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188.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086 又遇端敏公主

086 又遇端敏公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花了一个时辰的时间拜佛,之后青鸾几个就被小沙弥引到了一间小院子里。

    瞧着周围几间客院都已经有人住进去了,看样子这来的人还都不少啊。

    青鸾扶着老太太说道:“今天下午云相大师开坛讲/法,可是吸引了不少人啊。”

    “嗯,鸾儿一切都讲究机缘,若是云相大师没有看中你,你也不要难过。”老太太虽说想请云相大师给青鸾批命,可是这云相大师肯不肯可还不一定呢,唯恐青鸾会因得不到云相大师的青睐而难过,提前给她打预防针。

    对于批不批命,青鸾本就看地极淡,她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上一世遭遇了那么多早就让她明白一个道理,有些东西不该是自己的就算争也没有用,当然有些东西注定是自己的那别人夺也夺不去。

    “老太太,我听小沙弥说,端敏公主也来了,咱们要不要去拜访一下啊。”李氏笑吟吟的上前道。

    秦氏觑了她一眼,对于她眼里的谄媚很是不喜,淡淡的说道:“就算要去也要安顿了下来。”他们这一行人都还没有进院子安顿下来,就急惶惶的往别个的院子跑,像什么样子。

    大相寺虽说是上京最为著名的寺庙,但是佛教讲究苦修,这客院自然算不得舒适。好在出门在外,那性的,用的都会准备齐全,那硬硬的炕床铺上厚厚的褥子,到也还算舒适。

    李氏不想在老太太跟前腻歪,说了几句话就告退了。屋子里便只剩下卫欣儿和卫青鸾二人陪着老太太。

    才用了一盏茶,连嬷嬷便进来禀报说是端敏公主来了。

    屋子里的几个人不由得都惊了一跳。

    青鸾对这位大夏朝的长公主可没有什么好印象,当初赏花宴的时候先是莫名其妙的给她了一个下马威,之后又单独找她谈话,她虽然猜不透这位长公主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是心里隐隐觉得定没什么好事。

    不过想是这么想,端敏公主屈尊降贵的来到她们住的这间客院,便是老太太身为一品诰命也是怠慢不得的,忙又命人将李氏等人叫了过来,一行人迎了出去。

    院子门口,端敏公主一身富贵花开的洒金袄子,下身是狐狸皮子做成的长裙,大红色的哆罗呢披风映着雪色很是显眼,她的身后跟着七八个侍从以及十来个侍卫,黑压压的一群人几乎将小院子挤个水泄不通。

    老太太微微眯了眯眼睛,饶是心中万分的奇怪却还是面色镇定的上前行礼。

    端敏公主这一次却没再端着什么驾驶,上前虚扶了一把老太太笑呵呵的说道:“老太太客气了,是本宫不请自来,扰了老太太的清静。”

    “公主才是折煞了老身,本该是我们过去拜访公主才是,想着安顿好后才去拜见公主,却不想公主先来了,到是让老太婆我惭愧了起来。”老太太说的客气,其他几个卫家人又上前跟公主见了礼,这才跟着进了正房。

    长公主只带了一个丫鬟并心腹姜嬷嬷,那些带刀的侍卫便齐刷刷的立在院子里,看地人心惊胆战的。

    因为长公主的身份尊贵,老太太便将那主位让了出来,自己则陪坐在下首。丫鬟们上了清茶,端敏公主才缓缓的开口道:“老夫人离京这么多年,此次回来后可还打算回去?”

    “之前是想去乡下散散心,如今人老了,也怕寂寞了,有孙子和孙女承欢膝下,我也算是老来有福。”老太太笑米米的答道,将在乡下十五年的原因都拦在了自己的身上,免得别人说卫家的子孙不孝。

    长公主“嗯”了一声,又道:“前几天突然听到威远侯府大小姐的身体不好了,可是吓了本宫一大跳,之前在赏菊宴的时候本宫觉得卫家姑娘聪明伶俐,甚合本宫的眼缘,想差人去候府看看,却又怕唐突了,如今看到卫家姑娘健健康康的样子,本宫也算是放了心。”

    了个之青大。青鸾连忙站起来恭恭敬敬的向着端敏公主行了一礼道:“多谢长公主关怀。”对于端敏长公主青鸾一直怀抱着警惕的心,上一世自己与这位长公主并没有什么交集,而重生之后好多东西都偏离了上一世的轨道,她的心里虽然有些忐忑,但更多的是兴奋,因为这或许也可以说他们威远侯府不会再像上一世那样走向一个家毁人亡的结局。

    端敏公主微微一笑夸道:“真是个伶俐的姑娘。”

    李氏见青鸾得了夸赞,便笑嘻嘻的插嘴道:“长公主,上一次我们家青玉得了您赏赐的簪子开心了好些天,那簪子也宝贝得不得了,就连她妹妹想要瞧上一瞧都不肯的。”

