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191.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088 被利用

088 被利用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上兢盛街榕树胡同是上京京兆伊白大人的府邸。

    白双双有些委屈的看着自家娘亲,一脸的委屈。

    白夫人脸上毫不掩饰的怒意,用力的拍了拍桌子骂道:“你能耐了你,竟然做出那样的事情。”

    “娘,我到底怎么了,我这才进门,您就对我发脾气,我到底做错了什么。”白双双的眼睛蒙上了一层雾气,两行清泪都流了出来。

    白夫人脸色铁青,这跟前的是她的亲生女儿,要是庶女指不定板子都上身了,她一直以为自己的女儿是个聪明的,可是她却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来,“你还嘴硬,把人给我带上来。”

    不一会就有人扭着白双双的丫鬟翡翠进来,翡翠一身的狼狈,显然已经是被收拾过了,一看到白双双忙不迭的扑跪到她的跟前,哭道:“姑娘,救救奴婢吧,奴婢只是按您说的做啊。”

    白双双的面色一白,知道母亲这是已经将一切都查清楚了,心头一转,便也不再犟了,委委屈屈的说道:“娘,我就是生气吗,那个卫青鸾,我对她那么好,她总是对我不冷不热的,我就是气不过想给她添添堵。”

    白夫人眉头一竖,“你这是添堵吗?你这明明是结仇。”

    白双双走近白夫人,委屈的说道:“娘怎么会呢,我不过就是让人传她身体不好,更何况她莫名其妙吐血也是事实,如果她身体没问题的话,出来几趟就能辟谣了,卫家也不至于这样小气吧。”

    白夫人气不过的狠狠拍了白双双一下,“你到现在还不说实话吗?”

    “娘,我说的就是实话啊。”白双双哭道。

    “你知不知道现在外头传什么,都在传卫青鸾是天煞孤星,克死爹娘,还传地沸沸扬扬的,我到是不知道你现在都有这么能力,这还只是添堵吗?这是结仇。”

    白双双一脸的无辜:“娘,怎么会这样,我只是传她吐血的那件事,怎么会有天煞孤星这样无稽的传闻。”她只是想给卫青鸾添点堵,但她也知道威远侯府并不是白家惹地起的,因此即便是命人放出消息却也只是传卫青鸾在珠宝铺子里吐血的事,这反正是事实,当时珠宝铺子里的人客人伙计并掌柜都看到了,谁又知道是哪个传出去呢。

    可是白双双怎么都没有想到外头的传闻竟然已经超出了她的预料,正如她母亲所说的,那些传闻分分钟钟会毁掉卫青鸾,如此一来,这卫澈若是查到是何人所为,不活剥了那人的心都有了。

    白双双这才觉得怕了,一把抓住白夫人的手哭道:“娘,现在怎么办?那些个传闻真的不是女儿干的。”

    白夫人心头又是恼怒又是心疼,横竖这女儿是自己的,就算惹了天大的祸事她都得替她抗下来。

    “行了,你起来吧,如今这错事已经做下了,你又被别人利用了,还能怎么办,只能硬顶着,虽说威远侯府是有爵位的,但那卫澈不过是个毛都还没有长齐的小子,就算要找麻烦也弄不出大动静来,来人,将那不懂得规劝主子的贱婢拖下去仗毙了。”白夫人恶狠狠的看向瘫倒在地上的翡翠,作为贴身丫鬟,明知道主子的行为有错而不规劝这样的人留着也没有什么用了。

    翡翠一听到白夫人的话,顿时吓地魂都没有了,哀哀的哭求着白双双。

    这个时候白双双哪里还会管她,自己已经惹怒了母亲,还必须让她给收拾烂摊子,她又怎么会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丫鬟去驳母亲的面子。

    很快就有两个人身强力壮的婆子将翡翠拖了下去。

    白双双收了眼泪,规规矩矩的坐在白夫人的下首,白夫人此时已经敛了怒气,面上的表情和缓了很多,“这次是一个教训,你以后切记,不可以再如此莽撞,你可以看卫青鸾不爽,也可以出手对付她,但是这些都要建立在自己的绝对实力上。像现在这个局面,虽然你只想着这小小的传闻不至于让我们白家和威远侯府扯破了面子,可是你又哪里知道这后面还有一只黄雀等着将蝉捕获,并嫁祸到你这只螳螂的身上。”

