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190.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087 大相寺的偶遇

087 大相寺的偶遇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大相寺另外一个院子里,端敏公主从卫家休息的院子出来后便直接回了自己的院子。

    姜嬷嬷见她神色平静,一双眸子里却似蕴育着一场风暴似的,心里头不免有些惴惴不安。她知道卫家的存在对于长公主来说就像是梗在喉咙的刺,如果不除掉她的心里永远都不会痛快。

    “公主,有些事情是急不得的。”姜嬷嬷端了茶给公主,小声的劝道。

    端敏公主冷冷一笑,咬牙切齿的说道:“嬷嬷,本宫心里恨啊,我恨卫延怀,但是更恨那个女人,他们到好,早早的死了,本宫的恨只能发泄在他们的儿女身上,本宫要让他们在地底下都不得安宁。”

    姜嬷嬷不由得摇了摇头,端敏公主今年已经三十五岁了,到现在还是孑然一身,甚至于花名在外,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拜卫延怀所赐,当初有多爱,现在就有多恨,更何况卫家还可能拿了不该拿的东西。

    “公主,您现在是大夏朝身份最尊贵的公主了,要对付那两个卫家的还不容易,只是您千万要保重身体啊,怒多伤身。”姜嬷嬷是端敏公主的奶嬷嬷,几乎是将她当成了自家的女儿,她知道她家公主不是生性放荡的,她是因为爱的太苦了,才会自我放逐的。

    “我不生气,我为何要生气,那两个人早已经变成两具白骨,就算他们曾经相爱又怎么样,才短短的十几年,哪有我这样自由自在的,整个上君了皇兄,没有人比我尊贵,我过的很好,真的很好。”端敏公主的脸上带着笑,那邪与其说是说给姜嬷嬷听的,倒不如说是在极力的说服自己。

    端敏公主很快就恢复了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正在这个时候,外头走进一个丫鬟,在端敏公主的耳边说了几句话,端敏公主的脸色微变,腾的站了起来就往外头走去,院子里最为显眼的便是那个站在中央的中年男子,一身墨色的锦袍,身上披着灰色的披风,气度不凡,院子里跪了一大波的人。

    端敏公主忙迎了上去道:“皇兄,您怎么突然来这里了,您也真是的,您现在的身份不比寻常,即便是微服也要多带些侍卫啊。”

    来人便是当今圣上上官睿,去年初登大典,亦是端敏公主一母同胞的哥哥。

    上官睿微微摇了摇头,“这不是挺说云相大师云游归来,所以便来拜访一下。”

    端敏公主说道:“不过是一个和尚,皇兄又何必如此屈尊降贵。”

    上官睿心知端敏性子高傲,只摆了摆手道:“云相大师是得道高僧,皇妹不可以这样。”说着又朝着跪着的人摆了摆手道,“你们都起来吧。”

    “皇兄,外头冷,快进屋吧。”端敏公主将上官睿请了进去,又亲自沏了茶,跟在上官睿身边的汪公公上了试茶,却被端敏公主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端敏公主道:“端敏给你试。”说着又倒了一杯,喝了一口。

    上官睿接过茶水,啜了一口道:“行了,难道我还会不信你吗。”

    端敏公主的脸色这才有了笑,先帝那么多的儿子和女儿,自家哥哥能够最后的大鼎,这一路可以说是经历了千辛万苦,因为他们的母妃早逝,母家又不过是没有实权的国子监祭酒,当初兄妹二人几乎是缩着脑袋过活,正是因为要韬光养晦,她才错过了自己最爱的那个人,在攀登着无数人的白骨,他们才最终爬上了这个位子,兄妹二人互相依靠,感情自然也最为亲厚,即便是皇后所出的嫡长公主,上官睿的亲生女儿也没有端敏这个姑姑尊贵。