    李氏一面说着一面暗暗郁闷卫青玉病地不是时候,若是人在这里,想必也能让长公主刮目相看。

    端敏公主睨了一眼李氏,问道:“这位是?”如果说卫青玉在长公主面前还露过脸的话,那么李氏根本就是连面都没有见着过,端敏公主自是不识得李氏。

    李氏眼底闪过一丝尴尬,不过到底面皮子比较厚,依旧笑着道:“长公主可能不记得了,上次赏花宴,就是我带着青鸾她们去的,小女做的诗还得了公主的赞赏呢。”

    老太太见李氏说话没个重点,直接截过了她的话茬子道:“她是老身的二儿媳,也是鸾丫头的二婶婶,因为之前澈儿去了西北,家里没个主事的人,澈儿便将他二婶婶请进了府。”

    端敏公主道:“哦,原来是卫二夫人啊,本宫记得了,上一次赏菊宴卫家有一位姑娘作的诗进了前三甲,是个有才又有貌的姑娘。”13acv。

    李氏闻言与有荣焉的说道:“长公主说的便是臣妇的大女儿卫青玉。”卫延怀虽然只是一个芝麻大小的小官,而且是靠银子捐来的,不过到底也算是大夏朝的朝臣,勉强可以自称为臣妇。

    端敏公主点了点头,却又看向青鸾问道:“卫姑娘今年几岁了?”

    青鸾答:“十二!”

    “可已经许人了,姑娘家到了这个年纪都可以定亲了。”端敏公主脸上的笑容很是大方,只那说出来的话让青鸾的心头一突,拢在衣袖里的拳头蓦的捏紧了。

    老太太心中亦暗暗警惕,这个端敏长公主在大夏朝的女人眼里实在是算不上好人,若是普通的女人像她那样囤养面首,风花雪月的,怕是都要被唾沫星子给淹死了,可人家硬是仗着尊贵的身份将那些舆/论隔绝了,可饶是如此,即便嘴里不说,大家的心里也是不认同的。更何况在这之前威远侯府与端敏长公主当真是没什么往来的,这突然提起青鸾的亲事来,老太太的心也吊了起来。

    “这个孩子当初出生的时候,她娘找了一位高僧卜过挂,说是不宜过早的定亲,所以现在也只是先相看相看,等过上两年再定亲,还有青玉丫头比她还大三岁,这亲事也还没有定下来,上头姐姐都没有定下来呢,哪里就到她了。”老太太唯恐端敏公主要介绍什么人选,到时不好推,便将青鸾的娘拿出来说话。

    青鸾低着头装羞涩,这种事情她这个当事人反而不好开口,好在老太太也是个警醒的,能先圆过去了应付了自是最好的。

    端敏公主速的闪过一抹讥讽,没想到这秦家的如此滑不溜丢,这么两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摆在跟前,她还当真不好再说什么了,算了,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她有的是其他的办法达成她的目的。

    “怎么不见卫蓄爷啊,本宫听说他也来大相寺了。”端敏公主没有继续那个令青鸾胆颤心惊的话题,反而又转到了卫澈身上。

    老太太道:“我们几个老的老,小的小,拜个菩萨就累了,澈儿到是去别处逛了,长公主若是要召见,老身这就让人将澈儿找回来。”

    “那到是不必了,本宫有笑了,就先回去了,下午再和老夫人一起去听云相大师的佛法。”端敏公主说着便站起了身来。其他几个人连忙也站起来,恭送着长公主出了院子。

    等到公主的仪仗走远了,老太太才扶着青鸾的手,对其他人吩咐道:“离吃午膳还有一个时辰,你们先各自回房休息吧。”

    李氏本就不耐烦在老太太跟前,转身便带着卫青鸢、卫青雁及李沁回了房。

    老太太和青鸾一道回了屋子里,方才问道:“上次在赏花宴可是发生了什么?”

    青鸾略微想了想道:“祖母,鸾儿一直觉得端敏公主对鸾儿的态度怪怪的,表面上看着和和气气的,可是偶尔却会闪过一丝厌恶,鸾儿却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公主,不过听公主的话,似乎是认识爹爹的。”

    老太太一怔,随即想到端敏公主的花名在外,要知道二十五年前威远侯府的嫡长子卫延庆也是上京有名的美男子,难不成卫延庆跟端敏公主曾经有过什么龃龉?端敏公主怀恨在心,所以想要故意刁难青鸾?

    老太太嫁进威远侯府的时候,青鸾的爹娘早已经成亲甚至已经诞下了长子卫澈,老太太一直都很羡慕卫延庆夫妇的恩爱,在这三妻四妾都理所当然的时代,卫延庆能够做到没有通房小妾,甚至乎在青鸾娘亲因为生卫澈坏了身子,子嗣不盛的时候都能顶住压力而不纳小妾,这是多么难得啊,当初上京都不知道有多少妇人羡慕青鸾娘亲的幸运。所以老太太还真不相信卫延庆会做出那样的事来。

    青鸾显然是跟老太太想到了一块去了,一张脸微微的沉了下来。

    “行了,端敏公主毕竟是皇家公主,又是当今圣上的亲妹妹,以后远着她些就成了,只要不被她拿捏住了把柄,就算她也不能轻易的将威远侯府当成面团般挫揉。”老太太低声的安慰道。