    “娘,难道我就这么白白挨了冤枉?”白双双有些不忿的问道。

    “要不然呢,难道你自己跑去跟卫家的人讲,你只是放出去说卫青鸾的身体不好,而那个天煞孤星的传闻是另外有人放出去的,你觉得卫家的人会信你吗?”白夫人冷冷的反问道。

    当然是不能了,看样子以后她和卫青鸾注定只能是仇人了,不过究竟是谁那么恨卫青鸾呢,传一个尚在闺中的女子克父克母,这无疑是要毁了卫青鸾,若是卫青鸾为此找不到一门好亲事,那她以后是不是可以将卫青鸾死死的踩在脚底下?

    云相大师端茶进来的时候,屋子里很安静,卫澈,卫青鸾,傅红叶分坐在方桌的三边。云相大师呵呵一笑,坐在唯一空着的一边。

    青鸾抽了抽嘴角,这云相大师实在是太颠覆她的认知了,高僧不应该是那种上了年纪的,一本正经的,又喜欢故弄玄虚,呃,不,应该说是神秘莫测的吗,这总是笑米米的胖和尚压根没发让人将他同大夏朝的第一高僧联系起来。

    云相大师分了茶给在座的,傅红叶到是很不客气的端了,卫澈却是朝着大师点了点头,脸上多了一份敬重。

    青鸾接过茶水后,软软的道了一声谢。

    云相大师呵呵一笑道:“丫头,你是第一个我无法从面相窥知你命格的人。”

    青鸾心头微微一惊,却又听到云相大师说道,“看地出来你一定有着旁人无法企及的经历,所以你的命格发生了变化,出生富贵,亲缘薄弱,情关难过,红颜薄命。”

    云相大师的话让卫澈变了脸色,“大师这话是什么意思?”

    “施主不必着急,贫僧不是说了无法窥测到这位女施主的命格吗,女施主眉尾这颗痣是才长出来的吧?虽然只是小小的一棵痣,可是女施主的面相已然发生了改变,出生富贵,亲缘薄弱,情关难过,红颜薄命是女施主原来的命盘,如今这命格已然改变,自然就不会是这十六字的批言了。”

    青鸾极力维持着面上的镇定神情,内心却是掀起了滔天的巨浪,上一世她身为威远侯府唯一的嫡长女可不是出生富贵,父母在她幼年的时候就死于非命,哥哥一家子又因为谋逆罪判了斩立决,而自己唯一的孩子也没留住,这很大一部分都要归功到林子轩那个渣男身上,因为她瞎了眼,看上了那么一只白眼狼,最后甚至搭进去了自己的性命,这一切可不就应了亲缘薄弱,情关难过,红颜薄命。而云相大师所说的眉尾那颗痣,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长出来的,但她很清楚上一世自己的面上干干净净的,压根就没有长过什么痣。

    青鸾的心底升上一股子惧意来,她怕云相大师看穿了她的来历,更怕所有的人都当她是怪物来看。

    卫澈稍稍缓了缓气,一手却是覆上了青鸾的,掌心触及的是一片冰冷,以为青鸾是被吓到了,连忙柔声的安慰道:“别怕,大师不是说了吗,你的命格已经变了。”

    青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的朝着卫澈挤了个笑容出来道:“我没事。”

    她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对面的傅红叶冷冷的声音:“笑不出来就别笑,这个样子丑死了。”

    这话说的不客气,不过熟识他的人定能听出他话中隐藏的那一丝担心,但是卫澈是第一次见他,自然不清楚他的性子,一听他这话,脸上顿时有了怒容,碍于云相大师的面子不好同他吵,只得对着青鸾说道:“我们先回去吧。”云相大师已经表明自己看不透青鸾的命盘,那么要请他批命也是不可能的,还不如趁早离开了,免地他一个忍不住跟傅红叶打起来。