    “哥哥可是遇到了什么开心事?”端敏公主见上官睿的眼底始终透着笑意,便问道。

    上官睿眸光一闪,却是端起了茶盏轻啜,显然是不想回答端敏公主的问题。

    端敏公主一愣过后便也放开了去,虽说兄妹二人的感情很好,可再这么说跟前这人都是当今的圣上,是君,论起机关谋划她是远远不及他的,而他的心思也是极难猜透,既然猜不出来,那就索性放开了,反正只要上官睿一日是天子,那么她的荣宠就不会衰。

    “皇兄,也已经到了正午,不如就一道用膳吧,这大相寺的素斋还是很不错的。”端敏公主又道。

    上官睿点了点头,端敏公主跟姜嬷嬷使了个眼色,不一会便有好几个丫鬟提了食盒子来,汪公公拿着银针上前试毒,这一次端敏公主没再发脾气,毕竟这一套的流程也是为了圣上的安全着想。

    等到上官睿用完膳后,端敏公主又将院子的正屋让了出来给上官睿休憩。

    上官睿斜靠在榻边,汪公公快步从外头走过来,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道:“皇上,已经打听出来了,那位姑娘是寄居在威远侯府的卫家族人,家里的父母都已经亡故了,威远侯府的老太太在乡下的时候便将她带在了身边,前段时间卫家老太太回京便将她也带了过来,如今是寄居在威远侯府。”

    上官睿微微眯了眯眼睛,右手轻轻转动着左手拇指上的玉扳指。

    汪公公是皇上的近身侍从,估摸着他的心思,方才小心翼翼的说道:“皇上,要不然奴才往威远侯府老太太那里递句话吧。”不过就是卫家的旁支,而且是一介小小的孤女,若是能够进宫服侍皇上,那才是天大的荣耀呢。

    上官睿到是没有应声,汪公公躬着身子,额头冒出了细细的汗,唯恐一个弄不好讨好不成,反而弄巧成拙了。

    好半晌上官睿才轻轻的应了一声“嗯”字,汪公公的一颗心终于落回了肚子里,脸上也微微有了笑意,虽然他不明白皇上究竟看上了那个卫家姑娘哪一点,可是他很清楚当时皇上看那背影超过了一盏茶的时间,甚至连那君前失仪之罪也没有追究。

    “既然那卫家老太太如此喜欢她,便让她认了孙女吧。”过了半晌,上官睿又说了一句。

    皇上这是要抬举那位卫家姑娘了,毕竟威远侯府偏远旁支的身份跟卫家的姑娘比起来差了不是一截两截,汪公公心头有些惊讶却面色平静的应了。

    用过中膳后,青鸾将床榻让给了卫欣儿小憩,自己则是同卫澈一道出了院子。

    见左右无人后,才附在卫澈的耳边告诉他皇上微服来到大相寺的事情。卫澈果然面露惊异之色,好半晌才缓缓的说道:“皇上既然悄悄来到相国寺,必定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的行踪,我们权当不知道,欣儿妹妹虽说冲撞了皇上,但皇上没有怪罪那便不是什么大事,你大可以叫她不必介怀。”

    “我也是这么跟她说的,欣儿表姐是个聪慧的,要不然也不会仅凭着那些细微的地方就猜到了皇上的身份,哥哥如今这大相寺里头那么多的贵人,我的心始终有些不安,不如我们早点回去吧。”云相大师是大夏朝的得道高僧,他的开坛讲佛法自是吸引人,可是那么多的人更多的怕是本着今年仅剩的那次批命的机会吧,与其同那么人争这么一个机会,还不如主动放弃,免得得罪不应该得罪的人。

    卫澈松了松神色,安慰道:“你大可不必如此,云相大师的眼里众生都是平等的,他只会给合他眼缘的人批命,不论富贵,不论权势,就算你得了那个机会,别人也没办法说什么不是吗?”对于卫澈来说,青鸾的未来才是最重要的。

    “哥哥查到那个散播谣言的是白府的一个小管事,那一日我记得除了有柳家姑娘之外不是还有白府的姑娘吗?我看恐怕就是她在外头散播谣言坏妹妹的名声。”卫澈的眸子微冷,侧脸的线条绷地紧紧的,“这女人年纪轻轻,心肠就如此歹毒,白府这是要同我们卫家结怨?”