    青鸾点了点头,事以至此,横竖再去追究什么原因也是枉然,还不如放开了胸怀,一步步警惕着些,远着那位公主。

    青鸾见老太太神色稍显疲惫,便又道:“祖母,您先好好休息,鸾儿出去了,等一下再回来陪您用中膳。”

    老太太一大走起床坐马车赶来大相寺,紧接着又将大雄宝殿里那么多座菩萨依次拜了过来,又精神紧张的应付了端敏公主,也着实累了,叮嘱了青鸾两句话便让青鸾退了出去。

    青鸾才出了屋子,便看到卫欣儿和她的丫鬟神色慌张的从外头走进来。

    自从青鸾同老太太亲近了之后,连带着跟卫欣儿的关系也近了几分。卫欣儿虽然依附着老太太,却是个心胸豁达的,比起卫青玉、卫青鸢来都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

    青鸾跟老太太亲近了之后,卫欣儿不但没有嫉妒吃醋,反而真心的为老太太高兴,而老太太和青鸾、卫澈谈话的时候,卫欣儿也会很识趣的找理由回避,因而刚才卫欣儿说是要出去走走,可是这才一刻钟就回来了,且卫欣儿的神色慌张,脸色苍白,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了?

    “欣儿表姐,你还好吧?”青鸾问道。

    卫欣儿穿着一件藕色立领小袄子,下面是一条玉色的百褶裙,看上去清清淡淡的,只一张小脸略显苍白,眸子里写满了无措。

    “鸾儿表妹。”卫欣儿被青鸾这一叫叫回了神,直直的望着青鸾,眉宇间却透着一股子犹豫,她不知道要不要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青鸾,可是若是不告诉那位贵人若是追究起来,也许会连累了威远侯府。

    青鸾一怔,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卫欣儿这样的不安过。

    “老太太歇下了吗?”卫欣儿朝着屋子里张望了一下,见里头静悄悄的,只得打消了去见老太太念头。

    青鸾一手握住卫欣儿的手,只觉得她手心冰凉,连忙道:“欣儿表姐,我们去隔壁屋子吧,夏至,快沏暖暖的茶来。”

    夏至应了一声,退了下去,青鸾扶着卫欣儿进到隔壁的房间,屋子里已经燃起了炭盆,夏至有端了茶上来,青鸾亲自将茶盏捧给卫欣儿,卫欣儿喝了几口,平复了一下心情,大概是屋子里暖和了的缘故,卫欣儿的脸上稍稍有了血色。

    “欣儿表姐,你刚才才出去了一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青鸾见她的情绪好一些了,方才柔声问道。

    “鸾儿,我不知道是不是惹祸了,我刚才出去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卫欣儿深吸了一口气,事实上刚才自己和丫鬟小青二人只顾着看梅花,往后退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一个人的脚。

    若是撞到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想想欣儿表姐也不是那种轻浮的人,会这样害怕肯定那人的身份不简单,青鸾这样一想,心头不由得一颤,极力维持着面上的平静问道:“表姐知道那人是谁吗?”

    “一开始我不清楚,只觉得那人气度不凡,应当身份高贵,但是后来我看到他脚上穿着的靴子以及衣服的袖口上绣着的是八爪金龙。”

    青鸾倒吸了一口气,即便已经做好了准备,却没有想到卫欣儿竟然冲撞了身份最为尊贵的人,天子为龙,这上京能穿龙纹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当今的圣上。

    “表姐,那人可曾怪罪于你。”青鸾一把揪住了卫欣儿的手,对于当今的圣上,她的心情很是复杂,上一世是他下了圣旨斩杀了威远侯府卫家一门,她的心里也曾怪罪过圣上的是非不分,可是更多的是敬畏之心,天子之威,并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触犯的起的。只消他一句话,上京再权盛的人家也能在顷刻间覆灭。

    卫欣儿一想到刚才的情形脸色又白了,她都还没来得及道歉,四把闪着寒光的大刀就搁上了她的脖子,直接把她给吓懵了,不过好在那人开口赦免了她的罪,可是却又问了她的名字等情况,过了好一会才开口放了她回来,直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

    青鸾听了她的阐述反倒是放下了心来,既然那个时候圣上都没有怪罪,那定不会秋后算账,作为一国之君,想必那点胸襟气度还是有的。只是青鸾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来一趟大相寺,竟然会遇到微服出巡的圣上,不知道哥哥知不知道这么一回事。

    “表姐,你别在想了,毕竟你不是有意的,既然那一位没有让人处置你说明心里没有记着,回头让小青给你熬点定惊茶喝,过去了就忘了吧。”青鸾轻声的安慰道,她可以想象卫欣儿心中的害怕,几把大刀明晃晃的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再加上撞到的还是身份最为尊贵的人,一个圣前失仪之罪可大可小。

    卫欣儿点了点头,虽然还有些惊魂未定,但是心里头的害怕到底褪了点下去,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撞完全改变了她的人生,以至于她往后的人生每每想到这梅林的相遇心头都会涌上各种滋味。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