    惊吓过去之后,青鸾的心情稍稍平复了些,对于云相大师的本事她很是佩服,不过她的命运早已经发生了改变,再不会落到魂断黄泉的地步了,而他相信云相大师即便是看出了些什么也不会随便乱说的,毕竟重生这一回事,说出去又有几个人会相信。

    这样一想,青鸾的面上有了血色,伸手轻轻拍了拍卫澈的手表示她没有事,朝着云相大师露出了一个笑容,问道:“大师既然无法窥知青鸾的命盘,那不知可否为我哥哥相上一相。”

    能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到云相大师,这样好的机会青鸾并不想浪费,虽说云相大师的批命福祸未知,可是若是能够预先得知福祸,也可以早做心理上的准备,更何况这世上能得云相大师亲自批命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卫澈面上一怔,不过很快就明白了过来青鸾的用意,心头涌动着微微的暖意。13acv。

    云相大师笑了笑,不疾不徐的端起面前的茶盏浅吟,脸上露出了怯意的表情。

    青鸾心知但凡大贤大能者或多或少都有些怪癖,若是云相大师不想给哥哥批命,他们也勉强不得,默默垂下眼帘,掩盖住眼底的失望。

    傅红叶沉声说道:“臭和尚,不过是吃你几盏好茶便如此小气,我看你那所谓的大夏第一高僧也不过是沽名钓誉吧。”

    青鸾瞅了一眼傅红叶,但见他眸色微沉,眼里闪着淡淡讽刺之意,心头暗自估量着傅红叶和云相大师的关系,这说话如此的不客气,可是云相大师似乎毫不在意,不是云相大师胸襟宽阔,便是这二人的关系密切。

    “这极品红袍可是难得,自是该好好品尝一番,两位卫施主也不必客气,这样的好茶可是极为难见的。”元相大师笑呵呵的,两颊的肥肉微微抖动着,看上去很是喜感。

    傅红叶不耐烦的说道:“行了,明天让人再给你送一罐来。”

    云相大师的眼睛瞬间亮了,张嘴便讨价还价道:“三罐。”极品大红袍论罐送,大夏恐怕也只有红叶山庄有这个财力。

    “两罐,再多就没有了。”傅红叶脸色一沉。

    “好,成交。”云相大师笑地像是偷了腥的猫,随即面色一整,一本正经的看向卫澈,道:“贫僧送卫施主四个字,将相之才。”

    青鸾心中一喜,虽然她觉得刚才云相大师敲诈极品大红袍的时候实在是很像一个神棍。

    京盛兆白我。卫澈的面色却是很平静,对于他来说,今天来大相寺的目的终究是没有达成。

    云相大师完成了任务之后,便含笑开始品茶,朝着另外三人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随意,不用管他。

    青鸾已经完全适应了云相大师这不像大师的行为举止。

    “傅庄主,多谢你的两罐极品大红袍。”青鸾也不是不知感恩的,如果不是傅红叶,恐怕他们兄妹二人连这院子都进不了,更别说结识云相大师了。

    暖暖的阳光透过窗子斜射进来,落在傅红叶的身上,银色的面具笼罩了一层暖光,让他看上去不至于那么冰冷。

    “卫姑娘客气了,我们好歹也是合作伙伴。”傅红叶的眸子闪着光亮。

    青鸾的脸色不由得一红,说起来是她一直占着傅红叶的便宜。

    “卫姑娘好眼力,当初你看中的那座山如今出了铁矿,不知道卫姑娘有何打算。”傅红叶却是直直的盯着青鸾的脸,原来这小丫头也会感到不好意思啊。

    这话中带着几分揶揄,青鸾的脸色也更加的烫了,咬了咬牙道:“傅庄主,我知道当初手上买下那一般产权是我占了大便宜,红叶山庄是有本事,可是正所谓朝中有人好办事,威远侯府在上京虽算不上顶级的勋贵,但等闲也是有几分脸面的,如此的合作关系,红叶山庄也是不亏的,您说是不是?”

    傅红叶瞧着她认真的神色,下巴的线条微微一松:“卫姑娘说的是,所以这不那婿产的铁矿如何处理,我也是要询问过卫姑娘的意见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