,可是本世子也是恩怨分明的人,这有恩自是要报的,从此以后卫蓄爷便是本世子的好兄弟,若有什么难处大可以来找我上官绝。”

    上官绝拍着胸脯一副大气凛然的样子,青鸾的一口茶水差点喷了出来,这算什么?赖上了吗?什么好兄弟啊,他一个纨绔能干什么。青鸾不由得朝着上官绝送去了一个鄙视的目光,长地也算是人模狗样的,就是那性子实在不敢恭维,她可不会让自家哥哥跟他走地太近的,免得被带坏了。

    上官绝的目光一转,就落在了青鸾的身上,“本世子听说卫姑娘身体抱恙,心里很是着急,这不从库房里搬来了一些东西给卫姑娘进补,小扇子。”

    上官绝一声令下,便有几个人一一抱着盒子进了花厅,有三百年的野人参,五百年的何首乌,晶莹剔透的天山雪莲,件件都不是凡品。饶是青鸾活了两世,也没有见过那么多的好东西。这秦亲王府果然是不简单啊,这么些好东西随随便便就拿出来送人了。如此一想,青鸾的心中更加鄙夷起了上官绝了,这纨绔就是纨绔,这秦亲王府百年的基业,若是这么个败家法也要败光了吧。

    老太太微微眯了眯眼睛,仔仔细细的盯着上官绝打量了一番,宝蓝色的锦缎长袍,领口和袖口都是银线勾勒出来的祥云图案,端的是贵气十足,他的长相承袭了上官家的俊美,微微上挑的桃花眼,墨色的瞳仁犹如那最耀眼的星辰,英挺的鼻梁,微微向上翘的薄唇,若是单看外表绝对想不到这么一个英挺少年是上京百姓口中的混账。

    “世子爷,这么贵重的礼,我们绝对不能收,您的心意我们已经明白了,况且小妹的身体也没什么大碍,这些东西还请世子收回吧。”卫澈开口拒绝道。

    青扶的候尊。上官绝像是早就料到会被拒绝,脸上的笑容丝毫不变:“卫蓄爷,你我一见如故,以后便直呼我的名字就行了,我字墨阳。”

    青鸾看着上官绝自说自话的样子,暗暗吐槽道谁跟他一见如故啊,还真是一块甩不脱的狗皮膏药啊。

    “世子爷……”卫澈微微皱了皱眉头,他并没有想同上官绝深交的意思,正想着怎么拒绝才能不伤了这位名门贵胄的脸面。却被上官绝打断了。

    “墨阳……”上官绝脸上浮上了不悦之色,眼睛却直直的盯着卫澈,仿佛他不改了这称呼便不罢休的架势。

    老太太适时的开口打圆场道:“澈儿,既是世子爷这样说了,你们同辈而交,便是称呼名字也不算出格。”

    卫澈点了点头道:“墨阳,在下字子煜。”

    卫澈性子直爽,既然称呼了上官绝的名,也不好让他再称呼自己为侯爷。

    上官绝显然因为卫澈的这一句话很高兴,哈哈大笑道:“好,想我上官绝还从未交过这么有本事的朋友,这心里实在是高兴,老太太,子煜,这些东西还请收下,这些东西都是不错的,即便是卫姑娘用不到,给老太太补身体也是一样的。这些东西就算贵重,也比不上本世子的一条命。”

    老太太到底多了几分魄力,见上官绝面上真诚,便笑呵呵的说道:“即是如此,老身就替澈儿收下了。”

    卫澈和青鸾都没有说话,既然他们选择相信老太太便不会质疑她的决定的。

    上官绝道:“多谢老夫人体谅,本世子就不打扰您休息了。”这里毕竟是内院,他没有经人通传就直奔这里也算是孟浪了,不过好在这老太太也没有怪罪,而且还看到了那个坏脾气的臭丫头。

    外头关于卫青鸾的谣言传地纷纷扬扬,他还特地差遣小扇子去打听了一下,知道吐血是确有其事,这才从库房里翻出些药材里送过来,看到卫青鸾健健康康,还有力气送他白眼的样子,他就知道她身体没什么大碍,只不过外头传成这个样子算是怎么回事,难道有人想要坏了那臭丫头的名声?

    上官绝好看的桃花眼微微眯了眯却听到老太太说道:“澈儿,你招待世子吧。”

    卫澈应了一声,站起来比了一个“请”,两人一道出了荣寿堂。

    “祖母,您说那秦王世子打什么主意?我们跟他又不熟,上次的事也是他自己往楼上跑的,要不然哥哥可不一定会出手。”青鸾心里实在不喜欢上官绝。

    “鸾丫头,你坐下。”老太太指了知自己身边的位子示意青鸾坐下。

    “你真的认为你哥哥不会出手吗?”