    卫青鸾面上一怔,她到真没想到这事情是白双双做的,以她对白双双的了解,这个女人最是会伪装隐忍,当初白家落难,她念旧情救下贬为贱藉的白双双,白双双入府之后一直都伏低做小,在言行从不敢僭越半步,即便她说过依旧当她是姐妹的话,她也还是很仔细,直到卫家一朝落了难,她才爆出同林子轩那个贱男的丑事。

    结合两世的认知,卫青鸾觉得白双双就是那种典型的捧高踩低的人,在你势强的时候讨好逢迎你,在你势微的时候又狠狠的践踏你。如今哥哥刚刚得了皇上的赏赐,又领了羽林卫的实差,按着白双双的性子,这个时候应该不会做这种事才对啊?

    可是哥哥调查的结果应该不会有错,难道白双双真想跟她撕破脸不成?

    青鸾的心中稍稍有些疑问,不过很快就甩到了脑后,原本想着上一世白双双也跟着丧了命,这一世她若是不惹她,尽管远着就是了,没想到白双双是那种无风都要起三尺浪的人,如此一来,以后遇到她大可以不必再虚应了。

    “妹妹,你放心,既然白家这样狠毒,我也不会手软的,这个仇哥哥会帮你报的。”卫澈恨恨的说道。白家说起来也不过是一个四品的京兆伊,这个官位子本就极为敏感,多少人盯着那个位子呢,要让白家吃点苦头还不容易。

    相另端公道。“哥哥,我知道你心疼我,但是我希望你做任何事之前最先考虑到的是你自己还有威远侯府,鸾儿不希望你因为鸾儿去涉险,要知道你好了,鸾儿才会好。”青鸾没有直接拒绝卫澈说要报仇的事,正如她再次睁眼的时候所想的,这一世她将不会再软弱更不会让人白白欺负了去,卫澈要找白家的麻烦也是正合她的心意,只不过她想要卫澈在做事的时候把握一个度,不要让其他人抓住了卫家的把柄而让自己遭遇危险。

    卫澈看着妹妹恬淡的容颜,心头涌上百般滋味,最后点了点头应允道:“放心,哥哥会把握分寸的。”

    兄妹二人沿着大相寺后面的青石板小径,两旁的青松上还挂着厚厚的积雪,冬日里的阳光照在上头,像是覆着一层莹莹的光,慢慢的融化化成水滴落在两旁的泥地里,空气里透着一股子清新的味道,让青鸾的心情变好了许多。

    迎面走来一个穿着灰色僧衣的中年僧人,身材矮胖,就跟个殿里诡的弥勒佛似的,而他的身边却是一身黑衣的傅红叶,脸上依旧带着银色的面具。

    青鸾的眼底闪过一丝惊讶,这还真是随处都可以遇见熟人啊,只是不知道这红叶山庄的庄主来云相寺干什么,该不会这云相寺也是红叶山庄的产业吧?这个念头才闪过,就被青鸾给摒弃了,这云相寺可是百年老寺,云相大师的名声传遍大夏朝的时候,这红叶山庄连影都没有呢,怎么会有这种可能性。

    卫澈当然也注意到了朝他们走来的两个人,先不论那僧人如何,单是那身边的黑衣人就可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那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即便隔着几米远,也能感受得到那逼人的气势。

    卫澈微微上前了一步,挡住了青鸾的身子,脸色沉郁,那个男人的一双眸子盯着妹妹看,这让卫澈的心里很是不悦,从战场是历练回来的凌厉气势全放,两个人隔空较量着,几乎都能感受的到空气迸发出来的火花。