    青鸾一滞,就冲着上官绝是秦亲王的嫡亲孙子这一点,她哥哥就不会袖手旁观,哥哥能在西北军营安安全全的,甚至在那么短的时间里立下功勋,除了他自身的努力,当然也离不开秦亲王的维护,要不然他这么一个新人到了西北军营先就得被那些老兵给搓下一层皮来。那些军营里可不管你的身份,到了那里那就是靠拳头说话的地。因而卫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找到一个立功的机会,他们卫家确实欠着秦亲王府一个大人情。

    “可是那个上官绝也真太混蛋了,要不是他好色调戏那歌女,还真未必能给那杀手找到近身的机会。”青鸾嘴硬的说道。

    老太太微微一笑,轻轻的拍了拍青鸾的头:“你这丫头,这个世界上并不是什么事都是黑白分明的,他若不那么混蛋,怕是秦亲王那个兵马大元帅也要当的不安稳了。”

    后面一句话老太太像是喟叹一般,青鸾本就靠她很近,自然就听的一清二楚,面上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祖母,您的意思是上官绝的纨绔是装出来的。”

    “是不是装的,我不清楚,但你要明白上官绝他是秦亲王府的继承人,就算他再不济,他将来也能继承爵位,所以他既然有意交好,又为何要拂了他的面子呢,你跟澈儿两个虽然聪明,但处事上欠缺了几分圆滑,要知道刚过易折。”秦氏以前还未嫁人前也是京中有名的才女,要不然以那个时候秦家的门第也轮不到他成为老威远侯爷的续弦,加上十几年的候府主母生活,她的见识和胸襟自是不凡的。

    青鸾听着老太太的教导,面上露出了愧疚的神情,她不是一心要为威远侯府累积人脉吗?交好秦亲王府难道不好吗,论起军中的资历又有谁比得上秦亲王。她怎么可以因为自己不待见上官绝,而让哥哥错过同秦亲王府交好的机会呢?说起来也是她眼界太窄了,这个缺点可真要改正。

    “祖母,鸾儿的爹娘去的早,以后还请您多多教导,若是鸾儿有什么做的不好的,您尽可以提出来。”青鸾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不过面上却很是诚恳。

    老太太爱怜的摸了摸她的发。

    另外一边,卫澈和上官绝一起去外院。两个人才出了荣寿堂,迎面便走来卫青玉和她的贴身丫鬟白棉。

    上官绝看到她的样子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这还真是美丽冻人啊。

    已经是入冬的天气了,上京位于大夏的北部,气温本就偏低,这回子走在外头的人基本上都穿上了夹袄,上官绝还披了一件灰鼠皮的披风。偏卫青玉像是不知道冷似的,身上穿着的是当初去参加端敏公主赏菊宴时的那一身用软烟罗做成的衣裙。

    薄薄的衣衫随着冷风起舞,让人看着都觉得冷。

    “大哥哥,秦王世子。”卫青玉上前见礼,一双水眸柔的几乎可以滴出水来。

    她的相貌本就不俗,精心装扮过后更是如那盛开的牡丹,艳丽无双,“大哥哥,玉儿正要给老太太去请安呢。”嘴里虽是这样说的,眼角的余光却是不断的瞄着上官绝。

    一颗心“嘭嘭”的跳个不停,她还记得上一次上官绝夸她是美人呢,想必应该是对她印象深刻的吧。

    “大妹妹快进去吧,外头冷,下次出门的时候多穿点。”卫澈让开道来,让卫青玉主仆二人先走。

    卫青玉嫣然一笑,朝着二人福了福礼,她到是想同上官绝说上几句话,可是有卫澈在一旁也不好做的太过了,只好故作矜持的朝着荣寿堂走去,心里却是盼着上官绝能够叫住她,就算说上一两句话也可以。

    上官绝的眼里闪过一丝鄙视,这女人可真是作啊,这么冷的天还穿个秋衫也不怕得了风寒,还是那臭丫头好,就算厌恶他也是放在面上的,丝毫都不掩饰。

    心头这样一想,随即便滑过一抹愕然,他这是怎么了,那臭丫头眼里明明白白写着讨厌他几个字,他反倒觉得她是真性情,难道自己还真这么犯贱?

    “墨阳,我们走吧。”卫澈引了引路,两人迅速的消失在夹道的尽头。

    卫青玉等了半天都没等到上官绝的叫唤,心头很是失落,冷风吹来,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

    “姑娘,还是回去吧,若是得了风寒就不好了。”白棉担心的说道,她家姑娘穿着一身美是美,可是这个时节也太不合适了,若是得了风寒受苦的还不是她们这些做丫鬟的。

    卫青玉本就是为了偶遇上官绝的,虽然荣寿堂就在不远的地方,她也懒得进去,自从老太太将青鸾当成亲孙女后,卫青玉就觉得她不是个好东西,一心攀附大房,连带着原先的讨好的心思也完全的淡了。

    “回去,命人去打听一下,秦王世子登门是来干什么的。”卫青玉丢下这一句话,便匆匆的往自己的院子里去了,这鬼天气,还真是冷啊。

    等到了中午的时候,天空便开始飘起穴来,青鸾瞧了瞧外头黑沉沉的天,这阎怕是有的下了。

    “姑娘,秦王世子还没有回去呢,侯爷现在正在外书房招待他呢,听说二夫人还特地把二少爷给叫了过来,让他过去作陪了。”俏儿撑着伞走进院子,看到廊下的青鸾,便将自己听来的都告诉了她。

    青鸾点了点头,听了老太太的话后,她的心里虽然依旧讨厌上官绝这个人,却再不反对哥哥同他交往了,只希望他是一个值得交往的人。

    “行了,不用管那边了,既然二婶婶都知道了,想必她也会伺候的妥妥当当的,今年的第一场雪,这天一冷啊,吃锅子最是爽快不过了,夏至你去厨房安排一下,今天我们就在屋子里吃锅子。”青鸾一声令下,院子里的几个丫鬟都欢呼了起来。

    热气腾腾的骨头汤做为汤底,切成薄薄的新鲜羊肉,牛肉,肉丸子,还有大白菜,萝卜等,种类虽然不是很多,但几个人围着锅子一起吃,又热闹又好玩。

    而卫青玉在美丽冻人了一回之后,真的病倒了。

    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还不忘记打听上官绝的情况。

    “姑娘,奴婢听小翠说,世子是因为之前侯爷和二姑娘救过他,所以特地登门感谢,还送来了一大堆贵重的药材,说是给二姑娘补身体的。”白棉小心翼翼的回着话。

    “你说什么?”卫青玉一瞬间瞪大了眼睛,“世子是来看那小践人的?不会的不会的,那小践人有什么好的。”

    她本身还发着烧,这么一个剧烈的动作,头就更加的疼了,暗恨自己的身体不争气,若是这一会她好好的,那就有机会去外书房了,她对自己的容貌很自信,一定能够引得秦王世子的欢心的,只要嫁进了秦王府,那么卫青鸾那个小践人就算是威远侯府的嫡长女也要被她压一一头。

    “姑娘,您别急,世子是来谢侯爷的,更何况现在外头那些谣言传的纷纷扬扬的,还有谁会娶一个命硬的姑娘回家啊,这不是不要命了。”白棉小心的替卫青玉揉着太阳穴,轻身的安抚道。

    卫青玉重重的躺了下去,眼里的恨意却是更甚了。

    雪下了一天一夜,到了第三天却刚好是个大晴天。

    因为老太太发了话,李氏便做了安排,十五的日子正是上香拜佛的好日子,除了还在病中的卫青玉外。

    李氏一家子外带李沁都跟了过去,足足出动了五辆马车,而卫澈和卫二人则是骑马护送,一大车队浩浩荡荡的往大相寺去了。

    虽然路上满是积雪,却依旧阻断不了百姓求神拜佛的虔诚之心,大相寺的香火依旧鼎盛,甚至因为云相大师的云游归来比以往要更加热闹。

    青鸾扶着老太太下了车,李氏等人跟在身后。

    李氏的心头隐隐闪过不安,自从卫澈回来之后,老太太同卫澈、卫青鸾兄妹俩的感情越来越好,而这一次大雪天来大相寺也是为了卫青鸾,他们的亲昵让她很是不安。

    虽然老太太没有问她要过内院的管家权利,可是她的心中有一种预感,自己在威远侯府只手遮天的日子不多了,更甚至原来的那些心腹管事在卫澈回来之后也有变节的趋势,而她对于这些变化却是无能为力,这让她又是着急又是挫败。

    “娘,听说云相大师一年只给三个人批命,而今年已经只升一个名额了,那个你说若是能得了他一句贵不可言,这上竟有谁会请看了我们去。”卫青鸢上前挽住李氏的手说道,“老太太鼓动着大家来大相寺,就是为了请云相大师给卫青鸾批命,若是把那唯一的名额给夺过来,卫青鸾还不得气的哭起来啊。”

    “你别胡说,要得云相大师批命那可是要看机缘的。”李氏轻轻的拍了拍卫青鸢,对于这个小女儿,她是真的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吃穿用度都要跟卫青鸾比,卫澈回来后,都警告过她要收敛点,可没几天又故态复萌了。

    “就是因为要看机缘啊,也难保云相大师就是看中我啊,这样老太太和卫青鸾也无话可说不是吗?”卫青鸢恨恨的瞪了一眼前头的人,卫青鸾所拥有的一切都让她嫉妒,凭什么大家都姓卫,她就是如珠如宝的威远侯嫡女,而她却是二房的姑娘,出门在外,所有的人目光都在卫青鸾的身上,而她们只是威远侯府的亲戚,这种不对等的对待让她心理很不平衡。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