    青鸾的心中一紧,她可不想哥哥跟傅红叶交恶,正想开口说些什么缓和气氛,却听到一声稳如洪钟的“阿弥陀佛”声,却是那胖和尚笑米米的向前走了两步,念了一声佛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胖和尚的笑容太过灿烂了,紧张的气氛顿时和缓了很多。

    青鸾扯了扯卫澈衣衫,示意他不要这个样子。13acv。

    “阿弥陀佛,两位施主安好。”胖和尚的眉眼弯弯,目光却是越过卫澈看向卫青鸾,慈祥的目光闪过一抹光亮,脸上的笑意却越发的浓了。

    青鸾的眉心不由得一跳。总觉得眼前这个慈眉善目的和尚像一只狡猾的狐狸,那眼里的精光让她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

    伸手不打笑脸人,卫澈敛了肃杀之气,双手合十,朝着胖和尚回了一礼,道:“大师安好。”

    “卫姑娘,别来无恙。”傅红叶眸色沉沉的盯着卫青鸾,声音带着一丝丝的冷意。

    卫澈到是没有想自家妹妹竟然认识这么一个怪男人,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青鸾有些生气的瞪了傅红叶一眼,他就不可以好好说话吗,非得这么阴阳怪气的,弄地哥哥生气。

    傅红叶见卫青鸾对卫澈的维护,眼底不由得闪过一丝恼意,这女人还真是没有良心。

    胖和尚见气氛又冷了下来,便呵呵的打着圆场:“原来三位是旧识,这冬雪刚融,路上也怪冷的,前头不远处就是贫僧的住处,不如几位移驾,跟着喝上一杯热茶,暖暖身子吧。”

    眼前的这个面具男太过危险了,而且他对自家妹妹没怀什么好心,卫澈并不想同他过多的接触,张嘴想要拒绝,却看到傅红叶一个挑衅的目光丢了过来,卫澈的冲动早在西北的时候就消磨光了,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傅红叶这么一激,冲动的话就脱口而出:“大师客气了,请带路吧。”

    青鸾本就想让哥哥同傅红叶相识,自是感谢胖和尚提供这么个机会,她哪里晓得这两个男人已经用眼神交流了好几个回合了。

    胖和尚哈哈一笑,先一步带路,卫澈和青鸾兄妹俩紧跟其后,傅红叶则走在最后一个。

    一路上倒也没有遇到什么人,青鸾心中好奇那胖和尚的身份,实在是那胖和尚太过怪异了,明明是茹素吃斋的,却能维持那样呈圆形的体型,加上身材又矮小,若是换上一身白衣,远远看去大概会以为是一团雪球在地上滚动吧。

    还有就是和尚的长相,一副憨厚老实慈祥的样子,可是却又给人一种明察练达的感觉,完全矛盾的两种气质却在胖和尚身上同时存在。

    胖和尚将三人带到了一处清静的院落,“三位请坐,贫僧去准备茶水。”

    傅红叶哼了一声道:“上一次尝过的极品大红袍到是不错。”

    胖和尚脸上的笑容微滞,随即露出一个肉痛的表情道:“好不容易得了三两,就被你这小子给盯上了。”

    傅红叶道:“这些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来死不带去,云相大师作为得到高僧该不会连这点都看不透吧。”

    这一下轮到卫澈和青鸾二人面露惊异之色了,两人谁都没有想到这怪异的胖和尚竟然是大名鼎鼎的云相大师,传闻中的能够看挂占卜,能知未来的云相大师居然是这么一副形象,这也太考验人的心智了吧。

    青鸾看着傅红叶跟云相大师就极品大红袍讨价还价,最后云相大师败下阵来,一脸痛惜的走了出去,显然被傅红叶敲了一顿茶去心疼不已。而青鸾也再次认识到了傅红叶的不凡,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自家哥哥介绍道:“哥,这是红叶山庄的庄主傅红叶。”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